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95章,逼我出手

    王永丰有些恼火了,脸上的怒意越发的明显!

    他声音略显低沉,皱着眉头,冷笑道:"邢伊,你这是要阻碍我们办事吗?还是说,你和这个叫陈平的是认识的?你可要知道,他是我们洪老大要的人!你这样阻拦我们办事,就算你有身份,我也能压你!"

    邢伊的秀眉微微一拧,继而摇头,脸色越发的坚定。

    这些人,全都是地痞流氓。根本没有权利闯进来!

    更没有权力随便带走人!

    但是,因为洪老大的势力,邢伊也不能太过火。

    她缓缓地说道:"我并没有要阻挠各位办事的意思,我只想看到相关文件,不然的话,我有权利不把人交给你们!"

    邢伊接着冷声道:"所以,我不能随随便便的把人交给你们。你们要是非要不可,可以,跟我们吴总说去!"

    王永丰听完,心中怒气更甚,要是这样打道回府,那肯定是要被洪老大骂的狗血喷头。要是坏了老大的事情,他们每个人都吃不了兜子走!

    毕竟他们都是社会人,跟这些有着背景的职员比起来,差太多了。

    事情,不能闹大。

    本来他还挺喜欢邢伊这样身材火辣的女人的,想着打好关系。

    可是现在他却极其的讨厌这样没有眼力见的女人。他狰狞着面色,笑道:"好好好,可是邢伊,你要明白,这件事我们洪老大已经接手了,你再这样阻挠下去,我可以把你一起带走!"

    "哼!"

    邢伊冷哼了声,插着腰肢,道:"你有本事就把我也抓起来!我就不信,你们洪老大就这么无法无天!"

    王永丰怒急,指着邢伊喝道:"老子警告你,别以为你家里在上头有些势力,老子就不敢对你怎样,赶紧让开,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我们洪老大可不是吃素的!"

    说着,王永丰带着人就要强行带走陈平!

    邢伊心中也是气急,她从没见过如此蛮横不讲理的人!

    她以前就听说过洪老大,和不少上头的人都有联系。

    说是背后有大人物支持,混得风生水起。

    那更是把衙门当自己家,想进就进,想走就走。

    没人敢得罪!

    今天一见,邢伊总算明白了,果然是个厉害角色!

    "我邢伊可不是吓大的,你们没有任何职位,我们也没接到任何电话,你们说带走就带走,凭什么?"

    邢伊毫不示弱的反击道。

    是的,邢伊不是没脑子的人,自打这王永丰带人进来后。就一直强调要带人走,这就说明这事里有蹊跷!

    她邢伊本身就嫉恶如仇!

    王永丰怒不可遏的指着邢伊那精致漂亮的脸蛋,道:"邢伊,老子最后警告你,人,给不给!!!"

    "那我也很明确的告诉你,不给!"

    邢伊无所畏惧,对于这些地痞流氓,她早已看穿了!

    然而,恰在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僵局。

    "咳咳,我能说几句吗?"

    陈平坐在铁椅上,一脸的无奈,道:"邢姐,就让他们带我走好了,没什么事的。"

    王永丰眼角一拧,嘴角微微一提,忽然觉得这个叫陈平的小子真是傻得可爱!

    邢伊哪里会同意,瞪了一眼陈平,道:"不行,你是我们带来的,谁也别想带走你!"

    "那既然这样,不如让这几位在这里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嘛,何必闹得大家都不开心呢?"

    看着陈平那无所谓的眼神,邢伊总觉得这家伙懂了些歪心思,却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我就退一步,在这里,我们找他问点事,怎么样?"

    王永丰看着陈平。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冷意,道:"我倒是觉得他很懂是非,你放心,我们不会为难他的,就问几个问题。"

    邢伊深深的看了眼陈平,然后咬咬牙道:"行,但是我要参加!"

    "不行!这是我们洪帮的事,外人不能插手!"

    王永丰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要是让邢伊在场,他们还怎么下手?

    邢伊刚想反驳,陈平却说道:"我赞同这几位大哥的说法,邢姐,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我和这几位大哥有点私事。"

    王永丰瞅了一眼陈平,觉得他笑的很白痴,更觉得这是个傻帽,待会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的手段!

    邢伊最终同意了,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平,咬了咬牙,而后望向王永丰,说道:"希望你们不要太过分!"

    说完这句话,邢伊扭头就出了套房。

    看着关上的大门,陈平终于露出了一个冷冷的笑容。

    王永丰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显得很是狰狞。

    邢伊站在酒店套房门口。忽然觉得身体一凉,喃喃自语道:"会不会出事?"

