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51章,放开我,救命!

    陈平眼眉一挑,看着江铃手里的视频,伸手就要夺过来。

    可是江铃直接一个侧让,将手机塞进自己胸口,而后颇为大胆的挺着胸,坏笑道:"怎么,你抢啊。"

    陈平这下没辙了,这江铃,挺会玩的。

    "你想怎样?"陈平问道。

    江铃也不忸怩,上手就挽着陈平的胳膊,颇为亲密的笑道:"表姐夫,上次你的事我可是守口如瓶啊。这次,怎么说,你也得给我点封口费吧。"

    陈平一蹙眉,看着江铃,这小妮子贴在他跟前,忸怩的姿态,直叫人呼吸急促。

    "说吧,你想干嘛。"陈平问道。

    "把车借我开两天。"江婉一点也不客气,伸手就要车钥匙。

    法拉利呀,自己还没开过,这要是开到学校去,肯定拉风死了!

    所以。她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从陈平手里借来这法拉利。

    陈平眉头一簇,想了想,直接摇头道:"不行,车不是我的。"

    江铃登时就急了,道:"不是你的?表姐夫。你这玩笑可不好玩,谁会没事借你车开啊。"

    不是吧,陈平难道不想借自己车,故意找的借口?

    "真不是我的。"

    "那我可不管,今天我就要这车,你不借我,我就把视频发给表姐,还把上次的事告诉表姐。"

    江铃生气了,傲娇的一屁股坐在引擎盖上,打死不起的架势。

    陈平很无奈,看了看,而后掏出车钥匙,扔给江铃,道:"行吧,借你开两天,就两天,到时候给我,这车真不是我的。"

    江铃哪里听得进去陈平的后半句,美滋滋的拿了陈平的车钥匙,心里乐开了花。

    而后,她迫不及待的坐在驾驶座,冲陈平喊道:"表姐夫,上车,带你兜一圈。"

    陈平一脸苦笑,跟着上了车。

    两人,在市里逛了一圈,而后江铃把陈平送到医院,就开着车走了。

    望着江铃离开的方向,陈平也只好摇摇头。

    下午,陈平陪着米粒玩了好长时间。但大部分时间都是陈平在给米粒扮鬼脸,讲故事。

    昨天云静给的那个小金镯,已经给米粒戴在手上了。

    看到这小金镯,陈平心里就一阵难过。

    母亲的东西。

    七年了,自己已经七年没去陵园看望母亲了。

    自己这个儿子,真是做的太糟糕了。

    没办法,母亲安睡的地方,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墓碑。

    而是陈天修亲自买了一块上万顷的地,按着古代皇陵来修建的。

    而现在的陵园,是云静的人在看守。

    出了病房,来到疗养的花园,陈平坐在长椅上,久久不说话,手里拿着那部一直从未示人的手机。

    犹豫了好久,他才拨通了一串号码。

    电话大约在十几秒后被接通了,那头就传来一声淡淡的男声,听不出任何感情,但却给人一种很有气势的感觉,恭敬道:"少爷,有什么吩咐?"

    陈平平静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切准备就绪,随时等候少爷的命令。"电话那头恭敬的回道。

    "好。"陈平道,"我不希望有任何闪失,云家,我势必要铲除,再过几天,云顶山庄的宴会,你也去参加,我们见一面。"

    "是的少爷。"

    陈平挂了电话,看着天边的晚霞,心绪难平。

    为了对付云静。对付云家,他已经准备了十三年。

    从十二岁开始,用六年调查母亲的死因和布局,到十八岁与云静达成协议,离开陈家,用四年销声匿迹,融入底层人的生活,再背负窝囊废的骂名三年。

    一切,陈平本来以为自己可以释怀。

    因为有了江婉和米粒。

    可是,昨天云静的突然到访,给陈平敲响了警钟。

    这个女人,从来就没想过放过自己。

    云家,有着不为人知的计划。

    那么,自己隐藏了这么多年的一把利剑,必将悬在云静头上,悬在整个云家头上!

    陈家,永远只能姓陈!

