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9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9</p>

    &nbs;/scri;&lt;/div&gt;

    有些时候,玄天很不理解玄临的做事方式,为什么拥有无与L比的法力还要留在学校就是他最不明白的事情中的一点。无论是在哪个世界,拥有圆滑的处事方式都是很重要的。这也是不懂感情的玄天所不懂的。

    回到教室上课,J乎没人敢窃窃S语讨论玄临。玄临的威势在这个班级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他们敢说薛长涛,却不敢说玄临一句坏话。尤其,玄临之前收拾了好J个刺头,已经没人敢顶撞这个突然崛起的学霸兼打架的高手了。

    不同于玄天,薛长涛的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了。薛长涛是被班上好J个男生打了,手臂上,腿上都挂着石膏。薛长涛给他爸爸打了电话,结果人家还在国外出差,要过两天才能回来。他妈妈刚好也出过举办画展去了。一个人躺在病房里,无聊的刷着学校的贴吧。忽然,他看到了一张照P,正是T拍的玄临!标题是“我县中男神出没,尔等还不快来跪T?!”对方的T拍角度抓的很好,刚好是一个英俊的侧面。薛长涛不知不觉看照P看的入了神。

    薛长涛忽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玄临的场景。那时的玄临是多么的虚弱,又倔强。自从他变得强大了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自己悄悄的跟随,担心他受到伤害……他现在已经长成了这个样子,再也看不出他原来的样子。很多时候,薛长涛也会问自己,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过去那个虚弱颓废的玄临。玄临仿佛能够触碰到薛长涛内心的柔软,让他忍不住想要保护这个人,就像生命中注定了该由自己来保护他一样。

    最近薛长涛的梦境越来越奇怪了。有时候会梦见玄临一头长发俊逸的样子跟自己聊天,有时候会梦见玄临温柔的在高台上抚琴,琴声悠扬让人着迷。在梦里,玄临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对自己冷冰冰的。他总是温和的和自己说话,充满期待的教自己学会新的技能。他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温柔的不可思议,迷人的让自己无可自拔。这样的玄临,完全是自己一个人臆想出来的吗?!薛长涛觉得自己好想永远停留在梦中,不要醒来。

    “叩叩”有人敲了门,薛长涛抬起头发现来人竟然是玄临!他有些惊喜,又有些害怕。上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玄临还愿意来看自己。但是,心里隐隐有些担心,玄临该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玄天把水果篮子放在了病床边的小桌上,坐到了薛长涛的病床边上。他有些无奈的看着薛长涛,脑海里早就已经被各种吐槽刷屏了。他想不通,本尊不是在冲击狂澜吗?!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下这种奇怪的命令要求自己来探望这个跟踪狂。

    “玄临,你还愿意来看我。”薛长涛的眼睛都S润了。之前玄天表现的太强Y了,给薛长涛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自己被对方讨厌了的印象。

    “薛长涛,我……我其实也不是不想和你做朋友了。但是,你之前做出那种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了。”玄天本来脱口而出就是一句“薛长涛,我才不想来看你这个怂货!”结果本尊瞬间夺走了他的身T控制权……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本尊用他的身T说出这种T贴的话,玄天觉得心都要碎了。怎么可以这样……玄天快在身T里哭晕了。

    “玄临,我……都怪我太蠢了。我居然被这个nv人坑了。”薛长涛难受的说,“我们和好吧。我觉得没有你每天都好难过。”

    玄临认真的看这薛长涛点了点头,玄天这个时候都已经崩溃了。谁要和这个跟踪狂一起啊?!本尊,你还是把我回炉重造吧……

    玄临和薛长涛寒暄良久才J还身T的控制权,那时,玄临已经控制着身T走到了楼下,玄天想要跑回去反悔又觉得拉不下脸。气闷的玄天御墨回到了家,刚打开了门就闻到了一G饭菜的香味,今天玄临妈妈又做了玄天喜欢的糖醋排骨。虽说玄天嘴上对于这些俗物说着不喜欢,但是每次玄临妈妈做饭,他却是从来都不会错过的。当然,还有不死Y泡的水他也不会错过。每次看到本尊养的不死Y在自己接水的时候浑身抖得跟筛糠一样,玄天就觉得每天还是挺满足的。鉴于今天心情不好,玄天慢悠悠的接了三杯不死Y泡的水,看不死Y在净水器里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顿时觉得治愈了。晚饭时候多捻了J筷子的糖醋排骨,觉得人生更加圆满了。虽然,以后要和薛长涛这个讨厌的家伙一起放学了……

