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8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8</p>

    &nbs;/scri;&lt;/div&gt;

    在他们二人都已经精疲力尽,躺在地上大喘气的时候玄临从暗处走了出来。他们这时才惊恐的发现,在离他们这么近的地方居然还藏着个人!这是何等可怕的修为才能做到?!

    “你是何人?!为什么藏在那个地方?”那黑壮魁梧的修士愤怒的指责玄临,显然,他属于比较直的那种人,不像他师弟那样喜欢墨迹揣度人心。

    一旁的贼眉鼠眼的修士都快要哭了,师兄,这不是很明显人家是来趁火打劫的好吗?!这个时候不想着逃命,还在跟人家理论。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悄悄用余光注视着那个贼眉鼠眼的修士的玄临觉得他的反应当真是有趣。

    “我是来抢劫的。”玄临大方的直言了自己的目的。

    “……”黑壮魁梧的修士愣了一下,在他看来,做这种事的人一般都比较虚伪,是不会承认自己的打算的。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如此坦率。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没有宝物,宝物都在我师兄身上。您要枪就抢他吧。”贼眉鼠眼的修士对着玄临讨好的说道,“前辈,您一定也看到了。我就是因为想要他的宝贝才和他打了起来。”

    “哦?你倒是对你师兄情深义重啊。”玄临讽刺的笑了,“你觉得你这样的一个小人,我会放过你?放过了你,你还会回来报仇的。这无异于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那贼眉鼠眼的修士听了顿时觉得心都凉了大半。这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啊!他挣扎着想要离开,但是还未等他反应,直觉一阵风过,他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原来,他的头已经被玄临一剑斩下……鲜血溅了那个黑壮魁梧的修士一身。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玄临,这个人杀死了他的师弟。

    在很多时候,他都是想要将师弟杀死的。师弟喜欢占自己的便宜,每次自己得了好东西,他都喜欢来抢。心里曾有无数种杀死他的办法,可是从来没有成功过。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是师父收留了自己。后来师父有了一个儿子,正是师弟。师弟和师父很不同,又或者是师父隐藏的太深。师父看起来就是一个充满热心的老大叔,可是师弟看起来就像一条毒蛇,又Y险又恶毒。他喜欢抢夺一切自己能够得到的资源,还喜欢在师父面前诬陷自己。不知是善良还是护犊子的师父每次都会责怪自己,惩罚自己。

    “你还有什么遗愿吗?”玄临挥了挥墨剑,鲜血随着刃锋滴落,消失于泥土。

    “没有。”黑壮魁梧的修士说完,玄临已然一剑将他的头颅斩下,完美的收剑,剑化作天地间文之气消散于无形。收拾好两名修士的东西,CC的将这二人埋葬了。玄临看了看得到的天材地宝,有些感叹,这些道法修士的收藏,有时候还是蛮齐的。有了这些资源,突破狂澜不过是时间问题了。对于其他的东西,就多放在他们那里两天吧。玄临如此想着便御墨向着一处文之气浓郁的地方去了。那些道法修士还在不断的内斗着,丝毫不知晓自己已经被某人视作了放置宝物的仓库。

    这已经是玄天上课的一周后了。他能明显感觉到,有一个人总是在背后偷偷跟踪自己。这个人正是他本尊的同学薛长涛。本尊之前的记忆他是有的。这个名叫薛长涛的人让玄天感到非常讨厌,每天跟着自己,害的自己都不敢在人前多呆J分钟。每天都听到有一群nv生在附近叽叽喳喳的讨论自己和薛长涛如何如何。真的是一点也不明白现在的nv孩子一天到晚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什么男男相恋,什么般配的,真是脑洞已经开成了黑洞,怎么也填不平了。

    待到放学,玄天背着鲤鱼乡123就准备回家了。没办法,玄临的规律放学后得去菜市场买点菜回家做饭。有时候玄天觉得自己有些不懂他的本尊。堂堂一个文法修士,怎么把自己混成了一个家庭煮男的?他不具备本尊的感情,但他能拥有本尊的记忆。这些记忆就像是直接装在他的脑海中,他知道,却不会有所T悟。

    分身与本T的区别主要还是在于感情。本T拥有自己的感情,分身是不需要感情的。他们只要遵循本T的行为意志去做事情就好了。如果分身拥有了自己的感情,他就不再是一具分身,也不再属于本T了。这样的分身,大多都会在被本T发现后斩杀。这世间,存在一个自己便好,谁需要一个随时可以将自己取而代之的家伙存活于世?

