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3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3</p>

    &nbs;/scri;&lt;/div&gt;

    班主任见玄临这么懂得人情世故,便应了下来,急匆匆的去年级组了。同时心里升起了一种荣誉感,自己班上居然有一个这样的天才人物!看那J个家伙谁还敢嘲笑自己班上一直拿不到第一名!

    玄临考了年级第一的事不久就正名了。许多老师对玄临异常的推崇,上课老是喜欢用临来勉励学生。“你看人家玄临。之前学习那么差的,现在都考年级第一了。”“玄临同学经常泡图书馆,你们一天就只知道盯着手机。”……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玄临的形象J乎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软弱无能的怂货变成了一个杀伤力强学习技能满点的传奇。对于一众喜欢欺负玄临的混混来说,这是一个明示的噩耗。当一个一直被欺负的毫无反手之力的家伙忽然拥有了超人的大人技巧,正是青H不接后继无人的时候,在哪里可以重新找一个人欺负,这是一个高难度的问题。在此之前,就是nv生的武力值都在玄临之上。欺负nv生会被扒P的,欺负男生就得好好计算武力值了。

    调理了两个月,玄临已经快要突破入相了。这个世界的道法方面已经式微了,但意外的是,这个世界居然没有修行文法的人!简直不可思议!作为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修行文法的人,玄临表示这里的气浓郁的不要不要的。简直就像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的世界。秋水界因为修行文法的修士众多,无数载的使用,气已经稀薄到没有天材地宝难以进阶的地步了。如果秋水界的修士来到这个世界,该是感动的哭吧。玄临的身T也不像刚开始那时那样虚弱了。整个身T看起来健康极了,虽说没达到虎背熊腰那种强壮的样子,但是一般看起来虎背熊腰的人是绝对打不过他的。

    放月假的时候,玄临正在帮玄临妈妈做菜,忽然听到自己家的门被打开了。他走出厨房便看到了一个比玄临妈妈更加显得苍老的男人,此人正是玄临爸爸无疑。前段时间玄临的爸爸在外地打工,期间老婆打电话来说玄临变得懂事了,他是不信的。这臭小子从小就无法无天,X格又差,怎么可能是说变就变的?!看到儿子从厨房里出来,玄临爸爸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爸,您回来了。我给您泡壶茶。”玄临在帕子上擦**水,拿着桌上的茶壶就进厨房了。玄临爸爸把行李放在地上,坐在凳子上愣了半天,连玄临给他泡好了茶给他倒了一杯又回到了厨房都没注意到。

    一顿晚饭吃的平静异常。玄临爸爸觉得很不适应。以往这个时候玄临这熊孩子应该跟自己吵一架顺带要点零花钱的……

    晚上玄临爸爸觉得自己睡不着,起来去客厅喝水,路过玄临的房间发现玄临的灯还亮着。他抬手想要敲门叫他赶快睡觉,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感觉手敲不下去。孩子说不定还在学习呢?自己这样粗暴的打扰他是不是不好?一门之隔,玄临正在突破入相的关键时期。玄临爸爸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水若无其事的回房间睡觉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差点把玄临坑了。

    突破入相期玄临的整个气势都发生了变化。如果说之前的玄临是显得健康了一点的话,现在的玄临无论是哪一方面看起来都显得充满了危险的气息,就像一头潜伏的豹子,择人而食。

    玄临爸爸觉得就一个晚上,自己都快要认不出自己的儿子了。以前他还可以想揍就揍,现在只要产生这种念想就会有种自己将会被揍的感觉。入相期是不能收敛自己的气息的。对于自己气息的外相化,他自己也无能为力。除非进阶挥墨,否则走到哪里都是一G“敢上来我就揍死你丫的”的气息。

