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623章,屈尊我国术之下!

    周灵萱很不满,她总认为太爷爷是老糊涂了。

    这样的家伙带过去,岂不是丢周家的脸面么。

    而且今晚的外国嘉宾很多,大多数都是世界武术协会的人员参加的,名义上是为了交流切磋,其实是外国蛮夷联合起来的一次针对国内国术界的打压行动。

    他们想要在这一次的武术交流协会上,打压国术,好在下届竞选的世界武术协会理事长上。拥有更多的竞争权和地位!

    所以,国内几个国术世家,对这次的武术交流会很在意,也都准备了很多。

    但是,太爷爷居然带一个看上去十分普通的男子去参加。

    这就让周灵萱很是难以理解。

    他真的是陈少?

    帮助周家成为世界武术协会理事之一的那个拥有传奇色彩的家伙?

    "放肆!灵萱,对陈少不得无礼!"

    周昌平瞪着眼,训斥了周灵萱一句,跟着十分抱歉的对陈平道:"陈少,对不起,恕我管教不周,灵萱有些胡闹了。"

    陈平微微笑了笑,看了眼鼓着嘴显得很是不悦的周灵萱。问道:"你认为我不行?"

    "哼!没错!就算你是什么陈少,我看也就是钱多罢了,这次武术交流会可是动拳脚的。我看你,连我都打不过。"

    周灵萱是个性情直快的小女生。直言开口道。

    陈平笑了笑,摇摇头道:"周老先生,你这重孙女,脾气倒是不小。"

    周昌平赶紧含笑抱歉道:"让陈少见笑了。"

    可是。一旁的周灵萱却很不爽,一跺脚,竖着柳眉,道:"你说什么?"

    说罢。

    周灵萱脚步前攻,一掌已经打向了陈平胸前!

    她要教训这个家伙!

    太可恶了!

    自己太爷爷那是客气,他居然屡屡让太爷爷这么卑躬屈膝的。

    然而。

    陈平见周灵萱一掌打来,只是轻轻的一笑,侧身,抬手,一把抓住周灵萱细嫩的手腕。

    周灵萱也是一惊,双眼瞪得大大的,紧跟着。一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侧踢向陈平的脖颈。

    陈平似乎早就料到对方会这么出招,另一只手快速探出,快准狠的一把捏住周灵萱的脚踝!

    就这样,周灵萱的手脚,全部被陈平捏死!

    "啊!你放手,放手!"

    周灵萱急了,俏脸通红,挣脱不开。

    这个大色狼,居然捏着自己的手腕和脚踝,久久不放。

    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未被男子如此轻薄过!

    "出手的力道太弱,攻势又太强,一半的劲力,还未打到人,就已经卸去了。"

    陈平摇头点评道,而后松开手脚,看向周昌平。

    周昌平立马恭维的笑道:"陈少训言的是,灵萱从小就娇生惯养,虽八岁跟着老夫习武。但是从未与人真实的较量过,让陈少见笑了。"

    陈平摆摆头,没在意。

    自己好歹跟萧忠国跟了两年,学得可都是杀伐果断的格斗术。

    像周灵萱这样的,明显就是花架子,给人赏心悦目的表演武术。

    真正凶狠的国术,周灵萱还没接触到。

    倒是周灵萱,此刻气的嘟着嘴,恨恨的哼了一声,对周昌平撒娇道:"太爷爷,他轻薄我。"

    周昌平很无奈,摇摇头叹口气。瞪了一眼周灵萱,斥责道:"好了灵萱,不得再胡闹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就要罚你关禁闭了!"

    听到关禁闭,周灵萱立马弱声声的嘀咕了几句。

    "陈少,请。"

    周昌平也不耽搁,邀请陈平外面上车。

    陈平想了想。拿出手机,给江婉发了条短信,说自己有点事,晚点回来。

    而后。他又安排白爷的人,在酒店附近看着,这才放心的离开酒店,跟着周昌平上车走了。

    很快,他们就来一处武场会馆,龙门会馆。

    整个会馆,拥有唐代建筑的遗风,高挂的红灯笼。门前还有双龙深门。

    这家武场会馆是上沪最大的一家,此刻门前的停车场,已经停了不少豪车。

    而且会馆门口,络绎不绝进出的人士。都不是简单的人物,都是世界武术协会的人员。

    他们身边跟着的也都是今晚精挑细选的前来参加擂台赛的习武之人。

    光是经过门口的时候,陈平就发现有很多邻国扶桑的练武者。

    空手道、柔道、合气道……

    还有一些高丽的参会人员,想来是跆拳道的传承人士。

    连泰拳传人,都有人来参加了。

    陈平目色铮铮,听着周昌平的介绍,心里开始有了波动。

    "陈少,明年就是世界武术协会理事人选的替换年。这次,各国人士,都是铆足了劲,想要将我国术打压下去,毕竟我们已经任职了两届,很多人对此很不满,今晚的武术交流会,实则是他们对我国术的一次试探,同样,也是某些人某些势力,对我们的一次试探。"

    周昌平跟随在陈平身后半步,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

    陈平点点头。看着那些络绎不绝的人员,寒声问道:"扶桑难道忘了上次的教训了吗?这次居然派出了这么人来过来,他们想干什么?"

    陈平很不悦,扶桑,始终对我国术虎视眈眈,想要篡谋一统。

    十年前的那次世界武术协会理事任选,陈平以大开大合的手段,强行将扶桑的武术势力给打压了下去,让周家成为了新任的协会理事,这一任职,就是十年。

    没想到,这次,扶桑各界的武术势力,再次卷土重来!

    "陈少,不得不说,十年发展。扶桑武术界的实力和势力,已经不可小觑。他们不光在国内造势,还在国际武术界造势,已经联合了世界武术协会不少理事成员。想要一举拿下这次的理事长的位置。"

    周昌平很是担忧的说道。

    他明白,一旦世界武术协会的理事长的位置,被扶桑给占去了,那么整个武术界势必发生浩劫!

    尤其是国术,首当其冲!

    扶桑,狼子野心,对我泱泱国术,早已垂涎三千尺!

    所以,这也是周昌平这次亲自过来,邀请陈平参加的原因。

    他希望陈少,再次站在国术背后,支撑起整个国术。

    陈平眼眉一皱,神情凝重而冷漠,道:"我知道了,扶桑,哼,当年的历史,我们国人永远不会忘记,这是刻在骨子里的仇恨。如今,他们想在世界武术协会对我国术打压一统,做梦!"

    "有我陈平在,扶桑武术界永远屈尊我国术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