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14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14</p>

    &nbs;/scri;&lt;/div&gt;

    “玄临,我抱着你,你有什么感觉?”耳边传来的却是薛长涛的声音,玄天想要挣脱这个拥抱,却完全挣脱不了。哪怕,对方叫着自己玄临,可是心里忍不住去留恋,不舍得放手。

    “玄临,你真的忍心抛下我一个人吗?”薛长涛的声音有些哽咽。薛长涛亲了亲玄天的脑袋,“没有你的世界,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玄临,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长涛……为什么你要出现?我好不容易决定要离开你的世界。你ai的人不是我。你ai的人是我的本尊,玄临。我是玄天。我不是你喜欢的人!”玄天的声音中全是脆弱,既有不舍,又有不安,仿佛终于下定决心将真相告诉薛长涛。玄临心中感叹,果然已经不再是一个分身了。自己的分身有了自己的感情,的确是不能再留着了。玄临抬掌一掌拍在了玄天的头上,玄天顿时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主人,您的那个分身已经融合了吗?”岳赞笑着问玄临。

    “你觉得我会留着一个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的分身吗?我已经修炼到了文帝期,这个世界也已经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了。还留着这个分身喝茶?”玄临笑着说道,“我让你收集的秋水界的情报收集齐了吗?”

    “主人,消息已经收集齐了。请主人过目。”岳赞呈上一块记忆晶石,恭敬的道。

    可是,玄临却没有伸手接过晶石,而是认真的注视着岳赞,“岳赞,你跟随我们岳家多少年了?”

    “已经有二百八十七年了。主人问这个是想?”岳赞不解的看着玄临,心中却是警铃大作。可是他一个无相期又怎么会是玄临的对手?玄临根本就没有动一下就已经将岳赞禁锢住了。

    “你对我很了解。还是岳家的老人。”玄临平静的说道,“如果你真的是岳赞该多好啊。虽然,我也不喜欢岳赞。”

    “主人,老仆不明白!为什么主人要这样对付老仆。”岳赞一脸被冤枉了的样子,看起来既忠厚又老实,若是换一个人也就信了,可是玄临是不信的。

    “一直以来,我都是在陪着你演戏啊。宗轩,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偷偷从结界中跑出来的。为什么,你就这么喜欢呆在我的周围?”玄临冷冷地说道,顺手将岳赞的伪装卸去,伪装下竟然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意外的不是国师。这个时候,玄临已经觉得不对了。事情恐怕比想象中还要复杂。

    “我不是国师。玄临,我只是来杀你的刺客。”那年轻男子愤慨的说道,仿佛玄临将他错认作国师宗轩是对他的一种羞辱。

    “刺客?那么,刺客,你总是出现在我眼前,是准备怎么刺杀我?”玄临凑到了年轻男子的面前,鼻子J乎要抵在对方的鼻子上,“想在床上杀了我吗?”

    “你……你一个文帝期修士竟然说出这种,这种话,不感到羞耻吗?”年轻男子羞红了脸,说话都变得结巴了。

    “你的表现可不是这么说的。”玄临离开了年轻男子,淡笑着说道,“你也许不知道,岳赞虽然传说是失踪了,但是,他啊,其实是死了。”

    年轻男子的脸一瞬间就苍白了,“一直以来你都知道我不是岳赞?!你竟然从一开始就在防备着我了。”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玄临。

    “岳赞因为是我们岳家的家生子,所以外界也就只知道他是我岳家的仆人,却不知道他人虽老了,却一直暗恋着我们岳家的小nv儿岳紫绡。在他趁机想要玷污紫绡的时候,被我一剑斩做了飞灰。你自作聪明的扮作一个岳家失踪已久的仆从,的确是一个很聪明的计策。可惜了,那个失踪的人正好死在我手上。”

    “竟然是这样……玄临,你竟然是这样认出我的。”年轻男子忍不住狂笑起来,声音变得有些癫狂,“你不是想要问我为什么要杀了你们岳家所有人才留我活到现在吗?我告诉你,就是因为我想要娶你,被你父亲拒绝了。他怎么敢拒绝我。”忽然,年轻男子动了起来,竟然是不再受玄临的压制。

    “我就是那个来自上界的人。我看上的人没有谁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年轻男子瞬间爆发出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过了文帝期的能量。

    “怎么可能!你竟然是上界的人!”玄临震惊了。自己知道当初有上界的人帮忙才将岳家主家灭尽,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人看起来竟然是这样的年轻!

