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13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13</p>

    &nbs;/scri;&lt;/div&gt;

    玄临归心似箭的回到了海底,可是泉海还在闭关。玄临等了一年,泉海还在突破中,玄临就将礼物放在了泉海藏宝贝的地方后补了一个只有两人知晓的阵法后便离开了。

    所以,当泉海终于出关了。却没有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师父。泉海有些失落的去看自己的宝贝们。泉海有一个藏宝贝的地方。那里放着泉海从有收集ai好以来捡到的所有东西。里面还有一枚师父送给他的珠子。师父说过,“当你想我的时候,你可以看看这颗珠子,我有一抹气息留在了珠子里,可以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当然,泉海不知道这颗大珠子是他师父的分身。所以思念师父的泉海每次有心事都喜欢对珠子讲。每次他讲他有多想念玄临的时候,珠子都有些莫名的发烫。

    泉海的宝贝珠子有拳头大小,整个珠子呈玉髓的质地,看起来柔和又剔透。泉海亲了亲珠子,“我好想师父,师父又走了。我好难过。”珠子忍不住缓慢的翻了个身,把身子在泉海手掌上擦了擦。如果珠子会说话,珠子一定会说,“你别老是把口水糊我脸上啊!”但是珠子现在还只是个珠子,还不能说话。

    泉海早就知道了珠子似乎拥有生命,所以对于珠子的行为也就见怪不怪了。师父说过,只要给珠子输送足够的水元,珠子有一天就可以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自己喜欢着师父,那珠子岂不是……想想泉海都会觉得师父知道了会把自己灭了啊!

    忽然,泉海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藏宝贝的地方竟然是加持了阵法的!这个阵法只有自己和师父知道!师父肯定回来过,是自己闭关错过了……果然,在师父喜欢的珊瑚架子旁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包裹,包裹上还留了一张字条,“ai徒快来拆开为师的包裹丫——”。泉海觉得自己的血槽莫名的空了……师父,我已经很喜欢你了,你还卖萌,徒儿有些把持不住啊。

    三两下拆开包裹,然后泉海就后悔了。论师父精通阵法的弊端……被翻涌而出的礼物淹没了的泉海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真是够了。师父对自己的ai就像洪水,这次真的把自己淹没了……

    收拾好玄临送的东西已经是第二天了。泉海很喜欢玄临给他的礼物,简直全是给他量身准备的。全是适合鲛人使用的天材地宝。两千年的碧海琼珠,三万年的石髓什么的就像去市场批发的一样,多的可怕。如果有外人在这里一定会瞪大眼珠子。无论是碧海琼珠还是万年玉髓都已经J乎在地球上绝迹了。因为,这些天材地宝道法修士也能用到,早就已经被开采掠夺光了。

    任何一样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都将会引发一场腥风血雨。但是现在就像装大米一样被泉海随意的装在了储物的缸子里。

    玄临来到了远离地球的一处深空帝期的法力都已经是毁天灭地了,度过文帝期的天劫也是九死一生。如果在地球上渡劫,只怕渡完劫地球会成为一P虚无了。如果只是普通的雷劫也就罢了,文帝劫和道法修士的羽化之劫J乎是同等的凶残。只是文法修士比道法修士凶残的地方就在于,道法修士度过了羽化劫便会羽化飞升进入另一个大世界。可是文法修士却是可以不用飞升的。文法修士达到文帝期已经没有什么不可以去的地方了。天地法则对文法修士也有一种默许。因为还有文宗的存在。只要不达到文宗,宇宙之大,每个世界的法则都会对文法修士敞开欢迎的大门。文宗本就已经是文法修行的最高级,拥有创世之力。

    玄临心中不解的地方很多。诸如为什么文宗的佩剑会被伪装水属X的佩剑,比如,文宗真的已经死了吗?如果连神也会死,那么文宗真的是修炼的终点吗?有太多的疑问,没有任何人能够回答自己。似乎只有那个已经陷入了疯狂的剑灵能够解答自己的疑问,可是,玄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面对那个即将崩散的剑灵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应该把他抹杀了的,可是看到他悲切的样子,却会于心不忍。

    天劫降临,无数道雷光将黑暗的星空照亮了。玄临放开心神,展开神识攻向了袭来的第一道雷劫。文帝劫即为成帝之劫,如果神识连第一波雷劫都抗不过,之后更强的雷劫也是无望了。况且第一道雷劫本就是考验神识的强度的。神识一经和雷劫接触便如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玄临发现自己的身T变小了。似乎是回到了自己很小的时候。他一个人不知目的的走往一个他不知道的方向。路上没有一个人,明明很大的太Y,可是玄临觉得一点都不热,相反的,有点诡异的冷。

