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25章,卑鄙的何家荣

    江婉那边微微一愣,不带陈平?

    为什么?

    但是她也不想和杨桂兰纠缠,也就应了下来,而后急匆匆的就开着陈平买的那辆宝马,往别墅赶。

    这边,杨桂兰挂了电话,整个缩在角落里,浑身因为恐惧和害怕,在发抖,支吾着问道:"家……家荣,你不会对婉儿做什么吧?"

    杨桂兰也很担心啊,尤其是看到现在的何家荣。那么可怕,要是对江婉做出什么事来,她以后还怎么活,还怎么有脸面对江婉?

    何家荣冷冷的一笑,起身,刚要走过去,杨桂兰就吓到跌坐在地上,哇哇的大喊大叫,很是恐慌。

    "放心吧兰姨,我那么爱江婉,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只是我有些话想对她说而已。"

    何家荣冷冷的笑道。而后手里拿出一颗蓝色的小药丸,扔给杨桂兰道:"一会给江婉泡杯茶,让她喝下去,然后你就可以滚了。"

    这可是进口特效药,药性非常的强烈。

    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贞洁烈女,只要吃了这个。都会浪荡到无底线,亲自往男人身上爬!

    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没得到江婉,反而她嫁给了陈平,何家荣心里就非常的嫉妒!

    凭什么?!

    一个窝囊废,居然还能翻身!

    陈平,你不是很狂吗?

    那今天,我就要折磨死江婉,让你看看,你女人在我身下浪荡的样子!

    何家荣咬牙切齿,准备先在别墅搞一搞江婉,而后再把陈平叫来,让他亲眼看看!

    他老婆,在其他男人身下放荡的模样。

    哈哈!

    杨桂兰看着那颗蓝色的药丸,浑身都抖,小心翼翼的问道:"家荣,这什么药?"

    啪!

    何家荣上去一巴掌猛抽,道:"费什么话,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是不是还想挨打?"

    这一巴掌打的杨桂兰就范,转身去泡了杯水,当着何家荣的面把药丸放了进去,很快就溶解了,无色无味。

    她心里也慌,也恐惧,默默地祈祷:"婉儿啊,别怪妈,我也是没办法啊,你可千万别喝啊。"

    就在这时候,大门口,一双白皙细嫩的大长腿迈进来。江婉回来了。

    因为刚才杨桂兰打电话打的匆忙,而且说话的声音很虚弱,江婉真的以为杨桂兰出了什么大事,就急着赶回来了。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家里除了杨桂兰,还有一个男人!

    而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何家荣!

    "何家荣?你怎么在这?"

    江婉一脑门的疑问,望着那坐在沙发上冷冷淫笑的何家荣。

    "哦,婉儿,这不是兰姨请我过来坐坐么,说是你们换了新家。"

    何家荣笑着解释道,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他眼神里却闪过意思阴冷与阴谋得逞的冷笑。

    看着江婉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模样,还有那性感饱满的身材,特别是一双线条非常完美的大长腿,何家荣心里就按耐不住的兴奋!

    终于啊,这个女人,要落到自己手里了!

    想得到江婉,何家荣可是等了足足十年!

    江婉的秀眉微微一簇,转头望向端着茶杯走来的杨桂兰,着急的问道:"妈,你怎么了这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还带着口罩?"

    "婉儿,妈可能感冒了,你先把水喝了,赶回来渴了吧?"

    杨桂兰手里的杯子都在微微发抖。

    她真的不想这么做的,可是她一个妇人,能怎么办?

    要是不从,自己就会没命。也会害了江婉。

    只是满足一下何家荣,应该没什么事。

    江婉眉头一皱,想也没想,就接过来喝了几口,而后道:"妈,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杨桂兰没动,而是看向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何家荣,后者冷冷道:"滚上去!"

    杨桂兰得了命令,疾步匆匆的跑到楼上,还回头望了眼楼底懵逼江婉,呢喃道:"婉儿,别怪妈……"

    "婉儿,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了,我们谈一谈行不行?"

    何家荣吞咽着口水,贪婪的目光一直扫视着江婉。

    江婉感觉浑身不舒服,尤其是被何家荣这样盯着,她心里猛地一沉,就发现,今天的何家荣特别的古怪,眼神里充满了挑衅和淫欲。

    "我不想跟你聊什么,我让陈平回来。"

    江婉第一时间的想到的就是陈平,掏出手机就要拨打。

    啪!

