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40章,米粒有危险!【四更】

    陈平看着来势汹汹的纹身男,无奈的摇摇头,抡圆了手臂,念了句:"是你逼我的,莫怪莫怪。"

    "啪!"

    一声巨响!

    陈平的巴掌与纹身男的脸部,来了个亲密无间的接触。

    纹身男整个人被这一巴掌抡的在原地3六0度转体!

    "你……你敢打老子!"

    纹身男好不容易停了下来,摇头晃脑的指着陈平咆哮。

    "有什么不敢的,再来试试。"

    陈平咧嘴笑道,跟着又是一巴掌抡了过去!

    纹身男都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手的,就感觉脸上受了重重的铁板一击,然后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开始转体!

    这还没完,陈平左右手一起开扇。整条昏暗的巷子里"啪啪啪"声不绝于耳!

    直到陈平打累了,他才停了手。

    纹身男此刻肿的跟个猪头三一样,嘴里吐着血水,晃着脑袋,"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口齿不清的说这些什么。

    这边打完了,陈平双手插在裤兜里,冷眼一扫那边站在墙角不敢乱动的另一个家伙。

    "大大大……大哥,饶命啊!"

    这家伙直接吓得跪在地上,爬到了陈平脚前。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老大就这么被面前的柔柔弱弱的男人给几巴掌扇倒在地上,那每一巴掌可都是往死抽啊!

    这他妈是个狠人啊!

    这家伙现在有点怀疑人生啊。到底谁才是混社会的?

    宁少不是说,就是个吃软饭的嘛。

    这下手,比谁都狠啊!

    陈平笑了笑,摸了摸他的狗头,这一摸吓得对方浑身颤抖着往后缩了缩,眼神里全是惊恐!

    恩?

    我有这么可怕吗?

    陈平有些无辜了。说道:"这样吧,要不你自己扇吧,一百下怎么样?"

    "啊?"

    那家伙更加绝望了,一百下?

    那自己不就跟大哥一样猪头脸了吗?

    "哥,咱不开玩笑行吗,能不能就十下?"他问道。

    陈平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说:"不能哦,概不打折,你要是嫌多,我帮你怎么样?"

    "不不不!我扇我扇。"

    这家伙一听陈平要自己动手,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啪!

    啪……

    伴随着巷子里富有节奏的"啪啪"声,陈平看了两眼那巷子口的二人。

    那二人将刚才的一幕幕都看在了眼里,早就吓得愣在了当场,裤子都尿湿了,嘴里叼着的烟也燃了一半。

    他们见陈平看了过来,"啊"的一声惨叫,拔腿就跑!

    陈平无奈耸耸肩,吐槽了句:"没劲。"

    "问你一个问题,谁派你们来的?"

    陈平转身,冷冷的望着地上的家伙,问道。

    那个脸颊已经红肿的家伙,嗡嗡的回道:"是宁少,他说把你弄残了,我们能拿到五万块。"

    他不敢有一丝隐瞒。

    陈平眉头一皱,是他啊!

    看来得找个机会好好敲打敲打这个宁正豪了!

    出了巷子,陈平等了一辆开往公司公交,刚上车没多久,屁股后面就跟着上来了七八个光头佬,全都是一身腱子肉,光着膀子。

    他们一上车。车里的人都很畏惧的离开了座位往前挤。

    "鸡哥,就是他!就是他打了狗哥!"

    那七八个光头佬后面,冒出一个眼熟的家伙,指着坐在最后面的陈平喊道。

    陈平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刚才的几个泼皮搬来的救兵,冷声道了句:"你刚才没被打够是吗?"

    那叫鸡哥的光头佬,一米八的个子,一身肥膘,就跟头肥猪似的,一脸的奸邪相。

    他打量了一下陈平,对身边的兄弟说道:"就他?阿狗,你最近是不是飘了,还是我鸡哥提不动刀了?就这细胳膊细腿的,一看就是窝囊废,你们几个居然在阴沟里翻船?"

    那小弟,一脸的委屈,道:"鸡哥,不是这样的,别看这小子斯斯文文跟个大姑娘似的,下手可恨了!"

    鸡哥不耐烦地把他推到一边,拉着吊环一屁股坐在陈平前面的座椅上,冲他"啧嗒"了一下,冷笑了声:"你把我兄弟打了,我鸡哥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以后就没法在上江混了。可是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估计也不经操。要不这样吧,你现在跪下来,给兄弟们磕几个响头,喊声爷爷。再拿出十万,就当医药费了,怎么样?"

    陈平自始至终都没说话,这会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笑了笑道:"我觉得不怎么样。要不这样吧,你们给我十万,我就不揍你们了,怎么样?"

    "你……你说什么?"

    鸡哥一脸的懵逼,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这家伙实在太嚣张了!

    他身后的几个手下反应过来后大怒道:"鸡哥,这小子竟然看不起你,弄死他!"

    "草!小子你找死!"

    鸡哥也是勃然大怒,他是这一片的老大,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有人敢在他都上拉屎撒尿了?

