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54章,演戏呢这是?

    陈平也来不及思考,忙的就打了车赶回别墅。

    毕竟是江婉的妈,要真是出了什么事,自己也不好交代。

    一路打车回到了壹号皇宫,还没进门,就听到杨桂兰在别墅内嚎啕大哭。

    "啊,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不活了,不活了。"

    杨桂兰这会正在大厅里,也不知道做什么幺蛾子。吵着闹着要上吊。

    江国民那是在一旁劝啊,根本拦不住。

    这杨桂兰要是发起疯来,真的就是泼妇中的泼妇。

    "你这是干什么呀,好好地干嘛要寻短见。"

    江国民那是眼瞅着杨桂兰,又不停的张望着门口方向,见到陈平这会回来了,才松了一口气。

    "陈平陈平,你快劝劝你妈,她非要寻死觅活的,我拉都拉不住。"

    江国民忙的朝陈平说道。

    陈平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进门就算是看出来了,这俩人搁在这演戏呢?

    呵呵。

    陈平直接站在门口,淡淡的看着那边哭哭啼啼的杨桂兰,后者一边嚷着要上吊,一边却又不停的观察着陈平。

    她见陈平没有任何的劝慰动作。立马就撒泼打滚的哭起来:"老江啊,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婉儿啊,我这就去死,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反正你们也不喜欢我。"

    说着,杨桂兰也是一狠心,大厅里已经悬着一条白布,她爬到椅子上,头往上一套,就要上吊。

    江国民见状,那是吓得脸色发白,不是说好了演演戏的嘛,怎么就来真的了。

    "哎哟,陈平啊,你快说句话啊,你难道着你妈吊死在屋里不成?"

    江国民也是急了,生怕自己老婆出了意外。

    杨桂兰也是竖着耳朵,手里抓着悬着的白布,一边瞄着陈平,一边大哭。

    "啊,我不活了啊,不活了,让我死了算了。"

    杨桂兰开始嚎啕。

    也是这会,陈平淡淡的笑了声。看了眼时间,道:"去吧,我不拦着你,给你十分钟,解决好了,我找人过来把你拉走。"

    这句话,把杨桂兰和江国民听得一愣一愣的。

    好了。

    杨桂兰现在骑虎难下了,吊还是不吊?

    啪!

    她直接走下来,一脚把椅子踢翻,而后气鼓鼓的跑进卧室,不再出来了。

    丢人啊。

    江国民也是老脸一红,看了眼陈平,无奈的放软语气道:"陈平,你也别怪你妈,她知道错了,你就给她一个台阶下吧,这几天她一直在反思。"

    呵呵。

    陈平冷笑了声,道:"她要是真能悔改,我原谅她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江国民,请你转告你老婆,要是再让我知道她私底下搞什么小动作,新账旧账一起算,到时候,我可以把她送进监狱!"

    说罢。陈平抬步上楼,看了眼米粒,而后才拿着东西出门前往医院,照顾江婉。

    杨桂兰躲在卧室内,耳朵贴着门听着外面的动静。

    "这小子,到底什么意思啊?"

    杨桂兰鼓鼓囊囊的说了几句,心里很不爽,但是又不敢怎么样。

    毕竟,那天在医院的事,她丢人丢大了。

    两天后,傍晚时分。

    陈平意外的接到了苏雪筠的电话,电话那头很吵,而且听声音,苏雪筠好像喝醉了。

    手里拎着鸡汤,陈平想了想,先把鸡汤送到了医院,而后和江婉说了几句,也就借口离开了。

    等他到达酒吧的时候,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和一群混混模样的男子拉拉扯扯的。

    "苏雪筠?"

    陈平一惊。那人正是苏雪筠,看上去像是喝多了,正被一帮混混围在中间,而那些人也正动手动脚的。

    苏雪筠显然醉的有些晕头转向,连站都站不稳。咕哝着喊着:"滚开!你们几个臭流氓,知道我是谁吗?!"

    "哟哟哟,还是个辣妞,所以,美女,你是谁啊?"

