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94章 选择

    夜风轻轻略过平静的湖面漾起一圈圈涟漪往岸边送去。一P枯H的柳叶从树枝上掉落下来,飘飘转转,在空中旋转了一番才依依不舍地落到湖面上,柳叶占了一丁点的湖水,在叶面上停留着一颗晶莹的水珠。月Se之下,闪烁着就像夜空下闪耀的星星。

    L赫森林的西边已经恢复了正常,周围的植物也因为司空凛释放出来的魔力渐渐地恢复了生机,有一些植物好似刚刚破土而出,NHNH的,似乎只要一点点外力就可以将其捏碎。

    木屋里再也没有让人胆战心惊的黑影了,所有人都疲惫了,此时此刻都在睡梦中。一声声平稳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司空凛的眸Se难得的柔和。

    似乎好久都没有听到过了。司空凛心想着。她依旧和季白同一间房间,虽然有木门的阻隔,但是所有的呼吸声在她耳里依然是那么的清晰。

    司空凛回头看一眼季白,昏暗的烛光下显得季白的脸Se犹外白皙,他的呼吸声最近,也是最平稳的一个。看着季白,听着他的呼吸声好像他的气息会扑面而来。

    司空凛的耳根微微泛起了红意,扭过头特意不去看他。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司空凛不知道,这个格外安静的夜晚,她实在是睡不着。

    神识里柒狐问她,“要不要出去走走?”

    司空凛有点讶异,“你也没有休息?”

    柒狐很想说,你也没有休息啊。

    司空凛的面Se柔和下来,还学会了调P地眨眼,“一起出去走走吧。”

    柒狐也很想翻白眼吐槽司空凛,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

    司空凛轻手轻脚地下床,穿鞋,拿起一件外套披上,轻轻地推开木门,丝丝缕缕的月Se入户,照在司空凛恬静的脸上。

    关上门后,司空凛小心翼翼地走到大门前,再次打开门。

    凉凉的夜风迎面吹来,撩起了她的发丝。

    在木屋前赫然多了一个湖,湖面涟漪一圈圈的映着月光,一闪一闪的。

    柒狐嘭的一下现身,是一只小狐狸的模样,“是玉龙湖。”

    司空凛当然知道这是玉龙湖。

    司空凛迈步下去才发现木屋下的阶梯都是水,收脚回来转身迈步到木屋前的过道。司空凛在尽头望去发现木屋就在玉龙湖的中央。

    月Se之下,木屋赫然就是玉龙湖的一个眼睛般的存在。

    惊喜之后,司空凛再次回头,就看见木屋下的阶梯多了一个通道,水都自动离开。

    司空凛没有犹豫直接走下去。

    柒狐跟在一边,“小凛,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司空凛摇头,“我感觉不到她的恶意。”相反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柒狐皱着眉头,没说话了。只是紧紧地跟着司空凛。

    司空凛经过刚才大能量的输出,万一等会出现什么意外,司空凛的反应肯定不如魔力充盈的时候,而且现下可是要好好保护司空凛的时候。

    在这个大陆上,除了封魔使就没有其他人可以封印魔龙了。若是现在的司空凛死了,要等转世的话,魔龙就可以统治整个大陆了。

    到时候转世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柒狐忧心忡忡地想着,司空凛已经大步迈开一直往前走。

    湖水自动分离出一个通道,在两边还是水,还有一些水生动物,它们游玩着丝毫不觉这里少了一截路,然后就一脸懵地离开了水,掉了出来。

    司空凛将游出来的鱼儿放回到水里面,继而慢慢地走着。

    一直走着一直走着,没有尽头。

    司空凛察觉到端儿来了。

    回头想问柒狐的,却发现他不见了。

    等柒狐回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直往前走不动。

    眼前有一帘水阻隔着自己。

    柒狐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了一番,想要回头却发现之前走过的路都被水淹回去了。

    看着水离自己越来越近,柒狐的嘴角chou了chou,“不会吧?”

    瞬间柒狐就被水包围着了。

    司空凛回头看去,那些水都没有异常。

    司空凛不知道,只要视线从高处往下看就会发现这里已然变成了水中的迷宫。

    司空凛没有选择只能够在通道里走着,而且在她的眼里通道只有一条,旁边的分岔路口是有水帘阻隔的。

    司空凛忽然停住了脚步,周围都是水流动的声音。

    司空凛想要听清楚一点,但是都被水阻隔了。

    司空凛伸手去触碰水帘发现水帘之后有空气,然后就迈步走进去了。

    穿过水帘又是另外的一条路,司空凛抿唇,喃喃自语,“难道是迷宫?”

