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分卷阅读2

    </p>

    从前有个文宗(又名:一念执着) 作者:坤山凤与

    </p>

    分卷阅读2</p>

    &nbs;/scri;&lt;/div&gt;

    他无比怀念与井为伴的岁月,自由自在,没有谁管着自己,更不会有谁打自己。长期的压抑的生活让他感到生无可恋,甚至产生了对父母的怨恨。他恨所有的人,他觉得那些说他的父母对他已经很不错了的人都是那对夫Q的共犯,他们都是邪恶的,都是坏人。

    等到了读书的年纪,因为他个XY沉,同年龄的人都不喜欢他,他更加怨恨了。Y沉的小鬼一直被人欺负,一路被欺负着升入了高中。看人的眼神永远都像淬了毒,像是想要把每个见过的人用目光毒死。见到父母也是一副看死人的目光。日子一久,自然而然的就没有人喜欢他了。

    所以他过得越来越艰难。在家里,父母不疼ai他,在学校同学按着他打……想要不生无可恋还是很有难度的。

    玄临喝了一口水,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半夜的时候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他才慢悠悠的爬起来。回来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五十岁左右白发丛生的老F人。玄临有些迟疑,这到底是他妈还是他外婆?然而很快他就知道了。

    “玄临,你回来了。坐一会儿,妈这就去给你做晚饭。”老F人似乎对于他的突然回来有些意外,但那些意外很快就被藏了起来。老F人去做晚饭去了。玄临说不清这一刻的感受。自己走的时候,妈妈正是年轻的时候,自己回来了,她却已经是这样的苍老。玄临忍不住跟着走进了厨房,看着破旧的厨房,玄临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当自己在那个世界尽作为儿子的孝心的时候,自己不曾想到过,时光会将家人的青春带走。那个世界因为修行的缘故,只有活了J百岁的人才会显得苍老。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平均寿命只有短短J十年。那个世界的爹娘已经死了,自己不能再失去自己现在的父母了。

    “妈,我可以给你帮忙吗?”玄临有些哽咽的说,眼泪差点落下来。玄临妈妈自然是早就注意到玄临进来了,只是在猜测是不是没钱花了又想找自己要钱了,却不想对方是想给自己帮忙。玄临妈妈感到非常惊讶,玄临自从落过一次水之后,X格越来越怪了,老是ai发脾气,这还是他第一次露出这样委屈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了。玄临妈妈连忙把手在围腰上擦**净了伸手抱住了玄临,“是谁欺负我们家玄临了?跟妈妈说说。”她轻轻的拍着玄临的背,温柔的。玄临一下子就控制不住泪水了,“妈!呜呜呜呜呜……我想你!我想你了呜呜呜呜……”玄临以为自己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真正面对妈妈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那些感情根本抑制不住。无论自己在那个世界表现的多么坚强,他的内心还是渴望着父母对他的宠溺。这是在那个弱R强食的世界所没有的。爹娘为了让自己坚强起来,对自己异常严苛,尽管知道这是ai,心中还是忍不住会感到失落。不知多少个日夜都盼着爹娘能够抱抱自己,带着自己像普通孩子那样出去玩。

    这天晚上,玄临妈妈做了J个“玄临”ai吃的菜,玄临没敢说自己不喜欢,但发自内心的觉得,这种情况需要解决。“玄临”的口味太重了!如此病态的身T,他居然喜欢吃爆辣的菜,还无辣不欢……再这么吃下去,不死也会蹲厕所蹲到虚脱的好吗?

    看到玄临居然连平时最喜欢的菜都没有吃J口,玄临妈妈顿时担心了起来,这孩子是先卖个可怜,后招是在这儿等着我?!“玄临,今天妈妈做的饭菜不好吃吗?”玄临妈妈夹了一筷子水煮RP到玄临碗里,担忧的看着玄临。玄临看着沾满了辣椒面的水煮RP,觉得自己的胃都要烧起来了,“很好吃,就是……就是我最近得了胃病,不太想吃辣的。妈下次可不可以做清淡点?”玄临违着心说,实际上他从来不吃辣。而且之前的身T在进阶挥墨之后就可以不用进食了,十J年没吃东西,第一次就吃这么重口味的,玄临觉得自己的人生得到了升华。

    “身T不好应该早点告诉我啊!你这孩子真是的。那妈去给你煮点粥。你坐着等会。”玄临妈妈拍了怕玄临的肩膀,起身准备去给玄临煮粥,被玄临拉住了。

    “妈,不用了。我吃不下了。早点休息吧。我明天还有课。”玄临有些尴尬的说,现在他是真不饿。瘦弱到这样的身T,在消耗能量方面是真的不多。帮着玄临妈妈洗完了碗,玄临就回房睡觉了。

