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684章,全部拿下!

    场面,一下子变得无比的紧张!

    大厅内,众人皆是严阵以待!

    尤其是郑泰为首的一帮人,已经将陈庆华等人给围了起来!

    只要陈平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将这群目无陈先生的家伙,全部扣下来!

    陈庆华此刻也是面色凝重,他根本没想到,陈平。居然敢如此大胆和狂傲!

    居然敢无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要和分家决裂吗这是?

    "你放肆!就算是你父亲现在在这,都不敢说出这种话!你这是要和我们决裂吗?"

    陈庆华隆中之音,怒吼了一声!

    太狂妄了!

    他陈平还没继承陈氏本家,还没有资格统领整个陈氏!

    现在,他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就是胡来!

    其身后的陈阳伯,也是双眼一瞪。怒斥道:"陈平,你好大的胆子,我大哥在这,你都敢这样说。在你眼里,我们分家难道是摆设吗?"

    陈阳伯气炸了,好一个陈平,连自己大哥都不尊敬!

    那可是前任宗正,更是执法堂的话语人!

    他振臂一呼,分家哪个敢不从?

    本家与分家之间,本来就是相互掣肘的存在。

    任何一方,都不可能是随随便便就被消灭的!

    更何况,现在的分家,可不是以前那个俯首称称,唯命是从的分家!

    他们,已经发展出了自己的道路,已经和本家明争暗斗了几十年!

    就算两家打起来,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

    陈立文满脸阴狠之色,眼角露出浓浓的冷意,道:"陈平,我劝你不要不自量力,就算你手里有君将令,那又如何?在我爷爷面前。君将令可不受!你要还想继续做你的继承人,就乖乖的让你的人撤出去!"

    挑衅,威胁。

    陈立文眼中,充满了戏虐的神色。

    有自己爷爷在,陈平算个什么东西?

    哼!

    陈庆华冷哼了一声,目光从周围的一群人身上扫视而去,喝道:"你们,想动我?"

    郑泰目色一拧,喝道:"我们只听命于陈先生。"

    "好,很好!"

    陈庆华点点头,指着郑泰,暮色嚣张且无礼的问道:"你叫什么?"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鄙人,郑泰!"

    郑泰腰杆挺直,眼中无畏之色。

    "很好,我记住你了。"陈庆华道。

    而后,他扭头看向陈平,问道:"我现在要带人走,你敢拦我?"

    陈平眉头紧蹙,说实话。他很想拦下陈庆华,但是,对方明显让步了。

    自己要真是闹翻了,本家与分家之间,恐怕真的要不死不休了。

    陈平沉默不语。

    陈庆华大袖一甩,喝道:"我们走!"

    说罢,他直接转身,带着陈阳伯和陈立文等人走出了大厅。

    "陈先生,真的不拿下他们吗?"

    郑泰暮色焦急,他看的出来,那个叫陈庆华的家伙,地位很高,势力很大。

    如此放任他们离去,绝对是放虎归山!

    陈平拽着拳头,双眼阴寒的盯着那一步一步离开大厅的陈庆华等人。

    他在纠结,他在选择。

    动手。亦或是不动手!

    大厅内,所有弟兄,包括韩峰,都在等着陈平的命令。

    只要他一声令下。韩峰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因为,主公有令,一切以少主为准!

    恰在此时。

    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

    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包裹着性感火辣的身材,齐肩发,手中拎着一个银色的箱子,蜂腰两侧别着两把弯刀。

    "少主。"

    十七走到陈平面前,将银色的箱子递给陈平。解释道:"我在外面解决了一个分家的护卫,从他口中得知,这箱子十分重要,是立文少爷派的人。"

    箱子?

    陈平蹙眉,看着地上的箱子。

    那边,陈立文此刻神色惊慌,盯着那个银色的箱子,眼中流露出一抹狠意!

    "那是我的东西。还给我!"陈立文喊道,走来就要抢。

    可是,几名打手,直接将他们围住了。

    陈平眉头紧蹙,看着那银色的箱子,直接让人打开,里面赫然就是一管血浸泡在蓝色液体容器内。

    "这是什么?"

    陈平寒声,对陈立文问道。

    不等陈立文解释,一旁的江婉,弱弱的说道:"他,他刚才抽的我的血,说是要去化验什么。"

    抽血?

    陈平撸起江婉的袖子,看到她细嫩的手腕处,血迹未干,还有青肿的迹象。

    登时,陈平怒了!

    "陈立文。你找死!"陈平怒吼道,扭头,一双寒目紧紧地盯着陈立文!

    而这边,韩峰第一时间走过来。拿起那蓝色液体的容器,眼中浓浓的愤怒之意!

    该死的分家!

    居然把手伸向了"门"!

    他们这是想要化验江婉的血液,确认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否可以进入门后!

    他们想干嘛?

    结果。昭然若揭!

    咔嚓!

    蓝色液体容器直接被韩峰捏碎!

    他转头,对陈平道:"少主,这件事,和门有关。"

    "门?"

    陈平剑眉一簇。看着地上的碎裂的容器,瞬间就明白了!

    而这边,陈庆华顿时心惊,喝道:"陈平,让你的人撤下!"

    糟糕了,事情要败露了!

    然而。

    这一次,陈平并没有选择让步,一双猩目,死死的扫视过那几人,喝道:"郑泰,将他们全部拿下!明日,带回上沪,等世界擂台赛结束后,我要亲自审他们!"

    "是!"

    郑泰得令,直接示意众兄弟,喝道:"把他们,全部拿下!"

    踏踏踏!

    瞬间,脚步声震天!

    陈庆华等人,顷刻间就被按在了地上!

    七八十岁的陈庆华,就这样被人按在地上,跟条死狗一样大喊大叫着:"放肆!简直太放肆!我可是陈庆华!陈平小儿,你等着,这件事我一定会去正告陈天修,我倒要问问,他想干嘛?!我分家,和你们本家,势不两立!"

    陈平抬步,一步一步的走向陈庆华,负手而立,俯视着地上挣扎的陈庆华,而后冷冷的开口道:"好,我等着。这一次,我亲自送你回天心岛,我倒要看看,你们分家,长了几个翅膀和脑袋,敢对本家的少夫人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