    陈平的眼神越发的暗沉,身边周围肆虐涌动着寒意。

    陈平可以一直隐姓埋名下去,只为了江婉和米粒。

    但是现在他别无选择。

    云静已经开始触犯他的底线。

    视线来到江婉这边,今天她特地打扮了一番,来到上江南区的胡天制药厂,与厂商洽谈业务合作。

    因为与唐仁分院的合作已经展开,必康需要寻求更多的制药厂生产药物。

    而胡天制药厂又是上江市最大的制药厂,背后老板势力颇深。

    胡天制药厂。不光在上江市有制药厂,全国都开设分公司,实力雄厚。

    以前必康是没资格和胡天制药厂合作的,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唐仁分院的招牌,有资格了。

    "哎呀。江副总亲自过来,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下去亲自接你啊。"

    江婉走进制药厂的十三层办公大楼,在董事长办公室见到了胡天制药厂的老板,胡景润。

    上江市知名企业家,在体制内也挂名代表,还是胡润富豪榜榜上有名的企业家。

    说到胡景润,就必须提一下他的老丈人。

    是京都的高位大佬,实力深不可测。

    这些年,在老丈人的庇护下,胡景润的制药厂是风生水起,已经有稳居全国前十的势头。

    他老婆也是女强人。有多家企业,涉及到了房产、影视娱乐和文化传播等多个领域。

    可以说,胡景润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上门女婿,得到了老丈人的青睐。

    江婉满面笑意,伸出手与胡景润相握,道:"胡董,您可是大忙人啊,我怎么敢让您接我呢。"

    胡景润与江婉握手,一双眼睛盯着江婉,不免的多看了几眼,这女人真的好漂亮,和传闻一样。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

    那一身的气质,真是迷死人了。

    "额,胡董。"江婉有些尴尬了,抽了抽手。

    胡景润这才反应过来,忙的笑道:"哎呀,江副总果然是大美人啊,我被你的气质吸引了。"

    江婉只是淡淡一笑,但是心里却戒备了几分。

    来的时候,宋敏就提醒过自己,这胡景润可不是好人,老色鬼。

    这些年,明着暗着玩的女人多了去了,公司招的女秘书基本上全被他玩过。

    他老婆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也在外面包养小白脸。

    夫妻两个其实已经没了感情了,但是不离婚,只是维持商业关系和名气。

    胡景润亲自给江婉泡茶,两人畅聊了很久,越聊,胡景润对江婉越是着迷,心里也越是痒。

    这样的女人,听说嫁给了一个窝囊废,还真是可惜了。

    胡景润的眼睛也慢慢的从江婉白皙的脚腕,一路往上,那一双开合的红唇。分外诱人。

    极品!

    声音也很甜,带着酥麻。

    干热的咽了口唾沫,胡景润连江婉在说什么都没听,就直接坐到了江婉的身边,看似给江婉倒茶,但是一双手却不老实的搭在了江婉的大腿上。笑眯眯道:"江副总,生意一会再谈,晚上去哪里吃饭,我请你。"

    江婉很警惕的将胡景润的手拿开,换了个坐姿,笑道:"胡董。我们还是先谈生意吧,谈成了,我们再吃庆功宴。"

    说完,江婉拿出手机,看似在看时间,其实已经给陈平编辑了条短信。

    她现在想到的也只有陈平。能给她安全感。

    胡景润摸了摸手,感受着手上的余温,身子往真皮沙发上一靠,挺着啤酒肚,笑道:"江副总,我这人有个规矩,谈生意先喝酒吃饭,要是江副总这都做不到,我看我们的生意也没必要继续谈下去了。我胡天制药厂,并不缺药业公司,你们必康药业,在我眼里,还不够资格。"

    说着,胡景润还看了看江婉,心中已经动起了歪心思。

    太好看了,简直就是他多年来梦中的女神。

    这样的女人,自己不能尝一尝,胡景润心里如蚂蚁噬咬一般难受。

    "怎么了江副总,别紧张么,就是吃顿饭而已。"胡景润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拉住江婉的小手,色眯眯的笑着。

    江婉直接挤出笑容,抽开了手,起身弯腰道:"胡董,看来我们没办法做生意了。"

    老色鬼!

    眼看着江婉要走,这不就是煮熟的鸭子飞了。

    胡景润急了,脸色一变,变得狰狞扭曲,声音也尖锐了起来,直接疯狂的冲向江婉,一把从后面懒腰抱住她。

    "江副总,别走啊,既然来了,我们就好好谈谈,坦诚相待嘛。这样,只要你陪我睡一晚,你想要多少订单,我都给你。"

    胡景润双臂紧紧的搂着江婉,如同粗鲁的野兽一般,从后面,想要亲吻江婉的脖子。

    在他眼里,还从来没有他玩不到的女人!

    "放开我!救命!"

    江婉挣扎着,但是她哪里是胡景润的对手,根本提不上劲,而且,她现在感到头昏眼花,身体渐渐有些失去控制。

    茶水了下了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