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21章,打死她们!

    整个客厅内的气氛都很冷。

    面对陈康文,江婉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来自大家族子弟一般迫人的压力。

    他虽然看上去很是纨绔,但是那种气势却很吓人,尤其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冷漠,和那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让她心里直发慌。

    "你们谁啊,凭什么打我女儿!你们要是想找陈平那个废物,就去找他!别搁着耍威风!"

    杨桂兰这时候鼓足了勇气才喊了出来,主到自己女儿被人打,她心里也很生气。

    索性,她撒泼打滚的指着陈康文怒骂道:"你,你们赶紧从我家出去。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陈康文抬眉,剑眉星目间闪烁着寒意,冷冷的讥笑道:"报警?你觉得报警有用吗?"

    砰!

    陈康文直接一脚踹了过去,踹在杨桂兰腹部,后者直接瘫倒在沙发上,翻着白眼干呕,满肚子疼的直打滚!

    "你……你们太嚣张了!这里是我家,你们居然敢出手打人!我这就报警!"

    江婉赶紧扶着自己的老妈,匆匆忙忙的掏出手机。

    可是。

    啪!

    那个中山装的保镖,直接大手一挥,一巴掌狠厉的摔在江婉脸上。同时将她手里的手机给夺了过来。

    这一巴掌,扇的江婉脑袋里嗡嗡的,也是头昏眼花的,嘴角也是溢出了血。

    小米粒坐在二人中间,吓得哇哇大哭,冲上去。对着那陈康文就挥动着小奶拳,哭啼道:"你坏人,打我妈妈,我爸爸回来一定会打你的。"

    陈康文根本不在意,冷眼扫了一眼小米粒,直接起身,一把抓着她的衣领,将她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这一幕,着实吓坏了江婉!

    小米粒也是哇哇的大哭,吓得浑身颤抖。

    "你,你放开我女儿!"

    江婉朝着陈康文嚷道,眼睛里满是担忧之色。

    陈康文却冷冷的笑了笑,道:"我表哥的女儿,长得还蛮可爱的,就是不知道这经不经摔啊。"

    说罢,那陈康文作势猛地将米粒朝着地上摔去!

    这一举动,直接就吓得江婉捂着嘴大声尖叫,拼了命的冲上去,抓着陈康文的胳膊,张开口就是撕咬!

    陈康文吃痛,手中一松,小米粒摔在地上,哇哇大哭。

    江婉立马松开陈康文,抱着米粒,紧紧的抱在怀里。

    "草!贱人,你敢咬我?!你属狗的!"

    陈康文震怒,上去一脚猛地踹在江婉肩头!

    这一脚,直接踹的江婉连带小米粒往后摔去。

    江婉吃痛,脑袋撞在茶几角,当场就头破血流。但是她根本顾不上,一直抱着米粒,生怕米粒出了问题。

    还好,米粒刚才只是摔了一下,并无大碍。

    如此,江婉额头流着殷红的血,愤怒的盯着那陈康文,如同发怒的母狮一样,朝他怒吼道:"你到底是谁,凭什么打我女儿!"

    江婉很愤怒,这个男人,如此无礼嚣张,居然敢这么猖狂的打人。

    还有没有王法!

    陈康文嗤笑了一声,说道:"你一个个普通人家的女子,能成为我表哥的老婆,那是你的荣幸。在他眼里,你是个宝,但是在我眼里,你就个贱人!包括这孩子身上流的血,都不纯净,是你这种贱种生的,我就要打死!"

    "打,有本事你现在就打死我们!我老公一定不会放过你!"

    江婉也是浑身傲气,毫无惧色的嚷道。

    陈康文眉头一皱,他很不喜欢江婉这种普通家庭出身的贱人,居然还敢对自己张牙舞爪的,她知道自己是谁吗?

    还从来没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你找死!"

    陈康文抬步走来,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江婉扇了过去。

    这次,江婉伸手一把抓住,恶狠狠的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在我家闹事打人,我不会放过你,我老公也不会放过你!你等着被抓吧!"

    陈康文怒了,这个贱货,居然敢挡?

    自己打人从来没人敢挡!

    谁敢阻拦陈氏分家文六少打人?

    "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你不过是我表哥娶得一个贱人,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康文怒喝道,眼神冷冽。

    "我不管你是谁,你现在擅闯民宅,还闹事打人,你肯定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江婉昂着头,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给我打到她求饶!"

