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723章,主上的命令!

    天心岛,陈氏?!

    闻言,吕镇山浑身一颤,满额头的冷汗,唰的就流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

    天心岛陈氏为什么会盯上自己?

    那样的家族,绝对不是自己可以轻易抵抗的!

    "陈小姐,还请明示。"吕镇山慌了。

    陈若岚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进去再说。"

    很快。二人来到套房内,陈若岚坐在沙发上,浑身散发着优雅的气质,抿了一口温茶,道:"你可知道陈平是什么人呢?"

    吕镇山恭敬的回道:"上江江家江婉的老公,陈氏集团的少爷,不过已经破产了,根据我查到的线索。他是稻米天使投资集团的幕后老板,也认识不少道上的人,上江郑泰和上沪白爷都是他的人,对他颇为恭敬。而且。云边的柳家,也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此人,来历非同小可,身份不一般。"

    没错,吕镇山说的都是他查到的资料。

    先前,吕镇山也曾怀疑过陈平的身份,但是最终被他否定了。

    现在,陈若岚再提,他不得不谨慎了。

    "呵呵,你查的都没错,那你有没有好好查查宁海洪家被灭,上沪万家崩塌这两件事?"陈若岚笑问道,夹着腿,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神淡然。

    "宁海洪家?"吕镇山浓眉一拧。

    这件事,他不是不知道,但是具体的情况,他没细问。

    而且,宁海洪家被灭之后。很多消息就像是被人故意封锁了一般,所以,吕镇山也懒得去查。

    至于万家这件事,吕镇山知道些,万金龙也说过,陈平还是战龙的人,隶属于至尊!

    这样的人物,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顶了天的存在了。

    但是,在吕镇山眼里,还不够。

    主上的威名,就算是至尊,也要给几分薄面。

    "陈小姐,万家的事我知道,陈平是隶属于战龙的人,不过,他很多年前就已经退出了,应该没什么能耐了。"

    吕镇山回道,等待着陈若岚的下文。

    陈若岚呵呵的笑了声,跟着问道:"你觉得陈平是什么人?"

    吕镇山闻言。先是一阵莫名其妙,而后大脑里灵光一闪,跟着,他浑身汗如雨下,神情惶恐,瞳孔一缩,诧异道:"他……他是陈家人?"

    震撼!

    吕镇山此刻真的惊到了!

    他从未想过,陈平居然是天心岛陈氏的人!

    这次的安排,是他一手策划的,也跟主上说过,主上也从未阻止过自己。

    现在,陈若岚告诉自己,陈平是陈氏人!

    那自己绑的岂不是陈氏的小女儿!

    要死了!

    自己闯祸了!

    弥天大祸!

    结果,陈若岚接下来的一句话,更加让吕镇山慌了神。

    "陈平,是陈氏本家的继承人。你绑的是陈氏本家的小公主。"

    咯噔!

    一刹那,吕镇山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怎么会……

    陈氏继承人!

    "陈小姐,您一定要救救我。"

    吕镇山急了。他知道自己这次危险了!

    可是,为什么主上明明知道陈平的身份,也不阻止自己这么做?

    陈若岚淡淡的开口道:"吕镇山,你别慌,就是主上让我过来帮你的。虽然陈氏现在盯上了你,但事情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

    吕镇山忙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很谦卑的问道:"陈小姐,主上有什么安排?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要命的事情,吕镇山从未像现在这样着急过。

    天心岛陈氏,那就是一个庞然大物,一个绝对不可触犯的家族!

    他吕镇山,就算是拜君阁十一人中的一个,也绝对不是天心岛陈氏的对手!

    陈若岚起身,双手环胸,站在落地大窗前。看着楼外的景色,道:"不要急,我们等等。"

    等?

    "陈小姐,我们要等什么?"吕镇山问道。

    "等陈平过来找你。"

    陈若岚回道,嘴角浮现一抹阴狠的冷笑。

    这个女人,别看长得漂亮,心肠却是十分的歹毒。

    这句话说完,陈若岚转过身来,看着浑身发颤,目光闪烁的吕镇山,笑道:"吕镇山,你可从来没这么紧张害怕过啊,别忘了,你可是主上精挑细选的十一人,别丢了主上的脸。"

    吕镇山闻言,心头一颤。稳住心神,深呼了一口气,道:"陈小姐教训的是。"

    跟着,陈若岚问道:"事情安排的怎么样。我听说,你在利用万家打头阵?"

    吕镇山没有任何隐瞒,回道:"没错,万家和陈平本来就有私仇。这次,我利用万金龙报仇心切和想要东山再起的心思,让他替我做事,到时候。要是出了任何问题,也是万家替我挡,我可以全身而退。"

    这本来就是吕镇山计划的,陈若岚不是外人,自然可以明确的告知。

    况且,陈若岚是过来帮自己的。

    "那你可知道,万金龙今早已经去过柳家了。"陈若岚嘴角浮现一抹笑容,淡淡的问道。

    闻言,吕镇山眉头一簇,跟着寒声道:"万金龙去了柳家?"

    一下子,吕镇山心头就感觉到不妙,喝了声:"魏廷!"

    跟着,门口的夹克男走了进来,恭敬的弯腰道:"吕爷,什么事?"

    啪!

    吕镇山转身,一个巴掌抽在魏廷脸上,呵斥道:"让你盯着人,为什么万金龙去了柳家,没来告诉我!"

    魏廷一颤,立马就明白了,赶紧弯腰闷头道:"吕爷请息怒,是我的疏忽,我这就去将万金龙带过来!"

    "不用了!猪脑子!"

    吕镇山骂了声,而后道:"多派几个人,时时刻刻盯着万金龙父子,有任何举动都要向我报告!"

    "是!"

    魏廷转身,快步的离开套房。

    房间内,气氛很沉闷。

    陈若岚开口道:"主上说了,这次的事,一切看情况行事,底线就是,不能动陈氏任何人,确保能安全抽身。"

    吕镇山闻言,心头一颤,道:"可是,难道就这样算了?如果在这儿,我们能拿下陈平,也就是拿住了陈氏的软肋,对主上来说,岂不是更好?"

    "放肆!"

    陈若岚喝了句,柳叶眉一簇,道:"吕镇山,你这是在违抗主上的命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