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3章,江婉被打,陈平怒!(感谢u糗的玉佩)

    唐教授真的是来找陈平的!

    这,太令人惊诧了。

    在曹军眼里,陈平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他凭什么能够让唐教授那么尊敬的对待他?

    等等!

    上次在医院休息区见到他和唐教授在一起,难道那时候,唐教授也是特地来找他的?

    一下子,曹军就慌了神。

    同时,他心里有很大的火气。

    这不可能!

    一定是搞错了!

    再看江婉,眼睛圆瞪,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平,小嘴微张,嘴唇颤抖的问道:"陈……陈平,唐教授真的是你找来的?"

    为什么会这样?

    放在以前。江婉根本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甚至会觉得这唐教授是假的。

    但是经过昨晚的事情,江婉对陈平有了个新的认识。

    但是,就算陈平家里有点钱,也不至于能让唐教授如此尊敬的对待他啊。

    这可是医学泰斗,无数人追捧的大人物。

    居然会对自己的老公弯腰。

    一个六七十岁且德高望重的医圣,居然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如此谦卑。

    这要是让那些求着唐和敏看病的富豪和企业家知道,估计会吓尿吧。

    难道陈平对自己还有隐瞒?

    他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陈平看出了江婉的疑惑,满脸笑意道:"唐教授以前和我爸认识,我爸赞助过他的研究,是吧,唐教授。"

    说着。陈平看向了唐和敏,后者立马会意,点头笑道:"是的江小姐,陈先生的父亲以前赞助过我们的研究项目,这份人情,我肯定是要还的。"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陈平他明明就是个废物,什么父亲,什么资助,唐教授,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

    曹军气糊涂了,居然敢质问唐和敏。

    陈平哪来的父亲?

    他不是孤儿吗?

    这可是他上大学的时候告诉自己的。

    资助?

    开什么玩笑!

    说的好像陈平家里很有钱似的。

    他要是有钱,他会带着江婉过这种苦日子?会不管米粒的病情?

    唐和敏脸色一沉。转身,冷冷的开口道:"不得无礼!陈先生的父亲,可不是你能诋毁的!你要是再敢对陈先生无礼,就休怪我唐和敏翻脸不认人了。"

    这曹军,还真是胆大包天。

    连陈先生的父亲都敢无礼,简直是不想活了。

    他知不知道。陈先生的父亲,动动手指,就能影响一个国家的gdp!

    曹军浑身一颤,立马慌了神,忙的道歉道:"对不起唐教授,我气糊涂了。"

    "哼!"唐和敏冷哼一声,跟着道:"明天我就会让人把你爸给我送的那块美玉送回去,以后,你曹家和我唐和敏没有任何关系!"

    啪!

    这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打在曹军脸上。

    曹军当时就差点吓尿了,忙的不停的道歉,道:"唐教授,我错了,您千万不要这样做,否则,我爸肯定是打死我的。"

    唐和敏直接道:"不要跟我道歉,你要跟陈先生道歉。"

    陈平?

    曹军转脸望着陈平,神色复杂。

    为什么会这样?

    他明明就是个废物啊,为什么忽然就变得令唐教授都要尊重了。

    他到底是谁呀。

    纠结之下,曹军恨恨的咬了咬牙,挤出惨淡的笑容,道:"陈平,你看我对米粒以前也不错,能不能跟唐教授说说好话。"

    好不服啊!

    我曹军。居然会给陈平服软!

    江婉也在一旁道:"陈平,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算了吧。"

    老婆开口了,陈平自然不会计较,平静道:"下不为例。"

    而后,他就抱着米粒,和唐和敏进了医院。

    曹军一个人站在门口,浑身被冷汗湿透,眼睛里是愤怒的目光,双拳狠狠的捏在一起。

    转身离开!

    上了车,嘭的关上车门,暴虐的拍击着方向盘。

    曹军心里极度的不爽,而这份不爽,迅速的转变为仇恨!

    "为什么!"

    曹军在车里嘶吼,而后掏出手机,喘着粗气,浑身因为愤怒而颤抖,眼角狰狞的冷意,道:"提前动手,后天!"

    啪!

    挂掉电话,曹军愤怒的看了眼院门口的方向。

    这一刻,他无比的憎恨。

    江婉,老子一定要得到你!

    一定!

    这边,趁着唐和敏个米粒全面检查的功夫,江婉拉着陈平来到了休息区,直勾勾的盯着他。

    陈平无奈,耸肩坦白道:"好吧,我说实话,唐教授其实以前是我爸的私人医生。"

    "私人医生?"江婉惊诧道,目光灼灼。

    能让唐教授当私人医生。陈平他爸到底什么来头?

