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53章,离婚吧

    陈平跑进医院,在病房里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江婉,面色发白。

    病房里还围着一帮人。

    丈母娘杨桂兰和老丈人江国民,全都脸色难看的看着陈平,恨不得这个废物永远消失。

    还有江铃和她的父母,也都在,个个目光异样的望着陈平,就好像他犯了天大的错一样,嘴里嘀嘀咕咕的骂着什么。

    "江婉怎么样了"陈平喊了声,小跑着跑向病床。

    可是。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杨桂兰一巴掌愤怒的摔在陈平的脸上。脸色犯青,目光寒冷,斥责道:"你还真有脸过来?你看看,婉儿被你害成什么样了?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杨桂兰撒泼的推搡着陈平,不停的拍打着他,将一股脑的怨气全都发泄在他身上。

    陈平只能受着,不能动手,不能反驳。

    江国民冷冷的瞪了一眼陈平,将杨桂兰拉开。拿出老丈人的威严,对陈平训斥道:"陈平,我们江家受不起你这尊大佛,你和我女儿离婚吧,你爱去哪去哪,爱怎么闹怎么闹,我们都不管。还有米粒,你带走,别给我女儿拖后腿。找你来呢,就是这事。其他没什么,只要你今天在这点头,米粒的医疗费,我出五十万,毕竟她身上有我江家的血。"

    话音落下。病房里的气氛很沉闷。

    所有人都在等着陈平的决定。

    可是陈平就是不吭声。

    他绝对不会跟江婉离婚的。

    这时候,江铃讥讽的冷笑了声:"表姐夫,我看你还是答应吧。我表姐跟着你受累了三年,你也该放手了。追我表姐的人那么多,你要是真的爱她,就应该给她更好的未来。像你这样的,永远给不了我表姐好的生活。"

    窝囊废!

    还真有脸怵在那儿,跟个木头似的,一声不吭。

    这样的男人,真是丢尽了脸面。

    尤其是想到今天白天在b摩托车专卖店的事情,她就更加看不起陈平。

    江铃的父母也跟着闲言碎语的骂了几句:"陈平啊,不是二叔说你,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会拖累江婉的。这样啊,你和江婉离婚,二叔给你十万,就算是给米粒的医疗费怎么样?"

    江铃的母亲一听这话,立马冲自己老公使眼色,扯了扯他的胳膊,黑着脸嘀咕道:"你说什么呢。什么十万,我们家哪里有那闲钱。你先管好自己的事,别给我在这做主。"

    嘀咕完,江铃的母亲就冷着脸,开口道:"陈平,我们家没那么多钱,你别多想了,你二叔喝多了。"

    陈平当然不会多想。

    他们什么德行,自己最清楚。

    当初米粒生病,他去借钱,这个女人给自己摆的脸色,他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根本没把陈平放在眼里。

    纷纷羞辱几句。

    他就是这个家里最可恶的人,人人得而诛之。

    陈平站在那里,接受着批斗,一言不发,只是拳头紧紧的握着,看着病床上的江婉。

    深吸了一口气,陈平才抬眉道:"爸,妈,我是不会和江婉离婚的,这件事我不同意,江婉也不会同意的。"

    "不同意?"

    杨桂兰的声调瞬间变高,指着陈平的鼻子。肆无忌惮的骂道:"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你和江婉必须离婚!只要她醒来,我就让她去民政局。这个家,有你没我,就这么简单!"

    说罢,杨桂兰冷着脸,眼神愤怒。

    她忍了陈平这个废物三年,也期待了三年。

    可是结果呢,废物还是废物。

    永远登不了台面。

    再这样下去,江婉非得被这对父女给拖累死。

    不行,为了女儿的幸福,也为了自己以后能安度晚年,杨桂兰今晚必须把这件事给弄成了。

    高阳那么好的小伙子,江婉不喜欢,可是杨桂兰喜欢。

    就算高阳不行,今晚的那个曹军也不错啊。还是江婉的同学。

    家里也是做玉石生意的,很有钱,在上江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样的男人,才配做她杨桂兰的女婿,才能让她以后享清福。

    陈平语塞,没想到杨桂兰这么泼辣,完全不讲道理的。

    "妈,我……"陈平梗塞道。

    啪!

