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7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7</p>

    &nbs;/scri;&lt;/div&gt;

    之后就像忽然没有了话题。这一天,玄临一个人回了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玄临都是一个人回的家。薛长涛每天一有空就和肖雪薇在一起,就像两个连T娃娃。

    虽然薛长涛很不解为什么再也等不到玄临了,可是似乎现在谈恋ai的都是这个样子,想想薛长涛也就不觉得这种情况有些不对劲了。薛长涛是不在意了,可是肖雪薇却是有些急了。

    一诊考试之后,薛长涛堵住了玄临的去路。玄临不解的看着薛长涛,但是看他面带悲戚,差不多能猜到是为了什么而来了。但是,他什么也不会答应的。

    “玄临,求求你救救雪薇!”薛长涛抓住了玄临的袖子,想要把玄临带走,可是玄临纹丝不动,他就想在攀扯一根柱子,怎么也扯不动。

    “我怎么救她?”玄临冷笑了一声,“我又不是医生。”玄临的声音透着寒气,薛长涛有些不解的看着玄临。

    肖雪薇已经住院了。今天去看她的时候,她苍白着,“长涛,我们分手吧。他们说我是肝癌晚期,已经没救了。”

    “不!雪薇,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不要说这种丧气的话。”薛长涛J乎快要哭出来了。自己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可是现在却告诉自己她快要死了。这是多么大的悲痛。

    “长涛,我舍不得你。可是我这个病只有换肝。可是,新的肝脏恐怕还没等来我就已经不在人世了。长涛,我不能拖累你。”肖雪薇痛苦的看着薛长涛。后来有人悄悄的跟他透露玄临的肝脏和肖雪薇的肝脏匹配度高。然后就有了后来他跑来找玄临的事情了。

    玄临意识到,薛长涛根本就是一个缺心眼的人。他跟踪自己的时候是,他现在恋ai了之后也是。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知道了这个真相不生气。差距太大了。薛长涛顶着容安的脸在自己面前做出这样的事情,心里的火好大啊。

    第5章

    薛长涛离开了。他忽然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玄临的眼神很可怕,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他。薛长涛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在他的眼前真的就如同是一个陌生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关系变得这样生疏了?他回忆不起来,记忆仿佛被人从中间掐断了一样,他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来。

    失落的回到医院,他发现竟然是门开着的。自己的nv朋友正扑在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怀里,两个人亲密无间,他连推门进去的勇气都没有了。薛长涛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为什么?!一天之内,自己的好兄弟将自己看做了陌生人。自己的nv朋友投入了别人的怀中。或许,雪薇有她的苦衷呢?抱着这样的心情。薛长涛并没有立刻走,而是悄悄站在了门外偷听。

    “雪薇,你说那个臭小子能劝动玄临把肝脏换给你吗?”男人担忧的说道,似乎十分的怀疑。

    “放心吧。薛长涛这个傻子已经被我迷得找不着北了。这个时候一准儿还在和他的好兄弟商量该怎么救我。”肖雪薇笑着对那个男人嘲讽的说道。

    “雪薇,难为你了。为了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薛长涛这种蠢货我迟早会处理他的。”那个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薛长涛简直惊呆了。他们的目的就是玄临的肝脏!肖雪薇的身T根本就没有问题!甚至肖雪薇接近自己的原因就是为了玄临的肝脏……自己还为了这样的人和玄临吵架。薛长涛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玄临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在知道真相后,自己这一辈子都会陷入自责中无法摆脱吧。

    薛长涛转身离开了医院。他的心里感到一阵茫然。这个时候去找玄临,还能和好吗?他对此感到非常的不确定。两个好兄弟闹到翻脸,还是因为这么一个别有用心的nv人。在一定程度上,薛长涛真的觉得肖雪薇和那个男人说的对,自己就是一个傻子。有谁会去求自己的好兄弟把自己的器官割给自己的nv人?何况还是一个认识没多久的nv人。

    回到家,一个人都没有。很久以前,自己也是这样一个人回到家,可是心里装着玄临,觉得整个房间都满满的,满满的全是玄临的一举一动。现在,这里好安静啊……安静的自己好害怕。

    玄临坐在书桌前忽然发出一声笑声。薛长涛,你居然到现在才发现,果然是个痴儿。这样明显的圈套到现在才发现,真是蠢。笑着笑着,玄临却是笑出了泪。仔细回忆过往,自己最后和容安相处的模式,不也是充满了不对劲吗?他真的是容安吗?也许,他不是。容安怎么会是那个样子?容安每次见到自己都会忍不住脸红,从来没有哪一次例外……可是他不会。他每次见面都表现的异常镇定。而那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呢?以为他是因为家族破碎,已经没有精力去羞涩了。自己又何尝不是像薛长涛这个傻瓜一样被欺骗了呢?玄临的泪水打**脸,容安,容安,你可还安好?

