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5章,你没资格在这!

    满是欢喜的高阳,此刻有些发懵。

    事情怎么会这样?

    陈先生不开心,所以展厅不对外开放。

    还有比这个更随意的理由吗?

    "怎么回事小高,出什么事了?"

    江国民和杨桂兰见高阳脸色不对,不禁觉得奇怪。

    "哦,没事没事,展厅那边的事,跟我汇报情况的。"

    高阳勉强挤出笑容,道:"那个江叔叔,我还有急事,就先走了。"

    说完,他就起身准备离开。

    "小高啊,这么急嘛,不再坐会留下来吃的饭吗?"杨桂兰紧随其后,跟着送出门。

    "下次吧,叔叔阿姨,再见。"

    高阳急急忙忙的走了。

    他肯定着急啊,展厅要是出了岔子,他在未来老丈人面前就丢大面子了。

    这边送走了高阳,杨桂兰嘴角笑眯眯的进了屋,一看见江婉抱着米粒,就气不打一出来的骂道:"带这么个小杂种回来,我可不养她。"

    "妈,你说什么呢!米粒难道不是你的外孙女吗?"

    江婉气到了,抱着米粒哄着觉。

    自己老妈怎么能这样说呢,好歹是她女儿的骨肉啊。

    江国民也觉得杨桂兰过分了,摘下老花镜打岔道:"好了好了你,赶紧收拾收拾,把高阳送的那副画拿给我,我出去溜达几圈。"

    江国民当然要出去啦,自然是去炫耀的,给那些老朋友们开开眼。

    ……

    目光回到陈平身上,他出了江家老宅,就打了辆三轮车去了国华展厅。

    到了国华展厅门口,陈平才知道,这展厅真的不是一般的有格调。

    低调,奢华,有内涵。

    整体格局是线条方格式的,以黑白为主格调,显得高冷清幽。门前两侧是有小画廊,用黑白的鹅卵石铺设,有种西方简约美。

    正门口,还有一座黑色花岗岩雕刻的人像,是当初设计建造国华展厅的建筑大师,贝承天,国际顶级的建筑大师,一年只出一个作品,每个作品都是万人追捧,争着抢着要买下来。

    而这国华展厅,正是贝承天的收官之作。

    所以,能在国华展厅开展会,那都会带来无可厚非的美誉和名气。

    陈平立在雕像前,看了几眼,自言自语道:"居然是这老东西建造的,我看也一般。"

    陈平想起了一些往事。

    当初贝承天可是追着陈平的屁股,求着陈平要给他盖个楼。

    陈平嫌他天天登门,随手一拨款三个亿,让他在山顶建了片房子,专门放跑车和私人飞机的。

    "哎,现在好想念自己的那些爱车啊。"

    陈平心中感慨,而后抬步往展厅入口走去。

    "您好,先生,展厅暂时不对外开放。"

    年轻貌美的女接待,穿着黑白搭配的职业套裙,脖子里系着白兰花绣花的丝巾,微微弯腰,领口的一抹雪团诱人。

    陈平一愣,望了眼里面,道:"我找人。"

    "请问您找哪位?"

    女接待并没有因为陈平穿的普通而另眼相待,反而很礼貌的询问。

    "我找……"

    陈平刚准备说话,那堂口就气冲冲的走来另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同样的服饰,只是脖子里的丝巾是蓝色妖姬的绣花。

    长得倒是不错,蜂腰翘臀,一双裹着黑丝的大长腿,迈着高跟鞋"嘟嘟"的走过来。

    "陈叶柔,你怎么回事,不是说过今天不对外开放,不准任何人进来吗?"

    那气质冷冷走过来的女人,横着眉头扫了一眼陈平,颐指气使的对先前的女接待道。

    "慧姐,他说他找人。"陈叶柔明显害怕这个刚出来的女人,一脸惶恐的解释道。

    曹安慧可是整个国华展厅的女接待的领班,私底下有个绰号,叫女魔头。

    这不,曹安慧冷冰冰的打量了眼陈平,狐疑道:"你找人?"

