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05章,十个亿的投资【几百个大红包】

    整个杨家寿宴宴席之上,所有人看向江婉的眼神都带着冷冷的讥嘲与轻视。

    前面已经有杨泰、杨华送的价值不菲的寿礼了。

    更有杨旭的城南绿洲开发项目。

    足足替杨家挣了五个亿!

    现在轮到江婉送礼,她那样的家庭,能送出什么像样的礼物。

    杨桂兰坐在座位上,急的不行,她可是看到了,江婉手里拿的锦盒就是当初陈平给她的。

    那个小东西,现在拿出来送给父亲,简直就丢人丢大发了!

    这不是笑话嘛!

    杨泰则是面露嘲弄的盯着江婉,看着她手里紧紧地攥着的小锦盒。脸上戏笑的神情非常浓郁,挑着眉道:"表姐,今天可是爷爷的七十大寿,你不会就拿这个小锦盒送给爷爷吧?里面能是什么值钱的玩意?"

    杨泰心中冷笑,他刚才远远地看的一清二楚,这个东西是陈平那个窝囊废给她的。

    就他那个没钱没势的臭丝,能拿得出什么像样的礼物?

    如此一想,杨泰脸上的贱笑更是浓烈。

    现在就等着一会看江婉和陈平出丑了。

    杨华站在一边,配合的讥讽了一句:"表姐,你就算没钱。也稍微弄点像样的礼品过来啊,就这么个小玩意,也太给三姑丢脸了吧。今天在座的,可都是杨家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有爷爷的朋友,你这礼物,未免太随意了吧。"

    这就是赤裸裸的嘲讽,想要让江婉难堪。

    "行了你们两个,少说两句行不行。"杨果在一旁看不下去了,狠狠的瞪了他们俩一眼。

    杨泰、杨华则是选择性的视而不见。

    但是。他们脸上的鄙夷神情则是没有任何衰退。

    就连坐在内堂的杨旭,此刻抬眉看向走来的江婉时,也带了一丝无奈的神情。

    他小时候和江婉玩的还不错,但是越长大,之间的关系就越是冷淡。

    毕竟不是杨家人。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这就是人情。

    在众人的注视下,江婉走到了内堂,将小锦盒递给坐在主位上面色冷淡的杨开封,道:"外公,这是陈平和我一起送给你的。"

    江婉愿意相信陈平,他不会在这么重要的场合,随便送什么东西。

    但是她也不会认为有多贵重。

    毕竟陈平现在是离家出走的状态,没多少钱。

    杨开封只是冷冷的点点头应了声,连接都没接。

    江婉尴尬,一桌人就这么干看着,投来异样的目光,让江婉浑身难受。

    她放下小锦盒,转身就要走。

    杨开封连红包都没给,也太厚此薄彼了。

    然而,就在江婉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杨泰直接抄起那锦盒,对着内堂、中堂、外院的人,大声喊道:"哟,我以为是什么稀罕贵重的物件呢,原来是个扳指啊。看样子还是玉的呢。"

    这话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不少人看着杨泰从锦盒里拿出玉扳指戴在大拇指的一幕,都配合着大笑了几声。

    杨华更是在一旁插话道:"什么玉不玉的,咱表姐还有钱买这玩意?我看就是个假玉。你没听到咱表姐刚才说,那是她和陈平一起送的。"

    "哟,对哟。"杨泰假装恍然大悟的样子,拿着玉扳指,遥遥的冲着外院靠门那桌的陈平喊道:"陈平,你这玉扳指从哪捡来的,这么旧,不会是从垃圾堆里捡来送给我爷爷的吧?"

    这句话就诛心了。

    不少人都向陈平投去了幸灾乐祸的目光。

    很明显,这杨泰和杨华是不打算放过陈平了。

    陈平并没有搭理他们,而是平静的喝着茶水,夹着菜吃了几口。

    这群傻缺,根本不识货。

    要是他们知道那枚玉扳指的真实价值后,会不会跪在地上高呼土豪爸爸?

    "饭桶!就知道吃吃吃!几辈子没吃过饭一样!"

    杨泰见陈平不搭理自己,也失去了挑衅的意思,随手将玉扳指塞进锦盒,而后将锦盒向丢垃圾一样丢在一旁。

    杨开封也只是冷冷的瞥了眼,并没有说什么。

    说实话,他今天最开心的就是杨旭拿下了城南的绿洲开发项目。

    这对杨家来说,都是值得庆贺的大事。

    果不然,杨景海作为体制内的人,起身举杯恭敬道:"爸,今天咱家可是三喜临门啊,我在这祝爸长命百岁!"