    玄临妈妈回到房间,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仿佛,玄临又回到了小时候一样,黏在自己的身边要糖果的感觉。最让她感到欣W的莫过于,她的玄临似乎终于长大了,知道心疼她这个妈了。这些年母子间的亲情摇摇Yu坠,没有谁知道自己每次看到玄临用那种怨恨的目光看着自己,自己有多心痛。他就像在报F他们一样,做着一切他们反对的事,用看待仇人的眼神看着他们夫F,每时每刻都让他们感到心悸。她的玄临J乎朝着他们所不敢想象的方向飞速成长,所幸现在他好起来了。躺在床上,玄临妈妈久久无法入眠,很害怕这样T贴的玄临只是她自己疲劳所产生的幻觉。

    第二天玄临妈妈意外的起晚了,想到儿子昨天晚上的贴心就去了玄临的房间,看他起床了没有,却看到床上整整齐齐,没有被动过的样子。玄临妈妈觉得自己果然是魔障了。儿子不一直都是那副讨厌自己的样子吗?又怎么可能对自己那么T贴,原来一切都只是梦啊……虽然失落不是真的,但是有这样一个梦也足够自己满足好久了。玄临妈妈自嘲的走进厨房,准备CC的做份早餐吃了就去上班了。走进厨房却意外的闻到了一G好闻的味道,灶上温着什么东西。玄临妈妈揭开盖子,发现是香菇瘦R粥……

    玄临来到学校,找到了他所属的高三2班,因为迟到一眼就发现了自己的位置。全班就那个位置既不显眼又没有人坐。数学老师正在讲线X函数那一章的试卷,见到迟到的玄临也就抬眼瞄了一眼便继续评讲了,中间没有一点停顿。玄临运气好的考进了快班,在许多人以为他要横空出世成为一代学霸的时候,他继续着自己的学渣生涯。数学老师早已放弃了玄临了。都高三了,每次考试都是班上倒数J名。每次说他,他还会用怨恨的眼神看着你,真是一点都不想和这种学生有J集。

    玄临走向了自己的座位,老师和同学们的神情尽收眼底,之前那家伙到底对他们都做了什么?!这样的让人不待见。从chou屉里拿出数学书,看着**净的仿佛新书一般的数学书,玄临咽下一口老血,差不多知道老师不待见他的原因了。玄临chou出别的书都翻着看了J眼,书里面都**净的一般般。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学渣啊!玄临觉得自己都为他脸红了,自己一个学霸,万万没有想到壳子居然是个学渣!那么问题来了,自己是该一匹黑马脱群而出还是继续学渣着?花了一个下午,玄临把高中的书全看了一遍,深深地为之前那个家伙的智商感到无语。不就是这么简单的知识吗?!居然听不懂!简直是耻辱。当然,他自动忽略了自己修炼多年资质早已和这个世界的领悟能力不在一个水平的事实。

    放学了,玄临暗戳戳的把英语词典放进了鲤鱼乡123。他可没忘记路上总有人想打他这个事实。昨天的伤今天还有点痛,不能每次都这么便宜了他们。是时候给他们一点颜Se看看了。

    走出教室,果然不远处有人正在等着他,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昨天打自己的人,不过,管他是不是昨天打过自己的人,敢对自己出手,就和我的词典来个亲密的接触吧。

    他们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拦下了玄临,“你来上课了。本来还不信的,你居然还真敢来。不怕我们打死你啊?”其中领头的胖子一脸鄙夷的看着玄临,就像看着一只臭虫。

    “你可不可以不要打我?”玄临皱着眉,一脸害怕的说道。

    “呵!这小子以为示弱我们就会放过你?!不想挨打就跪下来叫我们?*!B渲幸桓鍪葑犹剽龅男ψ哦Y偎担舸蟮闹芪饭娜硕寄芴s械娜送a讼吕矗对兜南肟葱俚姑埂?br /&am;

    “真的吗?我跪下叫你们爷爷你们就放过我?”玄临柔弱的看着他们J个,惹得们J个发出?*男i?br /&am;

    “还要从我们的胯下钻过去。”

    “对对对!从胯下钻过去。”

    J个人嘲讽的热切,完全没有注意到玄临眼中看死人的目光。

    “想要我跪下来叫你们爷爷,还要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你们没病吧?”玄临忽然冷笑着看着他们,同时从鲤鱼乡123里取出了厚重的词典,“我今天对你们的提议很感兴趣,也很想试试。”在J人惊讶的目光中,玄临一本词典把他们J乎拍的飞起来了,顿时一P哀嚎声此起彼伏……

    第2章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玄临总会不经意的发现薛长涛在跟踪他。薛长涛自以为藏的很好,可是实际上没有哪一次不被玄临发现。早已对薛长涛的外貌有了警惕的玄临就更加不可能没有发现这么明显的跟踪。对方看似是在保护自己,可在玄临眼中,薛长涛的行为真的是恶毒至极。他当周围的人都是瞎子吗?!你这么跟着一个经常被欺负的人,不是对他有什么不良企图又是有什么?周围的人开始用更加恶意的想法来揣测两人间的关系……

