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54章,宁家,越界了!

    "你不是要找陈氏集团么,其实,你老公我就是你的骑士啊,有什么困难和麻烦,我替你解决。"

    陈平笑道,伸手刮了刮江婉晶莹的琼鼻。

    江婉噗嗤一笑,忽的眨眼,道:"陈平,我觉得你现在变得越来越看不透了,你什么时候有的这种身手。太可怕了。"

    陈平挠了挠后脑勺,道:"以前在家跟着人学得,一点小意思,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的吗?"

    江婉目光灼灼的看着陈平问道。

    陈平讪讪的笑着。

    ……

    而与此这时,张世德等人就站在洲际酒店的门口,满身的血渍,着实狼狈不堪!

    这可是大江南区地下势力前五的兄弟会的堂主啊,居然被人伤成这样。

    就算是今天郑泰站在这,也得给兄弟会三分薄面。

    张世德怨毒的盯着洲际酒店的大门口,咬牙吼道:"给老子召集人手!今晚我就要踏平这里!尤其是那个家伙。我一定要亲自活剥了他的皮!"

    "是!德爷!"

    听到张世德的话,他周围人的几个手下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叫人去了。

    也是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酒店门口,下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宁正豪。

    "德爷,您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伤成这样?"

    宁正豪很是震惊,看到德爷整条手臂都是血淋淋,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宁正豪,你给老子布的好饭局,老子被人扎了!"

    张世德怒气冲冲的冲着赶来的宁正豪吼道。

    "什么?"

    宁正豪倒吸了口凉气,他自然明白德爷这句话的含量:"是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对德爷动手,他不想活了吗?!"

    "还能是谁,就你让我对付的那个陈平!妈了个巴子!老子今晚要他碎尸万段!"

    张世德怒火攻心,就像一头发了疯的野狗,满目猩红!

    说罢,他的几个手下已经风风火火的带着兄弟会的弟兄们赶来了!

    足足三四十号人!

    这就是张世德作为兄弟会堂主的势力!

    也是他这次特地从大江南区带过来的兄弟!

    主要是在上江,张世德也不敢太嚣张,只能带这么多人过来了。

    要是换了在大江南区,他至少带上一两百人!

    宁正豪在一旁看着,满脸阴冷的笑容,陈平啊陈平,这可是你自寻死路啊!

    就在张世德召集自己三四十号弟兄站在酒店门口的时候,那大门处也慢慢的走出来两道人影。

    江婉刚出门就看到门外黑压压的清一色的纹身露背的人群,足足三四十个,很是夸张!

    陈平就跟在她身后,见她愣在那里,问道:"怎么了?"

    他一探头,终于看清了对面的人群。足足三四十号人啊,全都带着家伙的!

    门口站着的张世德有些狼狈,手上简单的缠着绷带,但是眼神锁定之处却尽是阴狠与怒火!

    不光是他,就连他身侧站着的那些兄弟也一样,一个个的眼神就好像要把人吞了似的!

    而宁正豪就站在人群的后面,自然看到了酒店门口出来的江婉和陈平二人。

    他嘴角咧开一抹冷笑,忙的跑上前,在张世德的耳边嘀咕了句:"德爷,那小子尽管下手,只是他身边站着的女人,还希望德爷手下留情,不要伤她。到时候,我给德爷一百万,就权当是医药费了。"

    张世德嘴都没张开,冷冷的剐了一眼宁正豪,从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

    而后他指着自己那条染血的胳膊,满脸的阴沉,道:"我张世德出来混了十几年,还从未发生过这种事,这是赤裸裸的打我兄弟会的脸!是不把我兄弟会放在眼里!就算是在上江,这里的大佬郑泰都要给我几分薄面,这小子敢动我,不用你说,那家伙我也得剁了丢掉江里喂鱼!不然以后岂不是谁都敢对兄弟会露出獠牙!"

    他这是为自己正名。

    出师有名。

    而这边的陈平眉头紧蹙。心中越发冷寒,足足三四十号人,开着十多辆商务车停在酒店门口。

    这大江南区的宁家,越界了。

    陈平心中很是恼怒,一个必康药业,一个投资十个亿,竟然搅动了一潭死水。

    陈平心知肚明,这背后要是没人推波助澜,绝对不会发展成这样。

    三四十号人,每一个家伙都是凶神恶煞的小混混,要么赤裸着上身露出纹身,要么手里提着钢管、西瓜刀之类的家伙事!