    忽然,他发现了一个穿着红Se外套的小男孩蹲在一张席子旁边似乎玩的很开心。

    “原来我的心魔是你。”玄临喃喃自语道。同时,玄临像记忆中一样去跟男孩儿打招呼,在他的诱H中落入了井中。

    等玄临清醒过来,玄临发现他穿着一身粉红Se的蓬蓬裙。在他发呆的时候他被人抱了起来,他有些自然反映的害怕的抱住了那人的脖子,引来一声爽朗的笑声。

    “婕溆这一副样子好可ai。”那男子爽朗的笑着说道。这是张婕溆的爸爸,张云扬,一个Y刚又细心温柔的男人。

    “爸爸?”玄临试探X的娇声喊道,似呢喃一般,若是喊错了也不会有人计较。

    “我的小婕溆叫爸爸有什么事吗?”张云扬笑着在玄临脸上亲了J下。玄临内心有些苦B了……啊!最讨厌糊自己口水的家伙了!可是对方是这个身T的父亲。如果他知道自己怀中的孩子已经不是他的孩子,他该有多么悲伤啊。玄临觉得他下不去口告诉张云扬真相。

    时间一晃十多年就过去了。玄临考上了一所好的大学,有一天爸妈忽然跟自己说有一个远房表哥是个学霸,已经来他们市上学了。让玄临和对方多接触接触。然后,玄临惊喜的在那个大学里见到了自己的分身。天知道他有多艰难的不让玄天发现他就是玄临。这该死的,自己X别都不对了,面对自己的分身的感觉还真不是一般般的尴尬。分身似乎对自己也颇为抗拒,尤其是在自己故意刁难他J次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玄临总觉得自己的分身似乎出了一点状况。也许是分开了太久了,长大了已经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了。

    虽然在秋水界和其他J界的文法里记载着出现这种状况必须立刻将分身抹杀掉。可是,分身就像玄临自己的孩子一样,拥有自己的思想什么的在玄临看来都很正常。他不愿意和那些修士们的意见苟同。玄临之所以放心的离开了玄家,也是因为那一段因果已经断开了。但是自己不能直接离开,还需要赡养父母终老,所以分离出分身留在二老身边。但是,如果分身只是一味的守在二老身边,在玄临看来却又并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了。这样的人生无论是对于玄临的爸爸妈妈来说还是玄天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玄临很快意识到了,自己所正在经历的劫难的本质。它是真实的一段T验。虽然自己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但这是在让自己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比如说,在玄临醒来后不久有人跟玄临说他有个倒霉的“表哥”撞鬼了,差点淹死在井里。又比如说,他在高三的时候听说自己有个“软蛋”一样的“表哥”忽然就开窍了,变得聪明异常,打起架来一个顶一群,没人敢跟他作对。每一件件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就构成了自己圆满的一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玄临终于睁开了眼睛,眼中充满了沧桑。如果只是因为过去的事情,玄临是不会有这样的沧桑感的。如果,他只经历了张婕溆这一段人生……玄临觉得自己能够醒过来都要感动的哭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一共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个身份的多少段迥然不同的人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和自己长的像。自己甚至有一世是在玄天身T里,代替玄天接受【自己】的任命守护自己的爸爸妈妈。并且,还经历了一场在玄临看来丧心病狂的ai情。自己居然迷迷糊糊的就和薛长涛……真是往事不堪回首。玄临换了一个姿势,继续捏出法印,准备迎接第二道雷劫……

    泉海似乎心有所感,望向了天空的深处,但是太远了,只能看到有一个地方如同明月般闪耀着,难以辨识到底是一颗星辰,还是雷劫。泉海因为本身受到法则的制约,自身也无法前往探察。

    远在秋水界的容安也正在观测星象,惊喜的发现了玄临的存在。终于,再一次看到玄临了,容安感到一阵满足。知道一个人存在却看不到对方的痛苦,没有谁能知道。这让他看到了玄临回归的希望。昨日,他心有所感的结束了闭关,感觉星空之中仿佛有什么在召唤他。观测了一夜的星象终于确定是玄临在渡劫。这样可怕的雷劫,恐怕是已经多少年不曾出现过的九天生死劫。九天之上,雷云过处皆成虚无。秋水界还在很早以前的时候也曾经出现过很多文帝期的大能。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秋水界忽然就变得文之气稀薄了,虽然天地间的灵气也变的不再充裕。但是,在秋水界突破到文帝期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文帝期的修士为众人所知的也就只剩下凤天仪一人了。这一次秋水界的大动荡,也曾有文法修士试图召唤曾经的从秋水界走出去的文帝期修士,但是没有任何音讯。他们就像从这个宇宙中消失了一样。有人曾经猜测先前的文帝期可能都已经身陨了,但是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个猜测。