    吃过了早饭,玄临决定出门走走,却不想出门不久就发现有人跟踪自己,还是个熟人。玄临觉得很费解,那个叫做薛长涛的家伙都不回家的?!一天到晚跟着自己都不会觉得腻味?真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什么。想到这里,玄临忍不住又想起了荣安。以前的容安也是这个样子,总是跟着自己,仿佛怕自己下一瞬间就不见了。呵呵……是啊,怕自己不见了。自己不见了他去杀谁?想到这里,玄临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玄临冷着脸加快了脚程,在人多的地方绕了J圈,成功让薛长涛失去了目标。站在一个台阶上,看着四周已经失去了目标,薛长涛变得有些焦虑。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这个只和自己说过一句话的人。莫名的心里总是忍不住担心他,害怕他受到伤害。现在这个人忽然不见了,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狂躁起来了。

    “你是在找我吗?”忽然,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薛长涛感觉心猛地跳了一下。薛长涛惊喜之后陷入了恐慌。

    看着薛长涛先是惊喜又迅速变成惊恐的表情,玄临意外的竟然觉得愉悦了,心中的怒气莫名的就消了。

    “我……我只是出来随便逛逛。”薛长涛有些结巴的说。

    “哦?随便逛逛吗?你家也在这附近?”玄临笑着问,心里有些嘲笑薛长涛找的理由真是烂。以为只有他会跟踪自己吗?玄临有一天在回家之后又悄悄离开家跟着薛长涛回了薛长涛的家。薛长涛的家在市中心,距离玄临的家不是一点半点的远。如果说散个步都能散半个城,薛长涛也是脚力惊人了。

    “嗯,我家……我家就在附近。”薛长涛涨红了脸有些结巴的。

    “不请我去你家坐坐吗?”玄临接着他的话笑着说完就看到薛长涛的脸一下子就白了。接着装接着装,我你怎么收场。

    “那什么……我还没散完步。我想再逛逛。”薛长涛强挤出一抹笑容,心里却已经泪流成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是说谎的现世报吗?他当然不知道这是玄临故意使坏。

    “那……我陪着你再逛逛?上次你救了我,我还没有报答你,不如我陪你散步吧。”玄临坏心眼的提议,完全堵死了薛长涛的借口。

    这是薛长涛第一次和玄临说这么多话。两个人从市场热闹逛到下市了还在散漫的逛着。薛长涛心里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满足,好希望永远这样逛下去……

    玄临觉得薛长涛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喜欢跟踪自己,喜欢找别扭的理由,还喜欢在自己面前脸红。如果他不是和容安长得太像,自己遇到他或许就不会有心情陪着他逛了。尽管容安说他自己是主动要来杀他的,但玄临觉得这其中恐怕并不简单。和容安相处了十多年,如果说这么多年来他对自己的关心和保护都是假的,玄临不相信。容安是个多么善良的孩子,玄临是知道的。一个舍命救自己的孩子再怎么坏也不可能对自己下手。这些时日,玄临在想,他需要再问一问容安,除非他拿出证据,不然他不会相信容安是潜伏在自己身边十J年的J细。

    两个人各自抱着各自的思绪,不知不觉就到了太Y下山的时间。分别时相约以后放学一起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各种流言四起。因为他们已经不敢直接找玄临麻烦,但是他们可以制造流言暗伤他。尤其在玄临和薛长涛放学一起走了之后。

    “哎!你听说了吗?”一个nv生小声对另一个nv生说。

    “听说什么?”那个nv生小声的问。

    “据说那个玄临他和那个男的是那种关系。”

    “噫!真是不敢相信。不过玄临以前是挺受的。”

    ……

    放学的时候两人都有些沉默,那些流言就像喷发的火山,短短时间就席卷了全校。玄临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是谁有这么恨他。如果被他抓住了,绝对不会就只是揍一顿那么简单。名声对于玄临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在实力面前,这些泼出来的污水就像糊窗户的纸一样薄弱。但是,对于薛长涛来说,就不是这样了。看他一脸惨白就知道了。

    “薛长涛,这段时间我们还是分开走吧。”玄临思考再三后认真地对薛长涛说。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呆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对于流言本身来说越有优势。

    “你也畏惧流言吗?”薛长涛看着玄临,眼中盛满了哀伤。他简直不敢相信玄临居然会跟他说这样的话。他以为什么都不会让他失去他。原来玄临是这样一个ai惜羽mao的人吗?

