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66章,林家,好大的威风

    不知何时,林清清已经出现在了陈平的身后。

    嗓音甜腻到是个男人都会死。

    陈平一扭头,就看到冷艳的冰山美女,此刻正抱着双臂,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美,真的很美!

    尤其是在这种夜色的酒吧里,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射下,给林清清蒙上了一层迷人的意境。

    "我可是有老婆的男人。怎么能随随便便就交代自己?"

    陈平瞥了眼那刚才气走的美女,又冲林清清道:"若是你这样的,我或许会考虑。"

    完全就是口嗨,想看看林清清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上次刚约完,这次又约。

    看来,这林家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内地发展了。

    "痴心妄想。"

    林清清拍了拍陈平肩膀,挨着他坐了下来,端起桌上的酒杯就抿了一口。毫不介意这已经是陈平喝过的。

    "清清姐,你就不介意这是我喝过的?"

    陈平咕哝道。

    "我都不介意,你一个大男人介意什么?"

    林清清鄙视的看了眼陈平。

    陈平耸耸肩,往背后沙发上一靠。问道:"你开的酒吧?"

    林清清点点头道:"两年前开的,怎么样,生意还不错吧。"

    陈平赞赏的点点头,说道:"是不错,就是这土掉渣的名字谁想的?"

    "闭嘴!"

    林清清瞪了眼陈平。

    陈平索然,问道:"说吧,找我来啥事,不光是喝酒这么简单吧?"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林清清斜眼看着陈平,嘴角带着笑。

    陈平倒是无所谓,看着酒吧里那些摇晃的男男女女,尤其是看到舞池中央那些个跳着钢管舞的妹子,他忽的扭头问道:"你会跳吗?"

    林清清冷冷的看着陈平,反问道:"你想看我跳?"

    "想。"

    陈平嘴角咧到耳朵根,笑道:"上江鼎鼎大名的酒店女神林清清,居然会跳钢管舞,而且是跳给我一个吃软饭的男人看,那多有面子啊。"

    "不会。"

    林清清很直接的说道。

    "你,我可以给你安排单独的包房,找两个小姑娘陪你。绝对跳得比她们好。"

    "那感情好啊,给我来个十个八个的才够意思嘛。"

    陈平贱兮兮的乐呵道。

    林清清很嫌弃的瞥了一眼陈平,道:"你想的可真美,我这儿可是正规的酒吧,没有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服务,你真的想要找的话,隔壁家就有,里面服务花哨的很。你要去的话,我可以跟老板打声招呼,收你半价行了。"

    "那多没意思啊,我还不如去和刚才的美女一夜呢,好歹人家身材贼棒。"

    陈平可不觉的林清清是那种乖乖女,相反,这女人比谁都懂,也比谁都精明。

    "那可惜了,那个是我们这的常客,专门钓凯子的,也不知道她看上你哪点了。"

    林清清上下打量着陈平,似笑非笑的魅着眼,指着那边先前的美女。此刻的她正和一个肥胖的中年男磨耳私语。

    "哎,太开放了,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大胆直接吗?"

    陈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抿了一口酒。

    "开放?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开放?某些人整天脑子里不知道想些什么,刚才不还钢管舞吗?"

    林清清调笑似的看着陈平,这个家伙,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

    陈平直视着林清清,发现她正用一种杀人的目光盯着自己,问道:"你这么看我什么意思?"

    "哼!"

    林清清冷哼了声:"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知道!"

    想起那晚在酒店套房的事情,林清清就怀恨在心。

    该死的,自己就真的没有吸引力吗?

    居然连陈平这个小男人都拿不下。

    陈平就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了,这女人的脾气还真是说变就变啊,果然是大海捞针,太难了!

    "清清姐,我哪里得罪你了?"陈平确实不知。

    林清清恨恨的咬牙瞪了他一眼,道:"算了算了。但是你记住,以后别叫我清清姐了,把我叫老了。"

    "好吧。"

    陈平点点头。

    俩人就这样又坐了一会儿,林清清起身建议道:"换个地方。找个卡座坐坐,这里看不到整个酒吧的全貌。"

    陈平倒是没介意,起身点头道:"好,但是多给我弄几杯这酒。"

    他指着桌上那杯特制的鸡尾酒。

    酒吧里的服务员,此刻看到自己的老板和一个陌生的男子上了二楼,都有些惊讶与错愕。

    那个男人是谁啊?

