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43章,陈天竹,君将令!

    迎着聚光灯,陈平迈着步子,走向江婉。

    突然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名黑西装的保镖着急的拦住了陈平,恭敬的弯腰道:"少爷,云夫人请您去云顶山庄,二爷来了。"

    二爷?!

    陈平顿时心中剧震,回头看了眼聚光灯下坐着的江婉,手中的玫瑰塞给服务员道:"我去去就回来,让她等我一会儿。"

    说罢,陈平扭头转身。大步流星的出了空中花园西餐厅。

    而后一辆疾驰的黑色宾利,行驶在上江的主干道,穿过跨江大桥,一头扎进茫茫的山绿色,来到了云顶山庄。

    陈平心绪久久不能平静,眉头紧锁,二爷来了。

    他怎么会过来?

    家里有变故?

    车子停在山庄门口,大门两边此刻已经站满了两排清一色的黑西装保镖。

    气氛十分的严肃,寂静中透露着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陈平下车,跟着穿着白色衬衫与红色包臀裙的贴身女助理,来到了庄园大厅。

    推开厚重古朴的大门,陈平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氪金烟斗,八字胡,大背头,两鬓带白的中年男子,一身灰格子的昂贵西装。正在与云静谈笑风生。

    二爷。

    陈天竹。

    陈家地下力量与势力的掌权者,也是陈天修的亲弟弟,陈平的亲叔叔。

    此人,心思缜密,手段颇为狠厉,为人却很和善。

    陈天竹看到陈平的那一刻,直接就起身,张开双臂,叼着烟斗迎了上去,大笑道:"好啊,我的亲侄子,好久不见了,长高了不少么,也壮了。"

    热情。

    陈平和陈天竹抱在一起,恭敬的喊了声:"二叔。"

    陈天竹抽了一口烟斗,细细的打量了几眼陈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双目间透露着慈祥欣慰的目色,道:"看到你,二叔就放心了。"

    这一幕,云静看在眼里,她脸色毫无变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坐,一家人别站着说话。"

    "哈哈,嫂子说的对,来来来,坐二叔边上。"

    陈天竹拉着陈平就坐了下来,道了句:"七年没见了,你小兔崽子也不记得回家看看二叔?"

    陈平笑了笑,尴尬的挠了挠头。

    云静打着岔。道:"天竹,怎么会突然跑来上江?"

    对于陈天竹的突然造访,云静事先也毫无准备。

    家里出事了?

    可为什么家里安排的人,没有一点消息。

    "路过这里,听说我侄子在这儿,就过来看看。"

    陈天竹笑哈哈的,看了眼陈平,而后起身道:"来,二叔跟你说点事。"

    陈平瞥了眼微微发愣的云静,起身跟着陈天竹出了大厅,来到了庄园的一处风景区。

    一眼就可以看到远处上江城的夜景。

    "二叔,您怎么会来?"

    陈平没忍住,问道。

    陈天竹抽着烟斗,遣散了身后跟着的保镖。

    这些人,都是陈家的死士,也是最忠心耿耿的打手,只听从于陈天竹的号令。

    半晌过后,陈天竹眯着眼睛,道:"平儿,你该回去了,其实这次过来,是你父亲让我来的。"

    陈平沉默,道:"我爸他现在怎么样?"

    "情况不乐观,陈家现在需要你回去。"陈天竹说了句,满口的伤感情绪。

    "我知道了。"

    陈平回道,看着这茫茫的夜色,心中百感焦虑。

    父亲,终究是走到这一步了。

    回过头来,陈天竹拍了拍陈平的肩膀,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云静和云家,远远不是阻挡你脚步的绊脚石,交给叔叔,叔叔替你将这些绊脚石给扫一扫,有时间,就带着江婉和米粒回去看看你父亲。"

    "当年那件事,不是你父亲的错,他也有他的苦衷。"

    陈天竹想起往事,那段尘封在记忆深处的那件事。

    那件事,对陈家来说,是一个严重的打击。

    "那事,我早就忘了。"陈平道,眼中多少有些失落和伤感。

    陈天竹看着他,哈哈笑了笑,道:"这次来,我还有一件事,这个给你。"

    说着,陈天竹将自己大拇指上的一枚古朴玉扳指给摘了下来,上面刻着一个"君"字。

    "这是大哥当年给我的,现在我把他交给你,希望对你有所帮助。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些年准备了些什么,但是我知道,对付云家,少了这个不行。"

    话音一落。陈天竹将娜美玉扳指递给陈平,风情云淡一般。

    陈平没敢接。

    他知道,那枚玉扳指代表的意义是什么!

