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娇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3988 该来的总是要来

    ♂!

    这七八天的时间,叶楚一行人收获颇丰,白狼马收到了四万六千多个老婆,加上之前在别的地方收到了,现在已然有了十万个新老婆了。【最新章节阅读..】

    当天晚上,他就兴奋的告诉叶楚,自己身上的诅咒真的解开了,十万个老婆一到手,马上就解开了诅咒,叶楚也为他高兴不过那诅咒之术,确实是神奇,竟然还真的有这样的效果。

    其它的,陈三六,也收了一百多位新老婆,另外的基本上每个人,最少的也收了几十个老婆。

    七天的时间,总共收了得有八万多人,白狼马收的最多,其它的就是他们的后代,儿子,孙子之类的二百多人,收了有三万多人。

    对于叶楚来说,虽说他自己没有收一个女人,不过他的天道宗天眼,却因此而提升到了第四重。这是他之前并没有预料到的原来这天道宗的天眼,连续的施展,也可以促进它的蜕变。

    之前他听天晴说过,这天道宗天眼,一共分为九重,若是能到第九重的话,传闻一眼就可以望断星空,望断时间,望断轮回了。

    当然,传说中也没有人,到达过第九重,历任的天道宗宗主最强的,也只是到了可能是第七重吧。

    但是这到底哪一重哪一重有什么样的神效,天晴也不清楚,她只是一个未出世的天道宗圣女而已。当年她被立为圣女,还没有几年,天道宗就崩塌了,洪荒仙界也被屠净了,自己被天道宗宗主的魂力所封印,活了下来。

    第四重,对于叶楚来说,当天晚上,叶楚才知道这为何叫第四重。

    坐在城主府的内殿中,叶楚躺在躺椅上,看着头顶的星空,一双天眼紧紧的盯着这头顶的天空。

    叶楚没有看破虚空,也没有望断星辰,更没有斩切时间,而是他看到了自己。

    何为自己,他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就如同闪电一般在自己脑海中一下子就闪过去了。一幕幕,一件件,一桩桩,一句句话,都在自己的脑海中,在天眼中闪掠而过。

    他的双眼边缘,上面有两条淡淡的金线,被上眼皮所遮盖住了。

    能看到自己的过去,这又有什么好处呢,叶楚这大半天的时间也一直在想,他发现这样子自己修行的速度可以提升好几倍。

    许多弯路,其实是因为过去造成的,因为你没有重视过去,忘了初心,才会多走弯路。修行上的弯路,也是因为没有看到过去,没有审视自己过去的错误所导致的。

    如今能够看到过去,叶楚就能够避过许多以前的弯路了,即使是大魔神,也会走很多的弯路。当这些弯路被掠过之后,叶楚发现,自己的修行速度,极力的融合的速度,会快上好几倍。

    对现在的他来说,当然算是一件得机缘造化的大好事了,极力修行提升好几倍的速度,并且叶楚发现因为天眼上了第四重了可能还能通过天眼就能进行极力的融合了,无须自己另外静下来修行了。

    这样一算的话,提升的速度就不止几倍了,可能会达到十几倍之多。

    因为只是天眼就能修行的话,自己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能修行了,比之前自己一天只能修行两三个时辰,要快太多了。

    静静的躺在这里,叶楚也能自己修行极力,天眼就会自动的运转了。

    只是现在他还在适应这个过程,所以速度不能全开,还在细细的品味这种修行的过程,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过程,一句两句都难以说得清楚。

    “叶楚你怎么还没休息?”这时候腴儿嫂子从内殿走了出来,见叶楚还在这里躺着。

    “嫂子不也是吗……”

    叶楚笑了笑,坐直了一些,问道:“现在可不早了大哥呢?”

    “他?”