    陈康文怒了,大吼一声,身后的中山装保镖走出来,直接暴力将她和小米粒分开,而后抓着江婉的头发,左右开扇!

    啪!

    啪!

    整个客厅里都回响这令人肉疼的巴掌声!

    江婉痛哭的发出惨叫声,但是根本不是那几个保镖的对手,直接被死死的按着脑袋。

    "跪下!给文六少道歉!"

    其中一个保镖,按着江婉的头,踢着她的小腿。

    江婉是倔脾气,性子烈,根本不会跪!

    即使满脸红肿。嘴角溢血,她也不会跪!

    可是,巨大的蛮力之下,江婉也没有办法,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陈康文放肆的大笑着,捏着江婉的下巴。嘲笑道:"贱人,凭你也配跟我嚣张?你信不信,我把你全家杀了,我都不会有事。"

    阴寒,嚣张。

    陈康文此刻满脸的冷笑,就像地狱的魔鬼一般。

    江婉倔强的扭着头,抬头怒视着陈康文,道:"我就不信你能逍遥法外!我老公马上就回来了,他到我和我女儿被打,你一定要死的很惨!"

    江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她就是相信。

    因为,这段时间以来。只要是欺负自己和女儿的人,都会被陈平整垮!

    这就是陈平的神秘之处。

    "嘴硬是吧,好,我倒你嘴有多硬!"

    陈康文眼神冷漠,示意保镖继续掌嘴,而后他慢慢的抬步走向一边哭哭啼啼的小米粒,上去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小米粒脸上,骂道:"哭什么哭,本少最讨厌的就是小孩子!"

    "哇……"

    小米粒哭的更大声了!

    这一巴掌,打的小米粒差点昏死过去,躺在地上。哼哼的。

    要说杨桂兰,这时候就是在装死,躺在沙发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死死地咬着牙,不敢作声。

    反正打的是米粒,是陈平那个废物的女儿,和自己没关系。

    最好打死就好了。

    眼看着陈康文还要打米粒,江婉浑身爆发的母爱的力量,挣脱开保镖的束缚,冲了过去!

    砰!

    江婉刚要冲过去,一个保镖就是一脚,江婉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整个人就轻盈盈的在空中废物,而后缓缓的落在地上!

    嗵!

    娇弱的身躯,江婉就这样跌落在地砖上,发出闷响。

    紧跟着,两个保镖上前,直接拖死狗一般,抓着江婉的脚踝,拖到了陈康文跟前。

    陈康文看着地上哼哼唧唧的江婉,嘴角露出残忍的冷笑,一脚重重踩在江婉的腹部!

    江婉那他那大大的皮鞋落下之前,一把抓着那脚掌。阻断了一部分力气。

    因为,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宝宝。

    但是,陈康文丝毫未察觉,而是又抬起一脚,狠狠的踩在她纤细的手掌上,恶声道:"你个贱人。生了一个贱种,你们也配跟我说话?我陈家的血脉,不会是肮脏的贱种!"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神冷冷的落在小米粒身上。

    杀心四起!

    只要宰了表哥的女儿,他一定会疯,然后回来找自己疯狂报复。那到时候,把他骗回岛上,再软禁他或者杀了他,分家从此就超越本家了!

    江婉躺在地上,浑身颤抖,嘴里哼哼的侧目看着那边哭哭啼啼渐渐没声的小米粒。

    "陈平……老公。你回来了吗?我快坚持不住了。他们打了米粒……老公,你快回来呀,我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老公,你说过会永远保护我,会永远爱我的,你在哪儿?你快回来老公,哪怕我死,也不能让他们虐待米粒。"

    "老公,谢谢你,很高兴认识你,这七年,我们从相知到结婚,我爱你,谢谢你,陈平,我真的爱你……希望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

    "再见了,老公……"

    江婉泪眼婆娑,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过今晚,心中一股脑涌出无数情绪。

    "把她俩装个袋子,扔到江里去!小的弄断四肢带回岛上,我相信,我亲爱的表哥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陈康文阴狠的冷笑着,抬步就要走出客厅。

    突然!

    "老公,救我!救米粒!陈平!你快回来!!!"

    最后一刻,江婉鼓足了力量,嘶吼了一声!

    这一声,直接就传到了别墅大门口。

    陈平刚好走进电子大门,就听到了江婉的一声凄厉的喊叫!

    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