    何家荣愤怒的起身,如同饿虎扑食一般,迅猛的一巴掌。直接狠狠的抽在江婉脸上,同时将她的手机摔在地上,摔得稀碎!

    "你找死!"

    何家荣怒吼道,双眼喷火的盯着江婉。

    江婉吓懵了,捂着脸看着何家荣,心里整个一紧张。望着站在自己的跟前的何家荣,保持着镇定道:"何家荣,你想干什么?这里是我家,你劝你最好现在就滚出去!"

    "我滚?"

    何家荣呵呵一愣笑,直接揪住江婉的长发,整张绝美白皙的面容展露在何家荣的眼皮底下。

    他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这张自己惦记很久的脸,残忍的冷笑道:"江婉,今天我就要你尝尝,拒绝我的苦果是什么滋味!"

    扑!

    何家荣整个人猛扑上去,抱着江婉,想要亲吻。

    江婉剧烈的挣扎。推开何家荣,吓得花容失色:"何家荣,你这个禽兽!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绝对饶不了你!陈平也不会放过你!"

    陈平,又是陈平!

    何家荣想到陈平,脑子里就炸开了似的,浑身绷不住的怒火!

    "婉儿,我劝你乖乖的依了我,免受皮肉之苦!今天,这里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我还要当着陈平的面弄你!"

    啪!

    江婉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重重的扇在何家荣的脸上,用足了力气,怒道:"你变态!"

    何家荣这本一巴掌打的反而冷笑了几声,歪着脑袋,满眼奸淫的目色,盯着江婉道:"打,继续打,我喜欢你打我!"

    而后,他猛地扑上去,拽着江婉,将她摔在沙发上。

    "啊!你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妈,救我,救我……"

    江婉剧烈的挣扎反抗着,拼命的嘶喊。

    可是楼上,躲在主卧里,不停的踱步,浑身紧张的杨桂兰,捂着耳朵,就像没听到似的。

    "不行不行,会出人命的,可是江婉是我的女儿啊。"

    "不不不,不能下去,我下去就没命了。"

    杨桂兰整个人快疯了。楼底传来的江婉的呼救声,折磨着她的神经。

    可是她害怕啊,恐慌啊。

    楼下的何家荣已经完全控制不住的兽欲,猥琐的狞笑着,把是江婉按在了沙发上。

    江婉急的浑身香汗淋漓,加上刚才喝了那杯水。忽的就觉得浑身乏力。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亲妈,要这样坑她。

    这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啊。

    情急之下!

    江婉一记膝盖猛撞,直接用力的顶在何家荣的裤裆。

    "哦!"

    何家荣一声痛脚,整个人栽倒下去。

    江婉也趁这会想要爬起来。

    "草!我今天一定要弄死你!给我过来!"

    何家荣怒急,发了狂一般。起身忍痛,拽着江婉的头发,将她给拽了回来。

    啪啪!

    连续几巴掌,狠狠的抽在江婉脸上,下一秒,江婉就浑身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这几巴掌打的她脑袋里晕乎乎的,哼哼的喊着:"救……救命,陈平救我……"

    何家荣狰狞冷笑,看着沙发上柔软反抗的江婉。

    嘶啦!

    猛地一撕,指直接扯开江婉的白色衬衫,露出嫩白的香肩。

    "啊!放开我女儿!"

    这会,也不知道杨桂兰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举着手里的高尔夫球杆,狠狠的砸在何家荣背部!

    嗵一声!

    何家荣整个趴下去,而后扭头阴冷的盯着杨桂兰,直接伸手夺过她手里的高尔夫球杆,猛地一挥!

    砰!

    重重的击在杨桂兰身上,她整个人应声倒地,半天爬不起来,哼哼的哭喊着:"婉儿,妈,对不起你……"

    沙发上,有气无力的江婉,眼角坠落,看着自己老妈被何家荣施虐,心里很痛,哭喊道:"家荣……求求你了,别打我妈,别打了……我……我愿意……"

    何家荣停了手,转身望着崩溃的江婉,而后迈步阴冷的笑着走过去。

    突然!

    门口闯进来两道身影!

    "何家荣,你找死!!!"

    一声暴怒的怒吼,响彻整个别墅,震撼整个龙城别院!

    陈平,双目喷火,浑身本发出冷冽且无敌的杀机,死死的盯着何家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