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60章,灭兄弟会!【三更】

    雨势纷纷。

    惊雷闪过,划破夜空。

    整个四合院内,俨然形成了两股肃杀的氛围。

    孟元龙寻声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过分年轻的男子,站在伞下,嘴里叼着烟,身上染了不少血,也打着绷带。

    但是,这年轻男子的一双明目,宛若夜空中划过的流星一般。带有十分强大的气场和威慑力。

    双方,对立而站。

    中间隔了一处天井,与一尊青铜鼎。

    噼里啪啦的雨滴,落进青铜鼎里,雨水漫出,如同炒豆子一样,声势喧嚣。

    孟元龙满面阴寒,盯着这些突然出现在他的大院里的不速之客,冷声道:"你是谁?敢闯我孟元龙的大院,胆子不小!"

    孟元龙又不傻。这帮不速之客突然闯进来,外院那些手下,难道就这么放任他们闯进来了?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外院的手下肯定都出了事!

    也就是说。这帮人是来找茬的。

    陈平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在黑色大伞之下,望着天井上方如游龙一般的闪电,耳边也是轰隆隆的炸响。

    "孟元龙,兄弟会解散吧。"

    陈平淡淡道,声音很轻,却配合着雷势,显得无比的骇人。

    哈哈哈!

    一声狂狼的大笑。

    孟元龙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陈平,怀里搂着美人,冷声道:"小子,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让我孟元龙解散兄弟会,这话,二十多年来,都没人对我说,你算什么东西?找死!"

    然而。

    下一秒,郑泰身后,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子被推了进来。

    啪!

    断掉一条胳膊的张世德摔倒在天井之下,倒在雨水中,整个水坑都是淡红的血色。

    "龙爷,龙爷救我啊!"

    张世德瘫软的跪在地上,浑身被雨水打湿,颤巍巍的看着孟元龙,大声呼救。

    "张世德!你他妈搞嘛子事!"

    孟元龙怒吼了一声,双目赤红。

    张世德是他的左膀右臂。可是现在却被砍断了一条胳膊,这是警告,是威胁!

    瞬时间,孟元龙双目充满怒火的盯着伞下的陈平,吼道:"今天,你们进了我孟元龙的大院,一个都别想走了!"

    该死的!

    这到底什么人!

    然而,此刻,陈平身边的郑泰开口道:"龙爷,好久不见。"

    饶是这会,孟元龙才把注意力放到郑泰身上,登时眉头紧锁,嘴角裂出冷笑,道:"原来是泰哥啊,你带这么多人来过来,莫不是过来和我把酒言欢的?"

    孟元龙冷笑着,目光灼灼的在郑泰和陈平身上来回游荡。

    郑泰居然给一个年轻人撑伞,而且看神色,对那个年轻人十分的恭敬!

    这就有大问题了!

    虽然兄弟会不惧怕郑泰,实力也比郑泰强。

    但是,真要拼起来,双方都捞不到好处。

    而且,现在最忌讳的就是过江龙。

    先前手下曾说,张世德带人去了上江,挑了郑泰的场子。

    这郑泰莫不是带着人过来找回场子的?

    "龙爷。你的手下,做了不该做的事,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郑泰寒声道,目光跳动着焰火。

    以往,郑泰都被大江南区的地下势力压得低一头,尤其是兄弟会,屡屡犯境,在上江做了不少胡作非为的事。

    郑泰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今日已不同往日。

    有陈先生在,郑泰无惧任何人!

    孟元龙大笑,怒指着郑泰吼道:"老子的人,轮不到你郑泰来管!"

    唰!

    顷刻间,整个孟家大院的外援内院,各个房间门口、窗户口,全部洞开,跳出拿着片刀和长棍的纹身大汉!

    这些人,都是兄弟会的打手!

    从高空俯视,就可以看出,四四方方的内院,已经彻底被孟元龙的人给团团围住。

    就算是外院,此刻四面八方的巷道、街头、路口。也有几十上百的手持明晃晃片刀和砍刀的混混,冒着暴雨,冲向了孟家大院!

    密密麻麻的人头!

    啪啪啪的脚踩水洼的声响,声势震天!

    雨势越来越大,天地连成一片。

    整个孟家大院内外。全是肃杀的一片寒意。

    孟元龙站在内院中堂门口,搂着娇滴滴的美人,亲了几口,哈哈大笑了几声,道:"闯我孟元龙的院子,该死!"

