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481章,陈平的杀意【中秋四更】

    孟元龙?!

    闻言,丁雄浑身一颤,一脑门的冷汗流出来。

    孟元龙的兄弟社被人灭了,这件事在大江南区早就传不开了。

    但是,很快就被压了下去。

    孟元龙可不是小打小闹的团体,是大江南区五条龙之一!

    但是,因为他的覆灭,大江南区才落在了其余四位手中。也就是现在的四大霸主。

    可是,关于孟元龙被人灭了的那件事,几位霸主也都是很懵逼,完全不知道是谁把盘踞大江南区十几年的孟元龙给灭了。

    而且,据可靠消息,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

    孟元龙的场子,包括他的人,全部被封的封。抓的抓。

    而其中,最最可怕的就是,同一天时间,大江南区最大的家族。宁家,也被人抄了家!

    就连那大江南区的象征,宁家祖祠,都被人烧了,夷为平地!

    所有的事情,都在同一天发生。

    不免,有人把这些事连起来,就会发现,是同一批人!

    先是灭了孟元龙,再是宁家!

    这样的手段,这样庞大的势力,绝对不是丁雄等其他几位霸主所能比拟的。

    这完全就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孟元龙是你灭的?"

    想到某一层,丁雄直接就慌了神,不敢置信的盯着面前的年轻男子问道。

    陈平嘴角上翘,露出淡漠的笑容,道:"没错。"

    轰!

    这句话,直接让丁雄呆立当场!

    居然是他!

    这怎么可能?

    太不可思议了!

    丁雄有点慌神,沉默了片刻,而后冷冷的喝道:"你他妈吓唬老子啊!就凭你,能是灭了孟元龙的那位神秘人?"

    丁雄不相信。料定陈平是听了消息,而后出来假装装逼的。

    毕竟,一个拥有那种手段和实力的人,会是眼前这么的年轻?

    绝对不可能!

    "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事实。"陈平淡淡道,眼神古井无波。

    一旁的金永福,听到陈平刚才的话,也是吓了一跳!

    关于孟元龙的事,他自然知晓,也知道那位神秘大人物绝对不是轻易可以招惹的!

    联想到郑泰对陈平的毕恭毕敬,金永福心中思绪万千。

    难道,真的是他?

    丁雄呵呵一笑,嘴角泛着冷意,道:"行,那我倒,你凭什么证明你是那位大人物,你不是要赌嘛,好,我丁雄第一个跟你赌!两天后,我倒。你小子凭什么吃掉我大江南区四大势力!"

    说罢,丁雄眼神玩味的看着陈平,以及他身侧的郑泰,挥了挥手,带着一众兄弟离开了大堂。

    他现在也不敢轻易判断对方的身份,所以,只能离开。

    看着离去的丁雄众人,郑泰上前,很是自责的道:"陈先生,对不起,我没安排好,没想到丁雄这个人这么猖狂。"

    郑泰也是捏了一把汗,生怕刚才动手。

    那样的话,不合规矩。

    而且,地下商会两天后举行,在这之前和其他势力闹出矛盾来。不好。

    陈平背着手,看着那离去的丁雄背影,神色有些不悦,问道:"丁雄这个人。有资料吗?"

    没错,陈平生气了。

    他不是喜欢打打杀杀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但是,对于丁雄这个人,陈平心里容不下。

    这一个危险的家伙。

    他不允许自己身边有这种人存在。

    郑泰忙的回道:"有,丁雄早点是靠混社会发家的,犯了不少事,也蹲了好多年。正巧那会碰上大江南区势力划分。丁雄凭借自己手底下一帮兄弟,坑了自己的老大,各种暴力霸占场子,靠着打杀抢夺上位,获得了不少资源。之后,他创办了雄仁集团,转型房地产生意,资产十多个亿。手底下有好多弟兄,在大江南区排行老三。"

    郑泰细数着丁雄的资料。

    陈平认真的听着,摸了摸下巴,问道:"被他坑的老大是谁?"

    "叫刘伯温,是当年大江南区响当当的一个人物,走的是文武的路子,还算干净,待人待兄弟都不错,讲义气重感情,可惜信错了人,被丁雄联合情人一起下了套,现在还关在里头,没记错的话,最近应该快出来了。"

    郑泰略微沉吟道。

    "刘伯温。"

    陈平轻轻的吐出这个名字,沉思了片刻,对郑泰道:"找几个人。把他弄出来。"

    郑泰一怔,看着陈平,狐疑的问道:"陈先生,您这是要?"

    陈平笑了笑。道:"如果我给刘伯温一个报仇的机会,他会不会杀了丁雄?"

    "会。"

    郑泰猛点头,道:"当年丁雄那件事,圈里的人都知道。他坑了刘伯温之后,抢了他的地盘,还上了他的老婆,甚至连他十八岁的女儿都没放过。可以说,刘伯温和丁雄是死仇。而且,根据可靠地消息,丁雄已经派人盯着了,只要刘伯温出狱,就直接弄死。"

    陈平点点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赶紧去办吧,这次地下商会结束后,我不希望再看到丁雄这个人。"

    郑泰得了令,立马安排人去办了。

    但是,他还是很不解的问道:"陈先生,其实只要您想,丁雄在你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为何要把刘伯温弄出来?"

    陈平道:"师出无名。"

    一句话,算是给了郑泰解释。

    稍顷,陈平等人在金永福的安排下,全部入住在了迎凤大酒楼。

    七层,某间豪华的套房内。

    丁雄刚刚和两个娇滴滴的美人结束了战斗,穿着浴袍,站在落地大窗前品着美酒。

    身后,一个纹身且嚼着口香糖的男子,寸头,身材比较魁梧,看了眼床上半裸的美人,对丁雄道:"大哥,那傻逼不会真是郑泰请来的财主吧?"

    丁雄猛口干掉了红酒,冷哼了声,道:"找几个人试试就知道了,这次的地下商会,吃掉郑泰,我势在必得!找人?就他郑泰能找到什么人?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还带着娃,真是自不量力!"

    那寸头男子也是冷笑了两声,而后问道:"那我们怎么做?"

    丁雄搁下酒杯,看着窗外的落凤镇风景,眼神里闪过一抹狠意,道:"找几个身手好的,把那孩子弄过来,事情做得漂亮点。"

    "行。"

    那寸头男子立马应道,而后转身就离开了套房。

    "跟我斗,我倒,你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丁雄冷声道,眼中满是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