    腴儿笑了,坐在一旁的躺椅上:“他睡的和死猪一样,雷都打不醒的……”

    “呵呵,真是挺羡慕你们夫妇的……”

    叶楚叹道:“我要是能过这样的生活,其实一切都值了……”

    “呵呵,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腴儿微笑道:“你现在也过得不错呀,前往魔界是有什么事情吗?”

    “恩,有些事情。”叶楚点了点头。

    腴儿问道:“能和嫂子说一说?”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吧,嫂子要感兴趣,我就和你说说…”

    叶楚也没必要瞒她,就把在魔界中发生的事情给说了说,听完之后,腴儿则是笑了:“你小子想不到到处留情,那你这回去是想带他们母子回来了?你怎么知道,她为你生下了儿子的呢?”

    “就是一种直觉吧。”

    叶楚苦叹道:“我这个人的直觉比较灵,不会有错的。”

    “恩……”

    腴儿点了点头,右手一翻,取出了两壶酒,扔给了叶楚一壶:“既然如此,你就去带他们回来吧,她都肯为你生下儿子,可见她并不是真的恨你。”

    “但愿如此吧。”

    叶楚喝了口酒:“说实话,我真是觉得挺对不起她的,为了我另一个女人,就冒充别的男人欺骗了她。还搞大了人家的肚子确实是不应该。”

    “也不用觉得愧疚吧,这就是命运吧。”

    腴儿轻笑道:“她注定了是你的女人,而不是那个什么与你长的一样的男人的女人,既然都是你的女人了,别人的事情就不用考虑了。”

    “恩,嫂子说得有道理。”

    叶楚笑了笑,与这腴儿嫂子碰了一杯,可能明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再见面不知道得是什么时候了,叶楚和这嫂子也多喝了一些,多说了一些,聊了聊各自的经历,还有往事。

    ……

    一夜无话,二人聊了一个通宵。

    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这城主府外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位白裙女子来到了这里。

    正是那仙狱的林仙使过来了,与她一道前来的,还有三位黑袍人。

    宏七早早的起来之后,便与自己老婆腴儿在城主府正殿,接待了这林仙使和三位黑袍人。

    三位黑袍人应该是狱头,一次来了三位狱头,可以说这回的事情不会小了。

    “不知道仙使和几位狱头,此回来我圣城,所谓何事?”宏七问林仙使。

    林仙使面色凝重,将这回来的事情,和宏七夫妇说了说。

    听完之后,宏七夫妇都有些惊讶,宏七沉声道:“此事是不是有误会?芒老在圣城一带一直是相当有威望的,虽说他脾气是有些大,但是行事一向有原则的,不会胡作非为的,我相信这件事情恐怕是有误会吧。”

    “此事仙狱已然调查清楚了,这回本使前来南风圣城,也是希望城主大人能够提供帮助,助我们揖拿芒三。”林仙使却言词凿凿,事情似乎已经定了。

    宏七凝声道:“这个是自然,仙狱之令,我们圣城必然遵守。”

    “只是他的修为,达到了魔仙之境,现在也不知道人在何处,要揖拿他的话,不知道仙使和几位狱首,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准备吗?”

    宏七有些担忧:“要不然的话,以我们的实力很难拿住他的。”

    “恩,这个我们自然早有准备。”

    林仙使微笑道:“只要宏城主,将通天柱借我们用几天就行了。”

    “通天柱?”宏七心中一楞。

    林仙使接着解释道:“通天柱一事,是由江老之前从仙狱借走的,是我们狱主亲自借调之物。”

    “哦,原来如此。”

    宏七晃然道:“借用通天柱自然是没有问题,别的事情需要我们做吗?”

