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16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16</p>

    &nbs;/scri;&lt;/div&gt;

    “薛长涛……你混蛋!”玄天一把推开了薛长涛,出离的愤怒,“你知道我一直在担心你知道了我不是玄临就离开我吗?!”

    “对不起。我害怕我说出来了你就会消失。”薛长涛上前又一次抱住了玄天,“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不希望我永远都不知道你的名字。我不希望我,永远用别人的名字称呼自己的ai人。”

    “薛长涛,你这个滚蛋。”玄天也哭了出来。虽然他曾经是玄临的分身,可是现在,他是为了自己而活着了。这十年,没有一天他不是在思念着薛长涛,可是他的身T太虚弱了。自从他被玄临从秋水界救出来,他就已经差不多快要魂飞魄散了。在雷劫消耗完灵气之后,阵法无法维持,玄天就真的死了过去。对于魂T来说,雷电等于是致命的威胁,尤其,玄天的所有修为都被封奕废掉了。没有修为,他就像是在等死。如果不是本尊元神一分为二一部分潜入了秋水界将他救出,他就真的是魂飞魄散了。

    这十年,有一半的时间玄临都在玄天修补魂魄,各种天材地宝不要钱的往他身上砸。尽管如此,也是在两年前才稳固了神魂。并且因为玄天一开始是分身,所以想要成为一个独立T还必须拥有自己独立的神魂和身T……当玄临去薛长涛的公司想要给薛长涛说明真相的时候,玄天的神魂就附在玄临的围巾上,看到薛长涛伤心Yu绝的样子,玄天也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如果,薛长涛喜欢的始终是玄临的话,那自己就装一辈子的玄临吧……可是,现在薛长涛却告诉自己,他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玄临!玄天忽然觉得,自己的喜欢,至少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这一天,玄涛科技和伊仕杰的总裁都意外的“失联”了。

    封奕回到了上界,刚好和死对头斩逸尘遇到了。看到这样狼狈愤怒的封奕,斩逸尘忍不住大声的笑了起来,“封奕,你这个样子真是难看。”

    “我难看?!你仔细看看,我难看吗?!我这么好看的男神在上界已经不多了!”封奕也是被气疯了,揪住斩逸尘的耳朵就把人家的脑袋拉到了自己面前,“你好好看看,你给我仔仔细细的好好看看!”

    斩逸尘懵了,封奕竟然这么大胆的就这样徒手揪住了另一个男神的耳朵,他这是在宣战吗?!不行,我不能输给他。于是,斩逸尘顺势在封奕脸上亲了一口。

    这回轮到封奕懵了……这时,J个小神刚好路过,都是一副“哎呀!我啥都没看到哟——”的表情。天知道,封奕觉得自己这回也是丢人丢大了。以后没脸呆在上界了。

    “这群小神的眼神怎么这么奇怪?”斩逸尘有些愣愣的问封奕。

    “可能是最近在上界流行的眼病。”封奕一脸认真的说道,狠狠揪了斩逸尘的耳朵一下才撒手。该死的,这下丢脸丢大了!还是和斩逸尘这个家伙!不如死了算了!如此想着,封奕又想起了自己在下界被文宗的转世耍了的事,更加悲伤了。封奕仔细想了一下,现在文宗已经被自己得罪惨了,出了上界,已经没有人能保护自己了。留在上界,那些大小的神们都会知道自己今天丢人的事情……果然已经活不下去了吗?!

    封奕绝望的哭了出来,“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还能好好留在上界,现在我都没脸呆在上界了!”

    斩逸尘惊住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一向刁蛮的死对头竟然在自己面前哭的如此伤心Yu绝。斩逸尘有些手忙脚乱的给封奕擦眼泪,结果没控制好力度,不小心把封奕娇N的脸上搓出了J道红痕。封奕幽怨地看着斩逸尘,心中有一个念头更加深了。这斩逸尘果真是天道派来将自己**净杀绝的吧?!他要是给自己多擦两下,自己的脸可就真的被他给擦掉了!

    斩逸尘有一尴尬的笑了笑,“封奕,不好意思了啊。”抬头不见低头见,封奕的脸何时这样狼狈过?!完了,封奕这是要和自己开打的节奏啊!