    在玄临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他的分身正在渐渐变化,但这已经不是他所关心的了。他正在冲击狂澜期。在一座不知名的雪山上,忽然出现了一种道法修士所未知的能量漩涡,其范围遍布方圆三千里。许多修士看到了都跑去看热闹去了。可是在离那个地方三百里的地方就发现法术被禁止了。走三百里去看一个热闹的代价太大了,很多人都放弃了。但是,也有J个无聊的以为是有重宝出世的人开车前往了。他们不知道他们自己正在自己往死路上走。不久,能量漩涡消失了,三千里范围内的灵气开始急速的被吸收,无论是空气里的还是人身T里的……那J个道法修士惊恐的发现自己T内的灵力只一瞬间就溢出T外化作灵气飞走了。

    道法修士讨厌文法修士的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文法修士在突破狂澜后就可以脱胎换骨吸收灵气,一定范围内的道法修士的灵力都会外泄变成灵气被其吸收。想象一下你修炼J十年终于可以去江湖上混混了,结果还没混出什么名堂就一息之间变成了一个凡人,是个人都想杀了始作俑者吧。

    正当他们惊异之时,远处的一座高峰上出现了一抹人影,只见他抬手之间空间便出现了一丝裂痕……

    这一天被众多修士定义为了众殇之日。这一天大多数的道法修士都被杀死了。本来就已经式微的道法传承变得J乎成为了传说。

    玄临试图撕裂空间回到秋水界,可是,秋水界竟然被封印了!该死的道法修士。这个封印太过于严密了,狂澜期根本撕不开。不过,就算撕开了又能如何?自己不过区区的狂澜,在自己学士期的时候都被他们杀死了。秋水界,道法修士,我会回去找你们的……拿着从道法修士那里夺来的天材地宝,玄临换了一个修炼的地方,准备继续突破学士期。

    时光一转便已经是高考了。考完高考,玄天和同学们一起去参加毕业晚会了。订餐定在永乐大饭店,落座后玄天才意外的发现对面是薛长涛他们班。玄天对薛长涛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觉得这样的人的存在也真是奇了怪了。明明这么弱,却倔强的想要保护自己。真是不知道该用可ai还是该用愚蠢来形容他。

    “玄临,我敬你一杯。”正当玄天在吃菜的时候,班花蒋娆娆端着一杯啤酒就过来了,红着脸笑着对玄天说。

    “谢谢。”玄天站起来举杯和她的杯子碰了一下,微笑着说。

    “玄临,其实,有些话,我觉得我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蒋娆娆有些扭捏的说,“玄临,我喜欢你!我们可不可以J往?”

    “哇!班花这是在告白啊!”

    “男神男神!我也喜欢你!”

    ……

    玄临的班上告白的nv生一波接一波的,薛长涛坐在对面,觉得心里闷闷的,感觉很不舒F。为什么他们一直围着玄临?!玄临都不知道拒绝他们!好难过,为什么会觉得这样难过?闷下一口酒,薛长涛觉得心里止不住的不开心。在玄天去上厕所的时候,他放下酒杯跟了上去。

    玄天觉得同学们真的太热情了,敬酒的人永远都不会完。在洗手间的台子上接水拍了拍脸,抬头就看到了薛长涛。薛长涛明显已经喝多了,整张脸红的跟个洋葱一样。玄天有点怀疑薛长涛明天是否还活着。毕竟,都喝成这鬼样子了。

    忽然,薛长涛一把抱住了他,“玄临,玄临,不要理那些人了好不好?他们都是坏人!他们总是占着你,我难受。”

    玄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这个薛长涛是在跟自己告白?!自己居然已经男nv通杀了?玄天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对薛长涛的告白感到一点都不意外了,就好像早就知道薛长涛喜欢自己一样。玄天正在想着自己要不要顺势装醉答应了他就感觉薛长涛滑了下去……有一瞬间,玄天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薛长涛你这个混蛋敢不敢晚点睡过去?!