    记忆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玄临修炼突破了学士期获得了外出历练的机会。玄临一身白衣仗剑,人称白公子。有一天玄临来到了一个一个离中洲很近的地方的城市遇到了一个逃跑的小孩子。这个小孩子被牙行的人抓住了当场就是一场胖揍,可是他并不吭一声。伤痕累累的样子让人心疼。玄临救下了他,他不安的抓住了玄临的衣F,就像是一头受了惊的小鹿。

    “孩子,你可有名字?”

    “……”那孩子不说话,只是认真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无助。

    “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可好?”玄临微笑着对那道,“我给你取名容安可好?天下之大,只希望你有一个能容纳你的安宁之处。”

    话,点了点头。

    从此,白公子身边跟了一个总是板着脸的黑衣抱剑童子。那是一段愉悦的记忆,只有玄临和容安。没有所谓的尊贵的地位,也没有所谓的锦衣玉食。一切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一瞬间,玄临的周身已经缠绕上了一丝黑气,正是玄临自修行以来的心魔破土而生……

    “玄临,我从来就不是你的人。我一开始就是主动要求来杀你的。”容安冷笑着看着玄临,“你以为就你这样一个小小的学士期的人就会让所有人臣F?!愚昧!这天下该是我道法的天下了。你就安心的去地下和你的爹娘团圆吧。哈哈哈——”

    玄临不敢相信的看着容安冷酷绝情的样子,感觉心好痛。为什么会这样?不该是这样的……容安,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玄临顿感身心疲惫。正当他快要崩溃之际,忽然,他的心脏里蹿出一G一样的灵力疯狂的调整他的经脉和文力运转。

    不知不觉之间,一整夜过去了。玄临睁开眼,身上的黑气早已被完全绞杀。之间玄临眼中闪过一道星光,光泽暗淡后,玄临的眼睛更像是盛装了整个银河,耀眼的让人难以移开眼睛。这正是即将突破狂澜的征兆。玄临快速的起身换了一身衣F,却不是急着去学校上课。

    在斩杀心魔的时候,玄临猛然悟透了自己一直以来难以有所成就的分身之术。他盘坐到了屋子之气化虚为实成就阵法。屋中金光一闪,玄临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面对他的人。那人睁开了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玄临,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以后我 便唤你玄天了。”玄临笑着拉起他,“玄天,以后你要负责去学校和照顾爸妈。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在外人面前你就是我了。”

    红尘历劫做到这个地步也已经够了。尝遍了生离死别,天L之乐。这当是一个人圆满的经历了。玄临觉得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了。

    玄临摸着自己的心口,他感到有一种暖暖的感觉。那G熟悉的灵力正是属于容安的!玄临之所以能够战胜心魔并且将他诛杀,正是因为这G灵力的存在。容安当年选择了修炼道法,因为他意外的是极为适合修炼道法的好根骨。

    在容安大成之后为了表明衷心曾将他的一G本源灵力送给玄临。玄临将那G灵力封印在了心中。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还是它救了自己。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容安,想必不敢直接来杀了自己。确定了那个人不是容安,玄临觉得自己整个人又活了过来。在那个世界,还有人在等着他。容安,我很快就会回来的,等我,等我……

    在深山中的一座破庙中,一个身着粗麻衣F的男子正在洒扫着地面,此人正是消失已久的容安。他在逃出道法部的囚笼后便一直往东跑,不知跑了多久,久到他再也使不出一丝灵力昏倒在地。等他醒来已经在这个破庙了。破庙里只有三个和尚。他们收留了容安,容安跟着他们一起参研佛法。日子仿佛就这样平静了下来。他时常也会望着远方,似乎在等着什么人。这场灾难毁掉的又岂止是文法部,又岂止是岳家……在玄临死后,文法修士全被赶出了秋水界,没有能力逃走的被废去修为拉到矿区开采矿石。

