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309章,你想知道我是谁?

    江婉猛地站起来,冷声道:"李董,你这么做就不担心我到商会去告你联合其他董事打压本土企业吗?"

    "呵呵,"李博远冷笑了声,眼角露出一丝阴狠,道:"商会?上江的商会都是我的人!江董,你要是识相的话,就乖乖的在合同上签字,否则的话,别怪我李博远翻脸不认人!"

    "你!"

    江婉指着李博远。气到爆炸!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陈平忽的叹了一口气,将江婉拉到了自己身后,冷冷的看着李博远道:"李董,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李博远冷哼了声,此时,包厢的大门也应声被从外面推开。

    八个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的保镖从外面鱼贯而入,每一个家伙都是一脸的狠意,而且那魁梧的身材看的一般人都会发怵!

    而在这八个保镖的簇拥下,一个脑门锃亮,梳着油头。戴着墨镜,披着黑色披风,叼着雪茄,手指上全是翡翠钻石戒指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气场很强!

    那个男人径直坐在包厢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端起桌上的红酒杯,抿了一小口,看着李博远笑道:"82的拉菲,不错啊。"

    而那八个保镖已经挡死了这间包厢的所有出入口,一身冷畏的保持着站立的姿势。

    江婉很害怕,此刻躲在陈平的身后,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衣角。

    陈平眉头紧皱,扫了一眼那八个人,每一个都是狠人!

    有些头疼!

    李博远此刻笑容满面的对那男人说道:"祝会长,此事办成,你要多少拉菲我都给你送去。"

    那男人一听,愣了半天,而后忽的哈哈大笑,点指着身后的李博远道:"就属你这只老狐狸会做人。"

    李博远皮笑肉不笑的在那男人耳边嘀咕了几句,那男人忽的冷眼看着陈平,抖掉披风,起身绕着陈平转了一圈,问道:"你就是陈平?"

    陈平眉头微皱,还没回话,就听到那男人转身淡淡的说道:"砍他一条胳膊。"

    瞬间,一个保镖从腰间抽搐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快步冲向陈平,挥刀照着他的一条胳膊砍了下去!

    "啊!"

    江婉吓得花容失色,她不敢相信有人敢当众行凶!

    李博远那张老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与阴狠,要不是因为夫人有令。他早就想对陈平动手了!

    但是目前形势太紧了,李博远迫于无奈,出此下策。

    只要人不死,夫人应该不会怪罪吧。

    他看着陈平,似乎预想到了接下来的一幕,一条手臂直接被砍掉,而后跪倒在地上向他求饶!

    李博远的嘴角露出冷笑,目光中满是得意神色。

    陈平眉眼一沉,脸上布满寒霜,看都没看那那手持砍刀的保镖,抬脚猛地踹向身侧!

    砰!

    一道身影如同断线的风筝,直接倒飞出去,撞倒了一排桌椅,躺在地上昏死过去!

    干脆利落,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陈平这一脚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直接一脚踹碎了那保镖六七跟肋骨,脾脏也被踹的大出血,大概下半辈子都得躺在病床上了!

    情势反转太过,以至于李博远嘴角的冷笑还没凝固,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到了!

    他到底是谁!

    连八大金刚都被一脚踹飞了!

    祝会长祝元勇转身,就看到自己的一个保镖被踹的昏死过去,脸上表情一凝,眼神里爆射出冷意,看待陈平的眼神终于从轻视转变为了重视。

    "你找死!"

    祝元勇沉声怒喝,手一挥。包厢里剩下的七个保镖一时间呈包围之势,将陈平和江婉围在了里面!

    江婉终究是女人,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躲在陈平的身后,后者紧紧地拉着她柔软的了句:"你放心,没人能够伤的了你。"

    江婉看着陈平,紧张不安的心情此刻终于放松了下来,轻轻地点了点头。

    陈平转脸,本来还笑眯眯的脸色瞬间变为冰寒,一双星目爆射出迫人的锐气与杀意!

    祝元勇,金陵地下前五势力三联会的一把手,此刻居然有了心惊肉跳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陈平那扫视过来的眼神,如同从地狱走出来的魔王一般!

    他在金陵市混了这么多年,一点一滴的从街头小混混爬到如今的地位,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人物没见过,能令他心生惧意的,除了金陵晦涩莫深的云家。以及京都里的那些人物,其他的他一概不怕!

    可是,就在刚刚,他怕了,那种感觉很真实!

    "胆敢上前一步者。死!"

