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12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12</p>

    &nbs;/scri;&lt;/div&gt;

    玄临给泉海留下了一部鲛人族的修炼功法和一封辞别信便离开了。泉海一觉醒来发现师父已经离开了,陪伴他的就只剩下空荡荡的房子。很久以前,泉海并不觉得一个人居住有什么不好,没有人会跟自己争夺食物,虽然自己只能吃到普通的小鱼虾,但是一个人自由自在满足极了。可是现在觉得自己的心仿佛突然空下了一大块,无论如何也填不满了。他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会回来,就算自己跟着师父学习了一段时间已经大有所成了,可以自己一个人狩猎海底的大型猎物,可是那种心中的寂寞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消除了。

    玄临去的地方的确很远,已经远离了小鲛人的世界。玄临撕裂空间去了其他的界面,其法修士的第二大居住世界秋澜界。

    秋澜界和秋水界只一字之差,相差却是十万八千里。秋澜界是一个大世界,至少有十个秋水界那么大。其中有大约百分之五十是文法修士,没有灵气,所以道法修士不能修行。但是文之气也没有浓郁到能够学士遍地跑无相多如狗的地步。甚至,因为某种原因文之气也很稀薄。但是有天道加持,没有任何世界敢说想要征F秋澜界。先不说秋澜界的修士出不出力抵御外敌,就是秋澜界的天道也能分分钟把入侵者灭个****净净。外界对秋澜界的评价也是高到了一种可怕的程度,秋澜界成为了万千世界中最适合生灵居住的地方。但,也只是适合居住。想要修炼到一定高度,秋澜界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到秋澜界,玄临主要是为了找到属于秋水界逃出的文法修士。秋水界那么大的政变,说不定整个秋水界的文法修士都已经离开了。这种时候去一个自己相对熟悉而又和平的世界获取一些信息是相当重要的。

    换了一身秋澜界某个普通小门派的F饰,玄临伪装成了一个F力为道的小门派的弟子。就这样,玄临拿着一把扇子,像一个迂腐的书生一样开始在市井间晃荡,和文法修士J流,果不其然得到了他想要的消息。不过消息并不乐观。虽然同为文法修士,但是秋澜界并未收留任何秋水界的“流民”,秋澜界的各个门派合谋拒绝的秋水界修士,并且将他们B至了一个荒凉的小世界。

    玄临深深地感受到,无论是哪个世界,总有一群人在为了权力而不择手段着。他们拒绝秋水界修士的理由竟然是因为秋澜界的资源刚好够内部人员消耗,如果秋水界的文法修士进入了资源极有可能枯竭。这样牵强的理由,不光是拒绝了秋水界的文法修士,也是侮辱了秋水界的文法修士。

    玄临冷漠的看了秋澜界最后一眼,撕裂空间离开了。那一个小世界的坐标已经从J个修士口中套出来了,留在这里他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为自己的同道们讨回公道,但是还不是时候。

    一P混沌之后,出现在玄临眼前的是一副玄临从未见过的景象。这个世界寸C不生,文之气竟然也稀薄到根本无法修炼的地步!秋澜界真的是欺人太甚了……这样的环境,怎么可能是人类居住的环境?!可恨自己现在修为浅薄,不是秋澜界高手的对手。

    秋澜界作为一个非常巨大的世界,其中的生灵能够和平的相处这么多年,皆是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这个人名叫凤天仪,是个文帝期的高手。文宗没有了,她就是文法道的第一人。如果有一天她突破了文宗,她也就成神了。面对这样的高手,无论是哪一个世界的人都颇为忌惮,攻打秋澜界被消灭了也就算了,天道只杀入侵之人,可是凤天仪却会追着出来灭你整个世界。此人心狠手辣,无所不为的威名远比秋澜界的天道更为惊人。

    “你是何人?来这个小世界有何贵**?”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玄临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己岳家的老仆岳赞。玄临的瞳孔微缩,但很快便换了一副表情,将自己的情绪完全隐藏了起来。

    “岳赞,我是岳冥啊!”玄临激动的抓住岳赞说道,“我们岳家的其他人可安好?”

    “少……少主!老仆万万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少主!”岳赞发现来人真是岳冥,忍不住老泪纵横,“少主啊!我们岳家的本家,除了您和我,都已经被道法部的J人所杀害了!老仆本已无心苟活于世,可是主人和夫人尚且需要老仆安葬扫墓,万万没想到还能见到您。您的修为……”岳赞猛然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玄临的修为了。岳赞虽说是岳家的仆人,但实际上是岳家的家臣,得到了很好的资源的培养,已经达到了学士后期。

    “我在另一个世界有了一番奇遇。此番是特地来寻找我岳家血脉的。愿意归降我的文法修士也可以共享我的所得。”玄临严肃地说道,“你去传播消息给这个世界的所有人,明日午时,在这里聚集共商撤离大计。”

    “那真是太好了!少爷,老仆这就去通知其他人。”岳赞听罢高兴的离开了。

    玄临就地画起了阵法,乃是一个巨大的传送阵法。一旦做好决定,只要达成一致便可C动阵法带所有人一起去那个名为地球的世界了。玄临运转文之力将阵法隐藏了起来。这样的一个大阵,若是提前暴露了,就不美了。

