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爱你何来亏欠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503章 大结局下

    她这翻话不知道是让闫文林想起来什么,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唇上一热,她本能的动了动嘴唇回应。

    接着耳边传来了一遍遍低沉的呢喃,在说什么:“再也不会了……”

    江时婉早上醒来的时候,卧室里是一片朦胧的淡淡的光晕,天花板上的暖色吸顶灯开着,于是里传来淋浴的水声儿。

    她眨了眨眼睛,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床头柜上大的手机。

    刚按亮屏幕,中间显示着一条未读短信,是她那个亲情淡薄的弟弟六点多点时候发来的。

    姐,这次会来没来得及跟你见一面,给你带了礼物,已经让人送到你家里。

    什么意思?

    这就要走了?

    江时婉看了眼时间,七点过了,焦躁的航班因该是七点过的吧,不确定他是否已经登机,江时婉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响了几声儿之后竟然通了。

    江时婉坐起来,问:“你要回去了?”

    “对?”

    “怎么那么急?”

    江时婉问话的时候,想起了他昨晚打来的那通电话,怕是跟闫莫莫有关。

    “是不是莫莫要走了?”

    程初为顿了一下,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儿。

    江时婉失笑,想嘱咐他点什么,又想起他俨然已经是个迈向成功的商人,并不需要她再置喙什么,便只是叹息一声儿,“好好对她,如果她还不肯接纳你。”

    闫莫莫现在予然一身,这样的人呢,要么容易心软,要么心硬如石,她对闫莫莫的了解不多,但之前听闫文林说闫安宁住院,闫莫莫去过一次医院,似乎母女俩依旧是不欢而散,接着她便要离去,至亲竟也形同陌路,就像她和江浩声一样。

    所以江时婉更不好揣测闫莫莫这个人的心里,一切但看缘分与命数了。

    江时婉重新在床上躺了会儿,怔怔的看着天花板,浴室里水声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闫文林围着浴巾出来,看见她已经醒了,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拧了拧眉心,“苦着脸做什么?”

    江时婉张了张嘴,又闭嘴,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的出来杨文林有点好笑。

    “想说什么?”

    江时婉终于还是说出口,“你知道你表妹是个怎么个想法吗?”

    闫文林面无他色,只是眼神透露出,“又是这个问题”的无奈,转身往衣帽间走去了。

    “她能有什么想法,无非就是没得谈的想法。”

    江时婉一下子就从床上弹了起来,赤着脚就跟在闫文林后面,咬着唇脱口而出的问:“这……这么绝情啊?”

    可能是身份的转变,导致了立场的扭转,因为她不是当事人,也难以感同身受。

    就想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种种,局外人也并不能理解一样。

    闫文林突然转身,有些意味不明的哼笑了一声儿,“绝情?跟当初的你比起来也是不相上下,女人不都是这样么?端着男人后续的表现。”

    闫文林在她面前打着赤膊,她鼻尖还闻得到清新的沐浴露和须后水的味道,以至于她脑子有一瞬间的当机。

    然后又重新的捋了一下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闫文林,男人台小心眼不好,太自恋也不好,遗憾的是,你刚才的那据恶化,很罕见的将这两打直男癌的致命缺点融合在了一起。”

    闫文林突然捏着她的下巴,鼻尖都快要凑到她的脸上,眼里闪烁着警告的意味,“江时婉,我还知道直男癌是什么意思。”

    江时婉抿了抿嘴唇,“嗯,换个说法,大男子主义?”

    可是这么说,用来诠释刚才的那话,似乎也不妥。

    “随你怎么说,不过小心眼的……”他说着说着勾住她的腰,低垂的眉眼噙着笑,带着蓄意的不解,“到底是谁?”

    江时婉往后倒了倒,将挂在绯色的脸与他来开少许距离,“反正不是我了。”

    各自开脱,但是谁又能分的出胜负?

    感情中的大家不过是半斤八两。

    斤斤计较的男女,你爱我你不爱我,你纠缠我我求个解脱,来来去去,兜兜转转,有的历劫陈宫终得圆满,连所有的小心眼都可以是成为感情的见证,反之就是不可提及的前尘往事,宛如鸡肋。

    “那今天就去把证领了。”闫文林似笑非笑的凝视着她脸上的表情。

    见她愣了愣,他脸上的笑也变得有些晦涩。

    江时婉想要转移个话题,但又怕生硬。

    脑海中忽然想起昨晚熟睡以前听到的声音,以为是做梦,便当即跟闫文林说了这事儿,问他,比昨晚跟我说了什么吗?

    闫文林的脸色沉了沉,说道:“没有。”

    “哦……”江时婉戳了戳他,肌理分明轮廓健硕,她说:“把衣服穿上。”

    闫文林松开了他,转身去换衣服。

    江时婉有点不知者转身,正要走,闫文林叫住她:“去哪儿?”

    江时婉转身看了他一眼,“我要去洗漱了。”

    江时婉刚起床不久,脸上还残余着一丝惺忪的睡衣意,微微卷的过肩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她随意往后拢了拢,露出了白暂的脖子。

    江时婉的五官虽然算不上第一眼惊艳到炫目的美,胜过精致的恰到好处,越看越有韵味,摆脱了千篇一律的“美人脸”,一眸一笑,眉梢眼角的小动作,都让人情不自禁被她吸引。

    闫文林让她等着,给他打领带。

    江时婉皱眉,“你自己不会动手?宝宝过会儿该醒了。”

    闫文林扣衬衫扣子的动作不停,眉头却不经意的皱了皱,不是很乐意。

    江时婉看见他不动声色拧眉的同时,已经抬脚往他那儿走去了。

    闫文林眼底闪过淡淡的笑意。

    ……然后,他们就去了民政局。

    拿着小红本出来的时候,江时婉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阳光有点刺眼。

    逼婚的那一幕似乎历历在目,如今,辗转,……她还是他的妻子。

    真好!

    江时婉在心里觉得,其实成为闫太太,想来也不是一件坏到无法接受的事情。

    全书完!

    感谢宝宝们的喜欢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