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86章,雷霆手段!

    陈平双眼微眯,眼神中透露着冷意。

    曹军则是浑身一颤,总觉得此刻的陈平,浑身透露着一股他难以言明的气息。

    是那种无敌自信的感觉。

    "陈平,你真以为自己认识郑泰就很了不起了?"曹军嗤笑道,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这肯定是假的,凭什么陈平一个窝囊废,突然变得这么强势。

    曹军有老爸,他老爸认识人。

    他才不会担心陈平敢对他做什么!

    然而,接下来,陈平却淡然的说道:"曹军,我不想针对你。但是你却处处针对我,今晚的事情,我知道是你一手策划的,如果我就这样放了你,对不起我自己,也对不起江婉。"

    对于曹军,陈平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伤感的。

    兄弟,这个词对他来说,已经变得很陌生了。

    曹军脸色发怔,眉头紧锁,冷笑道:"陈平,我还真不信你能对我做什么!"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对面沙发上的陈平就平静的说了句:"你之所以这么嚣张,无非就是仗着你爸的人脉和实力,那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摧毁它。"

    说罢,陈平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乔富贵的号码道:"动手吧。"

    "好的少爷,已经安排下去了。"乔富贵电话里回道。

    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

    陈平不会后悔,因为他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到江婉。

    曹军今晚的安排,无非就是想趁机得到江婉。

    所以,他该死!

    曹军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的站着狂笑,指着陈平道:"陈平。你是在逗我吗?你以为就凭你一个电话,我爸就能倒?你别做梦了!我爸可是玉石会的会长,你知道这是什么分量吗?是徐市首和省里安排的!"

    面对着曹军的冷笑与讥讽,陈平不为所动,只是淡漠的看着。

    曹军,太自信了。

    狂笑了不到一分钟。曹军的手机突然响了。

    一看来电显示,自己老爸打来的!

    曹军冷笑,很是得意,晃着手机,道:"看看,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爸的电话,我倒要问问,你有没有扳倒我爸!"

    电话机通,曹军扬声道:"爸,怎么了?"

    "曹军!你是不是在外面招惹了人?你惹到谁了?!"电话里,一声怒吼,震得曹军脑袋嗡嗡的响。

    什么情况?

    曹军慌了,笑声戛然而止,额角的冷汗直流,不妙的预感陡然喷发!

    "爸,什么意思?"曹军不解的问道,眼神迟疑的锁定在陈平身上。

    "刚刚市里下了通知,玉石会解散,我这个会长也被革职了!"曹文广勃然大怒的怒吼着,"还有我们家七家玉石店,全部被查!资金也被全部冻结!你他妈到底给老子在外面招惹了谁?!你知道现在缅甸那些玉石商,给我打了多少电话?!你简直害死老子了!我们曹家被你毁了!孽子,孽子啊!"

    咯噔!

    曹军此刻心里掀起滔天巨浪!

    老爸被革职,七家玉石店被查!

    七家店啊。曹家所有的产业,资金链全部冻结!

    这就等于让曹家破产了啊!

    这样下来,曹家至少外债三个亿!

    这是什么手笔?

    太吓人了!

    "爸!爸……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曹军此刻还不相信,但是他已经满头大汗,脚步虚浮,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两眼发虚。

    "你他妈还有脸问老子!你这孽子!人家点名道姓,说是你闯的祸!"曹父在电话里嘶吼。

    突然,一声破门声,"曹文广,你涉嫌利益输送,滥用职权,现在被批捕,请跟我们走一趟!"

    曹军清清楚楚的听到这话,而后电话那头就传来曹文广不甘心的怒吼,"孽子啊!"

    "爸?爸!"

    曹军很着急,脸色煞白,电话被挂断,他浑身像是被抽了脊梁骨似的,瘫软的坐在沙发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曹军的依仗,一夜之间崩塌!

    他面对的将是上百个玉石商的要债,而那些缅甸的玉石商,谁身上干净?

    多少都和地下势力有染!

    曹军彻底恐惧了,他这辈子完了,甚至这条命,都可能要没了!

    太狠了!陈平太狠了!

    直接断了他的后路!

    而这时候,陈平很是平静的起身,淡然的说了句:"曹军。一切都是你的咎由自取,这是我给你的一个教训,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罢,陈平起身离开。

    很快,众人撤离。

    曹军一个人落魄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失控崩溃的大笑,而后是大哭。

    没想到啊,他曹军,输在了陈平手上!