    第二天中午,陆陆续续的人都到齐了。有些人听说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到另一个适合修炼的世界去都高兴极了,可是有的人内心是烦躁的,比如岳家的支脉的掌权者岳上。岳上在岳家本家灭绝之后在岳家本家的岳赞的支持下掌管了所有的支脉,可是现在岳家真正的当家人回来了,他的地位就显得摇摇Yu坠了。底下的很多的人开始对他各种不F各种挑衅,仿佛他马上就要下台了一样。当他看到玄临的时候,他意识到,他或许真的要下台了。与玄临的风神俊貌比起来,他差的何止是一点。之前有消息说玄临被杀害了的时候,他还曾经在心里鄙夷过玄临不过是一个被家人过度保护的孩子,长不大。万万没有想到当真见到了才知道自己当初的认知是何等的狭隘。

    “今天,我让岳赞叫你们来,是想和你们共同商讨大家的未来。”玄临严肃地看了看众人,“在来到此地之前,我以为你们应该在秋澜界过着幸福的生活。所以我去了秋澜界。”玄临叹了一口气,有些沉重的说道,“我万万没有想到秋澜界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世界。他们拒绝了我们秋水界的修士,还将你们赶到了这样的一个生机灭绝的世界。”

    底下的修士都安静了下来,那是一场悲伤的经历。当疲惫的秋水界修士请求进入秋澜界修养的时候被残忍的拒绝了。并且还有大能在背后追赶,B着他们逃进了现在这个生机灭绝的世界。秋澜界没有任何的人情味可言,可是畏于凤天仪的存在,没有人敢反抗。

    “他们不义的行为将我们B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总有一天我们会杀回去,让他们付出代价。”玄临勾了一下唇角,“现在,我们的机会来了。”

    “机会是什么?真的可以报仇吗?”有人出声问道,底下有人跟着附和。凤天仪虽说威名远扬,但是,树大了,招来的风也不会小。就算现在修为低下,但是修士都是记仇的。尤其是文法修士。

    “当然。我找到了一个新的,适合我们文法修士修行的世界。”玄临微笑着说,“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去那个世界。”

    “不是每一个人?!为什么?有什么条件吗?”一些修士大声的质问玄临,场面顿时有些混乱了起来。

    “是的。这是有条件的。只有我的属民才有资格去我的那个世界。”玄临说道,“我不会带着我的敌人去往属于自己所发现的地方。你们知道的。这些都属于是可以让你们延续的资源。”

    “什么?!成为你的属民?!你在开玩笑!就凭你一个mao头小子,还想让我们成为你的属民。我们杀了你搜魂一样可以知道那个世界的确切位置。”一个穿着斗篷的男人Y沉的说道,“没有人可以成为本尊的主人。”

    “啊!那是摩天尊者!无相后期的存在!”人群中忽然就炸开了。摩天尊者是陆海客的称号。但是在玄临看来,就他这个修为也敢自称尊者,也就仗着现在的文法修士帝也没有文宗,否则早就把他打的爹娘都不认识了。

    “哦?你就是摩天尊者?藏头藏尾的,你这样的人也敢自称尊者。那我今天就讨教讨教吧。”玄临仍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似乎并不把摩天尊者看在眼里。但是,实际上玄临也是刚突破无相期不久。摩天尊者已经是成名J百年的老修士,底蕴深厚。

    “无知小儿!你以为你发现了新的世界就真的有资本来号令所有人了吗?可笑。”摩天尊者冷笑着说道,“虽然我们会感谢你,但这不足以让我们向你这样的H口小儿低头。”

    “我就知道你们会有人不F。”玄临笑了,“所以我也没有想过要让你们所有人都F我。”

    “那你是想要怎么办?”摩天尊者冷笑着问,“你以为你现在还有机会选择?”

    “你这么确定我已经拿你们没办法了,我也就放心了。”忽然,玄临脸上出现了一抹不同于先前的笑容,这笑容盛满了森森的恶意。摩天尊者正想要将玄临擒下,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得动弹。

    “你对我做了什么?!”摩天尊者惊恐的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运行T内的文之力。

    “那你说呢?你觉得我对你做了什么?嗯?摩天尊者。”玄临笑出了声,爽朗的笑声在摩天尊者耳中显得异常刺耳。自己堂堂的无相期修士,竟然败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H口小儿手里,简直是奇耻大辱。

    “我在此地布阵布了整整一个晚上。你们一大群修士过来,我若是不做防备,怕是也不能活着离开了。”玄临的声音借助文之力传出很远,J乎方圆一千里内的修士们都能听到。听到此言,许多修士心里都是一阵后怕。连摩天尊者这样的人物都能制住,若是他们有谁昏了头去找他的麻烦,那岂不是……想到这里,他们都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觉得遍T生寒。

