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681章,跪杖一百!

    陈平一声怒吼,夹带着狂狼的气息,直接席卷整个大厅!

    那陈阳伯带的护卫,此刻皆是噤若寒蝉的立在原地,不敢前进半分!

    对面的,毕竟是陈氏本家的继承人,是未来统领陈家的家主!

    他们敢越界吗?

    不敢!

    但是,陈阳伯怒喝道:"陈平。我可是你的长辈,是你的叔公!亦是执法堂的长老!你敢如此对我无礼,是不把分家,不把执法堂放在眼里吗?!别忘了,你现在还没继承陈家,你还没那么大的本事敢拦我陈阳伯!"

    一声怒吼,整个大厅内肆虐着阵阵寒意与杀气!

    "呵呵。"

    陈平冷冷的发笑道:"叔公?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喊你一声叔公?倚老卖老的老匹夫!陈家,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迂腐的老家伙。才会内斗不止!"

    "今天,我陈平将话放在这儿,你陈阳伯敢动我老婆一根毫毛,我连你一起废了!"

    咔嚓!

    空气似乎都被陈平的一句话震的碎裂!

    整个大厅内。回荡着陈平这一声愤怒的吼声!

    陈平心中已然动了怒火!

    是对陈阳伯,对分家的怒火!

    好一个执法堂,连陈氏本家的少夫人都敢不尊敬,这是在挑战谁的威严?

    本家?

    "放肆!"

    陈阳伯扬指怒喝,道:"你陈平刚才的言论,已经严重触犯了陈氏族训,我陈阳伯作为执法堂的长老,有权利按照族训,现在就处置你!"

    "来人,给我将陈平拿下!还有那个贱人,一起拿下!"

    陈阳伯甩手愤怒的喝道,满脸阴寒之意!

    其身后,十几位护卫,立时上前一步踏出!

    气氛严峻,一触即发!

    陈平眼中冷意十足,他怒了!

    震怒!

    陈阳伯是非不分,如此蛮横无理,该杀!

    仗着执法堂长老的身份,和分家核心人物的权势,居然敢对本家的继承人。如此狂傲!

    陈平对分家,已然失望透顶!

    一丘之貉!

    见陈平眼神冷寒,且一言不发,陈阳伯心中冷笑十足,道:"陈平,作为叔公,我不得不最后一次劝你,给立文道歉,同时,跪下来,接受族训的惩戒。那么,今日我陈阳伯就在这儿稍稍惩戒你,我也就不回去禀告执法堂的诸位长老了,如何?"

    让本家的继承人跪下来道歉,并加以惩戒,陈阳伯心中十分的傲然。

    都说本家压分家一头。

    可是那又如何?

    最后,本家继承人,还不是得乖乖的跪下来给分家道歉!

    毕竟,陈平那么爱老婆,如果不想老婆受到伤害。他肯定会妥协的。

    而且,族训,可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

    除非,陈平真的不想要这个继承人的身份了!

    然而。

    出乎陈阳伯的意料,对面的陈平,眼角一拧,嘴角露出淡淡的冷笑。

    好一个分家,居然敢如此目中无人且肆无忌惮!

    真当自己是软柿子了?

    "陈平,想好了没有,机会只有一次,要是我回去禀告了执法堂的诸位长老,再联合我分家的各位以及宗正大人,你陈平,本家继承人的身份,恐怕是保不住了,你可要想清楚了。是跪下来磕头道歉,还是继续做无意义的抗争。"

    陈阳伯寒声冷笑着,眼角狰狞的寒意,满脸自傲的神色。

    陈平眉头紧蹙。身后颤巍巍的站着江婉,此刻小脸上满是惊慌失措,紧紧地攥着陈平的手,很是担忧的问道:"老公,不会出什么事吧?"

    这一刻,江婉虽然不清楚陈平和这些人到底什么关系,或者有什么恩怨,但是她知道。陈平不会抛下自己。

    自己的老公,身份真实越来越迷了。

    陈平攥了攥江婉冰凉且微微发颤的小手,温柔的替她勾了下耳边垂落的秀发,轻声道:"放心,今天有我在,没有谁可以伤害你。"

    江婉眼眶里闪烁着泪光,咬着红唇,嗯嗯的点头。

    而这边。陈阳伯显然没那么多耐心了,嘴角满是狰狞的冷笑,示意那些护卫道:"先把立文少爷带回去,送去医院治疗。"

    话音一落,几个护卫就走过去,直接在陈平眼皮底下,将陈立文给带了出来。

    陈立文现在浑身都通,尤其是胸腹部位,那一呼一吸间带动的疼痛,令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陈平对自己的羞辱!

    他路过陈平身侧,脚步停顿,眼神恶狠狠的盯着后者,咬牙切齿的道:"陈平,就算你是本家的继承人又如何?我可是分家的下任的宗正!就算你继承了本家,还有我统领分家,到时候。你还不是一样要求我办很多事。今日之耻辱,我陈立文,会一一向你讨回来的!"

    陈立文寒声喝道,眼中浓浓的恨意。

    有叔公在这。他就不信,陈平敢翻出浪花来?

    跟着,陈立文扭头看向陈平身侧的江婉,邪魅的笑道:"记住我对你说的。希望结果是好的。"

    江婉闻言,秀眉一蹙,不是很明白陈立文话的意思。

    而后,陈立文就在几名护卫的护送下。准备走出大厅。

    陈阳伯也是最后下令道:"陈平,作为陈氏本家继承人,无视陈氏族训,今日我陈阳伯以执法堂长老名义,对你作出如下惩戒!"

    "众护卫听令,罚,陈平,跪杖一百!"

    "罚,陈平之妻,跪杖一百!"

    陈阳伯大声喝道,负手而立,满身威严!

    然而。

    陈阳伯话音刚落,一直沉默的陈平,眼中寒芒骤然四射!

    他,一双赤目,紧紧的盯着陈阳伯和那边即将离开的陈立文,怒吼道:"我看今天,谁敢动我和我老婆!"

    随着陈平话音一落,与此同时,毕家庄园别墅四周,数十辆黑色的奔驰车狂狼的冲进来,而后,车门大开,数十个黑西装的打手,全副武装的冲进来!

    带头的,正是郑泰!

    唰!

    整个大厅内,一下次冲进来数十人,顷刻间就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这些人,皆是全副武装,一点也不比陈阳伯带的人那些护卫差!

    骤然,陈阳伯心惊肉跳,浑身一颤!

    跟着,他扭头,勃然大怒,指着陈平怒吼道:"陈平,你带这么多人,是想干什么?想对我陈阳伯动手吗?!我告诉你,我陈阳伯可不是吓大的!我可是执法堂的长老!你这么做,后果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