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10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10</p>

    &nbs;/scri;&lt;/div&gt;

    鲛人的房子主要是以贝壳和各种彩Se的石头建成,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基本都是按照自己的ai好来的。有的鲛人修建的房子一看就知道这个鲛人曾经去过陆地,居然修成了汽车的形状,还用小贝壳在某个地方做了那个车的标志。来到这里,玄临觉得自己对鲛人这个物种又了解了不少。鲛人的喜好真是广泛,从房子就可见一斑。

    当小鲛人一脸期待的带着玄临到了一棵巨大的红珊瑚树下,玄临看到悬浮在水中的那个金灿灿的巨大蜂窝的时候差点没笑出来。小鲛人似乎很喜欢蜜蜂啊。

    “是不是很美?!”小鲛人期待的看着玄临,玄临强忍着笑意认真的点了点头。其实这个小鲛人真的挺可ai的。

    “来!跟我一起进去看看。”小鲛人趁机一把拉住了玄临的手,带着玄临游到了他的房子的门口。那是一个规则的六边形,和真正的蜂巢一模一样的工整,可以看的出来小鲛人很喜欢这个房子,并且也在很细心的建造它。玄临心里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小鲛人会把房子建造成蜂巢的样子呢?看着小鲛人一脸愉悦的回家,玄临忽然觉得有些心疼。这种莫名的心疼让他眼睛酸涩,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房子是有故事的。是什么让一个没有成年的鲛人从小就开始建造这样一个非同寻常的房子的呢?如果自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魔修,那这个小鲛人也许永远也不能回到这里,也不会有人发现他对于这所房子的珍视或者可以说是迷恋了。

    小鲛人的房子修建在远离族人的地方,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孤独的人。玄临不敢想象小鲛人一个人是怎么生活过来的。一个人独自居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是何其的孤独与寂寞啊。

    “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玄临微笑着看着小鲛人,“我叫玄临。”

    “我……我……”小鲛人有些扭捏的红了脸,“我是个孤儿,没有名字。”小鲛人别开了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哦?那我给你取一个名字可好?”玄临心中暗暗惊讶,这个小鲛人竟然是个孤儿,比他所想象的独自居住更加悲惨的身世。玄临掐指运转文之气推演一番后放心了不少,这个孩子和自己是真的很有缘分。曾经,玄临问他的老师惊云先生这世间是否真的存在轮回转世,先生曾说,“这世间的因果若是没有累世的纠葛又如何构建这个世界?”玄临一番推演,虽不明确,但大致的他还是能够推算出来。J万年前的秋水界也有很多鲛人,其中一位鲛人被ai人杀死夺走了鲛珠,这颗鲛珠辗转落入了一名僧侣手中……这颗鲛珠上残留的神魂伴随着玄临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因为某种机缘巧合比玄临早到这个世界J百年。

    “给我取名字吗?”小鲛人有些激动,“那你可得给我取一个好听的。不然我可不**。”

    “好好好。那我得好好想想了。你得多给我一些时间才行。”玄临笑着宠溺的说道,小鲛人点头点的像个小J啄米一样,看的玄临心中一P柔软。这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啊,让人忍不住去怜ai。

    晚饭是新鲜的深海大龙虾和大章鱼。小鲛人看着像一头海牛一样的大龙虾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也许是因为一个鲛人生活,所以他的狩猎技能也不怎么行,从来没有捕到过这么大的龙虾。玄临用刀子把龙虾从背上切开将壳拔下来了一大块,就着被拔了壳的地方切下来了一大PR递给了小鲛人,笑着对道,“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小鲛人不敢相信的看了看玄临,又指了指自己,不敢相信玄临竟然让他吃第一块R。他想过,这么大的虾,玄临吃完了或许可以把不想吃的虾头和虾脚送给自己吃。在鲛人这个群T里,一家之主永远吃的最好,因为他们在狩猎,因为他们就是这个家的主人。小鲛人在见识了玄临的术法后已经不敢抱着侥幸的心情去面对玄临了。万万没有想到玄临尽然对自己这样好。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让他吃自己猎物的第一块R……