    “若是宏城主方便的话,可以替我们参与封印……”林仙使道。

    “这个……”

    宏七显得有些为难道:“此事要不然我们就不参与了吧,实话和仙使说了吧,我与那芒三的交情其实还挺不错的,算是有些私交吧。若是由我去封印他,于情于理,在圣城中对我不利,通天柱我借给你们,此事就劳烦仙使和几位狱首吧。”

    “恩,没事,我们理解。”

    林仙使笑了笑,也没有怪罪于这宏七,只要他肯借通天柱就行了。

    揖拿芒三一事,也不用他亲自相帮,他们四人早就有所准备的。

    “恩。”

    宏七对林仙使道:“那请仙使和几位在这里小坐一会儿吧,我去将通天柱取来……”

    “我和你一同前往吧,取通天柱还有些要注意的。”林仙使起身。

    “好吧,那三位狱首就在这里先休息一会儿,我们去去便来。”

    宏七夫妇跟着林仙使离开了,三人结伴前往南伤庄,不过在去的路上。

    宏七还是有些疑问,问林仙使道:“林道友,那事情当真是芒老所为吗?”

    他和林仙使也有私交,八百年前,林仙使就曾经来过这南风圣城,她和自己夫人还挺好的关系。

    腴儿也觉得有些不敢相信:“照理说,芒老不是那样的人呀而且他是一个嫉恶如仇之人,向来正义禀然,不像是那样的邪人呀……”

    “此事确实是真,仙狱派我几人来揖拿,也只是带他回去做个过场吧,马上就会入仙狱了。”林仙使道。

    宏七叹道:“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芒老也真是的……”

    “看来是真的了。”

    腴儿也没办法,只能唏嘘叹气,同时对林仙使道:“对了姐姐,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魔界在哪里?”

    “魔界?”

    林仙使听到这一个界域,皱了皱眉道:“那可是一个比较远的界域了……”

    “这么说姐姐你知道了……”

    腴儿喜道:“是这样的,是我的一个弟弟,想要去魔界办些事情,不知道姐姐能不能帮他指条路……”

    “去魔界?”

    林仙使沉声道:“去那里不是不可以,不过最少要经过一百多座圣城,十几座神城,以及好几座仙城,光是这路上花费的时间怕是就要过百年吧。”

    “姐姐有没有什么近路的?”腴儿问。

    林仙使想了想道:“他要去魔界干吗?”

    “是这样的,他有个道侣在那边,要去寻他的道侣……”腴儿道。

    “他的道侣在魔界?”

    林仙使挑眉道“你这个弟弟来自魔界的?”

    “也不是来自魔界,只是以前去过魔界……”腴儿道。

    林仙使笑了笑道:“恐怕他不是你的弟弟吧,魔界的成仙路才开启没有多少年的,若是他从魔界上来的话,不可能现在就到了这边的……”

    “呃……”

    腴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林仙使当真是机灵。

    林仙使笑道:“如果要从魔界快速到这边来,那他只能经过一个地方的周转了,我已经大概猜到了他是何人了……”

    “呃,你认识他?”腴儿和宏七都有些意外。

    林仙使想了想后道:“他应该姓叶吧。”

    “呃,姐姐你认识叶楚?”宏七夫妇确实是比较意外。

    林仙使笑了笑道:“果真是这个叶楚,他以前可是我仙狱的一位仙牢之主,后来却逃出了仙狱,不知去向,原来他在你们南风圣城……”

    “叶老弟是仙牢的牢主……”

    宏七夫妇都有些吃惊,宏七道:“叶老弟是什么来历,我们倒真不清楚,这段往事他也没和我们说起过,不过叶老弟的为人是绝对正派的。”

    “恩,姐姐,叶楚在仙狱没惹上什么事儿吧?”腴儿有些担忧的问道。

    毕竟这叶楚可是和邪天有仇的,难道是因为邪天之事,叶楚才离开仙狱的。

    不过叶楚之前竟然是仙狱的一位仙牢的牢主,这个身份,确实是令他们夫妇有些意外。

    林仙使笑道:“这个叶楚倒是有些意思,好好的牢主不当,自己逃掉也是一个奇葩了……”

    “呵呵,可能他不想当吧,嫌牢主无聊吧。”腴儿笑了笑。

    不过林仙使又道:“只不过他当仙狱是他家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呃……”

