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暗恋成欢,女人休想逃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060章 因为不在乎,所以没有了伤疤

    她不忍心改口,也不忍心拒绝。

    想着,再多一天,喜欢着,没有关系的。

    凡事都有循序渐进的过程。

    她挂上了电话,加快了速度。

    她记得纪辰凌烦心的时候,就是会加快车速,好像,能让自己的烦恼随着车速的加快,路况的紧张,肾上腺素的提高而消失一样。

    习惯,会因为两个特别熟悉的人,相互传染。

    观点,也会因为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聊天而相互影响。

    两个相爱的人,轻微的一点情绪变化,其实,也是会被察觉的。

    正如你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的心里,恐怕,也并不喜欢你。

    白汐回到了家,时间还早,她不想让自己没有事情做,会想太多。

    她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重新整理了下。

    纪辰凌的衣服他自己整理的很好,不需要她整理。

    她去天天房间。

    也不知道天天像谁,她的东西,也整齐地放着。

    不仅仅是书,玩具,还有天天自己的衣服,都被叠的整整齐齐的。

    她的这个女儿,虽然有时候调皮,是非观也没有完全养成,但是,对她来说,就像是天使一样的存在。

    白汐忍不住又悲伤了起来,坐在了天天的床上,发着呆。

    手机响起来

    她缓过神来,看是傅悦打过来的,赶紧的,接电话。

    “小汐,你醒了没?”傅悦问道,“嘿嘿,我刚睡醒。”

    “嗯,醒了,没有关系,要不,中午来我这里吃饭吧,我现在出去买点菜。”白汐建议道,想着,她出去买菜,也算是有点事情做。

    “不用不用,我昨天睡觉之前就吩咐我的厨师了,我们去我俱乐部那边玩,我们可以一边吃饭一边唱歌,我喊几个明星小鲜肉过来陪我们这些老女人。”

    “老女人,你才多大啊,怎么就老了?有些二十七八岁的男人都自称小鲜肉呢。”白汐吐槽道。

    她发现,跟朋友聊天,会让她不那么胡思乱想,好事。

    “我找来的,肯定不是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十岁的,对十岁的小仙入欧来说,我们不就是老女人了?”

    “那你找一些二十七八岁的吧,我想显得我年轻。”

    “要年轻不简单,我找一些四五十岁的过来,你就是全包厢最年轻的女人,哈哈哈哈。”

    “我记得你比我小吧?”白汐再次吐槽道。

    “哈哈哈哈哈。”傅悦猖狂的笑起来,“你觉得,我像个女人么,你是对我有多深的误解,才会觉得我是女人的。”

    白汐懒得跟她理论,“我现在过来,一会见。”

    “好的,好的,一会见。”傅悦挂上了电话。

    白汐回去自己房间,简单的化了妆容,才上车,她就接到了宋振海的电话。

    “白总,刚才纪总已经把事情跟我说了,你方便把合同发我一下吗,我研究下,如果顺利,我今天就可以发律师函过去了。”宋振海说道。

    “不着急,我答应给金姨一天的考虑时间,律师函一天后发给她就可以了,我先把合同发你邮箱,你看一下,应该是没问题的。”白汐说道。

    “好的,麻烦白总了。”

    白汐当初是留个心眼的,把合同扫描进电脑,储存了起来。

    她把邮件发给宋振海后,开车,去傅悦的俱乐部。

    曾经,傅悦亲自给她办了会员卡,那里的人看到过她和傅悦在一起,关系很好的样子,所以也没拦着她。

    白汐一边朝着里面走去,一边给傅悦打电话过去,“我已经在了。”

    “那么快啊,小汐,你在等我一下,我安排一个包厢,你先进去,我大概还要半小时到,我找了人过来给我和艺姐化妆,我们要美美的过来的。”傅悦说道。

    “好。”白汐应道,没有注意,差点撞到一个人。

    她及时停住了脚步,挂掉了电话。

    发现那个人,依旧站在她的面前,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到了祁峰。

    她知道祁峰来j市了,上次有见过面,不过再见,还是像是恍如隔世。

    过去的伤害,随着不在乎,好像,连疤痕都不见了,甚至,她忘记了很多过去和他发生的事情。

    她当做不认识,低着头,想要经过他。

    祁峰握住了她的手臂,目光很深,很沉,“小汐,我想你。”

    白汐瞟向祁峰的手,“请你先放开我。”

    祁峰松开了白汐的手,问道:“你吃饭没,我请你吃饭吧,我们好久没有聚聚了,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白汐转过身,正对着祁峰,依旧平淡也平静,“你想要对我说什么,现在就说吧,我中午约了朋友,不方便,也没有时间。”

    “我和白亦初没有在一起,听说她得了艾滋,现在去国外治病了,我知道,过去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珍惜你,我鬼迷心窍,我一时被猪油迷了心,我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为什么这么没有理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越想越后悔,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应该,你可是我从小就发誓要好好保护一辈子的女孩。”祁峰告白道。

    “小时候的事情,都没有理智,也没有阅历,事情发生了,也不会再改变,祁峰,我爱过你,恨过你,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可以完全放下了,因为你们不值得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任何痕迹,所以,无所谓原谅不原谅,我连恨都不想给你,你还有其他事情吗?”白汐淡淡地问道。

    祁峰望着白汐那张干净的脸蛋。

    她和小时候比起来,多了一份从容,一份成熟,一份淡定,好像,更具有宁静的力量。

    那些,都是他喜欢和着迷的。

    但是,是因为贝勃定律吗?

    他忘记了最好最美的就在身边,而被外面的激情,冲动,诱惑道。

    当时觉得很兴奋,可是,随着日子越来越久,看多了虚情假意,反而更加怀念以前那份纯粹的爱情。

    “小汐,我会救你,如果我救了你,你会回到我身边的吧?”祁峰问道,眼神多了一道炙热和诚恳。

    白汐一直觉得,祁峰的身份挺扑朔迷离的。

    他好像知道很多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好像,还有一个身份,一直隐藏着。

    “救?怎么救?”白汐狐疑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