    “岳冥,既然我已经暴露了,我也不想继续和你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年轻男子一记封印便封住了玄临的浑身经脉……

    “岳冥,你要想好,到底要不要顺从的F侍我。”年轻男子透过牢笼的缝隙用一种诡异的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被废掉修为的玄临,轻笑着说道。

    “呸!我才不会F侍你这种死变T。”玄临吐了一口口水在年轻男子脸上,冷冷的瞪着他说道。

    “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让你好好想的。”年轻男子将脸上的口水擦**净,没有生气,反而是愉悦的笑了,“等我捉到容安,你会学会主动的。我有的是大把的时间等你想开。”

    “你!卑鄙小人!你放我出去!我要和你同归于尽!”玄临愤怒的大吼道,又因为缺水开始咳了起来,忽然咳出了一口血,倒在地上不再动弹了。

    年轻男子毫不在意的走了。这个地牢是为了岳冥特地设计的,布满了可以使他重生的阵法。阵法之中根本就不可能真的死去。就算死去了,过J个时辰便又会原地复活了。

    这一头年轻男子在逗弄着玄临取乐,却没有发现,在距离他很远很远的星空已经开始在汇聚雷劫了。那一P星空已经是在这一P宇宙与另一P宇宙的接壤之处了。若是年轻男子在这里,必定会发现,这渡劫之人竟然是本应该被他废了修为困在地牢中的玄临。可是乐在逗弄“玄临”中的年轻男子完全没有注意到。

    时间倒转回三天之前,玄临忽然召唤回了玄天。

    “玄天,我可能要渡文宗劫了。所有的分身都已经被我藏起来了。”玄临严肃地说道,“你本来也该和他们一样的,被我藏起来。可是,我于心不忍。”

    “本尊,你如果不把我藏起来,你的雷劫极有可能祸及这个世界。你真的想好了吗?”玄天不解的看着玄临。

    “这些,我都已经考虑过了。我自有考量,你不必担心。在安排好你的去处之前,我还不会渡劫。到时候你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就好了。中途我可能会接替你的身T的使用权,你不要反抗。”玄临认真的盯着玄天的眼睛,“这一次生死攸关。不突破文宗,我可能不是那个人的对手。你需要做出一些牺牲,但是,我可以在突破文宗后实现你一个愿望。”

    “本尊,我……我想变成真正的人类,可以吗?”玄天试探X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喜欢上了薛长涛吧?”玄临叹了一口气,“虽然你走了我会觉得少了一部分,但是,能见到你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我为你感到高兴。我说话算数,你会和他在一起的。只是,你真的不考虑换个要求吗?变成凡人只能活J十年,为了短短的J十年毁掉自己的一生,值得吗?”

    “玄临,请允许我叫你的名字。”玄天用祈求的目光注视着玄临,玄临点了点头,“我和你是一样的。只是,我知道这是ai。我知道我ai上了这样一个凡人。我愿意和他一起慢慢变老,一起共赴H泉。你对容安的心情不是和我对长涛的心情一样吗?不管是容安,还是泉海,我知道你喜欢他们,可是,你在逃避这个现实。你以为你只是在关ai他们,我却知道你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在呵护他们。你已经ai上了那两个孩子。”

    “你倒是比我更了解我自己。”玄临笑了,“你说的话,我会认真思考的。你到时候就按照我说的做就好了。”

    “是。”玄天认真的承诺到,“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

    之后便有了玄临和玄天互相问的一段以及玄临耍小Y谋将玄天强行“融合”的那一段。年轻男子太过自负了,自以为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骗到他了,却不知道自己就被人在眼P子底下做了手脚而不自知。

    天劫本就不易过,渡过天劫后有一段时间是极为虚弱的,如果被这个不知底细的年轻男子偷袭成功了,那也算是真的白活了这么多年了。玄临的天劫异常的凶猛,因为宇宙间的法则发现了他的备份玄天。这样的事情是不被容许的。如果谁都留一个同等强度的分身在外面,天劫的威严何存?你随时想渡劫就渡劫,你当天劫是你家饲养的?

