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风过情海城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591章:约定

    司野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他看着陈管家,还是恭敬的喊了一声,“陈叔。”

    “哎。快进来。”陈管家引着司野来到了三楼,“先生就在卧室里面,少爷你。。”陈管家欲言又止。

    顾老的这一段时间身体状况一直很差,刚刚从医院里面出来,心脏有毛病,年纪大了,也无法做手术,顾老也是戎马半生的人,到了生命的末尾,早就看开了。

    唯一看不开的,就是他那个小儿子。

    他这辈子一共有过两个女人,生了两个儿子,后来妻子离开后,他又娶了年轻的司家小姐,人到中年得子,偏偏这个儿子是最像他的。

    司野推开门,走进了卧室,这间卧室,是顾老居住的,此刻这个年迈的老人躺在床上吸着氧气,像是一个快要枯萎的老树,喘息的声音都是带着浓重的痰意,曾经意气风发创立陆氏的商业王者,此刻已经是风烛残年,司野站在门口。

    顾老道,“还不滚进了!还让我这个当父亲的起来去请你吗!”

    陈管家没有走进来,卧室里面只有司野跟顾老二人。

    司野没有坐下,就这么站着,少年背脊挺拔如松,“我来了,有什么事你说吧。”

    顾老,“你这个混账东西,真的是我不死了你不过来啊。”他的声音沙哑浓重,但是骂骂咧咧的好几句,看着这少年不曾变化的情绪,叹了一声,如同一瞬间枯萎下去了,刚刚的那一丝生气也没有了。“我要不行了,还能撑几天,我要去陪你母亲了。”

    提到母亲儿子,司野的脸上裂开一道,“我母亲?你有什么脸提她。”

    “司野!”顾老随手抄起一个杯子就要砸过去,但是有没扔,手就这么高高的举着,气的浑身颤抖,最后还是放下了。

    “我让江洋叫你过来,就是想要跟你说,爸爸。。后悔了。。真的后悔了。。”顾老摇着头。

    司野抬了下眼皮,声音很淡,“后悔了。。可是我母亲也死了。”

    空气沉默良久。

    顾老说道,“你联系我的律师,他会帮你处理,我不想看见我走了,顾氏一团乱。”那是他的心血,他不想看手足相残,更不想看到现在顾氏再往违法的方向走,他一辈子光明磊落,可是却落得长子昏迷植物人,最小的儿子远离他,人到了现在这个弥留的时间,不免想的很多,那一幕幕一直在脑海中回忆,他这一生。

    而顾氏,在次子顾闻胜手中,却背地里弄一些小手段,为了金钱利益而违背道德。

    司野说,“你去看过大哥吗?这十多年,你有没有去看看大哥,到底大哥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你心里不清楚吗?”

    “父亲。”司野继续说道,“您不要逼我,顾家这团泥坑,我也不想掺和,你不想顾氏步入逆途,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姓顾,却不是顾家的顾。”

    “你——”

    “如果你不看看着顾家继续落寞下去,那么,我建议父亲还是好好的保重身体吧。”司野说完,就走了。

    陈管家走进来,“先生。”

    顾老靠在床上,“他太像我,也太像她了。。”

    司野走出了别墅,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停在门口,司机下了车,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一身儒雅斯文,不像是商人,却像是某学校的教授。

    顾闻胜看着他,“三儿回来了,这么快要走吗?”

    司野一笑,“二哥。”

    “这些年,我跟父亲都挺想你的,多回来看看。”顾闻胜笑着拍着他的肩膀。

    司野说,“是。”

    他眼里没有笑意,唇角也没有,就算是敷衍的情绪也不想做,直接走出去。

    顾闻胜眼底的笑意却深了,拿了手机,“喂,给我查查顾江洋,司野回来是不是跟这个小杂种联系了!”

    喻西音的生日快到了,云霓跟苏娜给她准备了礼物,周六的时候,几个人一起去吃了饭。

    回到家,喻安北也给她准备了礼物,喻随江买了一个蛋糕,但是当晚,陈阮华没有回来。

    一桌子菜,一直等着。

    到了8点半,喻随江说道,“不等了,你们先吃。”

    然后他切了蛋糕,喻西音许了愿望。

    她的愿望很简单,家人安康。

    还有,能跟司野在一起。

    喻随江站起身,去了阳台,给陈阮华打电话。

    陈阮华正在医院里面。

    她今天夜班。

    喻西音咬着唇,其实她并没有不高兴,因为,她习惯了。

    而且陈阮华平日里面,对待她一直挺好的。

    生日不生日的

    其实她来不来都好。

    她只想一家子吃个饭,就挺开心了。

    喻随江的声音,在厨房这边,喻西音也能听到。

    “阮华,今天是西音的生日,你请一个假,换一个班。”

    “我都说了,我很忙,今天我值班。”

    “那你不能换班吗?”