    杨桂兰甩手就又是一巴掌打了上去,凶狠的骂道:"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个女婿!"

    还有脸叫妈?

    杨桂兰真的气死了!

    听陈平叫。都觉得浑身长了刺一样难受。

    陈平不说话了,病房里的气氛很是沉重。

    而这时候,出去的曹军也正好回来,看到大家都在,陈平也在。

    "你还有脸过来?"曹军愤怒的揪着陈平的衣领。"江婉被你害成这样,你还来干什么?"

    曹军不想看到陈平这个废物在这儿。

    要不是他非要装逼,江婉能这样?

    陈平猛地甩开曹军的手,瞪着他,眼神暗沉道:"曹军。这里有你什么事?江婉是我老婆,你给我出去!"

    在自己岳父岳母面前,陈平没办法。

    但是在曹军面前,他绝对不能弱势。

    "闭嘴!"

    江国民这时候出言喝道,指着病房门,冲陈平怒道:"该出去的人是你!"

    江铃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玩着手机,向群里的朋友汇报着情况,嘴角满是冷嘲热讽。

    她还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发到群里。

    一时间。群内的讥嘲气息满满。

    这样的窝囊废,还真是憋屈到了极点。

    曹军扯了扯西装衣领,满脸讥嘲与得意的道:"陈平,我真是看不起你,你要还是个男人,今天就该做个了断。只要你和江婉离婚,米粒治病的钱,我一个人承担了,包括她后续的治疗费用。"

    曹军很嚣张,神情倨傲。

    在陈平面前。他有足够的底气来嚣张。

    陈平眉头紧锁,心中冷意十足。

    曹军,过分了!

    也是这时候,病床上的江婉醒了。

    所以人都围了过去,十分的关切。

    但是,只有陈平被排除在外。

    即使他想靠近,杨桂兰也是愤怒的瞪了他几眼。

    "婉儿,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告诉妈。妈找医生。"杨桂兰十分关切的拉着江婉的手,脸上担忧的神情很真实。

    "江婉,你没事吧,要什么你跟我说,我去给你买。"曹军显得异常的关切。

    江铃站在边上。也假模假样关心似的问了句:"表姐,还好吧?"

    江婉慢慢起身,靠在床头,神情萎靡,很是虚弱。

    腹部撕裂的疼痛。令她说话都有些难受。

    "陈平呢?"江婉开口问的第一句就是这个。

    "你还提那个废物干嘛?"杨桂兰随后闷气的骂了句。

    自己女儿真是够傻的,醒来第一个问的竟然是陈平。

    真是气死了!

    江婉脸颊抽痛,脸色很差,道:"他人呢?"

    这时候,杨桂兰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陈平走上前来,在杨桂兰审视的目光下,站在病床边。

    "妈,你们先出去,我和陈平有些话要说。"江婉虚弱道。

    杨桂兰本来不想答应的,但是看江婉的脸色,也没办法,只好应了下来。

    临走的时候,她还狠狠的瞪了眼陈平,警告道:"你最好跟婉儿自己提,否则,别怪我这个做丈母娘的对你不客气了。"

    说罢,几人出去了。

    病房里,就剩下陈平和江婉两个人。

    陈平坐在病床边,很是紧张,踌躇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江婉瞥眼看着窗外的夜色,半晌之后才虚弱的开口问道:"陈平,对不起,我爸妈的脾气你也知道,希望你不要怪他们。"

    陈平嗯嗯的点头,讪讪的笑了笑道:"婉儿,你别这样,他们也是我爸妈,我当然不会怪他们。"

    江婉眼角有几滴晶莹的泪滴滑落,吸了一鼻子,默默地擦了擦眼泪,而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

    今晚发生的一切,都让江婉难以忘怀。

    那个陈平变了,变得她看不透了。

    她扭头,双眼通红的看着闷头不知所措的陈平,道:"陈平,我们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