    “斩逸尘!你赔我的脸啊!!!!!!!!”封奕尖叫着掏出法器照着斩逸尘就是一记红尘剑法。斩逸尘险险的躲过,简直不敢相信封奕一开始就放杀招!这是恼羞成怒啊!认识J千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方发这么大的脾气。长相真的这么重要吗?为了一张脸竟然对自己下杀招。

    封奕如果知道斩逸尘的想法一定会回他一个“呵呵”,毁的不是你的脸,你当然不在意了。

    许多小神远远看到封奕在和斩逸尘大架,都“心照不宣”的默默离开了。这两个神之间的事情掺和了准没好事。别看每次都打的不可开J,可是如果谁掺和了,无论如何赢了的那一方都会帮输了的那一方找回“公道”。想想也是一对活宝,谁惹到了谁伤心啊。

    其实,斩逸尘和封奕是大有关系的。在两人没有飞升以前就是一对冤家,一直相杀相N到了飞升,又从飞升之后一直掐到现在。如果说这两个人没有分身,上界的众神都是不信的。

    远在海底的泉海很郁闷。玄临还是没有回来。他抱着已经长到大冬瓜大小的珠子,感觉有点沉重。是的,珠子好重。看着珠子里的灵气浓郁的J乎结成了固态,泉海就会想起玄临说过的话,等你给它输送了足够的水元,他就会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了。难道……因为师父的T积比较大,所以珠子在长大?!可是,为什么珠子已经不吸收水元了?它也停止生长好久了。

    在一天夜里,泉海被一阵柔软的触碰弄醒了,他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小婴儿正趴在他的X口,用没有牙齿的牙龈咬他的X口。他看着婴儿的脸,真的和师傅好像啊……完了,好可ai,简直就是我喜欢的那种!泉海将婴儿抱起,在婴儿脸上亲了一下,婴儿不解的抬头看泉海,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一双蓝Se的眸子却是和泉海一模一样,仿若盛装着这世间最纯净的水。

    “爸爸——”小婴儿欢快的喊道,泉海瞬间就懵了。我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儿子?!

    “不是!我可不是你爸爸。”泉海连忙解释,“我怎么可能是你的爸爸?小家伙,我是你的……”泉海正想扯谎说自己是他的师父,结果就被了。

    “你是我的徒儿,对不对?”小婴儿故作威严地说道,可是N声N气的,听着让人觉得很好笑。可是泉海可一点都笑不出来。

    “我才不是你徒儿!”泉海有些崩溃,这是谁家的熊孩子啊?!真是磨死个人了。

    “人家就是你的师虎!”小婴儿挣脱了泉海的手,跳到了地上。只见小婴儿一经落地,便以R眼可见的速度长大成人,正是少年时的玄临的样子,可是他的眼睛依旧是蓝Se的。他幽怨地看着泉海,眼中仿佛充满了被欺骗的愤怒,“哼!你说谎!明明你每天都在叫我师虎!你这个骗子!我不到你了!”

    泉海听到这里已经觉得不对了,再看自己枕边放珠子的地方,自己那颗珠子果然不见了……“天,你是我祖宗,快别跑了。求你了。”泉海追着珠子J乎将海域跑了个遍。别看小家伙刚化形,那跑起路来的水平和玄临也是差不离了。

    小家伙坚持认为自己就是泉海的师虎,泉海不承认就是欺师灭祖,他目前打不过泉海,等他修炼有成就可以随便教训这个“臭小子”了!每每思及此,泉海都有种被自己师父坑了的感觉。什么叫做“你想我了的时候就和它说,它其中有我的一缕元神”?!这完全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个T好吗?!现在好了,自己竟然成了一个“欺师灭祖”之人……小鬼,别让我抓到你,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欺师灭祖”!

    “岳冥,这样真的好吗?”容安温柔的看着玄临,“他们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泉海是我的徒儿,也是你的分身,我曾许你生生世世,无论是哪一个你,我都会陪伴在他们的身边。这是我对你的诺言的践行。”玄临牵起容安的手,“分身们会有分身们的生活,而我们,也要有属于我们的生活。容安,你对我而言是那么的重要,宇宙之大却永远也比不上你的存在。”

    “那你准备怎么处理子允呢?”容安无奈的看着玄临,子允是他心头的一根刺。他不喜欢子允。子允虽是剑灵,但他是文宗的大弟子,曾是器修中的集大成者。谁也没有想到,一代文宗竟然是因为自己的大弟子而陨落。文宗的大弟子子允因为妒忌自己的师弟韩若水和师父相恋而痛下杀手,将韩若水杀死,并且将其神魂碎裂洒向了宇宙宗为了救自己的恋人甘愿将自己的神魂分裂,追随那无数的碎P到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从此文宗不存,只是不为外人所知罢了。一直暗恋文宗的秋水神nv也选择了合道,不再出现于人世之间,从此多了一个小世界,她的名字叫做秋水界。子允则是在文宗追随韩若水的神魂离开之前便葬在了文宗和韩若水的衣冠冢内,并且为了让子允永远记得他的罪孽,生生用水元将子允的金属X变成了水属X。

    “子允,子允我已经将他的神魂拘了出来,他这样的情况,我是从未想到过的。”玄临叹了一口气,“你愿意原谅他吗?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如果我没有疏于教导,他不会是这样的一个样子。”