    "陈平,你真的没有其他的想对我说的了?"江婉再问,脸色微微有些怒意。

    陈平一定还有其他什么隐瞒自己的事情。

    陈平立马搂住江婉的小蛮腰,笑了笑道:"真没了,那时候唐教授还没那么出名,我爸身体有问题,就请了唐教授当了私人医生,我没必要骗你,我要是有一句说谎,我就天打……"

    陈平刚想发誓,江婉立马堵住他的嘴,娇嗔的瞪了他一眼,道:"好好好,我相信你总行了吧。"

    陈平嘿嘿一笑,刮了刮江婉的琼鼻。

    江婉娇羞的躲了过去,白了他一眼道:"干什么呀你,这么多人呢。"

    剩下的事情也全都交给了唐和敏,江婉就先回公司了。

    解决了米粒手术的问题。还是唐和敏教授亲自主治,江婉一天的心情都很愉快。

    同时,她对陈平也有了很大的改观。

    她在想,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爸妈。

    算了,过段时间吧,估计老妈还在气头上。

    回到公司,很奇怪的是,江婉感觉到公司里的人似乎都躲着她。

    "哎,小敏,什么情况?"江婉朝自己的助理问道。

    助理显得鬼鬼祟祟的,道:"婉姐,你这几天不在公司。公司里来了个新的副总,是个女的,听说还是黄董的小情人,脾气很不好,而且,她今天早上。点名道姓,说要针对你。"

    江婉一笑,道:"我也不认识什么新副总啊,为什么要针对我?"

    助理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因为有人给她打你和黄董有那个关系。"

    江婉一怔。职场的勾心斗角,还真是无处可躲。

    不过,她也没在意,笑道:"行了行了,别听风就是雨,我和黄董清清白白的,没什么。"

    助理点点头,但还是好心的提醒道:"婉姐,我劝你还是注意点,新副总可不好惹,黄董很听她的话的。"

    江婉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而后她拿着关于唐仁分院的计划书来到了董事长的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江婉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

    迎面就走来一个气质高冷的女人,上身红色的低胸衬衫,搭配着黑色的包臀裙,踩着高跟鞋,蜂腰细臀,一双修长的腿裹着黑丝,大波浪的头发,挂着大大的晶莹耳环。

    一种我是女王的气势。

    一看就很不好招惹。

    江婉笑了笑,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可是,那女人径直的走到江婉跟前,扬起手,一巴掌狠厉的甩在江婉脸上!

    啪!

    这一巴掌。是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打的。

    大家伙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句帮腔的话都不敢讲,都缩着脑袋偷偷看着。

    江婉懵了,脸颊火辣辣的疼。

    "你就是江婉?"那女人冷冷的开口质问道。

    江婉愤怒的盯着对方,问道:"你是谁,凭什么打人?"

    那女人却呵呵的冷笑了声,又是一巴掌甩了过来,指着江婉的鼻子骂道:"我叫柳瑶,新任的副总,也是黄董的女朋友,我警告你,以后少骚扰黄董。否则,我见你一次就扇你一次!"

    霸道,嚣张!

    这就是必康药业新上任的副总,柳瑶。

    江婉气疯了,没想到这个柳瑶如此的霸道蛮不讲理。

    看样子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

    恰在此时,黄鹤从办公室出来。见到这一幕,朝柳瑶喝道:"柳副总,你干什么?"

    柳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双手环胸,冷冷的瞪了一眼江婉,直接转身扭着翘臀走了。

    办公室里。没一个人敢吭声。

    黄鹤看着江婉,很是愧疚,示意江婉进来,道歉道:"江副总,真不好意思,我替柳瑶给你赔礼道歉,你别跟她一个小姑娘计较。"

    说着,黄鹤还掏出一张卡,递给江婉道:"这里十万,我听说你女儿需要医药费,就当我支持你的。"

    江婉没拿那张卡,冷着脸道:"不用了黄董,没事我就先出去了。"

    说罢,江婉直接转身离开办公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助理跑过来,很是心疼的问道:"婉姐,你没事吧?没想到那个柳瑶居然那么霸道,黄董居然也不管。"

    江婉心里烦得很,照着镜子,看着自己脸上通红的巴掌印,右脸颊还被指甲划了两道血痕。

    江婉不生气吗?

    生气。

    可是她只是个市场部的经理,柳瑶是新任的副总,又是黄董的小情人。

    她只能忍。

    这就是职场的无情。

    下班了,江婉心情很糟糕回到了医院,在高级病房里陪着米粒。

    陈平过来得时候,江婉找借口离开了。

    小米粒穿着粉色的病服,拉着陈平,奶声奶气道:"爸爸,妈妈刚才哭了,我看妈妈脸上有伤。"

    江婉哭了,脸上还有伤?

    陈平眉头一拧,跑出去,找到江婉,后者还拼命的闪躲,但还是被陈平看到了。

    脸上,还有红红的印子,尤其是那两道划痕,分明就是指甲刮的!

    "谁打的?!"

    陈平怒了,眼中阴森的寒意,杀气腾腾!

    居然有人敢打江婉!

    不可饶恕!

    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