    这人好寒酸的,一看就是农名工打扮。

    应该是今天施工队的那些同伴。

    "对,我找……"陈平笑道,露出一口白牙。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跟我来吧。"曹安慧直接打断了陈平接下来的话,扭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陈叶柔道:"好好给我看门,别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

    陈叶柔低着头弯着腰,连说抱歉,还用余光偷偷瞥了一眼陈平,朝他微微一笑。

    陈平也对她笑了笑,这个女生,看年龄不大,性格倒是蛮好的。

    没多想,跟着前面的曹安慧往里走。

    陈平不免得就多看了几眼她的背影,这女人果然身材胸猛,这扭来扭去的幅度,是个男人都顶不住。

    "你看什么呢?"

    突然!

    前面的曹安慧忽然转过身来,态度冰冷且厌恶的瞪着陈平。

    "啊,没……没有。"陈平也是一阵尴尬。

    被人家抓包了。

    曹安慧冷哼了声,道:"你这种农民工我见多了,小偷小摸的,眼睛还不干净,要是我们展厅里少了什么东西,我第一个就抓你!"

    说罢,曹安慧转身继续往前走,心中对身后的男人更加鄙夷和厌恶。

    农民工?

    陈平有点发胀,她是不是认错人了?

    跟着曹安慧来到一处施工现场,她就颐指气使的指着道:"赶紧过去干活,今天下班前就弄好了。还有你们几个,都别偷懒,我就在这看着,谁要是偷懒,工钱就没有。"

    几个工人,一听这话,忙的卖力的干活,生怕被扣工钱。

    陈平有些疑惑,看着这片地方,在刷漆。

    我是来干活的?

    "不好意思,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不是来……"陈平转头望着身边的女人。

    曹安慧高冷的下眯着眼皮,道:"你不是什么不是,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干活!"

    "我不是来干活的,我来找楚安安。"陈平不爽曹安慧对自己的态度。

    这女人,什么眼神什么口吻,好没礼貌。

    自己前不久拖乔富贵买的展厅,怎么还有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员工。

    "你找我们经理?"

    曹安慧重新打量了一眼陈平,跟着呵呵的讥笑道:"就凭你这种丝,还想找我们楚经理?怎么,想去她那告状?"

    "什么?"陈平疑惑在,这都哪跟哪啊。

    曹安慧嗤之以鼻的道,"你算什么东西,还想见我们楚经理,不干就给我滚!"

    曹安慧左手叉着腰,右手指着门。

    这下陈平是真的很不爽了。

    自己过来无端端的被当成农名工也就算了,还被这样的蛮不讲理的女人一通训斥。

    就算他脾气好,此时也快爆发了。

    "你叫曹安慧?"陈平冷着脸问道。

    "没错,怎么,你不服气,还想打我不成?信不信我立马叫保安过来,把你们全都轰出去!"

    曹安慧双手环胸,斜着眼。

    一群垃圾,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给点钱,都跟狗一样凑过来卖力干活。

    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让曹安慧养成了颐指气使的习惯。

    "很好,我想你没资格待在国华展厅。"陈平点头道,眼中的不满已经十足。

    曹安慧听到这话,登时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这人好傻逼啊,我没资格呆在这儿?难不成你这样的丝,还能开除我?"

    突然!

    远处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怎么回事安慧?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远处,一道靓丽的身影迈着猫步走了过来。

    她穿着一套白色的女士西装,将傲人的身材展露无遗,内衫是黑色的蕾丝里衣,大波浪的棕栗色头发披散在脑后,白莹的耳垂挂着圆环耳饰,非常的御姐范。

    "楚经理,您可来了,这里有人闹事。"曹安慧立马小跑过去,一副讨好粘人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