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07章,少爷,您才是主角!

    杨泰当时就捧腹大笑,脸部表情满满的鄙夷,指着陈平笑道:"卧槽!陈平,你刚才说什么?你带江婉过去?你凭什么带她过去?就凭你这个垃圾?"

    "你个傻逼!"

    "你知道云顶山庄是什么地方吗?那可是全上江市最神秘的庄园!花了十个亿建造的!"

    "你可真他妈丝,你不会是想说,你也有资格被邀请参加山庄的酒会?"

    杨泰一下没忍住,各种讥讽的话语,不堪入耳。

    他这一下子,足足的吸引了不少人投过来异样的目光,纷纷指着陈平哄笑了几声。

    这陈平。还真是丢脸啊。

    都这份上了,他还要在那吹牛逼。

    江婉脸色也是火辣辣的烧得慌,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踢了一脚陈平,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今天已经够倒霉的了,陈平怎么还不收手啊。

    非要和杨家人闹得不愉快,才罢休吗?

    如此想着,江婉心里也有了火气。

    但是,她对陈平还算宽容,小声道:"好了陈平,你别再说了。非得让大家看我们笑话吗?"

    陈平哑然,摸了摸鼻子,点点头,不再说话。

    他知道江婉有些不开心了。

    换谁一直被针对,也会不开心啊。

    更何况,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还拿三年前的事来说,江婉心里自然非常的不好受。

    坐了一会儿,江婉起身去了趟卫生间。

    杨泰则是冷冷的看着陈平,一脚踩在桌椅上。非常挑衅的说道:"陈平,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你这样的废物,怎么还有脸坐在这吃饭的?"

    说罢,杨泰拿起桌上的一杯红酒。直接浇在了陈平头上!

    从头淋到脚的那种,丝毫没把陈平放在眼里!

    一下子,众人哗然!

    这……这杨泰做事太嚣张了。

    陈平坐在那儿,一身的酒水,拳头捏的铁青,心中的怒火骤然爆发!

    砰!

    陈平没有再隐忍,猛地起身,上去一脚踹在杨泰的胸口!

    杨泰也没想到陈平这个废物会突然暴起,直接被踹了个正着,往后猛推,撞倒了一桌酒席。

    "草!陈平,你踏马居然敢踹我?你不想活了!你知道这是我杨家的寿宴吗?!找死!"

    杨泰怒急,呲牙咧嘴的捂着肚子弓着腰背,指着陈平厉声吼道。

    而这里突然的一幕,自然引起了内堂杨开封等众人的注意。

    "怎么回事?"杨景山第一个跑过来,一看自己儿子被踹的满脸惨白,当即愤怒的走向陈平,抬手一巴掌就甩了下去。

    同时,他还冷声的喝骂道:"陈平,你太嚣张了!你当我杨家是什么地方。岂容你这般撒野!"

    然而,杨景山的手落空了,被陈平一把抓在半空。

    此刻的陈平,面容愤怒,双眼喷出怒火,死盯着杨景山,喝道:"你敢动我一下试试!信不信杨家马上从上江市的地界上消失!"

    哇!

    一下子,众人没反应过来。

    这是一个废物能说的出口的?

    这陈平不是疯了吧,居然敢这么跟杨景山说话。

    完了完了,彻底完了!

    杨桂兰这会站在老爷子身后,一脸的神色慌张与惶恐。

    这个陈平啊,真是要气死她了。

    他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吃顿饭,然后滚回去吗?

    非要惹事!

    啪!

    杨桂兰走出来,扬起手,照着陈平就是一巴掌摔了下去。

    "陈平,你干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在我杨家嚣张,谁给你的胆子?你给我滚!"杨桂兰喝骂道。

    真是快气疯了!

    老爷子要是发怒了,不光是陈平,就连自己都讨不到一点好处!

    杨泰此刻站在一边,一脸装出来的惨痛,指着陈平向杨开封哭诉道:"爷爷,你看看这陈平,简直没把我们杨家放在眼里,他这是要大闹您的寿宴啊。"

    杨开封震怒,猛地一锤拐杖。走上前,怒视着陈平道:"你,给我立刻滚出杨家!"

    杨老爷子发火了,所有人都似笑非笑的盯着陈平。

    幸灾乐祸啊。

    他们最喜欢干的就是这种事了。

    陈平松开杨景山的手,怒视着一圈人。

    杨家,可笑的一个家族!

    真是蛇鼠一窝。

    "杨开封,这是你说的,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求着我回来!"陈平冷冷的开口道。

    杨开封冷笑道:"我会求你回来?你当我杨家需要你这个不入流的外孙女婿?"

    就算如此,杨开封接触到陈平的目光,心里头也是剧烈的一颤!