    但这不是说分身们不会自己思考。相反的,本T头脑有多好,他们的头脑也会有多好。不过,偶尔也会出现意外,比如他们拥有了自己的感情,比如,有什么情况隔绝了本T与分身的联系。这种情况分身变聪明变蠢的机率都是一半一半的,因为他们的记忆可能不完整。有些启蒙的东西接受的不一样,这也注定了他们的后天发展会有所不同。

    走到校门口,玄天正准备离开,却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拉住了。玄天不解的回头,出乎意料的,这个人竟然是一直以来喜欢跟踪自己的薛长涛。他本以为薛长涛会跟踪自己跟踪到天荒地老也不敢上前打招呼,结果竟不是这样。

    “薛长涛,你有什么事情吗?”玄天冷冷地看着薛长涛,对于这种让自己被众人议论纷纷的人,玄天内心是异常反感的。

    “我……我可以和你一起放学吗?”薛长涛有些扭捏的说。他的心里像是有一把鼓槌在敲着,敲得他心跳加快,敲得他面Se赤红。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样的“玄临”。玄临似乎自从那一次事情之后就不怎么愿意理会自己了。似乎每次出现都会下意识的躲着自己。这样让薛长涛觉得有些委屈。就算自己不该为了那个肖雪薇和他吵架,可是作为朋友这么久,难道一段友情就真的这样走到了尽头了吗?

    “不可以。”玄天冷酷的回答他,真是一个让人厌烦的人啊。也不知道本尊是如何忍受得了这样一个窝囊废的。如果是因为长的像容安,那本尊就有点肤浅了。但是遗憾的是,除了长相……玄天觉得自己实在是找不到玄临愿意和对方成为朋友的理由了。

    “玄临,你原谅我吧。我也是被肖雪薇骗了。”薛长涛一瞬间就懵了。他从没想过玄临会这样冷酷的拒绝他。也许是因为以前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薛长涛声音都变得有些哽咽了。

    这也真的是很不幸,不管是玄临还是玄天都觉得懦弱的人最讨厌了。懦弱的人总想要把自己的错误推到别人身上,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一切责任。也许遇到一个心软的人可以,但是分身是用脑子想事情,可不是用心去想。看到这样的薛长涛,玄天的心里更加觉得厌恶。这样讨厌的人,如果是自己,他就算跟踪我到天荒地老,我都不会和他做朋友!

    “原谅你?!我凭什么原谅你?因为你可怜?!薛长涛,以后别再跟踪我了。我听到别人的议论都觉得没脸了。你怎么还好意思跑过来说想要和我一起走?!滚!离我远点。”玄天冷冷的说完,毫不犹豫的甩开薛长涛的手,大步的离开了。留下薛长涛一个人站在原地,表情不知道是难过还是绝望。

    学校门口的人都要炸开了。这是什么样的一种剧情?!不是都说这两个人是那种关系吗?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和解,然后夫夫双双把家还吗?情节为什么变得这么奇怪了?这种恩断义绝的梗……N的都要哭出来了。

    这是薛长涛有生以来觉得最丢脸的一天。他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这样指责。像薛长涛这样的人,平时主动去招惹他的人很少,更没有人主动去得罪他。薛长涛的家住在市中心,爸爸是个有钱的大商人,妈妈是个知名画家。每次和家人出门谁都是对他赞誉有加,没有人去故意触怒他。被这样打脸是第一次,但是薛长涛绝望的感觉到,自己并不抗拒,甚至希望对方多骂骂自己,气消了两个人就可以和好了。可是“玄临”就这样走了,薛长涛有点拿不定主意以后还能不能和好了。

    失落的薛长涛走出校门,打了计程车便离开了。丝毫不知道,在他不知道的角落,还有一个恶毒的Y谋正在谋划着。

    第二天走进学校,薛长涛明显能感觉到许多人在偷偷看他。但是想到昨天放学发生的事,他也就没有太在意。但是,当他走到自己班上门口的时候,他明显的发现了不对劲。肖雪薇竟然在教室里,哭哭啼啼的,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班上有很多人在安W她,指责玄临和薛长涛。

    “你在这里**什么?”薛长涛冷冷地看着肖雪薇,自从知道这个nv人装病图谋玄临的肝脏,薛长涛就看都不想看这个恶毒的nv人一眼了。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长涛,我……我……”肖雪薇闻声惊恐的站了起来,看向了薛长涛。