    玄临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他和子允的回忆。那时他刚开始修炼文之气,异想天开的想要铸造一柄属于自己的宝剑。于是他按照自己的记忆,构思了很久宝剑的样式,又四处云游寻找最好的锻造材料,耗费了十年才铸成了子允剑。子允剑生而有剑灵伴随。初生的剑灵很黏自己,每每总是像个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可是,文法修士其实是不用剑的啊!文法文法,这工具基本上都是笔墨,所以让文宗一天到晚挂着一柄剑,他会疯掉的。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子允变得和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文宗却完全没有发觉。子允变得善妒,嫉妒每一个能得到文宗垂青的修士。如果不是韩若水出了事,文宗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单纯的剑灵已经慢慢成长为了一朵食人花。

    “我都听你的。”容安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一直觉得亏欠了他。”

    “你愿意给他一个机会吗?我想接他回来。”玄临试探X的提出自己的想法。容安却是知道,他的岳冥,不管是作为文宗还是作为玄临的时候,总是这么容易心软,不忍心将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最绝,何况还是一个对他来说曾经感情深厚的东西或者人。

    “你的心中已经有了决断,还问我做什么?”容安故作不开心的说道。

    “我这不是怕你不愿意吗?我是在征求你的意见,你不同意的话就算了。”玄临失落的说道,一副“你无情你无义”的表情。容安看了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都说了我都听你的了。别不开心了。别人眼里的文宗可不是这个样子。”容安哭笑不得的说道。

    “那不都是他们谣传吗?你这里看到的才是真实的啊。”玄临做出一脸娇羞的样子扑在容安的怀里,逗得容安笑出了声。

    也许在别人眼里,文宗是一个非常有智慧又严厉的人,走到哪里都是氛围杀器。可是,在容安眼里,文宗更像是一个永远都保留着小孩子的天X的一个大孩子。他喜欢游乐,也喜欢俗世中的美好的点点滴滴。

    他会用生命去ai自己真正ai的人,他会许下凡人夫F一样的生生世世的诺言。也只有这样的T悟了生命的真谛的人才能拥有创造新世界的能力。他会教会他的世界的生物,什么是真正的ai,什么又是真正的生死相依。

    容安相信,这个宇宙,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阻止他的脚步,只要他觉得自己会可能存在于那里,他就会去那里寻找。见证了鲛人一族的灭绝,容安本来已经不相信什么ai情。他的母亲是鲛人一族的nv王,她ai上了容安那一世的父亲,结果却招致了灭亡。

    如果ai情就是一种灭亡,容安觉得他情愿永远都不会有。可是,在他逃亡的路上遇到了已经文法大成的文宗。文宗救下了流亡多时的他,为他杀死了追兵,并且将韩志杀死在了鲛人遗迹。当还是韩若水的容安以为文宗是为了他的鲛珠而救下他的时候,文宗却毫不犹豫的让他离开。

    这样的文宗,是别人所不懂的。他就像一颗远离群星却已久遮盖住了群星光明的一轮明月,让他忍不住去追随。让他忍不住在之后的相处中ai上他,ai上这个站在众神之上的神祗。

    “听说今天有人来孤儿院,你们说谁有可能会被带走?”J个孤儿院的修nv一边晒被子,一边讨论。

    “我听说了,那可是伊仕杰的总裁啊!”一个年轻的修nv一脸激动的说道。

    “我已经在开始嫉妒幸运儿了。”一个中年修nv皱着眉说道。

    “别嫉妒,不管是谁走了,肯定都会给我们孤儿院捐一大笔钱。那样就有钱买新的化妆品了。”另一个年轻的修nv一脸兴奋的看着孤儿院门口停的那辆全球限量版的跑车。有钱真好,要是自己能开上那样的车,真是现在死了也知足了。

    另一边的院长真的是觉得非常为难。按理说,像伊仕杰这样的大公司的总裁想要领养一个孩子,怎么也会挑一个又聪明又活泼的。可是……看着抱着整个孤儿院最孤僻的据说得了自闭症的孩子逗来逗去,要是他领养了那个孩子,过J年回来找自己麻烦可怎么是好?愁得他头发都快掉光了。

    “院长,就他吧。我看他挺机灵的。”玄临睁眼说瞎话一般的说道,手还在人家小孩子脑袋上乱摸,一个好好的西瓜头被玄临揉成了J窝。

    院长看的眼睛都直了,你不是想领养他,你是和他有仇吧?看把孩子折腾的,我看着都于心不忍了。院长想要拒绝,可是最后还是败在了玄临的一千五百万捐款上。孤儿院已经越来越艰难了,能得到这样一笔钱的话,就可以给剩下的孩子一个更好的环境。殊不知,离开孤儿院后,那个“自闭症”儿童简直恨不得黏在玄临身上,哪还有什么自闭倾向。

    &nbt;</p>

    分卷阅读16</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