    “快接过去啊。别傻愣着了。”玄临并不知道小鲛人心中的波动,微笑着C促他。小鲛人有些恍惚的接过了虾R默默的坐在巨大的贝壳凳子上吃着,时而会看一眼玄临。

    晚上小鲛人睡后玄临一个人游上了岸,坐在海面的巨大礁石上,玄临看着一轮明月,心中陷入了回忆,曾经与容安的相处模式和现在的与小鲛人的相处模式何其相似。他们就像是上天注定了的家人,即便没有血缘,但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让他们汇聚到了一起。如果这种力量真的存在,那么,自己一定可以再次遇到容安。容安,你可知道,无论如何,我也不相信你会对我下手。容安,我想你了。

    第二天,小鲛人醒过来发现玄临不见了,真个鲛人都不好了!玄临这是觉得我不好,不辞而别了吗?!

    当玄临回到小鲛人的家,看到的就是一个满满都是负面情绪的小鲛人。小鲛人情绪很低落的坐在红珊瑚树下,耷拉着脑袋,低落的连玄临走近了都没发现。玄临揽过小鲛人的肩膀,在小鲛人耳边轻声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小鲛人猛地抱住了玄临,chou泣了起来,眼泪如同滚落的珠子一般从眼中滴落,在接触地面的那一刻变成了真正的珠子,弹的到处都是,“我以为你走了。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玄临愣住了,竟然是这种原因而不开心吗?为什么原因都是这样的相似?小鲛人有很多地方和容安相似。如果说,薛长涛和容安长得有九成相似,那么,小鲛人和容安的X格却是十成十了。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关联,只是以自己目前的境界并不能推演出来。如果自己和容安的因果并不是从这一世开始的……如果自己就是J千年前的那个人,如果容安就是那个被害的鲛人。玄临不敢往深的去想。这些因果细思极恐,玄临害怕自己最后会无法去正视自己和容安之间所发生的一切。玄临抱紧了小鲛人,如果你真的是容安的一部分,我该怎么办?小家伙,如果你也是容安的一部分,我该拿你怎么办……

    “你去过上面的世界吗?”玄临问小鲛人,“想上去来看看我生活的世界吗?”

    “我可以吗?”小鲛人有些惊喜的看着玄临。他还太小,刚成年的鲛人无法自己幻化出双腿,是不能去陆地的。如果被人类发现了,那就惨了。

    “当然可以。我之前有炼制化形丹。它可以助你随意地幻化双腿。”玄临笑着揉了揉小鲛人的脑袋,“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拜你为师?什么是师?”小鲛人疑H的问玄临。

    “师者,授道解H之人。我可以传你鲛人族的修炼秘法。我观此处的鲛人一族已经只会本能的法术了。在我之前的那个世界,鲛人并不是偏安于一隅的。他们拥有高深的术法,行走于天地之间,控水唤云不在话下,治理一方天地甘露更是得心应手。如果你学成了,你就会成为这群鲛人中最强的。你可愿意?”

    “我愿意,我愿意!”小鲛人有些激动的说道。从小,小鲛人做梦都想成为村子里最强的鲛人,狩猎最大的猎物。

    “前J天,我一直在想你的名字。你生X善良纯真,又出生在海底,我叫你泉海可好?”玄临从识海中取出一把剑,“此剑是我在一处秘境中获得,正好是水属X的法器。J给你正是物得其所。你用心去感受它,按照我给你的心法去打上烙印。”玄临抬手运转文之气贴在了泉海的额头上,只见一个淡蓝Se的阵文从玄临指尖飞出进入了泉海的额头。泉海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许多自己从未见识过的文字,不待他去辨识,那些文字已经变成了一种明悟被他吸收,他放出精神力去感应那把剑,仿佛听到了一种来自远古的召唤。当他的精神力进入了那把剑,泉海发现剑中坐着一个穿着残破长袍的人,泉海无论如何也看不清对方的脸。

    “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你。 一别多年,我以为我已经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你了。”那人语气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

