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15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15</p>

    &nbs;/scri;&lt;/div&gt;

    “好久不见,封奕,你还是老样子。”玄临平静的看着年轻男子,就像打量一件不起眼的东西,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你觉得你真的能够留下我吗?”

    “你记起来了。文宗,看着自己的世界变成这个样子,你有什么感觉吗?”封奕有些疯狂的看着玄临,像是想到懊恼,可是他失望了,玄临没有一丝一毫的懊恼。

    “这不过是这一个世界的命运罢了。一个已经和自己没有任何联系了的世界。”玄临冷冷地注视着封奕,“你入妄了。封奕,我不可能为了和我没关系的东西而去难过。”

    “那如果是容安呢?”封奕疯狂的看着玄临,狞笑着问道,“你也不关心他的安危吗?”

    “我当然关心。但是,你觉得,我会害怕你吗?”玄临依旧是平静的看着封奕,“你太自以为是了。而且,恭喜你在这个世界的天道面前暴露了。封奕,上界的人是不被下界天道所容的,你还有半息的时间。”

    “你!你竟然……我还会回来找你的!”封奕反应过来已经被天道直接传送回了上界,整个秋水界都回荡着封奕愤怒的声音。

    “现在,轮到你们了。”玄临无喜无悲的看着秋水界的芸芸众生,“将本尊的秋水界毁坏成了这样的一个地步。”玄临话音刚落,他的身边慢慢浮现出一名身着雪白长袍的nv子,她就站在玄临的身边,一脸痴迷的看着玄临……

    “文宗,你回来了。文宗……”nv子的声音仿佛都在颤抖。

    “秋水,我回来了。我回到你的身边了。”玄临看向了nv子,眼中生出了些许悲凉,“可惜,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已经死了。你也是一样。你忘了吗?秋水,你与这方天地合道了。而我,也用生命为代价换得了他的复生。”

    “值得吗?文宗,值得吗?我是为了你才心甘情愿合道,你什么时候才会意识到我对你……的感情?”被称作秋水的nv子悲切的看着玄临。

    “我早已许下他生生世世,你又何必执迷?为何,要像子允那样傻?”玄临摇了摇头,声音哀切,“你们只能是我的家人,永远不可能是我的ai人。无论我有无前世的记忆,无论你们如何试图拆散我们,这就已经是不可改变的结果。”

    “真的没有可能了吗?”秋水哀伤的问道。

    “你我缘分早已断了。秋水,我从来都只是将你看作我的MM,不曾有过别的想法。”玄临温和的说道,“将容安还给我吧。秋水,我不能骗你,我ai的人,以前是韩若水,现在是容安。”

    “我最终还是输给了他,输给了这个低J的鲛人。”秋水悲伤的说道,“明明,是我先遇到你的。”

    “这说明我们有缘无分。”玄临忽然说道,“生命是没有贵J的。秋水,你化身一方天道,是不该这样偏执的。你应该将众生看作平等。”

    “不,天道也会有天道的想法。如果合道了之后却没有了自己的想法,那和傀儡又有什么区别?”秋水冷下了脸,“我不会让你找到容安。”

    “幸好,我也从没有想过你真的会同意。”玄临忽然笑了,“秋水,你认为我将雷劫引诱至此只是为了破开封印吗?”

    “你!文宗,你这个无情的家伙……”秋水感应一番后猛地变了脸Se,“你在雷劫上做了文章!你竟然不怕死的将神魂一分为二!你疯了吗?!就算你是神也会死在雷劫下的!”

    “可是我活了下来。”玄临的身影慢慢的淡化了,竟然不是玄临的真身!“秋水,我们后会无期了。能在离开秋水界之前再看到你,我还是很开心的。”玄临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完全捕捉不到方向。

    “文宗……你无情。你这个无情的人!我恨你!我恨你!”秋水愤怒的对着天空大声吼道,“你永生永世都不得踏足秋水界一步!”

    “谢谢你的款待了,我将终生铭记。还有,感谢你没有让封奕杀了容安。”玄临的声音从天空深处传来,但是已经很远了。早已出了秋水界的范围……

    玄临抱着陷入了昏迷的容安,心中有些心疼,但是,终于将他找回来了。看着容安有些苍老了的面容,玄临有些自责,自己应该早点发现的。他总是这样一个让人心疼的人,让玄临忍不住去关心他,忍不住陷入了他的一番深情。

    第11章

    “啊!这是伊仕杰的总裁!好帅!”薛长涛的nv秘书今天意外的没有认真工作,竟然到了上班时间还在看杂志!简直是……不想要饭碗了!

    “啊——求嫁,求嫁啊”另一个nv秘书也是一脸大早上发春的样子。薛长涛都有点怀疑自己真的是到了公司吗?为什么大家都是一副春天到了的样子?!这是自己的公司啊!这算是什么鬼样子?!成何T统?!

    薛长涛想,自己需要去一趟洗手间洗个冷水脸,不然他怕自己面对忽然不正常了的员工们会疯掉。

    “啊——天啊!杰森,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已经ai上了别人。”一个男人忧伤的声音从一格厕所里传了出来。“小天,我也想和你说这件事。我们分手吧。我已经ai上伊仕杰的总裁了。我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另一个声音从那一格里传了出来。

    “什么?!你敢跟觊觎小爷的男人!看我不打死你!”