    其中带头的那个男人上去摸了一把苏雪筠醉红的脸,被她一巴掌打开了!

    "我是京都苏家的三小姐,你们给老娘滚开!再不滚,我……我就报警把你们全都抓起来!"

    苏雪筠想走,可是对方几个男人根本不放她走!

    她猛地推开其中一个肥脸油腻的大汉。甩开那大汉肮脏的搂着自己腰部的手,训斥道:"再不滚我就报警了!"

    苏雪筠喊着,在推搡之下,险些跌倒。

    那肥头大耳的混混,扶着苏雪筠的手,满脸淫邪之色道:"嘿嘿,美女,别这么干脆的拒绝人嘛,等你和哥哥玩了之后,包你忘记一切烦恼。让你快活的不得了。"

    他说完,朝其他几个混混使了使眼色,旁边几个家伙也都会意,扑上去,扯着苏雪筠的双手,就把她往就把外面拖!

    "混……混蛋!放开我!我报警了!啊!救命啊!"

    苏雪筠醉的不轻,脚下虚浮根本站不稳,不过她还保持着最起码的清醒,愤怒的嘶喊着,但是她这样的弱女子,又怎么可能是对方几个混混的对手?

    "嘿嘿,别着急,等会啊带你出去再喝几杯,我还知道一个特别好玩的地方,你肯定会喜欢的!"

    那肥头大耳的大汉,双眼里充满了淫邪的欲望,搓搓手,然后直接上手一把搂住苏雪筠,想要将她揽入自己怀中,尽情的揉捏。

    可是。他的肥手刚探过去,背后就被势大力沉的一脚给踹了出去,整个人狠狠地撞在酒吧吧台的桌角,发出一声惨叫,顿时头破血流!

    "我草你妈!你踏马谁啊。哪冒出来的臭小子!活的不耐烦了?"

    捂着脑袋,那肥头大耳的大汉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眼吊儿郎当站在身后的陈平,怒吼道!

    "给你们十秒钟,从这儿滚出去!"

    陈平显然很是生气。尤其是看到他们调戏苏雪筠,心头酝着一股怒火!

    毕竟是自己以前的未婚妻,怎么样也不能让她受到侮辱啊。

    "我尼玛!你什么?让我们滚?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

    那肥头大耳的大汉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条毛巾捂着血糊糊的脑袋,一脸嚣张的瞪着陈平!

    "给老子干他!把他揍得他老妈都不认识他!敢踹老子,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那大汉一挥手。几个狗腿子就冷笑着朝着陈平围了过来!

    "奶奶的腿!现在还有人英雄救美,真是作死!"

    砰!砰!

    ……

    那几个一身流氓气息的混混,冷笑着捏着拳头冲向了陈平,可是下一瞬间,他们就全都倒飞了出去!

    "这这这……怎么会这样?"

    那肥头大汉登时吓得跌坐在地上,浑身冒着冷汗。

    他都没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出手的,自己的兄弟们就全都被踹飞了,此刻正躺在地上痛苦的惨叫着。

    "你……你别过来!"

    那肥头大耳的大汉,此刻怂的就跟小鸡仔似的。

    只是话音刚落,等他接触到陈平的目光时,他就感觉被一头雄狮盯上了。

    那种如潮水般的压迫感,令他喘不过气来!

    那肥猪吞了吞唾沫,眼神一闪,指着陈平喊道:"你……你别嚣张!我大哥可是东汉街的关哥,我大哥可是狠角色,是坐过牢的,你要是敢对我怎样,他肯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忙的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而后,他露出冷笑,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陈平和苏雪筠,一脸嚣张的说道:"小子,你死定了!我大哥马上就过来,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给我滚!不然,等我大哥来了,你就走不掉了!我大哥可是整条街的扛把子,你坏了我的好事,打伤了我和我的弟兄,我大哥肯定把你抽筋扒皮!你死定了!"

    陈平根本没搭理他,就坐在那里,等着。

    没多久,一些熟悉的身影的就出现在了酒吧门口,那几个家伙都穿着皮衣,纹着身,身上也挂着铁疙瘩铛铛的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