    玄临冷冷的观察着这个男生,如果他敢对自己不利,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心中的恨意。长得这么像,就算不是容安本人,也必定和他有某种必然的联系。如果说玄临现在最恨的人是谁,那必然是容安。道法部的反扑有一定的历史趋向,可容安的背叛就显得不可饶恕了。自己将他从人贩子手中救下,却不料他会背叛自己。多年以来,自己待他亲如兄弟,却只等来了他捅的刀子。如果有一天自己破碎虚空回到秋水界,那一天就将是他的死期。

    远在秋水界的容安此时被困在天地锁魂阵中,他试图自杀灵魂离T逃出道法部都不能。半个月前,有人将他骗出了岳府打晕了困在了道法部的一处阵法中。他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自己。后来一位道法部的官员为他说明了原因,原来他是帝国的国师宗轩流落在外的嫡子,是属于道法部的接班人。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容安只要等待时日就可以正式的以功臣的身份脱离奴籍直接成为举足轻重的大官了。容安感到很不安,这种不安在听到别人讨论“容安”手刃了学士期的岳冥后变成了绝望。有人扮成了自己的样子杀了岳冥……容安知道,他这是被算计了。很久以前,容安就已经没有亲人了。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母被那个年轻的男子杀死,然后,那个男子变成了宗轩的样子。他就是被那个男子卖到了那个地方,那个遇到了玄临的地方。

    每天荣安都感到生不如死,从此背负起了杀害自己师父的罪名。岳冥不是没说过帮自己脱离奴籍,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执着着不愿意。如果脱离了奴籍,自己还有什么理由留在他身边?!以师徒关系吗?哪有不离开师父自立门户的徒弟?可是现在一切都完了,岳冥就这样死了。容安也想死,可是因为阵法,他死不了,每死一次阵法就会复活他一次。他恨那个所谓的国师“父亲”。他利用了自己和岳冥的关系谋害了岳冥,让岳冥含恨而死。岳冥的心该有多痛……

    每天,容安都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他还跟在岳冥身边,岳冥会给自己讲自己遇到的趣事,岳冥会在出游的时候带上自己,可这一切都只是在自欺欺人。国师派人带来了岳冥的贴身的一枚珠佩,荣安看着那枚沾染着**涸的黑Se血迹的珠佩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这是他跟随岳冥一起游学的时候在祭空寺为他求的护身符,大师说可以保家人平安,他悄悄的把它系在了岳冥腰间,岳冥发现了却没有阻止,默认了他的动作。从此之后岳冥再也没有把它摘下来。现在珠佩上布满了裂痕,黑Se的血甚至渗了进去,布满了整颗珠佩。

    容安握着珠佩,就像握着岳冥的手一样,手心只有一P冰凉。不知过了多久,容安忽然大笑了起来,国师的人来察看了J次,发现容安已经疯了。国师把容安接回了府邸,不久后容安失踪了,国师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容安了。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即便是用他残留的血Y使用秘法也无法寻到踪迹。久了国师也就渐渐放弃了找寻这个不成器的“嫡子”。

    听过J次流言,薛长涛觉得冤枉极了。自己只是不想这个倒霉蛋老是被人欺负而已,怎么从学校里的人嘴里说出来的话都是满满的恶意?!自己看起来就这么像是对玄临图谋不轨?!这群思想龌龊的家伙。幸好,玄临看起来像是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

    玄临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这个薛长涛为了害自己也是蛮拼的,连名声都不要了。这是有多大的毅力才能做到这样厚脸P?!那些流言玄临早就听到了,只是目前那些怀揣着恶意的家伙在自己胖揍了那J个家伙之后也就只敢过过嘴瘾,再不敢直接上来动手了。鲤鱼乡123里的词典表示坚Y的封面都已经饥渴难耐了。

    又在图书馆坐了一天,数着书架子,玄临觉得这个图书馆太小了,藏书太少了,再坐J个下午,就将要面临无书可阅的可怜境地了。作为达到过学士境界的人,玄临的读书速度早已不是一般人类的速度了。他还会一边读一遍融会贯通得出自己的理解。教室里正在嘲笑玄临这个傻子又没来上课的学霸们还不知道玄临已经为他们的半期准备了一份惊喜。玄临虽然一开始学的是秋水界的文字,但他还记得这个世界的语言的发音。自从有了字典这个好搭档,学习起来可谓有如神助。