    “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你也知道的,我要竞争院长了,这个时间不能出纰漏。”

    “哎”喻随江挂了电话,摇了摇头。

    餐厅里面,喻安北看了一眼喻西音,似乎是想要安慰一下这个姐姐,但是看见喻西音一脸风平浪静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喻安北犹豫了一下,夹了一块排骨放在喻西音的碗碟里面,“姐,你多吃点吧。”

    “我晚上,不喜欢吃太多肉。你多吃吧,正是身体生长的时候。”喻西音说着,又给他盛了一碗汤。

    “姐,妈妈就是很忙,毕竟她值班,都是病人,也得为了病人负责”

    喻西音笑了一下,摸了一下喻安北的头,“好了,我能连这点都不知道吗?快吃饭吧,吃完了你也得休息了。”

    “明天周六。”

    “那你吃完了去玩电脑好吧。”

    “嘿嘿。”喻安北笑了一下,看着自己姐姐并没有不高兴,也就放心了。其实他也发现了,妈妈,好像很少跟喻西音过生日,偶尔过过几次,他也知道,喻西音是收养的,但是他很喜欢喻西音,一直都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一样。

    他虽然年纪小,但是也知道妈妈跟哥哥的矛盾。

    妈妈,从来没有给哥哥过过生日。。

    而哥哥,前段时间,离开了家。

    吃完饭,喻安北上了楼,喻西音把碗碟刷干净,喻随江走过来,“西音啊,爸爸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喻随江送给她的是一台笔记本电脑,“最近我同事也买了这款,我觉得不错,女孩子用挺好的很方便。”

    “谢谢爸。”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喻西音晨跑完了回来,正好撞上了回家的陈阮华,她下了夜班,喻西音看着她,“我买了早饭,你吃一点在休息吧。”

    “嗯。”陈阮华看了她一眼,上了楼。

    喻西音上午的时候在家里做练习题,外面似乎有争吵的声音,估计是喻随江跟。。陈阮华,喻西音咬着唇,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出去。

    她隐约听到了,似乎这一场争吵,与自己昨晚上生日有关系。

    其实,她很感激喻随江跟陈阮华能够收养自己。

    真的很感激。

    陈阮华一直都是这样性格,面冷心热,对自己挺好的,从不苛待,可能她并不是一个慈祥温和的长辈,但是,你又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人家凭什么对你慈祥温和。

    喻西音很尊重她。

    她也并不希望喻随江因为这件事情,跟陈阮华起了争执。

    喻西音一直在努力,她想要离开喻家,大学的志愿填的远远的。

    喻西音今天并没有去司野家,因为下午的时候,陈阮华睡醒了之后带着她去了一趟商厦,去了几家精品女装店。

    陈阮华的面色严肃,但是语调温和,“我昨天晚上夜班,有病人要看,你的生日我也没有回来,你看看喜欢什么我给你买。”

    喻西音,“我没有什么喜欢的,家里的衣服很多。”

    陈阮华似乎是知道她会这么说,点了点头,让导购给她挑了两件合身的衣服,“就这两件吧。”

    “谢谢陈姨”

    “西音啊,你爸爸一直很喜欢你,我也知道,你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管过几次,你呢也要高考了,现在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高考上,到时候就考本地的医科大学,等到毕业了,继续考研,然后我找人给你安排在医院里面工作。”

    陈阮华把一切也都计划好了。

    喻西音咬着唇,“再说吧,现在提起报志愿还早。”

    “不早了,这种事情要早早的考虑,学医很好,安北要不是太小了,我早就让安北去学了。”

    喻西音并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看着陈阮华的背影轻轻说,“我知道了。”

    寄人篱下,她并不想明面上拒绝陈阮华,再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她看了一眼手里拎着的纸袋,里面都是陈阮华给她挑的衣服,陈阮华是一个面冷心善的人,如果她肯低头跟陈权好好聊聊,或许母子之间的隔阂不会这么大。

    —

    晚上的时候,喻西音躺在床上。

    收到了司野的短信,“生日快乐,抱歉,昨天我不知道”

    喻西音并没有把自己生日的事情告诉司野,“你怎么知道的?”

    司野说,今天喻西音跟陈阮华去女装店买衣服,导购恰好是司野一个朋友的妹妹,喻西音试了衣服,导购拍了几张照片发在了群里,朋友告诉了司野,因为司野的手里里面存了喻西音的照片。

    司野这才知道,这天是喻西音的声音。

    “抱歉,我今天才知道”

    喻西音,“没事,我本来”她本来也没有告诉他,又怎么会怪他呢。

    “你下来。”

    “啊什么?”喻西音握着手机。“我下来?”

    难道。。

    司野在楼下。

    喻西音披了一件衣服,快速的赶到楼下,小区的保安很严格,若是没有住户允许,一般外人是不能进来的,喻西音以为司野被保安挡在小区门外,但是刚刚下楼,就在单元楼门口看到了司野的身影。

    “你怎么进来的。”

    “我说,我是你同学,你的试卷落下了,我给你送过来。”

    司野从兜里拿出了一根红绳,然后握住了女生纤细白皙的手腕,系了上去。

    红色的手工编织绳子,上面缀着一个银质的饰品,绑在了女生的手腕上。

    这是喻西音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月光下,女生踮起脚尖,男生圈住了她的腰,两个人在楼下亲吻,喻西音红了脸,这是她初吻,第一次。。

    “西音,你愿意等我吗?”

    喻西音当时并没有听真切,“等什么?”

    司野抿着唇,“西音,你等我,等我处理完家里的事情,我就娶你。”

    嫁给他这几个字让喻西音怔了一下,她觉得自己还小,谈婚论嫁太遥远,怎么也得上完大学再说,但是她喜欢司野,司野也喜欢她,她抱住了司野的腰,“好啊,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