    整整九天,玄临J乎觉得自己已经过去了无数世了一样。每一天就是一重雷劫,而雷劫总是伴随着各种幻象和真实。这是玄临经历过的最可怕的雷劫。其它的雷劫或许只是制造幻象,可是文帝劫却会让你经历真实。这也是成就文帝期的必经之路。普通的修士最多可以踏破虚空去往别处,可是文法修士的文帝期之后就可以改写历史,去往任何时空,改写自己想要改写的历史。但是,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可怕的。改写别人的历史不会被反噬,但是若是动了改动自己的历史的心思,那将是一场灾难。

    玄临在幻境里见到了很多不认识的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都已经达到了文帝期。数量甚至超过了历史记载,达到了将近一百人!可是历史记载也只有三十一人。这些文帝期无一不是选择了改变自己的历史,所以,他们的下场真的都太惨不忍睹了。他们连累自己的世界一起陷入了毁灭。每个文帝期修士都会有自己的命定世界,和自己的世界融合了之后就可以和自己世界的天道一起治理那个世界。所以如果那个文帝修士如果身死,极有可能连累自己的世界一起走向灭亡。就比如说凤天仪,她的世界就是秋澜界。也正是因为她的介入,所以秋澜界的文之气的浓度受到了限制,只要凤天仪控制着,秋澜界即便安宁,也永远不会再出现第二个文帝期。

    一个世界,注定只有一个文帝期,除非是别的世界的文帝期修士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的文帝期修士的世界。文帝期修士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已经是半个神了。据说天地分离初期,只要是术法有成的大能都能炼化自己的小世界,可是在历史的长流中,这些术法都已经遗失销毁了。所以,其中也包括道法修士们。道法修士是无法炼化自己的世界的。就算有人炼化,也不知是修士炼化了世界,还是那个世界的天道炼化了修士。道法,似乎从某个时候就变得偏离了原本的轨道,修行本就是逆天的事情,可是在他们看来只是延长生命达到逆天抢命的术法,违背了修炼的初衷。

    如果修炼的结局就是合道,那么还修炼来**嘛?!天道想**的事情怎么会是自己想**的事情?可笑的道法修士还在自我麻醉中悠哉的坚持着。

    文法道可以说是横空出世的一种道法,并不是诞生于宇宙初期的原始术法。天道再怎么补全都已经无法拿文法道修士怎么样了。很多时候,玄临也会想,文宗真的不像秋水界的人。秋水界竟然会出现一个比肩宇宙初期先天大能的人。那么多人都毁在了不能修炼上成为了废人,文宗却能够在一群凡人中脱颖而出。

    最后一道雷劫散尽,玄临已经没有人类的形状了。玄临变成了和雷电一样的颜Se,如同一点点的星光,在寒冷的黑暗的宇宙中散发着灼眼的光芒。这些星光慢慢的汇聚到一起,最后变成了一个身T颀长的少年,这正是玄临还是岳冥的样子。修炼到文帝期有一个机会可以重塑身T,但是这个身T一般都是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现在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玄临勾了勾嘴唇,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宇宙中。

    凤天仪感到很不安,越是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便越是混乱,一点都推算不出来。凤天仪感觉得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还是跟自己有关的。虽然现在暴露在人前的只有她一个文帝,可是,在她之前也还有文帝存在。那些文帝的去向完全不明,极有可能就躲在某个地方窥视着他们。成就文宗的机缘已经成为了一种可怕的执念,难保不会有哪个文帝想要研究出来Y邪的方法借助外物达到突破的目的。

    “凤天仪,可敢来战?”玄临在秋澜界外大声问道,声音传遍了整个秋澜界的每一P大陆。

    凤天仪闻言脸Se顿时苍白了。“不可能!岳家的小子竟然已经突破文帝了……这不可能!”

    凤天仪取出她的法器方天剑便飞出了秋澜界,“岳家小子,你竟然刚突破文帝就敢来找我了。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你敢飞离自己的世界来找我……你也很大胆啊。”玄临唤出文宗的宝剑子允,“今天来了就留下给我祭剑吧。”

    凤天仪见到子允顿时震惊了,“竟然是子允剑……岳冥,你竟然得手了。我听说到过文宗墓的人都已经死了,没想到啊,所有人都为你做了嫁衣!哈哈哈!今天就让我讨教一下,你这个刚突破文帝的mao头小子。”凤天仪C动剑气便开始进攻,一时之间天空中各种剑气飞蹿,在空中碰撞发出巨大的光彩,灼眼到遮盖住了烈日的光芒。