    薛长涛第二天醒过来发现自己在家里的床上,头晕痛晕痛的,就像被人用平底锅砸过一样。至于前一天晚上的事情,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所以,在之后的一个月无论怎么找玄临玩都会被玄天以各种理由拒绝,他的内心有点绝望。

    秋水界中的破寺里,容安忽然惊醒了。他梦到了一个可怕的场景,他梦到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陪在岳冥身边,在岳冥最绝望的时候亲手了结了岳冥,还对岳冥说了谎话,岳冥死不瞑目的样子仿佛无论如何也抹之不去。身上的里衣全部S透了,连被子也打**。容安感到心很疼。他所保护的岳冥就是这样离开这个世界的吗?他还在怨恨“我”吗?要是他还能回到这个世界,他会怎么对待自己?容安感到非常不安,既希望岳冥能够回到这个世界找自己,又有些害怕自己等回来的是一个误解自己,将自己当作仇人对待的岳冥。

    清晨,容安早早起床开始洒扫寺院。仿佛只有忙碌起来才会是自己不去想那些可怕的猜测。最近入秋了,岳冥已经离开了不知多久了。容安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等到他回来。自从逃出来,容安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心魔,法力再也没有精进过一步,相反的还有境界跌落的危险。头上开始生长属于生命凋零的白发……自己越来越苍老,再也不敢去奢望岳冥有可能会垂青自己。

    很早以前,容安就感觉到了,自己对岳冥的感情,岳冥是永远不会懂得的,也希望岳冥永远都不要懂得,这样,就可以永远守在他的身边了。只要可以永远呆在他的身边,看着他,还有什么不能感到满足的呢?

    “容施主看起来似乎有心事。”大和尚空明关心的看着容安。

    “我有些担心。大师,你说我还能等到那个人回来吗?”容安一脸愁容的说道。

    “你的心里不是早已知道答案了吗?”空明一脸慈祥的说,“你是道法修士,对与自己有很深羁绊的人和事都有一些感知。他会不会回来找你,你的心里真的不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我害怕。我害怕去面对他。这样的我怎么还有资格呆在他的身边。秋水界已经没有文法修士,道法虽然式微,但统御着整个整个秋水界。我更害怕他回来会受到伤害。”容安沉默了P刻后终是说出了心中最大的担忧。

    “容施主过虑了。现今秋水界已经被封印了。外界如果不突破神阶是无法一个人突破的。既然你觉得他能回来,那他必定另有一番奇遇,说不定正在为了回来找你而努力进阶中。”空明说道,“容施主着实不该这样虚度光Y啊。如果他回来了,看到容施主这样的一副憔悴的样子,该是何其的心痛啊。”

    容安忽然觉得空明说的也有道理。不管岳冥是恨自己也好,不恨自己也罢,自己都应该好好的活着等他回来。如果他恨自己,自己可以等到他来报仇,如果他不恨自己,自己还可以继续追随他。只要知道他还安好,便已经是上苍对自己最大的恩赐了。

    容安从这一天开始闭关了。有很多事情他一直在纠结,一直在思考,但是实际上想开了,这些也都不算什么。他心中的困H已解,修为渐渐的也稳固了,心境的提升连带着也能继续进阶了。如果这样残破的身T是等不到对方回来的。那现在的等待又有什么意义呢?容安觉得自己开始懂得了自己活着的意义了。不是为了郁郁寡欢,不是为了愧疚的活着,是为了等他回来。即便等上J百年,J千年……他若还是不回来找自己,自己也可以去找他。

    这一天,容安为自己找好了一处洞府便开始潜心修炼了。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成果会主动找上自己,如果不修炼,一个凡人,又能活多久?