    陈平冷声道,身上忽的腾起令人心惊的杀意!

    那七个保镖,每一个都是经历过生死的硬汉,自然能够第一时间感受到那种杀意!

    他们互相瞥了一眼,一时间竟不敢再上前一步!

    就是这一迟疑,陈平侧目看向那人群后的祝元勇,冷冷的说道:"祝会长?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今天的选择很错。"

    祝元勇眼皮一跳,眉毛一挑,喝道:"给我往死里打!"

    强烈的不安让他做出了最直接的选择。凭借多年的江湖经验,他知道,如果现在不把对面这个男人弄死,那么他以及他的三联会将会遭受最严重的危机!

    瞬间,那七个保镖施展拳脚的再度冲向了陈平,每一个都带着狠色!

    陈平眼角一拧,右手握拳,重重的砸向冲来的一人的眼角!

    砰!

    实打实的一声闷响!

    强劲的拳力之下,那人感觉自己的脑袋如同被铁锤锤了一下!

    整个脑袋嗡嗡的,眼白也迅速被鲜血弥漫!

    那人歪着脑袋。整个身子僵硬的直接倒了下去,不知生死!

    而陈平也于瞬间,从那人手里夺过了一把匕首!

    嗖!

    陈平右手一抬,呼呼的破空之声!

    下一秒,另外一个从背后袭击陈平的人,就感觉自己扬起的手臂传来一阵剧痛!

    刹那间,那人的整条胳膊就一股巨大的惯力给贯穿!

    一道鲜血挥洒!

    那人发出一声惨痛的叫喊,整条手臂血淋淋,看起来血腥无比!

    与此同时,另一人冲向了陈平,挥起拳头猛地砸向他!

    陈平毫不客气,一个侧身,抬手死死地掐住那人的脖颈,接着抬起膝盖一记凶狠的撞击!

    砰!

    在令人心颤的撞击声中,那人的腹部直接遭受重击,口吐清水,翻着白眼直接昏死过去!

    这还没完,陈平揪着那人的头发,直接将那人给提拎起来,随手一甩。将其给扔了出去,撞倒了一排酒架,红酒碎了一地,混着鲜血!

    而这一切,只是发生在须臾间。祝元勇足以自傲的保镖就损失了一半!

    祝元勇心惊肉跳,但是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此时不能表现出任何害怕,他看着陈平,表面冷静。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不知道我是谁?"

    陈平冷冷的回道,一步一步走向祝元勇,三下五除二,直接将包厢里剩余的保镖全部打趴在地,而后揪住祝元勇的衣领子。将他死死地按在墙上!

    此刻的祝元勇,虽然面子上还带着冷静,但是那闪躲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他愤怒的盯着陈平,面色涨红,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吼道:"你……你在做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平呵呵一笑,道:"那你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三联会的会长,道上人称祝爷!我随便一句话,整个金陵都得震一震!你现在这么对我,只有死路一条!"

    陈平双眼一瞪,手一松,祝元勇跌落在地上,猛地咳嗽了几声,前者随手指了指地上那些昏死过去的保镖道:"三联会就这几个能打的?你可别忘了,现在这里我说了算。要是我不高兴,我不介意地上多躺一个!"

    祝元勇闻言,往四周一看,心头一颤,冷汗直流!

    他在金陵混了二十年,从未像今天这样狼狈过!

    这是他自创立三联会以来,受到过的最耻辱的事情!

    八个贴身保镖,每一个都是行家高手,有的还是退伍的,居然在陈平的手下走不过两招!

    "你到底是谁?"

    祝元勇毕竟是三联会的会长,大场面自然见得多了,很快恢复了镇定。

    这不光是祝元勇的疑问,也是江婉的疑问。

    此刻的江婉,浑身都在微微发抖,目光灼灼的看着陈平。

    老公,为什么这么厉害?

    真的只是有些钱吗?

    打了秦家的二公子,现在又打了李家找来的人。

    陈平真的一点也不害怕?

    一个京都陈氏集团,在秦家面前,根本不够看吧……

    "陈平,快停手,这样事情只会更糟!"

    江婉着急,一把拽着陈平,生怕他再做出过火的行为来。

    "别担心,我可以处理好。"

    陈平淡然道。

    江婉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陈平,忽的问道:"陈平,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你到底是谁?"

    真的只是京都陈氏集团的少爷这么简单?

    陈平扭头,刮了刮江婉的琼鼻,道:"想知道?好,我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