    他之所以说了那么久,无非就是让手下人快点集结兄弟。

    陈平站在黑色的大伞之下,雨滴落在伞面,发出砰砰砰的敲击声,很有节奏。

    他双目如同慧灯。冷冷的扫视了一圈这四四方方的内院。

    被包围了。

    全是拿着片刀,对自己以及身后这七八个人虎视眈眈的恶徒。

    "害怕吗?"

    陈平忽然问道。

    跟边的郑泰第一个沉声道:"为陈先生做事,鞠躬尽瘁!"

    "为陈先生做事做事,鞠躬尽瘁!"

    瞬时间,陈平身后的七八个黑西装打手,全都吼道。

    陈平笑了笑,将烟头弹飞,落进那一口青铜鼎里。

    咔嚓!

    一道惊雷!

    孟元龙怒吼了一声:"杀!"

    他没时间跟郑泰这帮人闲扯,场子那边出了事,他必须去看看。

    吼完。孟元龙直接搂着摩登女郎,转身,从内院中堂后门准备离开。

    里里外外上百个弟兄,就算郑泰本事再大,带了人埋伏在外面,也是枉然。

    所以,孟元龙根本不会关心这等小事,几条人命而已。

    要是闹起来,他不介意杀到上江,去将郑泰的地盘吃了。

    那么,到时候,他大江南区联合上江,有望达到新的地位高度!

    然而,下一秒!

    孟元龙就从后门退了出来,一直退到中堂!

    瞬时间,后门口迅速冲进来一队全副武装的武装力量,全是黑色的作战服和黑色的贝雷帽,穿着防弹衣,带着护目镜,举着枪!

    "蹲下!全部蹲下!"

    "放下武器。放弃抵抗!"

    一队!

    又一队!

    顷刻间,四面八方的武装人员,全部冲了进来!

    可以看到,整个孟家大院外面,已经围聚了十几辆黑色武装运输车。一个一个的武装人员,跳下车,动作迅速的举着枪,冲向孟家大院!

    "冲!冲!冲!"

    "放下武器!违者击毙!"

    "放下武器!违者击毙!"

    那些先前拿着片刀的混混,见到这些人。全都傻眼了,如鸟兽一般四处逃散!

    砰砰!

    枪响了!

    外院,有殊死拼搏的混混,直接被击中,倒在血泊中!

    砰砰!

    接二连三的有想要冲破武装包围圈的混混。被击倒!

    他们都是亡命徒,自知被抓回去的结果是什么,只有殊死一搏!

    可是,都是枉然。

    啪啪啪!

    蹬蹬蹬!

    密集的作战靴踩在水洼里的声响,响彻整个孟家大院!

    刹那间,陈平身后冲出一队武装小队,或站或蹲,全部枪口朝外,严密的将陈平护在中心。

    "放下武器!抱头!蹲下!"

    "放下武器!全部蹲下!"

    "敢有违抗者,就地击毙!"

    顷刻间,整个内院就被武装人员给控制住了,几十个混混全部丢下手中的片刀,抱头蹲在地上!

    孟元龙还想拼,可是,一名作战员,直接一个大脚,作战靴狠狠的踹在其胸腹部!

    砰!

    啪!

    孟元龙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被踹飞出内院中堂,倒在天井下的水洼里!

    这一脚,直接踹断了他两三根肋骨!

    好半天,孟元龙没能爬起来。

    嗒嗒嗒!

    鞋子踩在水洼中的声响,孟元龙抬头,就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站在自己跟前半米之处。

    陈平,俯视着倒在水洼中,被雨水打湿的孟元龙,身边郑泰撑着黑色大伞。

    他默寒的冷声道:"孟元龙,今后大江南区再无兄弟会。"

    孟元龙狠狠的咬着牙,愤怒的盯着陈平,最后无奈的低下他那骄傲了二十多年的头颅。

    一瞬间,他就像苍老了十几岁,身上的恶霸之气,也瞬间消散。

    陈平转身,直接冷声道:"去宁家。"

    听到这话,瘫坐在雨水中的孟元龙,忽然大笑了几声,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什么人,但是,我奉劝你,宁家的龙潭你可不要闯,小心死在里面。"

    陈平回头,看了眼地上盯着自己,嘴角狰狞冷笑的孟元龙,道:"多谢提醒,但我就是这宁家的龙潭,能不能淹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