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42章,就凭你,也配叫嚣?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查询结果。

    江婉眉头一皱,又输了一遍,还是老样子。

    无奈之下,江婉喊来保安,才知道,取款机坏了,在维护中。

    "谢谢啊。"江婉对保安客气了一句,抬步走向柜台。

    可是,恰在此时,一道熟悉的喊声在江婉背后响起。

    "江婉,你怎么也在这?"李瑶这会刚好从银行门口走进来,打眼的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不是江婉是谁?

    二人相见,都很客气的笑了笑,显得分外的热情。

    "李瑶?"江婉笑道。眉眼间带着老同学相见恨晚的感觉。

    李瑶大学里,可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也是闺蜜。

    可是,出了大学,两人就很少联系了。

    倒不是说李瑶怎么薄情寡义,而是这个社会就这样。

    大家都忙着自己的生计,哪有功夫像那些阔太太似的,找个咖啡店,喝几杯咖啡,聊聊最近的八卦,或者新出的化妆品和包包。

    李瑶也很开心的和江婉拥抱在一起,眉开眼笑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先前的那般势力和拜金。

    典型的绿茶婊。

    "哟,江婉,三年没见,越来越漂亮了么。怎么没看到你老公陈平啊?"

    李瑶打量了眼江婉,她还是那么的漂亮有气质,心里不免有了些嫉妒,但是完全没有表现出来。

    不过,她问陈平,就显得有点故意了。

    大家都知道,陈平这几年混得很差,江婉嫁给陈平就是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现在,刚见面,就拿陈平说事,明显还带着嘲讽的口吻。

    江婉微微一笑,礼貌的回了句:"他在医院陪米粒呢,米粒刚动完手术。"

    李瑶一听,显得很是惊讶,而后拉着江婉就聊起了米粒,聊了半天。话题又转到了陈平身上,苦口婆心的道:"江婉,你可别不信我说的,现在的男人坏得很,背着老婆在外面找小三的多得是,你可得管管你家陈平了,可不能让他偷腥了,虽然他没什么大出息吧。但好歹还挺爱你的,你可紧了。像我现在,不婚,自由。"

    李瑶如实说道,眼眉挑动,不停的观察着江婉的表情变化。

    江婉笑了笑道:"我相信陈平的,他不会在外面乱搞的。"

    李瑶一听,眉头紧拧在了一起,忽然道:"对了,突然想起了,刚才来的路上我还看到了陈平,我也不知道这事该不该跟你讲。"

    故作犹豫,钓足了江婉的胃口,后者狐疑的问道:"怎么了你这是,你看到什么了?"

    李瑶看了看四周的人,而后掏出手机,道:"事先声明,这可不是我故意偷拍的,是我不小心看到的,你可要沉住气。"

    说着,李瑶在江婉狐疑的目色中,点开了刚才偷拍的视频。

    一边播放,她还一边故作生气痛恨的骂道:"江婉,你看吧,我说你还不信,现在的男人都这臭德行,不管他就在外面招花惹草,你看看这陈平,勾搭人家二十岁的姑娘,还堂而皇之的上人家的车,真是太不要脸了!"

    说着,她又补充了一句:"也不知道他俩现在去哪了。不过我看,他们开的方向,好像希尔顿酒店那边……"

    话到此,李瑶没再说什么。

    江婉这会看着视频内容,心中极度的震惊和生气!

    她虽然相信陈平,但是这样的东西放到眼前给自己看,不生气才怪!

    关键是,视频里的女孩,真的很好看,身材也不错,甚至还直接挽着陈平的胳膊,将他拉上了车。

    不过,生气归生气。

    江婉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而是假装很平静的说道:"哦,这是我一亲戚的小孩,带陈平有点事的,这个我知道。"

    一下子,李瑶就慌了。

    "你知道?不会吧。"李瑶可不认为江婉知道,心里揣测,她这是死要面子说谎。

    但是,她从江婉脸上看不到任何慌张和生气。

    一直到和江婉分开,李瑶还狐疑的双手环胸,看着江婉的背影,嘀咕道:"难道是我猜错了?"

    算了,不管了,取钱要紧。

    今晚要是可以的话,把土豪爸爸约出来。

    江婉离开了银行,连银行卡余额都没查。

    很生气!

    坐在车里,给陈平打了个电话,凶巴巴的问道:"陈平,你在哪呢?"

    陈平这边,已经被郑眉连拖带拽的,带到了龙岩山赛车场,很开阔很上档次的赛车场。

    陈平也没想到,上江居然还有这一处地方。

    "婉儿,我在外面有事呢,怎么了?"陈平走到一边,单手抱着公主布偶。

    "和谁?"江婉气道。

    "没谁啊,就我一朋友。"陈平回头看了眼那边郑眉等人,个个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是吗?"

    啪!

    江婉直接挂掉了电话。搞得陈平很被动。

    这……什么情况?

    女人说来脾气就来脾气?