    大战经历了一年又三个月,最后凤天仪身陨。凤天仪的尸身被斩作了三段,化作了三颗新生的小星辰,等待机缘诞生新的生命。但是,凤天仪的心脏和精魄已经被玄临全部接收了。玄临将凤天仪的心脏和精魄炼化成了最纯粹的法则,收到了自己的识海中。炼化后的心脏和精魄就像一颗透明的绿Se珠子,散发着最纯粹的生机。

    回到地球,玄临便开始布阵炼化这个世界。因为天地法则已经形同虚设,所以玄临并未花费多大的力气就将地球收为了自己的世界。地球上的文法修士们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个本来无主的世界,在一息之间已经被人炼化了。被同样炼化的,还有在这个世界的他们。这一切都在告诉他们,新的文帝修士已经出现了。

    玄临取出炼化了的法则,将法则与地球的法则相互融合。并且用自己的神识将断裂的法则连接在一起。只见地球上猛地喷涌出无比浓郁的文之气,竟然比之前的浓度还高了近十倍!

    是了,玄临是用了另一个文帝的精魄,斩断对方的来世来成就自己的小世界。这样的事情虽然看起来非常不厚道,但是对待自己的敌人,又有什么厚道可言?更何况,又不是道法修士,因果什么的都不是那么重要。这种常识X的事情根本也不会产生心魔。所以玄临心安理得的就用了凤天仪的精魄。

    文法修士和原本存在的道法修士比起来,在道法修士看来就像是一群暴发户,上不得台面,可是文法修士往往比他们有更高的地位,过的也比他们T面。两方看起来就像是腐朽的文化和高科技发展的对碰。一方自持拥有良好的优越感,一方也并不执着于将敌对阵营拉到自己的一方。随着时间的流逝,道法修士越来越弱小,他们所看不起的文法修士却渐渐变成了他们所不敢得罪的人。

    人在世间走,又有谁能肯定对方永远都是一个小小的走卒呢?何况,世界之所以称之为世界,正是因为他每天都在发生着奇迹。就像文宗,就像那些置之死的而后生的修士。国师做的最错的就是没能让玄临魂飞魄散。但是,有些事情,也许早就已经注定了。若是凡人,死了也就去往生了,可是,玄临前世不是凡人,甚至玄临本身就只是一个转世中的无数分身中的一个。他们就像无数颗种子,注定了有一颗种子会长成定向的样子,而其他的种子会陷入无尽的休眠,在成长中的种子陨落后从优而选萌芽重生。不过,这其中发芽的种子是玄临罢了。作为主意志,玄临承担了所有的悲伤,也获得了所有的资源。

    玄天失踪了。仿佛从所有的人的世界消失了。其中也有玄临的远房表M张婕溆。薛长涛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找不到玄天,无论问谁,谁都完全不记得有玄临这个人一样。就连玄临的爸爸妈妈都只记得自己有一个很小就淹死在了水井中的儿子。去玄临的表M家,结果人家把他当疯子一样打了出来。世间无端消失了两个人,大家却似乎从未见过他们一样。

    躺在床上,薛长涛觉得自己完全睡不着。好不容易,自己终于和玄临走到了一起,他也许诺等自己公司稳定了之后就对外公开两人的关系。可是,一夕之间,一切都变了。自己和客户喝酒喝醉了,醒过来结果对方将自己认成相ai多年的男友,回到家,和玄临有关的一切都消失了,就像这个偌大的公寓自始至终都只有自己一个人住一样。他不相信,不相信玄临只是他的一个梦。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记得他了?为什么会这样?!多年的相恋,难道真的只是自己一个人的臆想吗?玄临,要是你在我身边该多好啊。玄临,告诉我,你不是我的幻想,你是我的恋人啊!玄临……

    第10章

    “你想好了吗?玄天,你真的愿意跟我融合吗?”玄临认真的看着玄天。

    “我愿意。玄临,我终究只是你的分身。没有我,你是成不了神的。”玄天平静的看着玄临,“和薛长涛相处的时候,我或许已经变了。我变的越来越可怕。”玄天摇了摇头,“我变的不再像是你的分身。我拥有了感情。每次看到薛长涛对着我叫你的名字,我都会觉得心好痛。”

    “玄天,你喜欢上薛长涛了。”玄临怜ai的抚摸玄天的脸,“ai,据说是一个人的根本。我很高兴你能拥有这样的感情。这说明,你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了。我不能和你融合了。”

    “为什么?你明明连凤天仪都能抹杀,却不愿意将我回归本源的力量?玄临,别?*盗耍笔r吮驹词浅刹涣松竦摹;褂腥嗽谀歉鍪澜绲饶恪毙斓纱罅搜劬Γ桓蚁嘈判倬谷槐ex怂?br /&am;

    &nbt;</p>

    分卷阅读13</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