    居然能和老板娘一起!

    林清清在酒吧里有一间自己专属的卡座,就是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过来坐坐。

    就在二楼靠近窗台的一侧。向外看能看到上江市最繁华的夜景,向下看能看到整个热闹的酒吧里跳舞狂欢的人群。

    一般时候,林清清很少过来,所以那个位置大多数时间都是空着的,酒吧里的服务生也都会空着那卡座,是为老板时时刻刻的预留着的。

    "没想到做老板还有这等好事。"

    陈平啧啧称奇。

    如果陈平自己开家酒吧,他一定把自己的专属卡座打造成全玻璃的,而且是在舞台中央的。四面全是跳舞的狂野妹子,这样就可以尽情的欣赏每一个妹子的身材和舞姿。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罢了。

    "你很想当老板?"

    林清清冷笑道:"别看当老板表面风光,其实操心的事很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陈平点头,表示赞同。

    可是,就在二人登上二楼,准备走向那专属卡座的时候,他们就看到几个年轻的男女已经坐在那喝酒打闹了!

    当林清清看到那些人的模样,整张脸都垮了下来,表情也变得非常冷漠,身上毫无征兆的升腾起一丝愤怒的情绪。

    陈平自然也看到了那些人,很理解林清清为何会如此生气,他往前走了几步,站在林清清身边。

    "谁带他们上来的!"

    林清清冷冷的责问道,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意。也带着冰冷!

    一旁的服务员此刻噤若寒蝉,忙的跑过来低着头,他知道那是属于老板的专属卡座,现在被其他人占了。老板自然很生气!

    这要是追究起来,他很可能丢了饭碗!

    尽管他知道自己会丢饭碗,可是当初那帮人也很不好惹啊。

    尤其是带头的那个,耀武扬威的。他这种小服务生根本惹不起,自己本来劝阻过,可是吃了几个大嘴巴子后就没敢上前了!

    "老……老板,对不起。我没拦住他们,我跟他们说过那里是老板的位置,可是他们根本不听,还动手打了人,我怕事情闹大,也就……"

    听到这,陈平的眉头蹙了一下,林清清的脸色更加阴沉。

    "对不起,我现在就去让他们走。"

    那服务员也知道自己做事不行,这时候就要将功补过。

    "行了,你先下去吧,这事不是你的错。"

    林清清说道,眼神冷冷的看着那卡座上玩闹嬉笑的几个年轻男女。

    与此同时,那几个年轻男女也注意到了这边站着的林清清和陈平,其中那领头的家伙,一双阴桀的眼眸里流露出玩味的眼神,似乎很不屑。

    陈平眉头紧皱,侧身在林清清耳边嘀咕道:"还过去坐吗?"

    "我们走吧。"

    林清清舒缓了心情,转身就走。

    陈平算是明白了,林清清不想和那几个男女有任何交集。

    应该是认识的,而且有仇。

    可是有时候,你躲着根本不是办法,有些人就是犯贱啊!

    就在林清清拉着陈平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一脸得意的男人起身,非常欠抽的开口大喊道:"哟哟哟,这不是我那个漂亮的姐姐吗?怎么,你有空过来玩啊?"

    "哟,身边还带着个小白脸。"

    那男人嘴欠的讥讽道。

    姐姐?

    陈平扭头看向林清清,原来是她弟弟。

    林清清不声不响的盯着那眼前的男人,眼神里流露出嫌弃与憎恨的眼色!

    林家栋,自己的弟弟。

    也是林家分支四房的继承人。

    从小,林家栋就不喜欢自己的姐姐,因为他俩不是一个妈生得。

    确定的说,林家栋的母亲是后娶的,赶走了林清清的母亲。

    所以,林清清不喜欢林家栋,林家栋也不喜欢自己的这个姐姐,处处都要和她争。

    陈平同样目不转色的看着那卖力表演的男人,这家伙怎么那么的让人讨厌呢!

    林清清的弟弟吗?

    林家人,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