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682章,分家宗正!

    陈阳伯怒了!

    没想到,陈平居然在暗中准备了这么多人!

    他这是想干嘛?

    对分家,对执法堂出手吗?

    他这是想要违抗族训吗?

    陈平此刻面色冷汗,捏了捏江婉的小手,而后上前一步,寒声笑道:"后果?在我陈平眼里,就没有什么后果!既然你用陈氏族训来压我,那我就同样用陈氏族训来压你!"

    陈平嘴角的笑容慢慢扩散。跟着,他眼中的怒意化成冲天怒火!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浑身涌动着肆虐的杀意,一双眼睛,更是折射出令人心惊胆颤的寒意!

    骤然!

    "今日,我以陈氏本家继承人的身份,正式对你陈阳伯发出家族训令!分家陈阳伯,无视本家尊威。以下犯上,妄图颠覆本家根基,有越界谋fan之意!现,剥夺陈阳伯分家一切资产与职位。逐出分家,且,陈阳伯一脉,永世不得进入陈氏核心企业担任任何职位!"

    陈平寒声怒道,同时,他举起右手,大拇指上,戴着一枚玉色的扳指,喝道:"君将令在此,尔等还不跪拜!"

    一声令下!

    众人皆颤!

    尤其是陈阳伯,此刻眼中满满的惊慌和恐惧之意!

    他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陈平大拇指上的那玉扳指,通体透亮且古朴!

    君将令!

    该死的!

    居然是君将令!

    陈天竹居然把这个东西交给了陈平!

    陈阳伯慌了,满头冷汗!

    "属下,见过少主!"

    陈阳伯还没反应过来,那些他带来的分家护卫,此刻已经全部单膝跪拜了下去!

    个个闷着头,表情严肃!

    君将令一出,谁敢不从?!

    不管是本家还是分家,见到君将令。如见陈天修!

    "陈阳伯,你为何还不跪?!"

    骤然,陈平眼中寒意四射,盯着那浑身颤抖的陈阳伯呵斥道!

    噗通!

    陈阳伯根本扛不住这等压力,直接就屈膝跪在了地上,闷头喊道:"分家陈阳伯,见过少主。"

    很不甘!

    陈阳伯此刻心里很不甘!

    但是,他却无可奈何!

    他敢对君将令说半个不字吗?

    那就是以下犯上,是触犯族训的!

    除非,他陈阳伯不想要这颗脑袋了!

    跟着,陈平扭头,盯着那边早已呆若木鸡的陈立文,还未开口,陈立文已经咬牙,慢慢的跪了下去!

    顷刻间,大厅内,跪下一片!

    嗒嗒!

    陈平抬步,一步一步的走向那陈阳伯,脚步声,犹如重锤一般。狠狠的敲在陈阳伯的心头!

    "陈阳伯,我刚才对你的惩戒,你可有任何怨言?"

    陈平寒声问道,负手而立,俯视着地上跪着的陈阳伯。

    这个,已经五六十的老者,此刻浑身战兢兢的,额角的冷汗,也是一滴一滴的坠下来!

    太可怕了!

    他已经从陈平身上感受到了如汪洋一般的寒意与杀气!

    "抬起头来!"陈平喝道。

    陈阳伯战兢兢的抬起头,看着陈平。

    "可有怨言?!"陈平再喝问道。

    陈阳伯能怎么办,他没法子,只能做最后一丝挣扎,道:"陈平,我好歹之执法堂的长老,更是现任分家宗正的小叔,你以为。凭借你这么几句话,就能将我逐出分家?痴心妄想!"

    砰!

    陈平直接一脚踹在陈阳伯的肩头,寒声道:"早就知道你这个老匹夫不会这么甘心,分家宗正的小叔又如何?我陈平想要动你。还需要分家同意不成?"

    陈阳伯被这一脚踹的不轻,陈阳伯半天没能爬起来。

    "你……你太狂妄了!"

    陈阳伯倒在地上,咬牙切齿的喊道。

    其实,他心里也慌得很。

    那毕竟是君将令啊!

    陈平呵呵的冷笑了两声,道:"不管你信不信,你陈阳伯,我陈平一定将你逐出分家!"

    说罢,他转头。看向一边浑身在发抖的陈立文,跟着,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

    陈立文即使跪着,也是昂着头,寒目看着走来的陈平,嘴角发笑道:"你想把我也赶出陈氏?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陈立文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但是作为分家下任宗正的继承人选,他还是有些底气和气魄的。

    难不成,陈家还敢把自己逐出陈氏?

    那也不是他说了算啊!

    "陈立文,就算我没办法将你逐出陈氏,但是,你认为,你今天能就这样离开这里?"

    陈平冷笑道,眼中慢慢的折射出一股寒意。

    陈立文接触到这个目光后,骤然浑身一颤,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陈平摇摇头,道:"我曾经给自己立下一个底线,凡是敢对江婉出手,伤害她的人,不管是谁,我陈平都会追杀到天涯海角!没错,你是分家的大少爷。我确实不能对你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陈立文心里松了一口气。

    呵呵。

    果然,陈平还是忌惮自己的身份,和分家的实力。

    但是。下一秒,陈平的一句话,直接让陈立文大惊失色。

    "但是,如果我真的想对付一个人。就算你是分家的大少爷,那又如何?分家,在我眼中,本来就是掣肘的存在。既然如此。那就灭了好了。"

    陈平说着,嘴角浮现淡淡的笑容。

    那笑容,似魔鬼的冷笑一般。

    陈立文心头剧颤,双眼圆瞪,非常紧张的问道:"你,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陈平摇摇头,道:"别紧张,接下来的几年,你恐怕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一句话,声音不大,但是,却让整个大厅的温度骤降!

    嘶嘶!

    陈阳伯和陈立文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你敢!"陈立文喝道,跟着就想要站起身。

    可是,陈平的大脚已经踹了出去,同时喝道:"郑泰,废掉他双腿!"

    "是!陈先生!"

    郑泰恭敬的回应道,直接带着两名手下上前。

    这一刻,陈立文慌了,看着步步紧逼的郑泰,趴在地上,不停的往大厅外爬去,同时嘴里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动手!"郑泰一声令下。

    两个手下就上前,准备动手。

    突然!

    门口方向,几辆劳斯莱斯的豪车停了下来。

    车上,很快走下来几名身穿中山装的护卫。

    跟着,劳斯劳斯的后门打开,率先出来的是一支纯金打造的虎头拐杖!

    跟着,一名七八十岁的老者,自车内走下来,一身青色的唐装,领口和袖口都有金丝线缠绕,鹤发童颜,目光炯炯,眉宇间隐约浮现着威严之意。

    老者身侧,还有两名身材妖娆的女郎,搀扶着他走进大厅。

    陈立文和陈阳伯望去,都市喜出望外!

    "爷爷!"

    "大哥!"

    陈平望去,顿时眉头紧蹙,心中起了一丝危机感!

    陈庆华,陈氏分家的前任宗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