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51章,男儿血性!

    丁四本来还眉开眼笑,这会也跟着愣了一下:"陈哥,您说您说,你现在就是咱的大哥,你说啥我们都听。"

    陈平搂着丁四的肩膀,几个弟兄围成一个圈,他道:

    "

    第一,不准再干以前那些偷鸡摸狗、伤风败俗的事!

    第二,不准窝里反,兄弟阋墙!这是我绝对不允许的!

    第三。要讲仁义诚信四个字!

    "

    说完,陈平就看到丁四一众人脸色变了又变。

    他知道,让这些地痞流氓不去干偷鸡摸狗、调戏良家妇女的事很难,毕竟他们以前就是混这个。

    可是陈平不行,他有自己的底线和打算!

    "行!"

    丁四最终点头了,一咬牙道:"陈哥以后就是咱的大哥,我们什么都听你的。来,叫陈哥。"

    "陈哥!"

    呼啦啦七八个人齐刷刷的喊了声陈哥,声音很大,吓得街头路过的行人忙不迭的全跑走了。

    陈平笑眯眯的拍了拍丁四的肩膀。说:"那就先这样,回头我让郑泰联系你们。"

    "至于你们以后的生计,我帮你们弄个地方做做保安,比你们现在混来混去有出息。"

    "真的吗?谢陈哥!"

    丁四顿时泪如雨下,身后的一帮兄弟也跟着兴奋了起来。嗷嗷直叫!

    他们不是非要干那些违法的事,如果不是为了生活,谁会去做那些被人不耻的事?

    他们也想活在阳光下,也想堂堂正正的做人!

    但是,当陈平走后,他们才反应过来。

    "四哥,刚才陈哥说,让郑泰联系我们,是真的吗?"

    "这……"

    一群人懵了。

    他真的认识郑泰泰爷?

    此间事了,陈平回到了医院,看了会米粒,他就走到休息区掏出手机,思前想后的给江婉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你在医院吗?"

    电话那头江婉的声音,带着些许疲惫,但是却很好听,如百灵鸟一般。

    "在呢,老婆,我想请你帮个忙。"

    陈平嬉皮笑脸的说道。

    "帮忙?你陈公子还有需要我帮忙的?说吧,什么事?"

    江婉戏虐道,尤其是昨晚知道云静住在那么大的山庄里,就知道,陈平家里肯定不简单。

    至于有多么不简单,江婉也不打算问了。

    等陈平自己告诉她。

    "公司保安队缺人吗?我有一两个兄弟最近在找工作,"

    陈平立马又急道:"老婆。我这几个兄弟身体绝对好,打架也是老手,当保安绝对称职!"

    "行,我知道了,一会儿让你那些兄弟来报道吧。"

    江婉说完便挂了电话,继续埋头于桌案。

    陈平心里一顿窃喜,给丁四拨通了电话,告诉了他们马上到必康药业门口等他。

    丁四顿时在电话里哭的稀里哗啦的,说誓死效忠陈平!

    当陈平到了公司门口的时候,他就看到清一色的穿着保安服的丁四他们,一个个很是恭敬的站成一排,等着他训话。

    "陈哥!"

    齐刷刷的一声,吓得陈平都哆嗦了一下。

    公司这栋大楼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很多,全都被这震撼的一幕给吓到了!

    "哇塞,没想到陈平居然是富二代耶,你们看,这些可都是他的保镖!"

    "是啊是啊,太帅了,你刚才听见没,陈哥耶,好有气势哦!我好喜欢哦!"

    一时间,大楼门口聚集了不少犯花痴的女人,全都一脸看金龟婿的看着陈平。

    但是,自然也有不满陈平这种做法的,戏虐道:

    "你们知道什么呀。还不是靠着老婆吃饭。"

    "就是,靠老婆走后面混进公司,还搞这么大排场,简直丢人。"

    "呵呵,果然是个垃圾丝,也不知道咱江董怎么嫁给这种人的。"

    与此同时,陈平走到丁四他们跟前,笑眯眯的道:"不错,有些样子了。好好干,绝对不会亏待你们。"

    "请陈哥放心,从此以后,我必定为陈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丁四举着右手,攥紧着拳头,放在自己的胸口心脏的位置!

    他身后的一排弟兄也举起拳头,放在胸口,做出了和丁四一模一样的动作。

    "为陈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当然,他们的声音就要比丁四响亮许多!

    这气势直冲霄汉,响声在整个广场上回荡!

    那一帮犯花痴的妹子,直接晕倒在公司大厦楼底门口!

    陈平太帅了!

    简直就是她们梦中的白马王子!

    李昊本来今天心情就不好,昨晚被老爸骂了一顿。

    还不是因为公司的事。云家那边催得紧。

    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大江南区的药界销售渠道大佬,宁家,结果整的局还被陈平那个傻逼给破坏了。

    所以,李昊很生气,愁眉苦脸的。

    远远地。他就看到公司大楼门口吵吵闹闹的,顿时眉头紧锁。

    "干什么干什么!成何体统!"

