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669章,强闯!

    邢越的态度,不可谓不嚣张!

    他整个人身穿着暗绿色的战服,带着十二个甲字营的高手护卫,哪里是来吊唁的,分明就是趁着周昌平逝世,前来立威的!

    他身后的十二位中山装男子,皆是寒目杀意,满身蛰伏的冷意。就如同夜间的豺狼,随时准备将周家的人全部了结于此!

    今夜,本是周家人守灵的一晚,可是这突然出现的一干人等,没有任何的征兆,就要强行闯进灵堂,搜逝者周老爷子的身子!

    就为了取回一物?

    可恶!

    周崇岳满身寒意,怒目而视。对那邢越喝道:"邢先生,大厅已经设灵位,若是有任何事情,何不等到父亲入殓之后。我们再坐下来谈?"

    周崇岳始终拿捏着脾气,不想与邢越等人发生冲突!

    毕竟,今天的情况很特殊,不宜动刀动枪。

    邢越却摇摇头道:"不行!奉主公之令,今夜就要取回东西,周家人不得阻拦,否则,格杀勿论!"

    霸道!

    冷冽!

    毫不近人情!

    说罢,邢越带着人就要强闯。

    这边周家众人,顿时暴怒!

    周崇岳愤怒的吼道:"你敢!今夜是我父亲大丧第一晚,我周家儿郎,绝不允许任何人搅了老爷子的清净!若是邢先生执意要闯灵堂,就休怪我周家人不念及老爷子与尊上的交情!"

    周崇岳真的震怒了!

    这邢越居然敢如此无礼!

    更可恨的是,他背后的那位前代至尊!

    居然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要取回什么东西?

    周崇岳都不清楚父亲和前代至尊有什么交易。

    那个东西,又是什么?

    哼!

    邢越冷哼一声,眼中寒芒闪烁,手摸向腰间的佩刀,寒声道:"至尊念及旧情,曾让我只取东西,不得伤周家任何人。但是。诸位执意拦着我奉命行事,就休怪刑某刀下无情了!"

    噌!

    刀芒一闪而逝!

    邢越腰间的佩刀,已经出了鞘,其身后的十二位甲字营高手,也是纷纷做主了战斗的准备!

    周家众人也是怒目而视,纷纷冲出来,大有一战的气势!

    "哼!邢先生当真是好本事,擅闯我父亲的灵堂,还如此相逼,我倒要去问问前代至尊,是何道理!"

    周崇岳寒声喝道,一身强劲的气势外放!

    周家人,从来不惧任何挑战!

    "杀!"

    邢越眼中杀意一闪,口中轻啸!

    唰!

    其身后,十二位中山装的护卫,顷刻间出动,全部扑向了周家众人!

    "上!誓死护卫老爷子的清净!绝对不能放他们这么禽兽踏入大厅半步!"

    周崇岳寒声喝道,首当其冲,迅速的冲出去,直接一拳一脚对上了其中冲来的两个中山装护卫!

    其身后的周家子嗣。也是瞬时间冲出来,迅速的混战在一起!

    两方人马,就这样在大厅门口打了起来!

    邢越站在最后放,手持着佩刀,眼神冷厉,盯着人群中几进几出的周崇岳。

    而后,他嘴角露出狰狞的冷笑,自言自语道:"周家人果然不一般,一定进过门里。"

    说罢,他动了!

    手持寒刀,满身腾涌的杀意,而后迅速的冲入战斗中心!

    噗!

    一刀落下,劈翻一人!

    邢越宛若这场战斗中的战神,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很快,他就冲到了周崇岳跟前。身后倒下一片周家的弟子。

    他眼神冷厉,盯着那击退两人的周崇岳,寒声喝道:"你进入过门后?"

    周崇岳眉头紧锁,一身涌荡的气势。周家气功迎然而上!

    "是又如何?!今日,你闯我父亲的灵堂,我定要将你斩杀于此,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

    周崇岳怒喝道,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矢,迅速的抬拳踢腿,冲向邢越!

    砰砰砰!

    铛铛铛!

    二人,迅速的激战。拳拳到肉,刀刀见血!

    整个局势,呈现白热化的形势!

    千钧一发之际!

    邢越看准周崇岳的一个破绽,一刀斩向周崇岳的手臂!

    闪着寒芒的刀刃,直接斩在周崇岳的手臂上!

    周崇岳吃痛,捂着手臂迅速后退!

    可是,那邢越神出鬼没一般,骤然欺身近前。一拳轰在周崇岳的胸口!

    砰!

    这一拳,蕴含了邢越八成的力道!

    周崇岳整个人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大厅的门框上,而后摔落在地!

    噌!

    刀花一闪!

    周崇岳捂着胸口,一口鲜血喷出,抬起头来之际,带血的刀尖,已然抵在了他的脖颈半寸!

    邢越冷冷的看着重伤的周崇岳,摇摇头,残忍的发笑道:"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你去过门后,依旧不是!"

    周崇岳不可反驳,怒目而视,沉声道:"邢先生,不愧是下一任至尊的人选,实力在我之上。"

    邢越冷冷一笑。收刀而立。

    他抬眉,看向正厅灵堂,伸手十二位中山装的护卫,已然集合完毕。动作整齐划一的站在他身后。

    地上,倒了一片周家弟子,完全不敌!

    就连周家嫡传的子孙,也是一个个重伤。互相搀扶着站起来,纷纷怒吼道:

    "那是老爷子的灵堂,你们不能闯进去!"

    "你们胆敢闯进去,就是与我们周家为敌!"

    愤怒的嘶吼。在这夜空间盘旋。

    所有周家人此刻全都红了眼睛,愤怒的盯着那邢越等人的背影。

    周崇岳也是在子孙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而后,周家二郎全部堵在了正厅门口,寒目盯着邢越等人。

    周崇岳站在人群最前面,浑身是伤,沉声道:"今日,就算是我周家儿郎全部死在这儿,也不会让邢先生等人踏进这灵堂半步!"

    邢越眉头紧蹙,看着面前一群视死如归的周家二郎,冷漠的开口道:"你们当真要阻拦我?"

    周家儿郎齐声怒吼道:"想闯进去,除非从我们身体上踏过去!"

    以死明志!

    邢越恼了,举刀对准周崇岳,寒声怒喝道:"让开!否则,杀无赦!"

    "邢先生尽管动手吧,我们周家儿郎,是不会退让半步的。"

    周崇岳冷冷开口道,眼中精芒大盛。

    邢越怒急,举刀而下,喝道:"找死!"

    骤然!

    一道寒沉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带着滔天的怒意!

    "谁敢闯老先生的灵堂,我陈平,第一个不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