    听她这么一说,宏七夫妇脸色有些微变,心想原本指望她帮忙带叶楚去魔界的,现在这么一来,不会还想抓叶楚回去仙牢吧?那就真的是日了狗了。

    “叶楚也没有恶意,之前我们听说,有人针对叶楚,想对他下手……”

    腴儿替叶楚解释道:“想必若不是因为有人想对付他,他也不会离开仙狱的,当牢主可是一个肥差……”

    “有人要对付他?何人?”林仙使似乎对叶楚的事情很是感兴趣,而且听这语气,似乎对叶楚有些成见。

    腴儿道:“听说是邪天,但是具体怎么样,我们也不是太清楚。”

    “邪天?”

    听到这个名字,林仙使眼神挑了挑:“邪天虽强,在仙路上臭名昭著,但是还不至于敢到我仙狱来惹事。”

    “叶楚现在哪里?”她又问腴儿,“在妹妹你们的城主府内吗?还是在乾坤世界中?”

    “姐姐你想干吗,你可不能胡来……”

    腴儿道:“叶楚与我们夫妇,有过命的交情,他绝对不是那种惹事生非之人……”

    “是呀,林仙使,此事一定有误会的。”宏七也劝。

    若是林仙使真要拿叶楚开刀,他们断然不会承认,叶楚在哪里的,也不会告诉她的。

    反正只是说了一说,林仙使也没有证据的。

    见这夫妇俩,如此维护叶楚,林仙使也没有想到,她楞了楞后笑道:“妹妹和宏城主别太紧张了,我没打算对叶楚做什么,只是斥责这小子不守规矩罢了,擅自离开仙狱,这可是大罪…”

    “哎,叶楚也是情有可原的嘛,人家来害他,他总不能坐以待毙嘛……”宏七叹道。

    腴儿也说:“妹妹你一定要相信叶楚,他确实是被邪天追杀之前在我南伤拍卖会的时候,邪天还出现在这里,险些就抓到了他……”

    “邪天还来过这里?”

    林仙使挑眉道:“看来此事还挺严重的……”

    “罢了,叶楚的事情等以后再说吧,先去处理完这个芒三的事情吧……”

    林仙使叹道:“我最近也是忙的焦头烂额,仙路上不少事情叶楚与我也无怨无仇,我也没必要来抓他,我只受仙狱之命。”

    “那就最好不过了。”

    腴儿挽着她的胳膊,笑眯眯的说:“不如姐姐你再帮帮叶楚吧,带他去魔界吧?他也是为了自己的道侣,情深一片,你成全他吧……”

    “你们这么帮他呀……”

    林仙使也有些无奈:“他若是想要快点到达魔界,其实他自己应该清楚要怎么做的,他不是当过牢主吗……”

    “姐姐的意思是?”腴儿眼中一亮道,“是可以通过仙狱之路?”

    “呵呵,让他自己想办法吧。”

    林仙使并没有答应,但是算是指点了一下了,可以通过仙狱去寻到快速通往魔界之路。

    “恩,谢谢姐姐了。”

    ……

    三人来到了南伤庄,去取通天柱了,一会儿后林仙使便得到了这通天柱。

    林仙使暂时与他们夫妇俩告别了,离开了这南伤庄,她要去做别的准备了,想必也是与揖拿芒三有关系。

    宏七夫妇俩,离开了南伤庄,二人也有些感慨。

    宏七传音腴儿道:“想不到叶楚以前是仙狱的牢主,怪不得这小子无所不知了,精通各种神术……”

    “恩,我也没想到。”

    腴儿也叹了口气,传音宏七道:“此事就不要和叶楚提起了吧,他既然没和我们说,想必也是有他自己的考虑吧。”

    “那我们要怎么和他说仙狱的事情?”宏七问。

    腴儿道:“这个简单,只要和他说,也许可以通过仙狱中转他自己会想办法的。”

    “恩,这个倒是,这小子的隐遁之术很了得,哪怕是让他跟着那几位狱头,应该也有办法返回仙狱的。”宏七传音道。

    “倒是这个林仙使,几百年不见,我觉得她有可能也成为魔仙了……”宏七传音腴儿,“夫人你怎么看,她进入魔仙之境了吗?”