    “你放了我,我就不追究你的失礼。”摩天尊者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不不,我不会放了你。”玄临走近了摩天尊者,“陆海客,你潜伏在我秋水界修士中,可以骗过其他人,却骗不过我。”玄临一把扯下了摩天尊者的斗篷,一张年老却和凤天仪有J分相似的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我抓住你了,凤天仪。”玄临一掌拍在了陆海客的X口,之间陆海客的R身以R眼可见的速度碎成一PP晶T。这正是分身身亡后的残留。

    “这摩天尊者是竟然是凤天仪的分身。凤天仪真是心思缜密啊。这摩天尊者出现在我秋水界超过了将近三百年,一直以来都将自己藏的严严实实,就像根本就没有长脸一样,没想到是担心暴露了真实身份。”玄临促狭着眼睛,看着地上的晶T感叹到。

    “你们中还有谁不F我的?不F的可以现在站出来。我保证不杀人。”玄临立刻释放出无相期才有的威压,冷声对众修士道。既然出了凤天仪这样的事情,此地已经不能再呆下去了。

    “我等没有意见。”“我等也没有啊!”……此起彼伏的附和声响起。岳上有种大势已去的凄凉感。他从未得到过民心,也没有去胁迫他人F从自己的能力。很久以前,岳上和岳冥同为学士期修士,可是岳冥因为是本家的少主而备受关注,岳上感到非常不甘。他觉得岳冥不过是运气好,生在了本家。可是现在本家覆灭,岳冥却并没有停滞不前,脱离了岳家,岳冥没有混的更惨,反而像是历劫重生了一般……变得更加深不可测了。

    “我得申明一点。”玄临不急不缓的说道,“成为我的属民将会被我打下‘九世印’,九生九世都将是我的属民。你们可要想清楚。”九生九世不是一个短暂的时间,尤其是对于修士而言。一生漫长起来可以天荒地老……

    但是,为了X命,九生九世又算的了什么?!J乎是全票通过。除了岳上和J个想不开的修士,所有人都愿意跟着玄临离开。岳上天真的以为其他的修士离开了,剩下的资源就可以属于他们极少数人了。可是,在这个世界再一次寂静下来后,岳上才悲哀的发现,这个世界所有的资源在修士们入驻的前期就已经耗尽了。自己这段时间之所以如此还有充足的资源修炼,那完全是因为自己是岳家的掌权者,岳家虽然没落了,但是收藏还是足够修行一段时间的。

    坐在冰冷的布满了裂缝的山顶上,岳上感到一阵阵的绝望。现在可以走的都走了,自己想走也走不掉了。如果时间能够回溯,他好想跟着大家一起走。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在他悲伤不已的时候,只见天际闪过一记白光,飞速的到了岳上面前,不待他反应,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一P虚无。这P绝望的小世界被一剑毁灭了。文帝期已经无限接近于文宗了。其力量毁天灭地,震怒之下轻易间便可毁灭一个小世界。

    “可恶!岳冥,我不会放过你的!”凤天仪愤怒的大吼道。凤天仪一听到岳冥出现的消息就在开始往这里赶了,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分身就这样被毁了。这个分身已经接近于文帝期了,和自己的魂魄连接紧密,现在分身死了,凤天仪的修为也是大退,甚至因为因果反噬身受重伤。这让她如何不恨损毁她根基的岳冥?!

    另一边,玄临已经带着众人来到了地球。因为人太多了,所以阵法的落点在隐蔽的神农架。感受着周围浓郁的文之气,众修士深深感到自己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如果留在那个残破的世界,自己或许终其一生都不会有所突破,到了生命的终点就继续转生。或许,有一天会因为那个世界的所有资源耗尽了,就再也不能转生了,魂魄也就随着那个世界的灭亡而陷入永远的寂灭。

    “好了,现在大家对这个世界感到满意吗?”玄临拍了拍手掌,微笑着对众修士说道,“从今天开始,大家就要在这个世界定居了。在此之前,我有一些东西要跟大家分享一下。”玄临幻化出一副巨大的画面,画面上各种修士们从未见过的F饰和建筑出现在了修士们面前。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的穿着和建筑。我不希望有人在这个世界暴露了我们是另一个世界的人。”玄临严肃的说道,“如果谁不幸的暴露了,那么,我会建立一个特殊的监狱,专门用于惩戒这些勇于犯错的人。”在很多年后,地球上立起了一座座宫殿一样美丽的医院,专门为那些有钱的病人提供长期的治疗。他们称那些医院为水界疗养院。每年总有J个有钱人忽然发病需要进医院接受最顶尖的治疗……

    “那我们可以用法术吗?”有人不解的问道。

    “你在说什么傻话?修士哪里有不用法术的?”玄临好笑的看向提出问题的修士,“法术当然要用。但是,不要在普通人面前暴露。如果暴露了,必须将那个人的记忆消除掉。否则,你们会知道后果的。”

    “……”好可怕。主君的脸Se说变就变,有些让人害怕啊……众修士顿时安静了下来。

    “现在都给我换上这个世界的衣F,学习好了这个世界的语言,就可以离开这里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修炼了。”玄临愉悦的说完便离开了。留下一众修行者一脸懵B的看着J大箱子的书籍。

    第9章

    &nbt;</p>

    分卷阅读12</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