    李昊扬着手指,指着丁四等人骂道:"你们谁啊,穿成这样来干嘛?"

    丁四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李昊,根本没搭理他。

    李昊脸色一沉,眼角余光瞥到了一旁站着的陈平,沉声道:"你怎么在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陈平咧着嘴反问道。

    李昊冷哼了声,也不想跟他费嘴皮子,扭头气冲冲的指着丁四等人问道:"你们谁啊?谁让你们来的,穿的这都是些什么破烂玩意。这里是必康。不是你们跳广场舞丢人现眼的地方!"

    丁四眉头一拧,打量了一番李昊,自然知道这家伙来头不小,但是他丁四可不是受气的草包,回嘴道:"你谁啊?"

    李昊一声冷笑:"我谁?你连我都不认识,你们是来干嘛的?"

    "我们是来上班的!"

    丁四很认真的回道。

    "上班?上什么班?"

    李昊冷冷的嘲讽了句:"就你们这帮穷酸家伙,来我们必康上班?真当我们这是收留所,什么阿猫阿狗的玩意都收啊。"

    说这话的时候,李昊冷不丁的瞅了眼陈平,意思很明显。指桑骂槐!

    丁四很生气,他身后弟兄们也很生气,有忍不住的差点动手!

    但是被他拦了下来,他知道,陈哥在跟前,陈哥没发话他就不能动手,只能憋着火气道:"陈哥说了,让我们今天来报道,我们是保安!"

    说这话的时候,丁四还是很自傲的,仰着下巴,就好像保安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很光荣!

    "哈哈,笑死我了,陈哥?保安?"

    李昊扯了扯丁四的衣服,指着陈平说:"就他,你们叫他陈哥?老子说让他滚蛋就滚蛋,你们信不信?"

    陈平眉头一皱,他很不喜欢李昊这种连讽刺带挖苦人的语气。

    "不准你侮辱我陈哥!"

    丁四怒了,一把揪住李昊的衣领子,就跟拎小鸡仔似的!

    骂他丁四可以。就是不能骂他心中的偶像!

    一瞬间,李昊就被这丁四以及他的弟兄给围了起来!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李昊登时就怂了,一下子被这么多人围着,而且一个个看自己的眼神竟然这么可怕。

    陈平虽然不想把事情闹大。但是李昊刚才说的那些话,确实伤了丁四他们的自尊心!

    一边是李昊,必康药业副董,一边是丁四,自家兄弟。权衡利弊之下,陈平示意丁四松开手,笑道:"李副董不好意思啊,丁四他们都是粗人,你别介意。"

    李昊本就心情不爽。又被一帮刁民给吓到了,登时处于发狂的边缘!

    他上去一脚就踹在丁四的腹部,踹了他一个踉跄,指着他鼻子骂道:"脏东西!知道老子这身西装多贵吗?拿你们的狗命都换不来!就你们这样的,还想来必康当保安?经过我同意了吗?谁允许你们过来的?!贱东西!呸!"

    李昊可真是气到暴走了,厉声厉色的骂着,这些话骂的可真是狗血淋头,完全伤自尊了!

    丁四是没混过正经工作,一直带着一帮兄弟混社会。

    但是他知道什么是热血男儿,什么是尊严!

    他怒极了,摘掉了早上精心穿戴的保安帽子,愤怒的指着西装革履的李昊吼道:"你他妈再骂一句试试!"

    他一动,跟边的几个兄弟全都摘掉了保安帽,愤怒的盯着李昊,只要他敢动嘴皮子一下,他们就敢把他四肢打断!

    这时候,江婉正好路过这里,她眉头一皱。

    她自然是听到了李昊那侮辱人的言语,两道弯弯的柳叶眉拧在一起。

    陈平眉头一挑,拉住涨红着脸的丁四,冷笑道:"李副董,话说这么难听就不好了吧。"

    李昊冷笑了几声,扯了扯脖子里价值几千的领带,道:"怎么,不服气?你们不就是一帮混社会的渣滓嘛,真以为穿上保安服就有人样了?我看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小学毕业吧,有没有读过书啊,识不识字啊?就你们这样的货色,还想进必康药业?痴人做梦!"

    啪!

    李昊话音刚落,那脸上的嚣张劲还没散去,一道响亮的耳刮子就响彻在大楼前!

    陈平这一巴掌可以说是毫无预兆性,结实的扇在李昊那丑恶的嘴脸上!

    这一巴掌,陈平是铆足了劲力!

    李昊被扇懵了,站在那里呆呆的望着,半边脸迅速的鼓了起来!

    从来没有人敢打他李昊,更不可能如此大庭广众的给他一巴掌!

    丁四他们很激动,自己仰仗的陈哥果然没让他们失望,关键时刻,是他陈平替他们出手了!

    他们发誓,这辈子就跟定陈哥了!

    太爷们了,太血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