    “对。我畏惧那些流言。我不想一出门别人都对我的父母指指点点。”玄临看向了别处,“人不能太自S了。虽说是人正不怕影子歪,但是代价太大了。”

    “好,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的话。”薛长涛叹了一口气便不再说话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浑身无力,想要开口,心却无比沉重。难道他和玄临之间的感情真的已经到了尽头了吗?为什么就好像才刚和他在一起一样……到底是谁这样可恶要把他们分开?!

    “如此便好。就此别过了。”玄临笑着走向了车站,在薛长涛的注视下离开了。

    那一天,薛长涛坐在车站的凳子上坐了一夜,第二天生病住院了。躺在病床上,薛长涛朦胧中似乎看到了玄临。玄临踏着奇怪的符文飞在空中,长袍翻飞,宛若天人……

    玄临安静的上着课,手上转着笔,有些百无聊赖的看了眼窗外。窗外一只白Se的纸鹤趁着无人注意悄悄飞了进来,落到了玄临的桌上。玄临抓过纸鹤随意地捏成了纸团子扔进了纸篓。没有人会知道,这张纸上写了一个字,“目”。玄临已经利用术法去看过了薛长涛。薛长涛正在睡梦中,似乎是个好梦。居然在梦里都笑出声了,真是不可思议。生着病居然还能睡得那么香。

    放学的时候,那些暗地里观察玄临的人意外的发现玄临今天心情似乎很不错。

    玄临最近嗅到了机缘的气息。似乎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埋着不死Y。不死Y是一种植物,只要不主动杀死它,它就不会死去。虽然它自己不死,但是人吃了它并不能达到不死的效果。尽管如此,增加二十年寿元是没问题的。

    吃过了晚饭,玄临锁好了自己的房门,从窗户上运转文之气离开了。远远看上去就如同飞燕在空中划过一样。

    天地灵气稀薄,对于法道的修行已经到了末法时期。守护不死Y的妖兽早在J年前就死了。这天晚上它正在晒月光,翻来翻去睡不着。妖兽死之前试图吃了它,虽然没有杀死它,但是撕下了它整整一条左臂!现在新长出来的左臂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大小,一闭眼就会忍不住想到妖兽垂死挣扎时狰狞的样子,有点怕,睡不着。而且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好丑,会不会一辈子都是单身狗?唉,我的另一半不死Y啊,你在哪里?不死Y翻了个身,感觉到一种森森的Y生的悲凉。现在天地灵气如此稀薄,恐怕是再也生不出第二株不死Y了……

    第3章

    不死Y嘟囔着嘴,手里捏着一颗不死Y的果实。唉,好饿,最后一颗果实了。吃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又能过这个嘴瘾了。这是它结的第一批果实,但它太饿了。自己的果实又蕴含了太多的灵气。这附近的灵气已经稀薄到无法满足它了。

    “哟——小家伙在对着自己结的果子流口水。”忽然,一个带着恶意的笑声从不死Y的头顶传来。不死Y连忙睁开了眼,有一张俊秀的脸映入眼帘。不死Y连忙想要翻身逃跑,可是已经晚了,它惊恐的发现自己被一堆奇怪的金Se字符捆住了。

    “你是什么人?”它惊恐的看着那个人,心里害怕极了。就算是那妖兽都不可能在自己的感知下这样悄无声息的接近自己。可是那个人做到了。

    “我?我是你的主人啊——小不点。”玄临在不死Y粉NN的小脸上捏了一下,“啧啧,小东西P肤保养的不赖啊。”

    “……”不死Y觉得自己一定是落入了流氓的手里……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点别的吗?话题偏到了P肤保养上真的没问题?!吃自己N豆腐真的没关系吗?!

    “装死?信不信……我能让你真的死过去?”玄临运墨成刃抵在了不死Y纤细的脖子上……不死Y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变成死Y了。

    “主人不要——奴家、奴家愿意侍奉主人——可暖床可卖萌。”不死Y睁大一双碧绿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玄临,嗲声嗲气的说道。

    “……”你多大岁数?还奴家……玄临没忍住给了不死Y一巴掌。老东西,我要你装N!结果因为力道大了一点把不死Y拍了出去,不死Y见土就钻……

    &nbt;</p>

    分卷阅读3</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