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娇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3887 更强者

    3887 更强者

    3887

    叶楚最后,又想到了那两个狱头兄弟,然后又打进了他们的烙影,只不过他们都是戴着面具的。【最新章节阅读..】

    所以现在叶楚也只是打了个外形进去,脸部没有办法烙进去,只能是试一试了。

    浮生镜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反应,叶楚正打算收了的时候,浮生镜却亮了起来。

    在这个光幕上,还是出现了一个光闪闪的位置。

    这个位置并不在城主府附近,反倒是和那许仙使的位置有些接近,相隔没有超过一万里。

    现在这三人都不在城主府附近,不知道他们在谋划什么,而且和那个天尸女王的下属女人,也有一定的距离。

    这一批想来抓清阳子的家伙,却没有凑在一起,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大哥,我们去哪儿?”陈三六问。

    叶楚想了想后说道:“去那个姓许的那里,那个家伙才是最关键的人物……”

    “我们不去清阳子那里吗?”白狼马皱眉道,“若是我们能直接抓了清阳子,那就都解决了……”

    “没有这么容易。”

    叶楚摇了摇头道:“城主府中强者众多,想在城主府动手,几乎是不可能的,光是一个城主就不是我们能搞得定的。”

    “好。”白狼马觉得叶楚说得有道理。

    屠苏也说:“大哥说得对,这个事件的幕后策划者之一,就是这个许仙使,只要我们盯准他,应该会有收获的。”

    “恩,走。”

    这里虽然还有许多强者的小宫殿,要是进去扫一圈的话,应该也会有不少收获但是每一座宫殿外都有法阵,想去扫荡也没有这么容易。

    毕竟这里是仙城,强者众多呀,一切都要低调行事,不惹麻烦最好,即使是要惹麻烦,也要想后退路。

    叶楚他们一行人离开了这里,按着这浮生镜光幕上许仙使的位置,叶楚直接出了这里的豪华海景房后,就施展了两次瞬移。

    很快叶楚就来到了这个许仙使在光幕上的位置附近了,许仙使所呆的地方,是一座大宅院。

    宅院是一个叫何家的地盘,是这里的一个大户,何家老六的一个私人的宅院。

    院外有两个守卫,叶楚直接扫了他们的元灵,得到了一些关于这个何家老六的一些消息。

    何家,在这河阳仙城中的排名并不高,也就只能算是一个三流的家族。族中没有至尊强者坐镇,在这里肯定是排不上很高的名的,不过何家有不少小帮小盟之类的依附他们,但是何家本身依附上的势力,应该是羽家。

    而羽家呢则要比何家强大的多得多,羽家的上家则是大名鼎鼎的上官家。

    这个何家老六也算是被发配出来的,即使是在这个小小的何家,这个老六也是不得**的一个,多年前便从何家老宅出来了,自己搞了一个宅子在这里清修,平日里也不接见什么客人的。

    这几个守卫并不知道,许仙使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叶楚几人也没有在这里多等,直接就穿过了这个法阵进入了何家老六的老宅子。

    一进来,四人的脸色便都是一变,这个地方可不一般,叶楚天眼打开的时候,竟然在这个宅子的底下,发现了一条沉睡的黑龙。

    “有龙?”

    陈三六三人倒没有看到,叶楚却是用天眼,看得真真切切,就在这个宅子的底下,就趴着一条正在沉睡的神龙。

    而且看这样子,这条神龙的血脉很强大,比之长生神山中的龙族中的某个龙卫可能都不会差多少。

    “怪不得这家伙要来这里了,难道他想借助这里的黑龙?”白狼马沉声道。

    叶楚没有说话,这时候他锁定了这宅子中其它几人的气息,其中最为强大的两股气息,就在那北殿中。

    “你们先进我乾坤世界。”

    这两股气息都很强,其中一人肯定是许仙使,而另一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那何家老六了。

    原本这何家一个至尊强者也没有,这何家老六更发配到外面多年,更加不可能是至尊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何家老六肯定不如外界知道的那么低微也是一位不世出的强者。

    而且这下面还有一条神龙,即使只是相当于长生神山某位龙卫的水平,其实力,也不会只有至尊初阶的水平。

    是再加上这许仙使和这何家老六,这里的两人一龙的实力,就远远超过了叶楚了。

    以防万一,万一被发现了就不好了,叶楚让他们进入了自己的乾坤世界。

    不过白狼马在进去之前,将黑天罗盘交给了叶楚,同时教了叶楚一个小法术,可以用黑天罗盘将气息收敛的更加完美,确保不会被发现。

    叶楚立即取出了他的黑天罗盘,将黑天罗盘放在了腰间,同时将九龙珠环套在手上,直接就飞过去了。

    宅子里现在没有别人,哪怕是一个女仆人也没有,就只有北殿的这两股气息,显然是有可能被那何家老六都给收走了,或者是全带进乾坤世界了,方便他和许仙使的谈话。

    里面并没有太多的法阵,叶楚很快就来到了这北殿,见到了这许仙使和另外一个白袍中年人。

    二人正坐在这里商议大事,不过二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

    白袍中年人道:“三哥,此事事关重大,你的这些举动,是不是太危险了……”

    “如今时间不等人呀,成仙路都开启了,万域的强者都涌上来了,现在至尊都不算什么了。”

    许仙使叹道:“若是我们再不抓紧时间,将我主复活的话,真要是等到了那些不世强者出手了,到时候我主再也没有复活的机会了。”

    “事情是这么说。”

    白袍中年人道:“可是你的这个方法也确实是太冒险了,且不说你我的实力不足,还有就是那清阳子现在可是在城主府中,而且最近几年那清阳子一直不出城主府,想必也是因为九阳仙玉的关系。”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清阳子极有可能将九阳仙玉的事情,给那洛战说了。”

    白袍中年人沉声道:“最近几年,那洛战也没有再出现过,对外声称是去外面谈事情去了,实际也一直呆在那城主府中。”

    “这个消息属实?”许仙使面色更凝重了。

    白袍中年人点头道:“我多年前便安了几个眼线进去,现在就在城主府中当差,他们早就传出来消息了,这几年我也让他们一直密切关注那洛战和清阳子的动向。他们确实是一直呆在城主府的地下皇宫中,一直在下面闭关修行,而且不时的会有一些动静从下面传来,应该是九阳仙玉的动静。”

    “如此说来的话,我的方案确实是有些不妥。”

    许仙使叹了口气,有些不甘的说:“只是如今天尸女王也知晓了此事,还有那谭仙使和林仙使也到这附近了,若是我们不趁乱出手的话,怕是以后难有机会呀。”

    “机会是少。”

    白袍中年人道:“可是我们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现在去城主府抓那清阳子显然不太合适。就你说的那两个狱头,根本就进不去城主府,两天前他们便到了城主府外面了,早就被城主府给挡在外面了。”

    “如今那巩道和暗中的那家伙,都在那里汇合了,城主府虽说平时看上去挺混乱的,但是其实却是这河阳仙城中最为团结且最强大的一个势力。”

    白袍中年人道,“三哥你是很少在河阳仙城中,不知道这里的水有多深,其实我早就怀疑那洛战的背后,还有两位更强者坐镇。”

    “什么?”

    许仙使的脸色一变:“老六你说还有更强者?什么意思?”

    白袍中年人正是何家老六,何家老六点头沉声道:“其实这几十年来,有几个传说中的家伙,都曾经夜探城主府,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在找九阳仙玉,然后就莫名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