    “你是什么人?你认识我吗?”泉海好奇的问那个人。

    “我当然认识你。只是你已经不记得我了。”那人站了起来。走近泉海,可是泉海依旧看不清对方的面目。

    “J千年来的轮回,你的灵魂也已经变得不全了。”那人感伤的说,“就连尊上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了,又何况是你。”

    “什么尊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泉海打心眼了有些排斥对方接下来要说的话,仿佛只要对方说出来了,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你在逃避。你当然会逃避。哈哈哈……我这一生都搞不懂,为什么尊上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异类。我搞不懂,为什么他喜欢的人不是我。”那个人的面目忽然就清晰了起来。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呢?泉海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熟悉的就仿佛每天都在见面一样,又仿佛从未见过。

    “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泉海忍不住后退,心里有一种名为焦虑的东西即将破土而出,一丝丝黑Se的死气正悄悄的将他的魂魄包围。正当他的心防即将失守之时,他忽然感觉到他的T内涌现出了一G力量,不同于自己拥有的水元素的力量,这是属于玄临的文之力。这G力量一出现便开始绞杀在泉海犹豫焦虑时悄悄缠绕泉海灵魂的死气。

    忽然,玄临的身影出现在了泉海的面前。玄临冷冷地看着那个身穿长袍的人,将泉海护在了身后,“我本以为这把剑里的剑灵早就已经消亡了,没想到是我失算了。”

    “尊上……尊上你要杀了我吗?”那人哀怨的看着玄临,眼中满满的委屈和泪水,“尊上你要为了这个异类再杀我一次吗?”

    “我不是你的尊上。”玄临冷冷地说,“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我陪在尊上身边千百年,为什么尊上会喜欢这个异类而讨厌我?我做错了什么吗?不,我没有。”那人抓着自己的头发有些疯狂的嘶吼,“尊上,你当初明明说过,当子允化成人形,便不再抛下子允,为什么要喜欢他?!这世间有我和尊上就已经够了,为什么还要蹦出来一个鲛人迷H尊上?!我要杀了你……”那个人忽然停了下来,指着泉海说道,“只要没有了你,尊上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尊上会待子允如同往常一样好。”整个剑内空间化为了一P火海,“只要杀了你,师尊会变回以前的样子!师尊还是会待子允像以前一样好。”

    “那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你的尊上已经死了。”玄临冷冷的说,“尘归尘,土归土,死去的人就是死了,不可能死而复生。”

    “不,我的尊上只是转世了。他是文宗,怎么会死……他已经成神了,神是不会死的。”子允绝望的看着玄临,“尊上为什么要骗我?尊上又想要骗我了。以前出去游历也是一样的,明明说过此生只和子允在一起,可是尊上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尊上也变得越来越和子允疏远。”

    玄临看到这个剑灵一副快要崩散的样子,忽然感到有些不忍,也许,这把剑不能赠给泉海了。玄临打出J道阵法将剑灵封印了。这也是一把有故事的剑啊。想不到文宗竟然已经死了……想不到这竟然是一把追随过文宗的剑。而且此剑的剑灵对文宗的感情竟然已经到了这样不可理喻的地步。有些时候,付出了感情,也是不会有任何回报的。这把剑就是一个例证啊。玄临在心中感叹,但这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了。

    玄临运转灵力,只一瞬间泉海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玄临的怀里,他能闻到玄临身上特有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只觉得整个人都快要羞红了。

    “不要乱动。你刚才魂魄深入剑内,却没有使剑认主,身T现在极为虚弱。”玄临愧疚的说道,“这一次是我的错。之前得到这柄剑后这柄剑一直安安静静,我以为这剑中的剑灵就算还在也该是一个善类,万万没有想到这剑灵是将我错认成了他人。”玄临耐心的给泉海解释,泉海觉得心中的委屈得到了安W。但是,如果泉海是秋水界的宗门修士就会知道,剑灵这种东西,记忆力之好,怎么可能认错人。所幸,泉海并不知道玄临隐瞒下来的真相。并且,他也更倾向于玄临的解释。

