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59章,风暴前夕!

    听到这句话,张世德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扫视着周围上百名的打手,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拿起地上的片刀,照着自己的右手一刀挥了下去!

    "扑哧!"

    鲜血四溅,伴随着一声惨叫!

    张世德直接将自己的右手从手肘处砍断了!

    血淋淋的半截手臂就这样掉在地上!

    然后他抱着自己的右臂,咬着牙关,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看着陈平,阴狠的一字一句的挤出:"陈平,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郑泰。你等着兄弟会的怒火吧!"

    只不过陈平的一句话,张世德就毫不犹豫的砍断了自己的右手,这要是传出去,整个大江南区的地下势力都要震一震!

    更别提此刻早已经目瞪口呆的兄弟会的一众小弟!

    陈平冷冷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张世德,霸道开口:"我不杀你不代表我不敢杀你!接下来,你就好好看看,惹怒我的下场是什么!"

    此时,陈平的手机响起。

    "二叔,你那边怎么样?"

    陈平接通后,直接问道。

    电话里传来陈天竹大笑的声音。如洪钟一般,很是自信,道:"你放心,还没人敢动你二叔。"

    与此同时,陈天竹叼着烟斗。一声灰格子的西装,打着领带,大油头,站在云顶山庄的大门口。

    他身后,清一色的武装人员,黑色作战服,黑色贝雷帽,脸上涂着迷彩,都配着枪,是两个小队,五十号人!

    全副武装!

    子弹上膛!

    他们,彻底的将云顶山庄大门围住了。

    而山庄里,云静的手下,一百多号经过特殊训练的黑西装打手,全部肃然以待,持着手枪,与陈天竹带来的人对峙着!

    人群后面,云静着一身白色的长裙,如同高贵的白天鹅一般,面目冷艳。

    "陈天竹,让开!"

    云静冷冷开口道,红唇如血,双目冰冷。

    陈天竹拿下烟斗,双目流转出精光,笑道:"嫂子。有什么话我们不能进去谈呢,非要搞这种场面。"

    云静冷哼了声,瞪了眼陈天竹,道:"我没时间跟你闲扯,让你的人让开!"

    陈天竹不以为意,依旧笑嘻嘻的,道:"不知道嫂子这么急着去哪?是大江南区宁家,还是兄弟会?"

    问这话的时候,陈天竹那嘴角的笑容,逐渐阴冷,眼神也变得犀利无比!

    一瞬间,陈天竹身上的气势,骤然攀升,变得无比的冷畏!

    对面的百名云家死士,此刻全都感受到了如山海般迫人的压力!

    "陈天竹,我云静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云静冷声道。

    她现在非常着急!

    大江南区宁家和兄弟会,是她一手扶持起来的家族和势力!

    她失策了!

    本来只是想敲打陈平,哪想到宁正豪那没头脑的小子,居然搞出那么夸张的事,彻底把陈平惹毛了。

    更没想到的是,陈平那个废物,居然有这么多后手!

    后发制人!

    云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是这么些年,好不容易扶持起来的宁家和兄弟会,也是左膀右臂!

    这要是被陈平铲除了。云家虽然只是断根手指的痛楚,但也是自己利益的一部分。

    云静不能坐视不管。

    "云静,你别忘了,你虽然是我大哥的第二任妻子,但是在我陈家,在我陈天竹眼中,你还不够资格!你云静不够,你云家更不够资格命令我!"

    随着陈天竹的话音落下,他身后五十人的两只武装小队,全部举枪!

    动作整齐划一,毫不拖泥带水!

    整个云顶山庄,此刻全部笼罩在一片乌云之下!

    轰隆隆!

    天空一道闷雷和闪电划过,亲盆大雨顷刻而下!

    嘭!

    陈天竹身边,自有仆人替他撑开黑色的大伞!

    从高空俯视,云顶山庄,密密麻麻的人!

    两伙势力对峙,那种一触即发的气氛,紧张到人的血管膨胀,手心流汗,口干舌燥!

    大雨之下。撑开的两片黑色伞面,给这漫天杀机添加了一份肃杀之感!

    视线回到陈平这边,他坐上迈巴赫,张世德和宋志力直接被绑上了另一辆商务车。

    车子发动!

    不一会儿,十几辆黑色的商务车开过来。载着郑泰的人,直接跟随在前面的两辆迈巴赫后面,驶出上江,径直的赶往大江南区!

