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有灵自古不凡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三百九十四章 久等

    小纸人用头顶她的手指,“我有要来鬼域办的事,自然是为了救你离开。”

    “师尊?”

    妍岚不知该如何说,小纸人苍姝看她,“我还担心鬼尊带你来护不好你,现下看,做的倒是不错。”

    妍岚身上被下了术法,趋避了鬼气保全灵力,到底要费一些心思。

    苍姝抬眸,“或者现在我便可带你离开。”

    妍岚停顿,“师尊……”

    苍姝见她有些犹豫的模样,便有了心思,妍岚反应过来,“师尊莫框我,若真有离开的法子,先前你也不会说那番话了。”

    “我也并非要框你。”

    苍姝道,“你现下有事要做,我便等你,但你定要小心着自己,莫要受伤。”

    说着,小纸人拿出早备好的灵珠,“你的身子在鬼蜮还是有些勉强,这些灵珠该是够支撑些时日。”

    妍岚眼中闪过些别的情绪,明明察觉到了自己想法仍愿意相信等待,这样的师尊……

    妍岚伸手接下了这些灵珠,“师尊放心,不会让师尊久等。”

    她的话没说完全,再等些时日,待楼惐的阵法准备完全,到时候便不会只是离开鬼域这般简单了。

    “师尊,鬼域中亦有邪术身影。”

    妍岚想到什么,“鬼将军身死一事,莫非同师尊有关?”

    小纸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唔……是。”

    妍岚失笑,“鬼将军身死,他的亲信如今正四下寻找犯人,其中有些踪迹可疑的,或是邪术师伪装。”

    渗透了鬼域,也不知究竟还有哪里没被这些老鼠啃过。

    “虽然不知目的是什么,但如今看来,那些人的目标也是师尊你们。”

    苍姝哼笑,颇为霸气道:“那便让他们来。”

    小纸人叉腰仰头的样子着实是可爱,妍岚又忍不住上了手,她道:“楼渊对外宣称闭关,再出现,便是最后决战之时,定然掀起风波,如果有机会,或许可以借他闭关之机铲除祸患。”

    对于这句提醒,苍姝自然也能想到,只是楼渊这厮藏得实在太深,再加上邪术的动作未断,将他的踪迹遮掩的极好。

    “师尊,或许鬼域内可寻到他的踪迹。”

    妍岚分析道:“便在千年之前,楼惐便已然寻到日旳,师尊以全部的心力将其击杀,但在事后,天枢却并未回收到他的魂魄碎片,千年后的如今卷土重来,怕是因着当初便没有受下冕上那一击。”

    “莫非,”苍姝眼中有眸光一闪,“他早有所料,借由阵术来到此间。”

    “恐是如此。”

    妍岚也冷了眼,冕上之所以离世便是因着与他的一战,却不想竟还没将这个腌臜货剿灭,着实可恨!

    苍姝将她的情绪收入眼底,算是知晓了当初的枢所以殒命的原因,果不其然同楼渊有关。

    妍岚回过神来,苍姝问她:“所以阿妍,能否告诉我,你同楼惐来到鬼域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时空轮转之术。

    妍岚犹豫并未开口,因着此术波及之人是苍姝,她不知该如何解释,但凭借苍姝的敏感聪慧,如何察觉不到她的目的。

    只是如今苍姝才明白,原来一切的缘由果真是自己。

    “千年之前,我还曾做过些什么?”

    苍姝缓缓开口,这般问着,妍岚抿唇,“并非是大晏,恐怕是更久远的之前,您便同冕上有所接触。”

    苍姝皱了眉头,妍岚却忽而笑了,她轻轻牵起小纸人的手,“师尊不必担忧,弟子保证,此阵,绝不会殃及苍生,也不会改变了原有的轨迹。”

    妍岚这般笑得温柔,却让苍姝心头升起了一种莫名的不安,她方要开口,却听忽然有敲门声传来,“妍姑娘,尊上有请。”

    妍岚没应,外面的人似乎习惯了,敲过门后安安静静等着她动作。

    妍岚整理了衣衫站起身,将小纸人放在窗边,“师尊,您该走了。”

    苍姝看她这般温和却严肃的“逐客令”,只得收敛了不安感,她只叮嘱:“万事小心。”

    “是。”

    小纸人于原地,妍岚立刻换了面色,推门走出,“带路。”

    ——

    “砰!!!”

    鬼域某处蓦然绽开一道灵光,黑影倒地的刹那,一道白衣翩跹而过,手中剑划过银芒,狠狠刺向一处。

    白依依将剑上的血迹抖落在地,目光转过四周,“倒是能躲。”

    而在她一旁,安泽杵着邪术师的脑袋,“现在可说你家主子的所在了?”

    那邪术师被下了咒术,全身布满了暗红的纹路,似乎有细小的嫩芽在体内生长眼神,即便被堵住嘴,痛呼却压不住。

    自尽不能,挣脱不得,最后竟被活活折磨而死。

    安泽随手一挥,邪术师的身子便被堆在一旁。

    不得不说这些人藏得果真荫蔽,若非是早有所料,怕是如今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就是他们了。

    “还要多亏了苍姝。”

    白依依收剑入鞘,瞥过面前的数具尸身,“混杂在鬼将军的亲信中,追寻灵力而来,他们的消息截住了吧。”

    后面半句问的是安泽,安泽勾唇笑了笑:“自然,我还特意寻了些东西还回去,定然不会白让他们的心思白费。”

    对于这位面甜心狠的祖宗说的话,白依依自然不会怀疑。

    在前两日,本来打算攻入鬼城的计划搁置,苍姝的意思是比起楼惐,倒不如借此时机试探楼渊的所在,救人一事也因此搁置下来。

    白依依没开口去问,苍姝虽则没有言语,却能察觉到她的转变,这两日也似乎一直在思索些什么。

    也不知这是第几波落在她们手上的邪术师,白依依揉了揉手腕,“也不知楼渊给他们吃了什么汤,连一个人的口都撬不开。”

    “无非是精神束缚。”

    安泽捏下巴,“邪术罢了,中术者心智皆为一人掌控,自然撬不开口。”

    他翻身从一旁落在地面,“既然寻不到什么踪迹,便回去罢,少庄主那边的阵法快好了,即便是入鬼城——”

    “轰!!!”

    便是在此时,乍然响起一声,便是天地似乎都颤动了一下,安泽察觉到了什么,蓦然一惊,“莫不是楼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