    离半期还有一周的时候,薛长涛也忙起来了。对玄临的“保护”也不是那么全天候了。这让玄临感到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就到了半期,玄临像其他学生一样带着笔和准考证进入了考室,沿途还能收到别人看学渣的鄙夷眼神。秋水界以实力为尊,在学院里也是这样一副欺软怕Y的氛围,只是玄临感受不深。毕竟他是岳家继承人岳冥,想要在帝国混下去,谁敢用这找死的眼神去看玄临?!玄临冷眼将这些用目光藐视自己的家伙的脸记了下来。监考老师发完试卷后不久就开始正式答题了。

    考试考了两天,每次考完都能看到J个人挥泪离别考场,玄临觉得有趣极了,尤其这里面还有用目光藐视自己的人。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成绩出来之后他们有趣的表情。玄临收拾好东西心情很好的准备回家,意外的有人正在守他。是四个陌生的高个子。都说考试前后是人的情绪极度不稳定的时候,容易做出傻事。玄临以前以为书上的描述太过夸大其词,但现在他相信了。

    “别人都在哭,你这个吊车尾为什么不哭?!”其中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的男生粗声粗气的说。

    “是哭不出来吧?怂货。”站在那个刀疤男生背后的那个瘦高个子戏谑的说。

    “来,让哥J个帮帮你。”J个人不怀好意的看着玄临,显然,学校大了,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玄临打起人来的狠劲。

    “你们说的很对。我真的哭不出来。看到你们我觉得很荣幸,真的。”玄临认真地说着取出了词典,“我的词典和我一样为你们的到来感到非常荣幸。真的。”

    这一天有四个很浑的混混在校门口哭到半宿才敢离开学校。有许多人留下来看了热闹。他们哭天抢地的哀嚎说自己考差了,难过,不想活了……

    从此,有一位手持一本词典就把混混揍的哭爹喊妈的神秘人出现在了县中的历史中。去找他麻烦的人没有哪一个最后不是在校门口哭着忏悔的。一时之间书店的同款词典J乎供不应求,许多人以拥有一本和神秘人同款的词典为荣。

    周末很快就过去了。这天清晨玄临如同往常一样来到教室,他还不知道有一条秘密消息已经在全校传开了。这次年级第一名拿到了每一科的满分,就连语文改卷老师都觉得这样的作文不给满分出门会被人殴。这已经够让人惊讶了,更让人惊讶的是,这次的第一名是上次月考的倒数第32名。这就像是一个传奇般的崛起。很难让人不去怀疑对方是不是考试作弊,而且还是个考试作弊手段特别高明的人。进入教室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班上的同学表情都比较奇怪。有的人表现的很鄙夷,有的人表现的很艳慕,有的人对自己冷哼。这样的情况玄临还是第一次遇到。就像全班集T发疯了一样。

    上课铃声响起,班主任走了进来,复杂的看了玄临一眼。清了清嗓子,“现在我来公布一下这次月考的成绩。”他把成绩单从文件夹里取了出来,“孙晓月,378分,年级排位第402位……王义,548分,年级排位第五。恭喜王义同学这一次考了这样的一个好成绩。最后,我要说一点,考试要诚实,做了一次弊不代表你每次都能这么幸运不被抓到。”

    “老师你还没有说我的成绩。”玄临站了起来,认真的看着班主任的眼睛,“你们不能因为我考的好了就觉得我一定是考试作弊。我的成绩是实至名归的。老师这样做是有失公允的。”

    “哦?有失公允?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玄临同学,我们年级组一致决定,如果你做这套试卷,我们就正式对外公布你的成绩并且对现在的事情向你道歉。”班主任从文件夹里chou出一份试卷,这是年级组联合出的一套卷子,涵盖每一科的难题。

    玄临接过卷子,CC的看了一下题,“这样的题,你们拿出来考我也敢面无改Se的说不会有失公允。不过,”玄临轻声笑了,“我愿意让你们口F心F。”玄临坐到了讲台上,“我在这里做题你就不用担心我作弊了。”玄临提笔就开始答题,站在旁边的班主任越看越心惊。这样的答题速度,就算是知道答案的人也做不到。一节课终了,玄临就做完了整份试卷,在班主任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把试卷J给了班主任手里,“您要不要现场为我改卷子,并且公布成绩?”

    班主任拿出答一一核查,心中的惊讶已经变成惊恐了。除了作文他没办法仔细看,其他的题他都已经一一核查过了。竟然没有一道题的答案是错的!全部正确!这是得拥有多大智慧才能做到这样?!就算是他自己。做完这些题也不可能全对!

    收起卷子,班主任觉得脸很烧,既羞又愧。这样一个优秀的学生被自己误会了……

    “老师,之前说的向我道歉就不必了。我希望能够正式公布我的成绩。”玄临见好就收,他不可能真的要求年级组一起向自己道歉,自己还要在这个学校读将近一年的书,把他们得罪惨了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nbt;</p>

    分卷阅读2</p>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