    司空凛穿过一个又一个的水帘直接无视掉那直直的通道。

    视线又忘高处看可以清楚地知道司空凛的路线是正确的,她一直在往着中间那道大门走去。

    一点都不费力。

    司空凛就走到了大门前。

    门前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你来了。”

    司空凛眨眨眼,“是你吧?云兽。”

    来到这里之后,司空凛就发现云兽不见了。而且先前的魔化的植物有一些非常的可疑,在混战当中可能没有人会去注意到,有一些魔化植物竟然在相互攻击。

    司空凛一开始也是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使用雷电系魔法的时候,在高处才看见的。

    而且等一切都结束后,这里竟然是安静的可怕,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平静得让人怀疑。按道理来说,就算自己的魔力真的可以让万物恢复生机也不会那么的安静。就像是有一层东西在阻隔声音,让自己喜欢的声音留下来,譬如说潺潺的流水声。

    司空凛刚才一直穿过水帘就知道在木屋的周围也被水帘给包围住了,不然外面的声音不可能都被隔绝的。

    司空凛一双紫黑Se的眼眸紧紧地盯着眼前的水晶大门。

    那个声音骤然响起,“不进去看看吗?里面可是放着魔龙的龙翅。”

    司空凛一点都不着急,反而问起了传言,“听维利科思王国的两位将军说玉龙湖只有三个人活着出去,我想知道其他人呢?”

    “难到你就没有发现迷宫吗?那些人都以为自己是被上天眷恋的人,以为走进了门口就可以直接看到玉龙湖的全景。

    简直就是荒唐。”

    司空凛皱眉,“都是无辜的人,为什么?”

    “哈哈,无辜吗?”

    “一点都不。”那个声音突然变得疯狂起来,“他们不是都想看玉龙湖吗?那就让他们永远在这里就好了。”

    “那三个人为什么都可以走出去?”司空凛忽然一问。

    那个声音停顿了,什么都不想说。似乎让那三个人走出去是它的耻辱。

    司空凛顺手推开了那扇大门,一阵白光刺伤眼睛。

    等白光不在那么刺眼的时候,司空凛才看清楚里面是什么。

    都是木屋里熟睡的人的样子,还有一个是柒狐,他在用魔力形成一个魔法球将自己包围住。但是那不是长久的做法,魔法球里面的空气迟早会没有的。然后就看到云兽在这些影像上面冷眼看着这里的一切。

    司空凛真的想不明白平时和柒狐玩的那么好的云兽今天竟然想要柒狐的命。

    “为什么?”司空凛不解地问。

    云兽想起那些日子里柒狐是如何对待自己的,让自己变成各种各样的东西就为了柒狐自己躺着舒F,睡的舒F。

    云兽冷哼一声,“柒狐不是很喜欢命令人吗?不是很喜欢掌控一切吗?”

    “现在我就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能力自己走出来,来到这里。”

    司空凛看着柒狐,摇头,看来云兽是不知道柒狐的真实身份是上古神龙,作为龙身的话,这一点点水根本就不是柒狐的对手,但是柒狐似乎很排斥自己的本T。

    司空凛从来没有在神识里见过柒狐本T的样子。不过,这也难怪。

    如果柒狐现出了本T,估计云兽是不敢对上古神龙不敬的。

    “云兽,你想做什么?”

    云兽Y测测地笑了,“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如果你赢了,木屋里的人你都可以带走,但是你不能够带走魔龙的龙翅,两者之中你只可以选择一样。

    如果你输了,你就要在这里。永生都不可以离开。”

    “你明知道魔龙现世对整个大陆的影响,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云兽笑了,“封魔使,你这里没有信心可以赢对吗?”

    司空凛不悦地看着云兽,“说吧,这个游戏你想怎么玩?”

    “很简单,你觉得在木屋里的哪个人可以代替你永远留在这里?不能随便选哦,哪个人一定要心甘情愿哦。”

    云兽淡淡地将游戏规则说出来。

    司空凛一下子明白过来了,以往的那些人肯定不愿意为了一个陌生人自己留下来的,所有所有人都没能够出去。

    可是另外的三个人呢?

    他们真的有同伴愿意留在这里一辈子?

    按道理来说留在这里就意味着生命的结束。

    司空凛的眉头很快就皱在了一起。如果非要选一个人话……

    司空凛的视线落到了熟睡的季白的脸上……

    但是司空凛从来没有想过要牺牲任何一个人的生命来换取自己的自由。

    司空凛抬眼看着云兽。

    云兽在司空凛看去季白的图像的时候就知道答案是什么了,咧嘴一笑,“有答案了,对吗?”

    司空凛点头。

    云兽非常期待司空凛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