    第6章

    很多时候薛长涛都觉得人类其实也不像有些偏激的人说的那样内心充满了险恶的用心。但是,肖雪薇这个nv人真的在他的认知上狠狠的给了自己J个巴掌。

    “长涛,你为什么抛下我就不再回去了?是不是真的就像他们说的一样,其实,你喜欢的是玄临?”肖雪薇强忍着泪水故作坚强的说道,“如果你喜欢男人,你当初就不该答应我和我在一起啊!你怎么是这样的人?!”肖雪薇的眼泪像是不要钱的一样漱漱的往下掉,看的薛长涛目瞪口呆。

    这样的nv人,骗了自己去伤害自己的好兄弟,现在不光要泼自己的脏水,还想连同自己的好兄弟一起泼。果真是一个恶毒的nv人!

    班上的同学一个个都厌恶的看着薛长涛,就像看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呵!肖雪薇,我小看你了。你这么会演戏怎么也得是个影后级别的啊!我真的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nv人!”薛长涛气的简直要跳脚了。之前被她骗了,薛长涛不想再见她,也不想再追究她的责任了,没想到她竟然还紧追不舍了。

    “长涛,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怎么可以对nv孩子这样?”薛长涛的同桌大声的斥责薛长涛,“你抛弃了雪薇和一个男生在一起了这种事真恶心!我真不知道你这种死变T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

    薛长涛毕竟还年轻,上手就是一个巴掌打在了同桌的脸上,顺势在混乱中还给了肖雪薇J下……场面之混乱,一上午不到,全校都知道薛长涛抛弃nv朋友之后nv朋友找他理论,结果打起来了。相关的人员都被叫到了办公室,其中,还有躺枪的玄天。

    坐在校长办公室的沙发上,玄天喝了一口热水,“您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玄临,你在谈恋ai吗?”校长严肃地看着他。其实自从这学期开始,玄临变得很不一样。认识玄临的人都能感觉到他和以前判若两人。从一个消极虚弱的受欺负的人变成了一个不管是学习还是武力都爆表的人。但是学校里传出现在这样的流言,真的对玄临来说很不利。

    “没有。”玄天笑了笑说,“您该不会叫我来办公室一趟就为了关心我的恋ai状况吧?”

    “你和薛长涛关系怎么样?”校长和蔼的看着玄天问。

    “薛长涛吗?关系一般般吧。他被人打了吗?”玄天少有的提起精神,关心的问道。

    “不,他把人打了。”校长叹了一口气,“这起事件偏偏和你有一定的牵连。被打的人是薛长涛班上的同学和薛长涛的前nv友。”

    “哦?他居然打了自己的nv朋友!他们是吵架了吗?”玄天故作惊讶的看着校长,一脸不敢相信。

    “是的。吵架的内容还是和你有关的。薛长涛的nv朋友说薛长涛和你是那种关系。”校长有些尴尬的说,“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双方都打的鼻青脸肿。”

    “我和薛长涛之间只是普通朋友罢了。自从他J了nv朋友之后我们就不怎么来往了。”玄天认真的思考P刻后说道,“不过,前一段时间他忽然找到我要求我给他nv朋友捐献肝脏。我真搞不懂,他连找人给他nv朋友换肝脏都能厚着脸P去做,怎么会舍得打他nv朋友。”玄天不解的看着校长,像是在提问,但实际上是一种暗示。

    薛长涛这么蠢,一定也很不好意思把自己被肖雪薇骗了的事说出口,如果不说出来,那么无论是老师的判断还是社会的舆论都会往对他不好的方向发展。如果这其中没有涉及到玄临,玄天真是一点点也不想去管。要是让玄临回来知道自己在学校把他的名声搞的乌烟瘴气,估计会直接把他回炉重造。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吗?!可是学校里的T检里没有谁得了那么严重的肝病啊!”校长一脸惊呆了的样子,连忙给医院打了电话,“喂?是ai尔医院吗?我是县中的校长。今天上午有一个叫肖雪薇的学生在你们医院住院了。她的情况严重吗?好的好的,可以帮我给她做一个全身的检查吗?麻烦了。”校长挂了电话,心中已经觉得很不对劲了。就算得了肝病,学校每年都在T检,不可能一点都没有检查出来。而且,如果已经严重到需要换肝了得话,她现在不可能就这样离开医院到学校找薛长涛麻烦。

    “没什么别的事的话,我可以离开了吗?我还要上课。”玄天微笑着对校长说道。

    “没什么别的了。你可以回去上课了。”校长和蔼的说完,玄天就起身离开了。

    &nbt;</p>

    分卷阅读8</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