    杨开封笑的合不拢嘴。一手拄着拐杖,一手举杯笑道:"好好好,这杯酒我干了。"

    宴席开始,众人说说笑笑,吃的不亦乐乎。

    江婉回到陈平身边,默默地坐着发呆。

    她今天真的看透了杨家这个大家族,太糟糕了,她很不喜欢这群人阳奉阴违的样子。

    如果可能,她下次再也不来了。

    陈平这会儿坐在一边,给乔富贵发了条短信:"老乔,帮我查查杨开封。"

    很快,陈平就收到了回复:"少爷,杨开封以前是体制内的,现在退休了,经营杨家的产业。其中有半数以上的合作,都和陈家有关;杨家长子杨景海目前在体制内,还算有点权力,但是您一句话,他就可以下来;四子杨景山的公司,您是有投资的,占有70的股权;杨景海的大儿子杨旭,开的公司最近拿下了城南的绿洲开发项目,那个项目也是我给的……"

    我靠!

    陈平没想到,这杨家里里外外的企业和项目。居然都和自己有关。

    这……这就有点尴尬了呀。

    "随时听信吧,我不太喜欢杨家。"陈平默默的回了条短信,便收起了手机。

    这边远在盛鼎集团董事长办公室的乔富贵,在收到这条短信后,眼眉一挑。立马安排秘书吩咐下去。

    只要陈平一句话,他就准备将杨家搞破产。

    这帮不开眼的人,铁定是得罪少爷了。

    "陈平,你忙什么呢?"江婉注意到陈平刚才一直在玩手机,好奇的问了句。

    "哦。没事,唐教授跟我说,周三就可以给米粒安排手术了。"陈平回道。

    "真的?"江婉很激动,激动到一直抓着陈平的手。

    米粒是她的一切,没有哪个母亲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到痛苦。

    "嗯。"陈平宠爱的拍了拍江婉的手背。

    "哎,你们听说了嘛,城南的绿洲开发项目听说是咱上江市首富乔富贵开发的,这会杨旭能拿下这个项目,着实给杨家长了门面啊!"

    "可不是,我还听说了。这绿洲项目的背后老板,是个顶级富二代,钱多的一逼!"

    "这杨旭以后了不得啊,杨开封明显是要把他当第三代继承人培养,以后咱多巴结巴结他。"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那叫一个热火朝天。

    恨不得自己也叫杨旭。

    "哎,你们说,那个废物怎么回事?我怎么听说杨家很不待见他啊。"

    突然,有人把话题转到了陈平身上。

    "这你都不知道?杨开封的外孙女,就那个江婉。和那个窝囊废是未婚先孕,你也知道的,在咱们杨家村,这就是耻辱,败坏门风,不贞洁!"

    "难怪,听这意思,那江婉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啊,不会是做那个的吧,居然那么不要脸。未婚先孕。"

    一下子,数道目光汇聚过来,盯得陈平眉头一锁,神色渐冷。

    这帮人还真是嘴臭。

    尤其是几个大妈大婶,那言语间的羞辱和嘲讽。让人听了极度的不爽!

    江婉也将头埋得更低!

    三年前,就是因为这事,她成了杨家的耻辱,被杨家所有人指指点点。

    今天,这些人又把陈年旧账翻出来。简直就是在心里扎刀子。

    陈平脸色一寒,捏了捏江婉的小手,而后起身,走向那一桌说闲话的大妈,搬了张椅子坐过去,笑呵呵道:"各位婶,你们知道这世上哪种人死的最惨吗?"

    一群大妈大婶,这回看到陈平坐过来,都有些心虚。

    但是她们也不怕,翻着白眼晃着脑袋挑着眉,表现的一脸的鄙夷。

    她们刚才可是看到了,这个陈平啊,就是个窝囊废。

    "你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坐过来跟我们说话?"其中一个大婶冷声道。

    啪!

    陈平直接拿起酒瓶摔在地上,怒道:"警告你们,别他妈不知好歹!在你们年纪大了,信不信我今天一个一个的抽过去!"

    "有些饭可以多吃,但是有些话不能多说,管好你们的嘴,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八婆!"

    陈平冷着脸,眼瞳里跳动着火焰。

    一桌子大妈大婶都被陈平的气势给吓到了,心虚的闭着嘴巴,不敢再多言。

    但是,背地里,她们却在狠狠的骂陈平和江婉,恨不得给他们扎小人!

    坐回去。

    江婉白了一眼陈平,道:"你干嘛跟她们较劲啊,她们什么都不懂。"

    陈平懒散的笑了笑道:"那不行,她们就是嘴臭欠抽。你可是我陈平的老婆,谁敢羞辱你,我就撕烂了她的嘴。"

    听到陈平这话,虽然不是很好听,但是江婉心里暖暖暖地。

    坐在一旁的杨果,也瞥过眼来看了眼陈平。

    这个男人,貌似还挺疼老婆的。

    也不算太差。

    再看内堂。

    此刻大家伙津津有味的讨论着关于城南绿洲的开发项目,那杨旭自然成了众人眼中的骄傲。

    杨开封老爷子也是多贪了几杯酒。

    恰在此时,一个中年男子急忙的从外院奔入内堂,神色激动而着急。

    "老……老爷,出大事了!"那中年男子是杨开封的秘书,负责杨家企业的一切对外事务,有什么事,也都是他通知。

    杨开封眉头一皱,脸色不悦道:"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那中年男子顾不上擦汗,就道:"十……十个亿!公司刚才收到了十个亿的投资!"

    哗然!

    全场沉寂!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十个亿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