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癫神路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四百五十八章:另一条命

    冥皇每天都外出去研究药材的特性,甚至于几天不回费尔城,带着画师和博格在外做研究,时间也是一天天过去,直到两个月后,冥皇的药典书籍才完成。

    “呼”画师用笔在书籍的最后一页纸张上,把冥皇所说的药材功效给记录了下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就感觉轻松多了“这一本书可都记录完了,这两个月的时间也算是一个大大的成就啊。”

    “你作画的水准也不错啊”冥皇赞赏道。

    “哎”画师叹了口气“可惜没人欣赏,我这画很少有人买,而且都是一些平民所买,价钱可卖不了多少,比你一天给我1金可要少很多,现在你的书籍记录完了,也就没我什么事了”画师说完话,就有些沮丧。

    “别想那么多”博格安慰道:“一天1金,这两个多月,你也赚了我们50多金,开个小店卖卖你的画作,还是可以的。”

    “嗯···也许吧”画师看向冥皇,就把记录好的书籍递给了冥皇。

    冥皇接过书籍,就说道:“我们出来也有几天时间,先回费尔城,我们也在一起相处了两月时间,今晚啊,就请你吃最后一顿了。”

    “哎”画师撇嘴道:“真有些不舍。”

    博格前去推上装满药剂的推车,就跟上了冥皇。

    ······

    黄昏过去,留在酒馆的霍金鲁思三人,就点了晚餐开始坐在桌边吃了起来。

    列夫乔看着霍金鲁思就说道:“王这次出去都去了好几天了,还不见回来,想想也觉得怪辛苦的。”

    “哎”霍金鲁思叹气道:“最辛苦的,恐怕也是博格,每天都要试吃带有毒性的不同植物,为王尝试药剂的功效,对身体也是受折磨啊。”

    “嗯嗯”霍金汤尼同意道:“父亲···虽然这段时间你和列夫乔去打铁赚钱,可想想这苦差事,也比博格为王献身的要好很多啊。”

    “说什么呢”忽然一个身影伴随着说话声走了过来。

    三人一惊看了过去,原来是博格“你这家伙吓死我”霍金鲁思瞅眼看去。

    “嘿嘿”博格笑道:“能为大哥做事,哪有什么辛不辛苦的,对自己那可也算是一件好事,你看看我,每天就像在死亡边缘来回走动,这胆儿都肥了很多,还有这身体的忍痛程度,一般的痛疼,那可就是不当会事。”

    “都成怪人了”霍金鲁思打趣道。

    “嘿嘿···”博格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不打紧,怪人也得要吃东西,大哥需要我做什么样的人,我就变成什么样的人,反正和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不影响我们的关系。”

    霍金鲁思把自己面前的盘子推到了另一个位子前,便对博格说道:“饿了先吃我的,我让老板再给你弄些。”

    “哈哈”博格坐下就拿起盘中的食物吃了起来“还是我们两的关系要好。”

    画师也坐了下来,对博格说道:“看你们的关系真好,说说笑笑也蛮好的,至少不会像我一个人那么孤独。”

    “这不也是因为大哥吗”博格把盘子中的肉块递了一块给画师。

    冥皇走来,就对画师说道:“让他们招呼你,我还要到房间去研究一下药剂,你想吃想喝,就和他们说。”

    “嗯”画师应声,就目送冥皇上楼去。

    来到房间的冥皇,就把门给关上,一人坐到了床边,便把几瓶药剂放到了床头,看着几瓶黑色的药剂,冥皇的心里就在思考着问题,这一瓶瓶药剂,用妖气炼制出来可都是黑色的,但是他们的解毒功效都不同,若一个人中毒了,而一瓶瓶药剂同时放在一起,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可以解除中毒者的毒性药剂,换句话说,中毒者若是中了含有强烈毒性植物的毒,运气差的话,还没找到可解毒的药剂,很可能就已经被毒性给毒死了,这可是一个问题啊。

    冥皇拿起一瓶药剂,把瓶盖打开闻了闻,略带一丝清香味,跟着就倒入到自己的手心里,接着妖气就升腾而起,经过一会时间,在手心里的药剂开始被蒸发了一些,这时冥皇又拿起了另一瓶药剂,再次向手心里倒去,两种药剂顺势就融入到了一起,妖气依旧升腾,又过了一会的时间,在药剂被蒸发了一些后,冥皇又倒入了另一瓶药剂,就这样重复着,直到把床头的几瓶药剂全部用完,才又拿起一个空瓶,把手心里那融入到一块的药剂给倒入到瓶子中。

    “嗯”冥皇闻了闻味道,清香味比先前跟浓烈了一些,跟着又抬起瓶子向自己的嘴里喝了一点尝尝“嘿嘿···还真的可以融入到一块,这妖气的作用还真不小,既可以让这药材的功效增大,更可以把药材中的有害物完全清除,这样才可以让药材的相克性从而消失掉,便可以把他们都融入到一瓶药剂中,这样的话便可不用携带很多种类的药剂,而只用把他们都融入到一块,变成一种全能的药剂”冥皇嘴一裂,高兴的走到窗前,身子一缩就飞了出去。

    来到了丛林里,冥皇对需要的药材已经很是熟悉,一路走一路捡,把所有需要的药材都弄到,便在地上一坐,就抬起了右手,让妖气在手心升腾,随手拿起一株药材就丢到了手中,嘴里就念着:“二叶草···止血疗伤。”

    过了一会二叶草被炼制成药剂,冥皇又抓了一株植物丢到手心,嘴里又一念:“田百···功效主为生肌”没一会田百炼制完成,便和先前的二叶草融合到了一块“阳叶花···生热提温”冥皇嘴里念着,手里拿着一株株的植物就往手心里丢去,一直持续到深夜,冥皇才把最后两株植物给丢到了手中“傲重···提气升力;精香···滋骨壮筋。”

    待最后一滴药剂滴到手心,冥皇就连忙拿出空瓶把药剂给装好,跟着拿到了鼻孔前一闻“嗯~~~”冥皇有些的模样“这东西,可比先前要香了近百倍”瓶子微微一抬,就倒了一些入口,冥皇立马就挑起眼皮,惊叹道:“这恐怕不只是一瓶药剂啊,这简直可以说是另一条命啊”说着冥皇一个激动“曲舞”就把细剑举了起来,差点就要砍下自己的另一只手。

    “呼~~~”冥皇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下来,把药剂放下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d”嘴里骂了出来“就让我来看看你的效果”说完举起的细剑就对着自己的大拇指劈了下去,冥皇嘴一裂,忍住了疼痛,就见自己的大拇指掉在了地面,鲜血就开始流着,冥皇也不用血灵气来止血,因为断指还无法用血灵气来再生。

    冥皇拿起地上的药剂,就喝了一口下去“咦~~~”一个呼吸间的时间,冥皇就感到自己被割去的大拇指伤口处,一阵胀痛,就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一样,接着冥皇就震惊的发现,自己断去的骨头,开始用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了出来,并且一些细胞组织也围绕着长出的新骨开始在生长,一点点围绕修护,连同皮肉和指甲也开始恢复到如初的手指。

    冥皇抬起手指动了动自己新长出来的大拇指,活动自如,完全没有一点像是接上去的感觉,冥皇看了看瓶中还剩下的一半药剂“哈哈哈哈哈···”就痴狂的笑了起来“若是一瓶喝下,保不准一条断肢都可以再生出来,不···或许两条都行,这才是药,这才是一剂全能的药,换句话说,只要还有一条命在,不管受了多重的伤,都可以让人活过来,而且这等吸收力,见效之快,没错···这真的可以说是另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