    甚至,他连陈平怎么做的都不清楚。

    只是一个电话,一个电话!

    太恐怖了!

    陈平太恐怖了!

    ……

    视线回到陈平身上,他从曹军别墅出来后,便上了郑泰的车,先去了乔富贵那边。

    "老乔,这么晚了找我来什么事?"陈平坐在松软的沙发上,品着红酒。

    乔富贵很是恭敬的站在陈平跟前,半弯腰道:"少爷,对不起。是我的疏忽,害您蒙受不白之冤。"

    陈平淡然的道:"老乔,你就别跟我来这套了,又没什么大事。说吧,到底什么事,这么急着要见我。"

    乔富贵想了想,恭敬的回道:"少爷,苏小姐过几天准备来上江了。"

    咯噔!

    气氛陡然变得死寂。

    陈平手里的红酒杯悬在半空,隔了半天,他才一脸沉闷的放在大理石金线镶边的茶几上。

    双眼空洞,似乎有心事。

    半晌后,陈平才幽幽蹙眉问道:"她来上江市干什么?"

    苏雪筠。一个奇女子,也是一个非常有主见,非常骄傲的女子。

    和陈平是青梅竹马。

    京都,第一豪门,苏家第三代家主苏翰文的小女儿,苏家的三小姐。

    是苏家的掌上明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少爷,当年您在订婚宴上不辞而别这件事,苏小姐可是耿耿于怀啊,她这次来上江市,多半是想找您要个原因吧。"乔富贵双眼微眯,他看破不说破。是个老狐狸。

    当年的少爷,也是风流才子,欠了一屁股情债啊。

    几乎,少爷在外面惹得情债,全部都是苏雪筠小姐一个人解决的。

    怎么解决?

    送钱。

    但是,少爷当年的不辞而别,对苏雪筠造成的伤害太大了。

    这次来上江市,恐怕没那么简单啊。

    陈平也很是头疼,他对苏雪筠有愧疚,很深的愧疚。

    "我知道了,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尤其是对江婉知道吗?"陈平皱着眉头道。心里五味杂陈。

    要是江婉知道,他陈平还有个未婚妻,会是什么反应?

    离婚?

    那是肯定的。

    所有,这件事必须对江婉隐瞒,就算要解释,也得找个好时机慢慢解释。

    没了坐下去的心情,陈平起身离开,一脸忧愁。

    乔富贵亲自送他到了江家老宅。

    "少爷,那我先回去了。"乔富贵恭敬的道,准备上宾利。

    然而,陈平却道:"这么晚了,进来坐坐吧。"

    乔富贵一怔。疑惑道:"少爷,这样行吗?"

    "没事的,没人认识你,而且我能够出来,总得找个理由解释吧,至于什么理由,你自己想吧。"陈平道。

    说完,他就带头进了江家老宅。

    乔富贵无奈的叹了口气,少爷做事,还真是捉摸不透啊。

    让手下人把宾利开到了临边的一条街,乔富贵才迈步跟上陈平。

    此刻的江家老宅,江婉正红着眼不停地哭泣。

    "爸。您一定要救救陈平啊,他是被人诬陷的。"

    江国民坐在沙发上,气得脸色发红,嘴角抽动:"这个电话我不会打!这事是他陈平自己闯下的,就让他自己解决。要是他真被诬陷的,自然会被放出来。"

    江国民很生气。太丢脸了!

    自己女婿,居然干出这种事!

    更别提现在的杨桂兰了,满脸羞耻的怒意,怒骂着:"废物!败类!败坏家风!婉儿,我就跟你说,那个窝囊废就不是个好东西。你不听妈的,非得跟他在一起,现在好了,你也看清了,人面兽心的废物!这样,你明天就和陈平离婚,这次必须离!"

    杨桂兰气疯了,女儿一回家就跟他们说了这事。

    当时,杨桂兰就挂了脸色。

    这个女婿,真是要丢尽了他们老两个的脸啊!

    这事要是传到街坊领居那,她杨桂兰还活不活了?

    最好一直抓着,这样她就可以逼着女儿离婚了。

    江婉捂着脸,崩溃大哭。

    自己爸妈不帮忙,她该怎么办?

    恰在这时候,门铃响了。

    杨桂兰本来就在气头上,自然没好脾气,嚷道:"谁啊,吊死鬼,大半夜的按什么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