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428章,强闯,谁敢拦!

    ,,        宋敏愣了片刻,看着陈平离去的背影。

    她清晰的感受到了陈平身上翻涌蛰伏的怒火!

    那种气势,那种强势,那种冷意!

    比自己父亲身上的还要强悍好多倍!

    太恐怖了!

    这就是真实的陈平吗?

    宋敏摇了摇小脑袋,很快的就跟了上去。

    门口,数辆黑色的奔驰,依次排开的站满了黑西装的保镖。

    陈平一出来,这些人就恭敬的拉开车门。恭迎着陈平上车。

    宋敏看到这夸张的一幕,再看看那跟在陈平身后的郑泰,才明白了些什么。

    车队,很快的驶出医院,一路疾驰赶往医协分会。

    这是一栋大楼,那些媒体也都刚刚散去。

    这突然出现的车队,清一色的黑色奔驰,着实令门口的那些保安震撼了。

    有大人物来了?

    咔咔咔!

    整齐划一的动作。车门全部打开。

    几十个黑西装的保镖,全部下车,恭敬的站在车门口。

    而后,郑泰下车。亲自打开最中间奔驰的车门,态度十分恭敬的道:"陈先生,到了。"

    光是这一幕,就足以令众人晕厥!

    "那,那是郑泰泰爷?"

    "我靠!我没看错吧,郑泰居然给人家在开车门!"

    有不少没走的媒体和企业家,此刻都懵了!

    太让人意外了!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郑泰给别人开车门。

    "车里的谁啊这是,这么大排场,连郑泰都只是开车门的。"

    有人够着脑袋去看。

    而这时候,陈平在车里也收到了乔富贵发来的资料。

    陈平看了几眼,便不是哑然失笑道:"这个医协分会,还真是蛇鼠一窝,这个吴汉居然做了这么多亏心事!"

    "少爷,这个吴汉表面上是医协分会的会长,实际上,则是他哥哥公司的幕后大股东。这次的事,虽然是医协总会下的通知,但是吴汉怕是有私心。"

    电话那头,乔富贵道。

    "医协总会是什么情况?"

    陈平蹙眉问道。

    "这次的资质取消,是医协总会大中华区总裁史密斯亲自下的命令。他老婆叫穆淼。和少夫人是同学,少爷,您应该也认识。"

    乔富贵说道。

    陈平眉头一簇,听到穆淼的名字也瞬间明白了很多,"穆淼嘛,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陈平心中冷意十足。

    原来,背后是穆淼在捣鬼。

    还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女人。

    那好,那我陈平就彻底掀翻这医协会!

    "我倒要看看,最后会引出哪些牛鬼神蛇出来!"

    陈平寒声道,眼中跳动着一股难以言语的冷意。

    而后,陈平在众人的注视中,走下车,抬眉看了眼那医协分会的高楼。

    一行人,直接闯了进去。

    谁敢拦?

    那可是郑泰泰爷!

    此刻,医协分会前厅的女前台,正在微信里和男朋友聊天,就听到耳边一声:"吴汉在哪?"

    女前台抬眉,瞳孔一缩!

    好多人!

    她忙的拿起电话,拨通了吴汉办公室的电话。

    电话里面叽里咕噜的传来几声。她抬头看着陈平问道:"你叫什么?"

    "陈平。"

    陈平笑眯眯的说道:"对了,提醒一句吴汉,就说,我是为了苾康和江婉的事来的,如果可以的话,让他准备好自己的棺材。"

    威胁!

    赤裸的威胁!

    那女前台被吓了一大跳,如实反馈,而后她就一脸抱歉的道:"不好意思,陈先生,我们吴总不见客,"

    陈平微微摇头,扫了一眼,径直走到一边,拖着一把折叠的铁椅,一脸莫寒的走了过来。

    下一秒!

    陈平直接将折叠铁椅重重的砸在前台!

    轰!

    整个前台被砸的七零八碎,那些大理石的台面也被杂碎!

    整个前厅。顿时乱作一团。

    "啊!"

    几个女前台被吓到了,捂着耳朵发出尖叫,全都蹲在地上。

    她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有人敢闯医协分会!

    但是。陈平依旧冷冷的道:"吴汉在哪?"

    这时候,那些医协分会的保安也接到通知,跑了过来。

    "喂!这里可不是你们闹事的地方!"

    一大群保安,或者说,披着保安衣服的混混,顿时将陈平等人围了起来,厉声大喝。

    陈平眉头紧蹙,很不屑的看着这些人。

    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郑泰已经站了出去,带着一队保镖,直接三下五除二,将那些保安全部撂翻在地!

    根本就是雷霆之间,没有任何的拖泥。

    眼看着前厅躺了一地的保安,其他的那些女前台,早就吓得魂飞魄散。

    陈平只是冷冷的问了其中一个女前台:"我不想做太绝,告诉我。吴汉在哪?"

    "会……会议室……"

    那些前台早就吓蒙了,完全不敢只是陈平。

    "走。"

    陈平抬脚就往里面闯。

    很快,他们就到了会议室,占地很大,颇为豪华。

    门推开,陈平等人鱼贯而入。

    "呵呵,没想到你们还真闯进来了。"

    陈平刚踏进会议室,一道阴桀的男生就传来。

    "你就是吴汉?"

    陈平冷冷的扫视过去,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颇为自傲。

    那男子身边还有女秘书,一看就知道刚才在苟且。

    他起身,看向陈平,道:"你就是陈平?"

    陈平点点头,似笑非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要你命的人!"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吴汉,你们要找的是我弟,我叫吴善宏,是宏大药业的总经理。"

    "吴善宏?"

    陈平嘀咕了一句。跟着冷笑道:"都一样,先解决你,再解决你弟弟。"

    吴善宏笑了,很得意的那种笑。上下打量了几眼陈平,讥笑道:"陈平,我可听说,你只是一个上门的废物女婿。你哪来的底气敢跟我这么说话?解决我?你知道我吴家掌握着整个上江的医药许可吗?"

    陈平淡淡道:"我知道,但是那又如何?倒了一个吴家,会有另一个陈家、王家顶替你们。"

    吴善宏听到这话,立时大笑道:"陈家、王家?哈哈哈!陈平,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吴家在医协会的资源,是你无法想象的,就凭你一个废物,要跟我们吴氏兄弟斗?痴人说梦!"

    这个废物,还真是有些底气。

    可惜,那又如何。

    江婉那个贱货,嫁给这么一个废物,终究注定是个笑话。

    "对了,我听说,你老婆住院了,孩子保住了吗?"

    说这话的时候,吴善宏满脸的狰狞冷笑。

    陈平眉头一簇,拽着拳头,寒声问道:"是你让人动的手脚?"

    他眼中,这个人,已经被宣判了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