    "喂,陈平,你他妈打完电话没?真他妈丝,不会是怯场了吧。"

    远处,李丰恺大笑着讥嘲着,满脸写满了不屑。

    "呵呵,我看他连这儿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估计是怂了。"另一个女生靠着红色的野马,嚼着口香糖,不羁道。

    几个人相视,哈哈大笑,嘲弄了一番。

    郑眉也没说什么,眼看着陈平走过来,这才冷着脸走上去,一把抢过陈平的手机,冷声道:"今天好好玩,其他事你就别想了。"

    陈平一脸无奈,被他们拖过来,这是要玩什么?

    就这个时候,那白衬衫的蒋飞,突然从车的后备箱捧出一大束的红色玫瑰花,当着众人的面,单膝跪在了郑眉跟前,声情并茂道:"眉眉。我很喜欢你,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好吗?"

    一下子,人群起哄,这里可不光郑眉这几个人,这里是专业化的赛车场地,起码上百人在这里玩,都是有钱的富二代。

    "答应他答应他!"

    人群起哄,这明显就是蒋飞先前安排好的。

    尤其是李丰恺等几人,尤为的起劲,早就把陈平这号废人晾在了一边。

    陈平也乐得清净,就想着,这帮小屁孩赶紧闹完,然后送自己回家。

    回去就得找郑泰告状啊,他这女儿不行啊。得好好教育啊。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

    郑眉冷冷的看了蒋飞一眼,直接回绝道:"蒋飞,不好意思,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不喜欢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说罢,她就转身。装作接电话的样子,喊着陈平上车:"走了。"

    陈平哑然,这他妈就完事了?

    那自己被拉过来干嘛的?

    充人数壮声势?

    也不对啊。

    愣了一下,郑眉瞪了陈平一样,骂道:"走啊,还傻站着干嘛?"

    陈平忙的点头,应了声好,跑过来。

    可是。蒋飞直接上手拦住郑眉,一把抓着她的胳膊,表情冷寒的问道:"眉眉,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你哪来的男朋友?"

    说着,他还狰狞的一笑,看向陈平,指着他道:"你别告诉我,他这个穷酸的丝,是你男朋友。"

    一下子,众人的目光落在陈平身上,甚是厌恶和愤恨。

    陈平就知道要糟糕,没想到这么恶俗的剧情他妈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他赶紧想要摇头解释,可是郑眉一把挣脱开蒋飞的胳膊,道:"没错,他就是我男朋友。怎么样,不服吗?"

    要完!

    陈平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呼啸奔腾而过。

    这郑眉显然就是搞事情啊。

    她难道没有其他男性朋友,非要拉着一个陌生人来充当男朋友?

    这也不能怪郑眉,只怪郑泰把陈平说的太厉害了。

    郑眉就心想,这样的男人,才适合做自己的男朋友,所以才找到了陈平。

    但是,大失所望,又骑虎难下。

    蒋飞立马把目光落在了陈平身上,非常霸气的走到他跟前,挑衅道:"虽然眉眉这么说了,但我是真的不相信,你这样的丝,穿的这么穷酸,她能看上你?说吧,她给了你多少钱演戏的。我出双倍,你立刻从这里滚到山下去!"

    哈哈哈!

    一阵哄笑与讥嘲。

    郑眉受不了这么多人目光不善的看着自己,气的直跺脚,指着蒋飞喊道:"蒋飞,不管你信不信,他就是我男朋友,我现在要走了,你让他们把路给我让开。"

    李丰恺早就带着人,开车将进场的路给毒堵死了。

    "想走?好呀,只要他跟我跑一圈,赢了,你们随时可以走,输了,你郑眉得答应做我女朋友,他,得跪下来从我胯下钻过去。然后从这里一路滚到山下去!"

    蒋飞面色阴冷的说道,眉眼挑衅,非常的嚣张跋扈。

    "朋友,谁让你没事陪她演戏的,只要是接近她的男人,我都要玩死!"蒋飞凑到陈平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恶寒道。

    其他人也都不屑的看着陈平。这下,这个傻逼肯定死定了。

    蒋飞是谁?

    省赛车冠军车手!

    蝉联省赛三连冠!

    而且,今年下半年,就要参加国际性的赛车比赛,亚洲勒芒系列赛!

    是最有希望代表国家出线的种子选手!

    跟他比赛车,那就是纯粹的找死!

    而且,更要命的是,就连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也就是所谓的f1赛事,蒋飞也已经有了参赛资格!

    这可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赛车比赛,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并称为"世界三大体育盛事"!

    所以,陈平可以说是,毫无胜算!

    更何况,他这一副穷酸的模样,连赛车估计都没碰过吧,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

    陈平眉头紧皱,脸色暗沉,没想到,自己被几个小年轻给瞧不起了。

    关键是,对方的态度太嚣张了,让陈平心里很不爽。

    他本想拒绝,可是,内心那颗躁动的心,令他犹豫了。

    郑眉也知道,在蒋飞面前,陈平根本没胜算,她跺着脚生气道:"蒋飞,你故意的是不是?他哪里会赛车啊,我才不答应你的要求,我们走了!"

    说罢,郑眉就要拽着陈平离开。

    可是,出乎众人意料,陈平却露出一嘴白牙,笑道:"行啊,那就跑一圈,就按你说的办,不过呢,要是我赢了,第一你要给我道歉,第二你那车送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