    他吊着拉环,一脚就朝着陈平的腰踹了过去!

    这一脚下去,陈平不是半死就是半残!

    陈平可没工夫细想,那鸡哥势大力沉的一脚已经踹了过来。

    他冷笑了一声,身子未动,右脚后发制人,直接踢在鸡哥另一只脚的脚关节处!

    咔嚓!

    整个车厢里只听见一声骨裂的声响!

    随着就是鸡哥的一声惨叫,一字马的坐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从他肥圆的脸颊滚落下来。

    "啊啊啊!老子的腿!我的胯!"

    鸡哥浑身都痛的打颤,一边抱着自己左脚的膝盖。一边又要捂着自己刚才"咔嚓"一声撕裂的裆部。

    他现在感觉自己的裆部似乎已经撕开了,火辣辣的疼!

    鸡哥身后的几个光头佬小弟,此刻也是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得说不上来,一个个都到吸了一口凉气!

    愣了老半天,他们才反应过来,忙的上前搀扶起鸡哥。还不忘指着陈平怒道:"你敢踹我们鸡哥,你找死!"

    陈平呵呵的笑了声,依旧端坐着,一副你们能拿我怎么样的姿势。

    他看了一眼那叉开着腿,满脸蛋碎表情的鸡哥,笑道:"怎么样鸡哥,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刚才说的?"

    真是一群怂包啊,也不知道这宁正豪怎们想的,真把自己当废物了?

    好歹,自己以前跟着萧忠国,苦训过一年多啊。

    大家族的子弟,没点防身的功夫。很丢人的。

    鸡哥现在欲哭无泪,裤裆里的疼痛加上膝盖的疼痛,令他痛彻心扉,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没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居然遇到了这么一号狠人!

    "考虑你麻痹!兄弟们,给我干他!"

    鸡哥嗷呜的嚷了句,脸上带着一股阴狠。

    一下子,五六个光头佬就光着膀子嗷嗷的冲了上去!

    鸡哥就不信,老子这么多人弄不过你一个!

    陈平摇了摇头,慢慢的起身,吓得那五六个光头佬本来气冲冲的气势一下子就萎了下去。

    他们谁都不敢再上前一步,生怕自己变成鸡哥那样。

    "等什么。给老子干啊!"

    鸡哥在最后面喊了句。

    五六个光头佬互相对视,咿呀叫喊着,有人挥着沙包大的拳头,有人蹬着腿,全都一股脑的打向了陈平。

    陈平眉头一挑,嘴角一咧,一巴掌扇出去,就跟蒲扇似的!

    "啪啪啪啪啪!"

    他的动作太快了!

    其他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五六个光头佬脸上全都带着血红的巴掌印,有的躺在车厢地板上,有的倒在车背椅上,有的挂在吊杠上!

    "哎,不经操啊。"

    陈平甩了甩手,一步一步走向那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的鸡哥。

    没想到啊,自己战斗力这么爆表!

    陈平的声音冷的跟个冰刀子似的,"鸡哥,考虑的怎么样?"

    鸡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瞄了几眼躺着的弟兄,急忙道:"好!好好!只要哥您能放过我们,啥都行。"

    现在让他做啥他都愿意!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鸡哥忙不迭的招呼手下,几个人光头佬的糙老爷们,顶着脸上血红的巴掌印挤在一起,凑来凑去也就凑了几千块钱。

    鸡哥拿着手里的几千块钱,手心都在冒汗。递给陈平,结结巴巴的说:"哥,我们没带多少钱,这点够吗?"

    说实话,他心虚啊,生怕陈平一个不高兴把他另一条腿踢碎了!

    这情景着实吓坏了车上的其他乘客。他们本以为陈平这年轻小伙子肯定完了,结果这帮社会流氓现在居然在凑钱求饶,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陈平看了眼那皱皱巴巴的几千块钱,冷色一沉道:"鸡哥啊,你这打发叫花子呢?"

    鸡哥闻言,浑身一颤。"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眼泪鼻涕一大把,"哥,我错了哥,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妻儿。求哥放我一条生路吧。我回去凑,行吗?"

    他这一跪,其他几个光头佬也都跟着跪了下来。

    他们是真的感到委屈,平时都是他们打劫别人,问别人要钱,别人向他们求饶,可今天却反了过来。

    这怎么感觉面前的男人才是混社会的,哥几个才是大大的良民,就跟小白兔任人宰割一样。

    陈平想了想,很委婉的拒绝道:"不行。"

    他可不信这几个家伙没点私房钱。

    最终,鸡哥等人七凑八凑的取了十万块给了陈平,他们才算躲过了一劫。

    下了车,陈平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你好,哪位?"

    陈平问道。

    "陈平,还记得我吗?"

    手机那头传来一声冷寒的奸笑,很熟悉。

    "曹军?!"陈平眉头一皱。

    "是啊,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电话那头的男声,继续道:"我现在在医院,小米粒就在我边上睡着,很乖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