    这一修养,半个月就过去了。因为玄临心怀愧疚,所以每天泉海只管养伤,玄临把周围的成熟的天材地宝基本上都摘给他吃了。泉海觉得自己不光是把伤养好了,还把自己也给养胖了。真是不知道该开心自己有生之年能得到玄临这样贴心的呵护还是哀叹自己长出来的软软R……泉海敢发誓,周围这一P区就他一个鲛人长了软软R。

    离开大海的时候,泉海F下了玄临给他的丹Y,果然长长的鱼尾变成了修长的大长腿。玄临看着瞬间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泉海,忽然觉得自己在炼丹方面还有些欠缺。他应该可以把泉海变矮一点的。

    “来,到岸上来把这条K子穿上。”玄临甩给泉海一条休闲K,“你这样不穿K子上岸他们会把你当变T的。”

    “可是……师父,我不会穿啊。”泉海的声音像是快要哭出来了。第一次上岸,真的从来不知道该怎么穿K子啊!

    “我真是……”玄临觉得自己真的是又做师父又做娘,“过来我给你穿。”玄临无奈的看着泉海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眼睛,完全生不起来气。泉海听罢便连忙拿着K子走到了玄临跟前……

    融入人类社会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海底的鲛人来说,简直是个灾难X的过程。泉海有时候会撞到玻璃门,有时候会撞到汽车,有时候会……一天下来,玄临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就是一个错误。其实一直呆在海底挺好的。白天海鱼们会跳舞,晚上水母们会从泉海的“蜂巢”路过,五彩斑斓的甚是好看。反正无论如何都不会比带着泉海进入人类社会的感觉糟糕。在吧上了会儿知晓了一下自己离开的这多时间发生的事情,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年了,自己的分身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到了大二了。也不知道分身现在都在**些什么。玄临一遍揉着泉海的脑袋,一边幽幽的想到。

    玄天觉得自己的生活真的是糟糕透了。该死的!为什么明明记得薛长涛去了临海的城市的大学,可是自己来报到没两天就在学校看到了他?!还好巧不巧的寝室有一个人转班了不住这个寝室了。薛长涛又因为来晚了没寝室住,所以住到了玄天的寝室……所有的巧合都在告诉玄天,这其中大有Y谋。可是无论玄天如何探查,完全探查不到。王义去了离自己很远的学校,似乎是虽然想通了本尊是为了他好,但是心里每次遇到都会尴尬,所以离开了。玄天对于那一次薛长涛的“告白”非常不舒F。尤其是对方第二天直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是把他当猴耍了吗?!分身虽没有本尊的进阶快,但是也不是薛长涛这种小人物可以随便玩弄的。

    薛长涛如果知道,一定会觉得自己冤枉死了,明明有一段时间两人的关系终于缓和了,怎么一场聚餐之后,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都变成了一场空?而且玄临还老是跟自己甩脸Se,每次见面都是这种情况。每次看到玄临和别人都是有说有笑,结果见了自己就跟变了天一样,简直可怕。

    “林澜,你说,如果一个人老是不给你好脸Se,这是怎么回事?”薛长涛给林澜发了一条信息,天知道他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玄临给B疯了。已经好久没有谈恋ai了,每次谈恋ai都会忍不住想起玄临,想起玄临就会觉得自己这是一种“出轨”的行为。薛长涛觉得自己这是病了,而且还病的不轻。但是对于这种病情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解决办法。直到有一天他认识了林澜。林澜是个腐nv,一个可怕的大团T中的一员,她热情的开导了薛长涛,并且帮他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男人可以和男人在一起,nv人可以和nv人在一起,这个世界还存在着各种羞耻py。让他第一次认识到,他自己对玄临也许抱着一种名叫“占有Yu”的心情。当然,他不知道林澜同学在某贴吧同时在更新着一个叫做《我住到了男神的隔壁床》的,主角受叫做薛长涛。如果他知道了,不给她寄一箱菜刀都会觉得自己不够礼貌。

    &nbt;</p>

    分卷阅读10</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