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56章,下三滥的手段

    陈平眉头一蹙,望着苏雪筠,沉默了半天,道:"不是。"

    苏雪筠好看的眉头一皱,扭头不搭理陈平,就自己走进了别墅。

    都这会儿了,还在装呢?

    也好,就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见苏雪筠发脾气了,陈平也很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而后跟了上去。明明是她求自己帮忙过来的,怎么搞得像是自己做错了一样。

    奢侈的别墅内,摆着不少长桌,桌上吃的喝的都有,还有服饰统一的美女服务员不停地走动着,几十个年轻的男女笑容满面,互相交流着,端着酒杯。

    这是私人宴会,来这里的都是东商圈有名的富二代和企业家。

    他们来这里可不是简单的吃喝玩乐,而是谈生意交朋友。拓宽人脉的。

    真是搞不懂啊,苏雪筠搞出这个宴会是想要干什么?

    苏雪筠和陈平一前一后的走进来,不过基本上没人注意到后面的陈平,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苏雪筠身上。

    本来大厅内美女就不少,但是像苏雪筠这样出名的美女。那还只是一个。

    瞬间,其他女人就成了苏雪筠的陪衬,因为根本没法比!

    苏雪筠接受着大家的目光,她对这种情况早就司空见惯了,看上去一副冰山女神的模样,但是却面带微笑,跟所有人都礼貌的打了招呼。

    看着苏雪筠那从容的可亲的模样,陈平甚至怀疑苏雪筠是不是有双重人格。

    他想了想,走到一旁,拿起桌上的点心吃了些。

    "切,真是土包子,没教养!"

    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穿金戴银的肥胖女人,见到陈平丝毫不避讳的大吃大喝,又打量了一番陈平的穿着,眼中露出浓浓的鄙视!

    陈平眉头微皱,自己个不就是吃了几块点心嘛,至于吗?

    "这位大妈,你是在说我吗?"

    陈平问道。

    那肥胖的女人登时瞪大了眼睛,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陈平骂道:"你说谁大妈呢?你眼瞎啊!本姑娘今年二十二,你才是大妈,你全家都是大妈!"

    二十二?

    我靠!

    陈平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肥胖油腻的中年妇女,居然才二十二?

    得,陈平也懒得解释,笑嘻嘻的说了声抱歉。就走开了。

    和女人争论,永远都是理亏。

    忽的,陈平身侧不远处,一个长相狐媚的女子,穿着低胸装,露出一大片,一巴掌狠厉的甩在一个男服务生脸上!

    "流氓!你居然敢偷看我,信不信我叫人挖了你的眼镜!"

    那妖里妖气的女人冷声骂道,抱着双臂,眼里完全就是看不去服务生的眼神。

    那服务生硬着脖子,被一个女人当这么多人面扇了一个巴掌,心中自然很是不服气,恶狠狠地瞪着那骚里骚气的女人,咬牙切齿的!

    "哟呵,你还敢瞪本姑娘?你是不是不服气啊?也不去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子,居然敢偷窥我!"

    那骚里骚气的女人,交叉双臂于胸前,昂着能戳死人的下巴,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周围不少人都扭头过来看了几眼,但是看到是欺负一个服务生,也没人多说什么,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一脸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应该是本次宴会的服务经理,对那妖骚的女人弯腰客气道:"这位女士,不好意思。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小王刚来不懂事,您消消气,我让他马上道歉,还希望不要影响了您的雅兴。"

    那妖骚的女人上下瞥了几眼那中年男子,嘴角一咧冷笑道:"道歉?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本姑娘岂不是亏大了?让他滚蛋,我不想在这里再看到他,一个下贱的服务生,居然敢偷看本姑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中年男子闻言,眉头皱了皱,这个女人一句话就把所有服务生给得罪了。

    可是他没办法,转脸对那年轻的服务生道:"还不快道歉?"

    那年轻的服务生此刻眼眶里打转着泪水,硬着脖子说:"经理,我就是看了一眼,她凭什么打我?我就是不道歉!"

    那妖骚的女人立马皱眉,冷声道:"你再说一遍!让你看了吗?你不过是个低贱的服务生罢了,你以为自己是谁?打你怎么了?你这种臭丝,又穷又脏。还这么无耻,难怪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窥!我呸!"

    服务经理眉头一皱,对小王冷声道:"小王,赶紧道歉,你要是不道歉。就给我走人吧,我这里不需要你这样的员工。"

    那年轻的服务生,立马眼眶一红,咬着嘴唇恶狠狠的瞪着那妖骚的女子。

    想了半天,他还是低头挤出一句:"这位女士,对……对不起,我为我刚才的行为道歉,求你原谅我。"

    那妖骚的女人冷笑了声,讥讽道:"原谅你?也不看看自己那副德行,你不配!"

    陈平端着点心。远远地看着这一幕,本来想去帮忙的他,此刻选择了沉默。

    如果那个服务生要是再硬气一点,他或许会去帮忙,可是对方既然选择了低下头,那他就没有帮的意思了。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那年轻的服务生被带走了,而后眼神一瞥,忽的发现那个妖骚的女人扭着丰满的胯,挺着胸前一对。正一脸狐媚笑的走向自己。

    这女人显然是来找自己的,前一秒还趾高气昂的在骂人,下一秒就满脸笑容的一副御女风范,还真是厉害!

    "你好,我叫薛佩茹。"

    妖骚的女人伸出手,朝陈平眨了下眼睛,嗲嗲的说道。

    陈平左右看了几眼,直接无视了那白嫩的小手。

    薛佩茹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变得阴冷无比,道:"小子,挺有个性的啊!那我也不装了,曹总让我来的,他有句话让我带给你,识相的话就赶紧从江婉身边滚远点!要是不识相的话,他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

    "说完了?"

    陈平淡淡的问道,同时上下打量了几眼这女人,捏着下巴道:"收了多少钱?"

    妖骚女人被陈平这么一说,登时恼怒无比,陈平说的没错,她的确收了对方十万!

    "哼!你别后悔。本姑娘有办法修理你!"

    说着,薛佩茹猛地将自己胸前的内衫一扯,瞬间就要跳脱出来!

    而后她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地上,表现出一脸娇羞害怕的神色。尖叫道:"啊!救命啊!你这个流氓,居然非礼我!救命啊!"

    她的尖叫声,瞬间就吸引了所有的目光,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对陈平和薛佩茹议论了起来。

    陈平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狠,做起事来完全就是不顾后果的那种。

    先前的那个二十二的胖大妈,这时候也大喊了声:"原来是他!先前我就看到他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好人,没想到这么恶心。居然敢非礼!"

    "估计是精虫上脑了吧,在这地方做这种事,还真是奇葩耶,这种人就活该被化学阉割,连下半身都管不住!"

    "就是就是,你看他穿的,跟个乞丐似的,这种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时间,宴会大厅里议论纷纷。

    薛佩茹这个女人见大家把矛头全都指向了陈平,心中甚是得意,跟着就哭了起来:"呜呜,人家不想活了,你怎么可以对人家做出这种事,你个流氓、变态!"

    这时候,一身白色西装的男子一下子就走了过来,对着陈平怒喝道:"陈平,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你太胆大妄为了!就算你是吃软饭的废物,也不能这么无法无天吧!"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曹军!

    一早,曹军就注意到陈平从门口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