    整个天空阴沉沉的吓人!

    狂风四起,雷声大作!

    倾盘大雨之下,一辆一辆的车开出上江,百里奔袭!

    大江南区,暴雨已至!

    咔嚓!

    一道惊雷划破天空,孟元龙的四合院,此刻也在暴雨之下。显得异常的肃杀。

    孟家大院,典型的里外两层的四合中院,黑墙黑瓦,是典型的清朝建筑格局,四四方方,中间是一处天井,约莫二十方大小,可观日夜,可观星空。

    天井中央,是一尊青铜鼎!

    此刻已经盛满了雨水。嗒嗒嗒的暴雨落进青铜鼎,发出爆豆子般的声响。

    孟元龙在内院中堂里,正在与数位莺莺燕燕身材火爆的摩登女郎玩着蒙眼睛捉迷藏的游戏。

    哈哈哈的莺莺鸣叫,很是动听悦耳。

    诸女人,身材高挑的又,娇小玲珑的有,丰腴肉感的有,还有窈窕灵动的,大长腿,白色一片……

    再加上她们的欢声笑语,和阵阵风铃一般的奔跑躲藏的啊……啊……声音,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春光旖旎啊。

    "别跑小美人,我来了!"

    孟元龙红纱蒙着眼,扑向一个蜂腰翘臀的女子,一把抱住亲了几口,哈哈大笑道:"今晚就是你了!"

    那穿着暴露,只是寸布的女人,咯咯的妖媚的笑了几声,道:"龙爷,你好坏哟。"

    啪!啪!

    恰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鞋底踩进天井下水洼中的声响,响彻整个内院门前!

    咔嚓!

    一道惊雷也很配合的划过天空,将黑夜照如白昼!

    一道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弯腰埋头恭敬的站在内院中堂大门口,淋着雨。

    内院中堂。孟元龙依旧在酒池肉林。

    五分钟后!

    啪!啪!

    又是一阵急促的踩在水洼里的脚步声!

    陆陆续续的,门口已经站了四个人!

    而他们,也已经等了二十多分钟。

    期间,他们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打扰孟元龙,就算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很着急。

    因为。曾经就有人在孟元龙嬉闹的时候打扰他,被大卸八块了。

    半晌,孟元龙才尽了兴,穿着裤衩,身上披着白色貂绒风衣。走出大门,看着雨里站着的四个手下,直接将身边的几个女人推到他们面前,问道:"好看吗?"

    四个人,全部闷着头,不敢看,统一回答道:"龙爷的女人,我等不敢看!"

    兄弟会会长,孟元龙!

    大江南区地下势力前五的存在!

    是恶霸!

    手段狠厉,动辄就是灭门。

    孟元龙咂舌,觉得无趣,在一名性感女郎肩窝里到了红酒,而后吸干,大笑道:"说吧,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回龙爷,德堂主出事了。"

    一名手下闷着头,然就站在暴雨中。

    孟元龙眉头一皱,疑惑道:"张世德那小子能出什么事?难道还有人敢对我兄弟会不敬?"

    "回龙爷,德堂主带人去了上江,在郑泰地盘上栽了。"

    那名手下继续道。

    "上江,郑泰?"

    孟元龙将杯中红酒饮尽,而后爆裂的摔碎酒杯,喝道:"一个个小小的郑泰,还能翻出浪花来不成!"

    看着另外三个手下欲言又止的模样,孟元龙吼道:"还有什么屁话,说!"

    "回龙爷,我们的场子被条子盯上了。"

    "南区的产业也被工商的人查封了。"

    "东区的地下三个拳场和七个赌场,也被人砸了。"

    一桩桩一件件,从他们口中说出。

    轰隆隆!

    天空一记闷雷,划破天空的闪电,刹那照亮整个孟家大院,也照亮了孟元龙的脸!

    阴寒、愤怒,还有无穷的杀意!

    孟元龙作为兄弟会的会长,纵横睥睨数十载,从未吃过亏,更别说有人敢砸他的场子了!

    "谁?!"

    一声怒吼,孟元龙胸腔发出猛虎般低沉的怒吼。

    "是我。"

    突然。

    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四合院外门响起。

    跟着,一道披着风衣,嘴里叼着烟的身影,出现在正门口。

    嘭!

    郑泰亲自撑开黑色大伞,遮挡住陈平头顶漫天落下的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