    她不是在担心那个陈平,而是在担心此刻在套房里的几位洪帮的人。

    很奇怪,邢伊忽然有种强烈的感觉,这洪帮怕是要完蛋!

    王永丰反锁了一下门,而后径直的坐在沙发上。一脸阴沉的笑容。

    他另外两个伙伴也是各站一边,形成了包围的态势。

    他阴沉的看着陈平,冷笑道:"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我们是受人指使,买你命的。"

    陈平点头,淡然的回道:"我最近没得罪过谁,曹军让你们来的吧。"

    陈平冷冷的面容,让对面三人忽的一怔。

    王永丰脱掉了外套,露出强劲的身材,扭了扭脖子,接着说:"你就是知道的太多。"

    "他果然还是贼心不死。"

    陈平抬头,嘴角一扯露出淡然的笑容。双目之中迸射出冷意!

    "兄弟,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王永丰一扭头,对身旁的手下示意了一下,道:"把你们平时的手段都拿出来,好好招呼招呼他,给他松松筋骨!"

    "是,丰哥!"

    那两个人扭了扭脖子,捏了捏拳头,一脸的冷笑,慢慢的走向陈平!

    按照王永丰的话来说,今天陈平算是交代在这里了。没办法,得罪了人,那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陈平嘴角挂着冷笑,脸上的寒意越发的浓郁,眼神之中也带着一丝悲哀,道:"就怕你们会吃亏。"

    "呵呵,小子你很狂吗?给我打!"

    王永丰喝道!

    那两个家伙闻声,立马张牙舞爪的扑向了陈平!

    外人根本不知道套房里发生的情况,只要人没被打死,一切都好交代。

    这也是他们洪帮人有恃无恐的底气!

    王永丰狰狞的笑着,因为在他眼里,陈平那就是钱袋子,只要将他拿下了,那么钱自然而然的就滚进了自己的腰包!

    不出三分钟,这混小子肯定跪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向自己求饶,每每这个时候,就是王永丰最得意最有征服感的时候!

    或者说,他心理变态!

    可是,事实总是出乎意料。

    陈平只是微微侧脸,就躲过了其中一个家伙奋力一拳的袭击。

    而后他用力一按椅把,整个人腾飞起来,一脚踹向另一名挥拳而来的胸口!

    只是一脚!

    那人"咚"的一声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房间的书桌上,将整个桌子都给撞翻了!

    他捂着胸口。满脸涨红,胸腔位置,就在刚才的一瞬间,断了好几根肋骨!

    另一个被避开的人,双眼一拧,抬腿猛踢而来!

    陈平一个侧腰。同时双手抱住那人的大腿根,直接将其掀翻在地!

    而后,他抄起撞翻在地的台灯,照着那人的鼻梁骨就砸了下去!

    砰!

    台灯爆碎!

    陈平下手及其狠厉,就这一下,直接将鼻梁骨砸断。碎裂的灯泡扎在脸上,顿时鲜血四溢!

    惨叫声顿时此起彼伏!

    可是,陈平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他此刻已然怒极,反手抄起旁边的一杆高尔夫球杆,而后猛地拍在地上之人的身上!

    一下!

    两下!

    三下!

    每一下。陈平都用了十成的力道,顷刻间就敲断了数根肋骨!

    这样富有冲击力的画面,陈平也只是淡淡的喘了一口气,看着地上昏死过去的那人,脸上早已经血肉模糊!

    "呵,这就是所谓的洪老大的人?"

    陈平转脸看着王永丰,露出冷笑,手上抡着的球杆,还沾着鲜血。

    王永丰吓得往后退了半步,眉头拧成一条线,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进了恶魔的领地!

    这个家伙,为什么这么厉害,简直跟杀神没什么区别!

    王永丰问自己,为什么要趟这趟浑水?

    这家伙出手如此狠辣,根本没把他们几个放在眼里,要是下手再狠点,那么他带来的两个手下,估计会死在这里!

    王永丰有些后怕了,满脑门冒着冷汗!

    陈平看着王永丰,摇头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打电话告诉你背后的人,就说事情办成了,让他到这里来。"

    "不可能!我们不会出卖雇主!"

    王永丰急忙嚷道!

    "呵呵,就知道你不答应,"陈平冷笑,道:"第二个选择,废你两条胳膊,怎么样?"

    此刻,形式已经发生了变化,王永丰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嚣张劲!

    听到陈平第二个选择,再看着那双布满杀意的双眼,王永丰浑身都打了个冷颤,他真的害怕了!

    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可怕,他身上那锐利无比的气势,就跟对面站着一尊魔鬼一般!

    他在这一刻,恨不得立马跑出去喊救命!

    可是,他一想到这件事是洪老大的安排,索性心底一横,迅速的从后腰间掏出手枪!

    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