    太重了!

    那是整个陈家所有的武装势力和力量!

    可以说,拥有了这个,就等于拥有了陈家的一切武装力量!

    这是,君将令!

    就好比上次的家族征调令。陈平还需要通过乔富贵安排,甚至请示了云静。

    就算最后成功的调动了那些武装力量,还是得到了不少叔叔伯伯的抗议以及数位国之元老人物的微词与不满。

    但是,现在拥有了君将令,陈平可以随意调动随意指挥,无人敢微词!

    这就是陈天竹的力量与身份。

    这就是陈家的力量。

    世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违背这枚玉扳指主人发出的命令。

    见此玉扳指,如见君。

    当然,这君将令一共三枚。

    是相互制约的。

    其余两枚,一枚在云静手里,一枚在陈平的生母林芷瑛手里。

    但是。当年的车祸,林芷瑛手里的那枚玉扳指不见了。

    现在,世人知道的,就这两枚。

    "二叔,这,我不能要。"

    陈平拒绝了,他知道,陈天竹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陈天竹笑了笑,道:"你二叔我戎马一生,为陈家付出了二三十年的青春,累了。如果不是看着你长大的,这东西。我还真不知道交给谁。"

    放手,这就是陈天竹的气魄。

    "你的未来还很长,云家的手太长了,他们终究不甘于屈居陈家之下,这几年,云静在家里密密麻麻的布控了自己的很多力量和眼线,陈家内部,十不存九。叔叔还有其他事要去做,这君将令,非你不可。"

    陈天竹语气温和的说道,颇有度。

    而与此同时,云静在大厅里,站在窗户边,看着那窗外交谈的二人,眼眉紧蹙,品着手中的红酒。

    "夫人,人都安排好了,请您下命令。"

    身后,身材火辣的贴身女助理弯腰问道。

    整个云顶山庄,全部都是云家人。

    陈天竹这次来,也就带了随行的十几人,根本不够看。

    只要云静想,就可以拿下陈天竹。

    以前,那是在陈家。对陈天竹没办法。

    可这出了山的老虎,跟拔了牙没什么区别。

    "让他们撤了。"

    云静道,抿了一口酒,心中思绪万千。

    "夫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

    贴身女助急了。

    "撤了!"

    云静转身。双目寒沉的盯着那女助理,一身冰冷的气息,很是吓人。

    "是,夫人。"

    ……

    视线回到空中花园餐厅,江婉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还是没等到传闻中的陈少出现。

    而这时候。匆匆赶来的钱和正很是抱歉的笑道:"江董,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江婉起身,与钱和正握手,笑道:"钱董,您怎么来了。陈少呢?"

    钱和正抱歉道:"不好意思江董,我们家少爷临时有事,这次的见面就由我来了。"

    江婉莞尔一笑,也没说什么,二人聊得甚欢。

    最后,陈氏集团答应帮助必康寻找新的销售合作商。

    江婉起身,很激动的我这钱和正的手道:"感谢钱董对我们必康的信任。"

    江婉到现在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个陈氏集团也太好说话了吧,就这么答应合作了?

    先是十个亿的投资,再是新的销售合作商。

    怎么是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钱和正只是礼貌性握了一下,而后松开手,道:"不用感谢我,都是我们少爷安排的。"

    听到这句话,江婉想了想,还是弱弱的问出了口:"钱董,这个陈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是我认识的吗?"

    "这个……"

    钱和正一脸为难,他也不确定要不要把陈平的身份告诉江婉。

    "江董,其实我们家少爷啊,你应该见过,而且天天看得见。"钱和正想了想,笑了笑道。

    "我见过?谁?"

    江婉狐疑了,脑袋里不断地回忆自己最近见过的人,尤其是自己天天看得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