    所以,天劫愤怒了。它发现这个斗胆的人类竟然敢违背一直以来的法则。在加强对玄临的雷劫的同时,秋水界也陷入了雷劫中。无数的雷电撞击在秋水界的封印上,打出一道道裂痕。但是这些裂痕很快就自动修补好了。尽管如此,这样的修补却是有限的。修补裂痕是需要消耗灵气的,伴随着大幅的消耗,秋水界的灵气也越来越稀薄,最后灵力已经支撑不住封印的消耗,封印直接碎裂成了无数的碎末,又被雷光击成虚无……年轻男子感到异常的愤怒,秋水界的结界竟然被雷电击破了,而且看这个雷劫竟然不弱于羽化劫。自己仿佛是被玄临耍了。但是雷劫还没有结束,年轻男子只好伪装成国师带人出去抵御雷劫。不然,如果这个世界在自己手上被毁了,因果就大了。但是,就算他修为高深,也已经无法保全秋水界。秋水界就像是入了狼口的R,被雷劫炸的变成了一PP焦土……

    容安看着变成了一PP焦土的秋水界,心中感到无比的心痛。不知道是心痛玄临的剑走偏锋,还是心痛自己生活的世界变得生灵涂炭。这雷劫只是一点就已经能够毁灭一个世界,那么,在雷劫中心的玄临,面临的又该是何种考验?容安不敢去想,害怕自己会因此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这世界于容安又有什么关系?如果没有岳冥,自己早就已经是一具枯骨,还谈什么心忧天下?!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情,又为什么要让自己和岳冥相隔?毁了这个世界,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尤其,这个世界早已不是以前的秋水界了。这个世界冷酷无情,只崇尚修为的高深,只崇尚以武治天下。这样的世界,早已不是自己热ai的世界了。

    “我找到你了。”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容安回头,只感到一阵疾风吹过,便失去了意识。风停之后,原地已经没有了容安的影子。此时,恰好所有的雷劫也已经散尽了。寺院中的僧人发现容安不见了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任何的线索了。

    “岳冥啊岳冥,你设计我又如何?!哈哈哈!我已经抓住了你的软肋,你还不是一样不是我的对手。”年轻男子狂笑着说道,“我看你还怎么跟我反抗。”

    “你很有自信。可是,你怎么会觉得玄临会回来自投罗?”容安苦笑着说道,“你觉得岳冥会回来救我吗?!哈哈哈!不,不会。拜你所赐,岳冥恨死我了!”

    年轻男子闻言大怒,“容安,你以为他不会回来救你吗?如果不救你他就不会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祸水东引将雷劫引到秋水界来了。你们两个都很奇怪,真的。明明喜欢着彼此,却又故意的将自己的感情藏起来。虚伪!”

    “玄临怎么可能会喜欢我。我不过是岳家的奴仆。”容安苦笑着说道,“你抓了我也并没有什么用。”

    “有没有用本尊会不知道?!容安,本尊当初没有杀死你,就是一个错误。本来,不该是这样的,你知道吗?”年轻男子冷笑着说道,“岳冥的姻缘本来是和本尊在一起的!可是你这个J种将他的一切都改变了。”

    “和你在一起?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你身为上界修士,不知道已经活了多少年的老鬼,你会看的上岳冥,你觉得我会相信?”容安冷笑着看着年轻男子,“恐怕,一开始你就是因为自己和岳冥的姻缘才将我父亲杀死,将我卖到岳冥的必经之路。你一开始就打着用我斩断你们的姻缘的打算。可是,你后悔了。你看到长大之后的岳冥,你后悔了自己的决定。”

    “你很聪明,的确,我后悔了。一个短短时间就能突破文宗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下界的人。他的身份很可能是那个人,我等了J千年,终于等到了他。我怎么可能让他逃出我的手掌心。”年轻男子忽然冷静了下来,狰狞的脸也变的平复了,“他只要回来了,就再也逃不掉了。”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有人说岳家死去的岳冥回来了。年轻男子有些兴奋的走出了房子,果然看到一个穿着白Se长袍的长发男子就悬浮在半空中,远远的注视着他。

    &nbt;</p>

    分卷阅读14</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