    “应该是进了。”

    腴儿点了点头:“要不然也不会有把握,收拾这个芒老,芒老可是进入魔仙之境比我还早的人物……”

    “恩,还有那三位狱头,看实力的话应该在大魔神之境之中都是中高品了……”宏七叹道,“这芒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何会陷入这种事情当中,难道真的是他入了邪魔之道,嗜杀成性了?我总是觉得无法相信。”

    “也许是出了什么事情吧,人生在世,多是无常呀,这短短的一年多不见,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腴儿挽着宏七的胳膊道:“咱们夫妇要想长长久久的,平平安安的,其实当这个城主还挺好的。”

    “夫人为何有此感想?”宏七有些意外,“之前不是说再当几年咱们就退了吗?”

    “其实即使是咱们去了下面的界域,或者是别的圣城中找个地方过活,还真不安全。”

    腴儿叹道:“咱们是可以不去惹别人,但是有人会盯上你我若是你还是这城主的话,别人还有顾忌,而且还有城主府的力量人家不会公然对你我下手。”

    “若是你我离开了这城主府,就不一定了。”她说。

    “比如这芒老,谁能保证他不是被人陷害了呢?”腴儿有些无奈。

    听老婆这么一分析,宏七也觉得有些道理:“老婆你说得有道理,那照你这么说,即使是这十年之期到了,这城主我还是最好接着当了?”

    “恩,如果可以的话就继续当吧,毕竟有个身份在这里摆着而且你也能加速修行。”

    腴儿对他道:“你的修为有多年没有什么进步了,也是时候要好好的修行闭关一段时间了,不要因为拍卖会就误了你的修行了……”

    “恩,城中的事情,我都在慢慢的安排下去了。”宏七,“

    过几天我就去闭关去了。”

    “恩,圣城的事情我自然会替你多担当一些,你也不用太顾忌了,拍卖会之事顺其自然就好。”腴儿道,“该来的总是要来拦不住的,我们也拦不住,不如就由它去吧。”

    “恩……”

    ……

    这边林仙使带着三位狱头离开了,那边宏七夫妇找到了叶楚和他说明了这个林仙使的情况。

    叶楚也没想到,这个林仙使对自己似乎有不小的成见,不过林仙使也没有揖拿他之意。

    现在他需要考虑的是,自己前往仙狱,还是等着这林仙使将那什么芒老给揖拿成功之后,再跟着他们几人离开前往仙狱。

    仙狱确实是一条捷径,因为仙狱算是一个单独的地域,有大量的通道,传送光门,可以不通过仙路,就到达万域。

    若是可以的话,确实是可以先到仙狱,找到通往魔界的通道快速到达魔界,或者是与魔界接近的各大神城。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那个之前被白狼马抢了三个玄孙女的芒老,竟然成为了仙狱通缉的对象,而且还要动用通天柱缉拿,这确实是有些意外。

    想了一会儿后,叶楚还是决定,跟着那林仙使几人返回仙狱最为合适,因为据他所知,仙狱的各种机制其实变化的还是很快的,尤其是几条通往仙狱的小路,几年的功夫就会换一套进入的方法。

    自己离开仙狱也有几年了,没准现在已经换了进入的方法了,不如自己跟在林仙使他们几人的身后,跟着潜回仙狱。

    只是他有所顾忌的是,并不是这个林仙使,而是那黑衣大掌教,之前黑衣大掌教说过了,判逃出仙牢之责他不再追究,相当于是与叶楚两清了,若是自己再潜回仙狱,又惹上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个黑衣大掌教,应该不会坐视不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