    在一处海湾,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坐在一棵椰树下看着招C蟹挥舞爪子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如果玄天在,必定会认出来,这正是自己失踪已久的本尊啊!让玄天苦B的去上学,自己跑出来在海边L的本尊。

    玄临也不是随意地找个地方玩。这个海湾据说有传说中的鲛人出没。鲛人血是他此行的目的。文法道需要用最纯粹的血Y祭炼自己的法器。水可润墨,鲛人类的水族的血Y最是上品。见最后一抹残Y已经完全消失在地平线,玄临运转文之气汇聚成淡蓝Se的荧光变成一颗透明的淡蓝Se珠子轻轻抛进了水里。只见珠子一碰到水便急速的飞走了,似乎追寻到了什么东西。约莫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忽然有东西破水而出,正是一个巨大的蓝Se荧光球T。球T里是一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的家伙,正是传说中的鲛人。那鲛人挥舞着不知什么材质的武器拼命想要破开球T,但是这个球T坚固异常,无论如何也破不开。

    “啊,我还以为只是个传说呢。”玄临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个鲛人。那鲛人生的极美,一双蓝Se的眸子如同宝石一般漾着水光,淡Se的樱唇如同樱花一般美丽,巴掌大的脸在波L一般的卷发里显得更加让人想要怜ai,如此雌雄莫辨,玄临一时之间也分不出对方的X别。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捉我?”鲛人此时听到玄临的声音也知道这个球T是玄临所C控的了。他停下了挣扎,瞪大眼睛愤怒的瞪着玄临,意外的发现玄临很好看,原本愤怒的声音最后变成了轻飘飘的一句“为什么要捉我”。其实这J年鲛人的脾气是越发的不如从前好了。现在陆地上的人说脏话的太多了,人鱼也学坏了。不过,颜控这种病倒是越来越严重了。见到长得好看的人,鲛人都会自带优雅技能……这技能已经帮助众多找不到对象的鲛人把到了正典的对象。

    “我想借用一点你的血Y。”玄临笑着把球T放到了自己的面前,挥手间球T化作点点蓝光消失在了夜Se中,在鲛人看来,真是美极了,就像一点点小小的水母在夜Se中发出的光芒。

    某鲛人觉得如果能把到这个人做伴侣,带出去真的是极大的有面子啊!这个像气泡的东西,自己拼了命都没有破开。鲛人如此想着,对玄临的态度又是一变,“刚见面就说要我的血Y,这多不好啊。我们鲛人一族是不会把血Y给陌生人的。”那鲛人狡黠的说,“不过,若是我们好好J流一番成为了朋友,送一些血Y给朋友还是可以的。”

    鲛人就只差把“我想泡你”写在脸上了,玄临要是还没有感觉到这个鲛人的小意图也就枉活了J十年了。毕竟,作为之前的岳家继承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一群人对他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绑到床上去好好J流人生的样子他都已经免疫了。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小鲛人运气真的很好。鲛人血如果是直接掠夺,后期还会有各种麻烦,比如,沾染上鲛人的怨念。但是,若是鲛人心甘情愿的赠与的,不光可以极大的提升法器的杀伤力,还会自带鲛人一族的祝福让法器变成可攻可治愈身T的法器。玄临觉得自己并不急着取走鲛人血,陪着这个刚成年的小鲛人玩J天也是挺不错的。听说鲛人一族的居住地风景也还是不错的。

    “那真是好极了。我喜欢J朋友。”玄临一脸愉悦的的回答鲛人。小鲛人闻言简直快要高兴疯了!都已经留下来了,离绑到床上还会远吗?!仿佛,离目标也不是那么远了。

    第7章

    鲛人一族的居住环境真的是太好了。地面上全都铺着金Se的?*常繁咧值睦渡暮?魉《保且∫飞说难臃滞饷匀恕庑┦锹降厣系娜擞涝段薹ㄌ寤岬摹p俑判■奕俗咴邛奕说拇遄男÷飞希睦锖鋈挥行┮藕叮羰侨莅惨苍谡饫铮囟ㄊ腔岣械较不兜摹庋拖褚淮k劳馓以矗亲约汉腿莅菜诖囊又?br /&am;

    &nbt;</p>

    分卷阅读9</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