    在上江市,表面上势力的火拼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了。

    更别说这种跨市跨区域的斗殴了。

    尤其是这帮人衣服的背后,都有这红色的兄弟二字!

    "卧槽!这是大江南区的兄弟会,他们怎么会来上江?"

    "天哪,发生了什么?兄弟会?比我们本地郑泰还要厉害的那个兄弟会?"

    路人中,不少人认出了这帮人的来头,纷纷纷纷的躲了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引火烧身!

    "到底怎么了?上次何坤龙被人灭了,这次怎么兄弟会的也来了?"

    不少人心中惊呼。这场面有些夸张了。

    这些人可都是兄弟会养的打手,都是一群亡命之徒,那手里拎着的片刀可都是砍过人的!

    看着张世德带着这么多人,宁正豪嘴角的冷笑愈发的强烈,不过这冷笑也只是稍纵即逝。

    张世德手上缠着绷带。攥紧了拳头!

    他盯着那站在最前头的陈平,脸上带着一抹狠辣道:"兄弟们都知道怎么做吧?今天有人敢挑衅我兄弟会,按照我们兄弟会的规矩,把那个男人给我砍了,然后丢掉江里喂鱼!至于那个女的,我还有用,把她抓起来,完完整整的交给老子!"

    张世德满脸的傲慢,他丝毫不担心接下来会出现任何差错!

    就算陈平刚才在包厢里表现的很是突出,但是那样如何?

    在三四十号人面前。他还能翻出天不成!

    陈平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把自己丢掉江里喂鱼,明明就是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到最后却都是自己的错。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拉开早已经吓得呆若木鸡的江婉,拍了拍她的香肩,在她粉红的脸蛋边道:"老婆,你先进去躲一躲,待会再出来。"

    江婉一怔,扭头错愕的看着陈平,一把拉住他。满是焦急关切的道:"你要干什么?他们这么多人,都带着刀,你这样出去就是送死!我现在就报警,我们先躲进去!"

    江婉害怕了,浑身都在发抖,紧紧地拉住陈平。

    陈平摇了摇头,给了江婉一个十分笃定的眼神,道:"你放心,就这么些人还伤不了我。等着,等我回来接你。"

    江婉的眼眶忽然有了些水汽,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底十分的相信陈平,就像刚才在包厢里一样。

    但是,她又十分的担心陈平。

    对面人太多了。

    她紧紧地握住陈平的手,迟疑了半天,才道:"小心点!"

    而这一切,全都落在宁正豪眼里,他心里恨,眼看着自己要征服的女人却在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他心里的火气蹭的窜了上来!

    "狗男女。一会看你们怎么办!江婉,今晚我一定要将你按在床上,让你跪在我跟前向我求饶!"

    宁正豪心里暗暗发狠。

    张世德一挥手,吼道:"给我动手,今天凡是遇到阻拦兄弟会办事的人。全部给老子狠狠地打,打到残废为止!"

    张世德一声令下,身后兄弟会的一帮小弟就像饿狼扑食一样,嗷嗷的叫喊着扑向了门口的陈平!

    张世德完全不担心闹出任何事,相关人员那边自然会有人去打招呼。只要不要闹得太凶,就没有钱摆不平的事!

    死一个两个人根本没问题,到时候就说街头打架斗殴,随便拉个乞讨的人顶包就行了!

    这种事,张世德没少干。轻车熟路!

    至于上江的龙头郑泰?

    呵呵。

    张世德现在根本不在意,就算郑泰来了,他也要弄死陈平立威!

    宁正豪看着缠着绷带的张世德,这时候凑了过去,故作不经意的道:"敢对德爷下手,那可真是不想活了!换了我,一定拧断他脖子,杀鸡儆猴!"

    张世德一听,眉头一挑,转过脸来,有些诧异的,又有些玩味道:"你想干什么?"

    宁正豪忙着笑呵呵的说道:"那个叫陈平的家伙居然敢对德爷您动手,这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知道德爷今晚能不能卖我一个人情,把那个男人交给我处置?时候我再给德爷您加一百万!"

    有人要见见陈平,宁正豪必须带回去。

    两百万!

    这笔生意很划算!

    张世德是个商人,是个混道的商人,自然明白一条人命的价值究竟是多少。

    他笑了笑,拍了拍宁正豪的肩膀说:"既然宁老弟开口了,我岂有不答应的理由,就这么说定了!"

    宁正豪忙的点头哈腰道谢,凑近张世德耳边说:"其实今晚我还带了个人过来,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