    “什么?!你竟然想要拐走哥哥的男人!我今天打不死你我就不叫杰森!”

    ……

    回到办公室,薛长涛已经懵了。这个伊仕杰的总裁竟然有如此大的魅力,将自己整个公司的男nv都迷倒了。厕所里的两个是公司的一堆情侣,已经在一起三年了,每天都过的如胶似漆,走到哪里都能N死一群狗。结果今天为了一个男人竟然打了个你死我活。薛长涛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大口的喝了一口,想要给自己压压惊。

    好不容易下了班,却意外的发现员工们竟然滞留在楼下全没走!这是个什么概念?J百号人就这样一脸“花痴”的盯着一个地方流口水。薛长涛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了那个方向……很多年后,薛长涛都无法忘记那一天。他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本以为会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却不料和那人的眼神对上了。那一眼,似乎有一生那么久。薛长涛简直不敢相信,他会在消失十年之后再次回到他的面前。他穿着一款咖啡Se的mao衣,米白Se的休闲K,脖子上还围着浅灰Se的软mao围巾,看起来就像当初离开时一样年轻,一样的迷人,让人忍不住心动,薛长涛觉得自己冰封了近十年的心忽然又跳动了起来。

    “薛长涛,是你吗?”只见那人有些高兴的看着薛长涛,似乎想要表示亲近,又有些害怕被拒绝。这样的玄临,是薛长涛从未见过的。

    薛长涛走到了他的面前,“玄临……你回来了。”薛长涛抱住了他,声音哽咽的说道,“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不行哦!”忽然,一个声音从薛长涛的身后传来,不待薛长涛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人强行扒下来了。只见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将玄临抱在了怀里,“玄临是我的。你竟然敢觊觎我的男人。”这个人正是容安。就一眨眼,自己的ai人就被人吃了豆腐,他恨不得扒了薛长涛的P做外套!玄临的豆腐是谁都能吃的吗?!玄临只能是容安的!

    玄临见容安吃醋了,宠溺的揉了揉他的脑袋,“容安,你怎么总是这样。不过,我很喜欢。”容安听了,心花怒放的在玄临脸上亲了好J下。薛长涛觉得自己的心都碎成一瓣一瓣的了……自己等了十年,等来了男朋友的移情别恋,简直痛不Yu生。

    看到薛长涛身不如死的表情,玄临心头一动,忽然想起因为容安的出现被打断了的思路。自己出现是专门为了给薛长涛解释玄天的事情!一被容安这样打断,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从哪里讲起了啊!何况薛长涛现在还一副“我特么都要被你们一对狗男男秀死了”的表情……

    “薛长涛,其实,我这次是专程来跟你告别的。我和我的容安快要远行了。我希望你也能得到幸福。我们是没有希望的。不过,我给你留了一份礼物在你家里。你千万不要忘记了去接收。”玄临笑着说道,坏心眼的没有提醒他,你回去晚了可是会被削的。

    眼睁睁的,薛长涛看着玄临和他所谓了恋人离开了。所有围观的人也纷纷离开了,仿佛什么也没看到过一般。他们已经被玄临瞬间消除了记忆,完全不会记得玄临和容安。

    将车停好,薛长涛看着自己的冷清的公寓,感到非常的难过。这一段感情,算是在自己的期盼中灭亡了。为什么自己等来的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拖着疲惫的身T,薛长涛回到了自己家,意外的闻到房间里有食物的香味。薛长涛想到,或许是妈妈又来看他了。他脱下了西F,卷起衬衣袖子,准备进厨房去给妈妈帮忙。可是,当他走进厨房,他看到了很多年前经常看到的一幕,玄临围着围裙,正在厨房里煲汤。仿佛,他从未离开过一样……

    第二天,薛长涛睁开眼,回忆着昨天晚上的经历,就像一个梦一样。他想,自己真的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玄临了。仿佛也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在玄临离开的最开始的那一年,每天晚上入梦了之后,都在不断的重复着一个梦,梦到玄临在远处看着自己,仿佛,在看着一个陌生人。这样的玄临让薛长涛感到惶恐。他害怕玄临真的只是他一个人的臆想,他更害怕,如果玄临只是一个臆想,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不再臆想了。这样清晰的臆想,他希望自己陷入这个臆想中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薛长涛,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薛长涛的思考,薛长涛抬头,看到玄临正倚在门上,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他。

    薛长涛楞了很久,直到玄临将他从床上拖下来还没有反应过来。

    “真是的!我还要去公司上班,你再不起来就真的迟到了。”玄天嘟囔着说道,“上班第一天就迟到了的话本尊和容安一定会嘲笑我。该死的,睡的跟头死猪一样!”

    “……”薛长涛愣愣的看了玄天一眼,忽然抱住了玄天,紧紧的不撒手。

    “薛长涛……”玄天的声音忽然就哽咽了,他也抱住了薛长涛,“我回来了。”

    “对不起。我其实早就知道你不是玄临了。”薛长涛声音哽咽的说道,“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已经知道,你不是玄临。”

    “你……”玄天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我说,我早就知道你不是玄临了。”薛长涛哭着说道,“我一直在等你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我能辨认出你们谁是谁。”

    &nbt;</p>

    分卷阅读15</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