    这家伙,为什么会有这种目光。

    极度的不屑和瞧不起。

    他居然瞧不起杨家。

    他到底有什么底气敢这么说?

    就在众人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江婉回来了,看到这一幕,不停的给各位道歉。

    "外公,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没管好陈平,求您不要生他的气,我们一会就走。"

    江婉将陈平拉到了自己身后,很抱歉的说道。

    杨果这时候也看不下去了,出言帮衬道:"爷爷,我看就算了吧,毕竟都是一家人,让江婉一会儿先带陈平回去吧。"

    杨开封这才冷冷的哼了一声,没说什么。扭头就走了。

    杨泰还很跋扈的瞪了的一眼陈平,竖了根中指,颇为傲慢。

    江婉也没说什么,忙的拉着陈平来到洗手间,替他擦脸。然后让他把衣服脱下来,搓了一把,用烘干机烘干了。

    "你不会生我气吧?"陈平光着上身,站在一边,看着江婉烘衣服的样子。

    很温柔。很知性。

    尤其是她的侧颜,那挺翘的鼻梁,和轻薄的红唇,已经傲人的上围。

    这就是自己的老婆,一个本可以光芒万丈的女人。

    偏偏嫁给了一个万人眼中的窝囊废。

    "不会。"江婉道,眼角滚落的泪滴出卖了她的心绪。

    她知道,肯定是杨泰找茬了。

    "你怎么哭了?"陈平一时局促。

    江婉抹了抹眼泪,一把抱住陈平,呜咽道:"陈平,我们回家。再也不来了,我不想看到他们羞辱你,你是我老公,是我老公……"

    陈平恍然,心中流淌着无尽的暖意,紧紧地抱住江婉,拍了拍她的后背,道:"没事的婉儿,一点小事而已,别担心我了。"

    阳光透过窗户。金黄的光辉洒进来,照在两人身上。

    一股难以言明的暧昧气氛,在二人之间迅速燃烧。

    而后,拥吻。

    很热烈,很激情。

    砰!

    卫生间的门被撞开,杨果闯了进来,冷冷的看着激情余温的二人,手里扔过来一件白衬衫道:"穿上。"

    江婉和陈平二人都吓蒙了,迅速的分开。

    前者羞红了脸,背对着洗手台。双手撑着台面,狠狠地瞪了一眼陈平。

    陈平则是无所谓的接过衬衫,迅速的穿上。

    脸皮厚啊,没事。

    说罢,她扭头就要走。要出门的那一刻,回头说了句:"老夫老妻的,要激情燃烧也找个好地方啊。"

    等杨果走后,陈平才不满的说了句:"这女人脑子一定有问题,见不得别人夫妻甜蜜。"

    江婉白了他一眼。上前,挺着身子,替他扣好胸口的纽扣。

    陈平还想要,但是被江婉一巴掌打开了,"别得寸进尺,出去吧。"

    陈平无奈的耸肩,嘀咕了句:"都老夫老妻了,怕什么啊。"

    江婉转身,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在阳光下,很是性感。

    重新回到宴席,已经接近尾声了。

    刚坐下的陈平,才过了一分钟,就收到了乔富贵的短信。

    "少爷,一切都办妥了,您等着惊喜吧。"

    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

    陈平忙的回了句:"老乔,你什么意思?"

    此刻的乔富贵,正坐在自己的宾利座驾里,行驶在通往杨家村的路上。

    他回了句:"少爷,杨家寿宴,你才是主角,再等等,他们应该已经到了。"

    卧槽!卧槽!

    乔富贵不会背着自己做了什么事吧?

    就在陈平抓耳挠腮的功夫,那门口急匆匆的跑进来一名下人,高声道:

    "国华贸易集团董事长,冯瑞祥到!"

    "送贺礼,齐白石《墨虾》图一幅!"

    那人高声唱名时,众人皆为震撼,杨老爷子寿宴,怎么还有其他贵客姗姗来迟?

    内堂上的人也都面面相觑,国华贸易集团大家都如雷贯耳过,资产过三十亿,上江市排名前十的公司。

    而且这位冯瑞祥,可是国内收藏家的名家啊!

    而且,这齐白石的《墨虾》图,可是名画啊!

    曾拍出了上千万啊!

    大手笔啊!

    可是,杨家和冯瑞祥没什么交情啊。

    这尊人物,怎么会来给杨老爷子祝寿?

    这是谁的面子啊,居然这么大!

    杨开封自然很激动,忙不迭的起身,带着众人准备出去迎接,还问道:"冯先生有没有说为谁而来?"

    "有,说是因为陈先生而来。"那人说道。

    又是陈先生!

    这陈先生到底何方神圣啊。

    在场姓陈的,真的只有陈平,可是除了江婉和杨果目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之外,根本没人把他和这位陈先生联系在一起。

    众人鱼贯而出的出门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