    在道法修士们以为自己的时代终于到来了的时候,旁边J大界面的修士开始进攻秋水界。文法修士死伤惨重,但是这方世界已经成为了除了他们就只有凡人的世界了。没有援助,资源匮乏,如果被攻破,势必会成为其他J界的奴隶世界,永世不得翻身。

    道法修士拼尽全力终于赶走了外界修士,并且在数位大能以生命为祭的条件下才封印了秋水界。从此,道法修士在凡人眼中也成为了传说。以前道法修士还很多,经常出来欺负普通百姓,可是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躲哪里去修炼去了。外界修士虽走,但是他们掠夺走了大量的天材地宝,剩下的大多是还未成熟的。虽然有人试图偷摘那些未成熟的天材地宝,但他们都被秋水界杀死了。

    一场雁过拔mao的惨剧就这样结束了。没有文法修士保护的秋水界就像有一块巨大的肥R,只等敲开坚固的外壳就可以品尝其中的鲜美。

    容安不知道这个结界能够坚持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见到岳冥。虽然护身符破了,可是,自己没死,他又怎么可能死?

    玄临离开了家,感知天地间气的走向。以前不急着修炼,可是现在只要想到容安在等自己,玄临就觉得自己根本无法继续散漫下去。可是,现在那些天材地宝都在那群该死的道法修士手里。是时候去把这些东西取回来了。

    感知到一个方向,玄临御墨便飞速向那个方向去了。

    “师兄,这些东西可都是炼器的宝物啊。”一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修士眼红的看着另一个黑壮魁梧的修士。

    “师弟,这些东西可都是你师兄我一个人杀了一臻夺来的,你一点力都没出。”黑壮魁梧的修士声音粗犷的说。

    “师兄,话可不能这么说啊。那一臻是我先遇到的。如果师兄不出手,我杀了他也只是个时间问题。”年轻修士嬉P笑脸的说,“师兄还是分给师弟我一点吧。”

    听着那两个道法修士的话,玄临觉得抢劫这两个人,他一点都不会有愧疚。既然是两个杀人夺宝的家伙,杀了又如何?且看他们衣F将要内斗的样子,先看看戏再动手也不迟。想到这里,玄临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隐去身形暗暗观看。

    这一头师兄弟两人已经吵得不可开J,非得打一场不可的地步了。只见那个贼眉鼠眼的年轻男子已经拿出了一柄似剑非剑的法器,“师兄,你今日不把那些宝物分我一些,我们的师兄弟情谊也算是该有个了结了。”

    “呸!你就是觊觎我得的东西想过来占便宜!还谈什么师兄弟情谊。莫说今日,便是往日,我也早就厌烦了你这样的人物。”那黑壮魁梧的修士拿出了一件狼牙B式的法器,与贼眉鼠眼的年轻修士冷眼相对。

    此番看来这两人也已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争执了。只在眨眼间两人便已经开始J手,若是凡人,怕是只能见到两人的残影了。此二人虽喜欢杀人夺宝,但也是真有一定的本事。不同于王老爷子的修炼,他们是见了血的,并且一直都在血Y中成长,错一步便是死无葬身之地。他们已经是筑基期巅峰了!两个筑基期巅峰,对于目前的玄临来说,对付起来还是有一些难度的。何况,这些道法修士诡计多端,防不胜防。

    这一观察,便是七天也已经过去了。这师兄弟二人J乎把这一P的地方都打的破碎了。在一个末法时期,能修炼到筑基巅峰的人,真的不多了。再跨一步就可以步入金丹,何其厉害。所以,知道他们在斗法的人很多,可是敢凑近了去看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他们在那一隅打个天地瓜离也没人敢上前打扰。所以,同样的也就没有任何人发现,在离这两个高人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H雀”在一旁静静的守候着,等待他们两败俱伤。

    这师兄弟两人也真是有趣。玄临如此想到,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拼尽了全力想要置对方于死地,可是却发现谁也杀不死谁,便开始不那么拼命,试图耗尽对方的真元。结果两人打的主意都这么一致。到了最后,真元是耗尽了,但他们的都耗尽了。玄临觉得自己还从未见过这么可笑的修士,有点怀疑是不是因为这个世界的道法式微,所以修士的智商也式微了。蠢成这个样子居然都修炼到了筑基巅峰……在秋水界早就被人顺手宰了吧。

    &nbt;</p>

    分卷阅读7</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