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87章 信任

    司空韵看着温璞脸Se沉重,眉头不由得一紧,“温璞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司空韵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温璞。

    温璞摇头,并不打算告诉司空韵,若是司空凛都没有告诉她,自己是以什么立场说呢?还有就是要怎么和司空韵解释清楚自己的消息是从何而来?

    温璞不会无缘无故地给自己添麻烦的。这一切还是由司空凛回来再说吧。

    “魔龙重现大陆,父王越来越忙了,这一段时间我可能都没有时间过来看你了。”

    司空韵眨眨眼,“一切以公务为主。”

    以前的司空韵每天都是在公务之后中度过的,现在来到了这里整天无事可做,的确会多愁善感的。如此一想,司空韵忽然觉得自己并不合适温璞。

    司空韵顿了顿,“温璞,我想回去了。”等司空凛回来之后,自己就要回去了,永安国刚建立不久,二M需要人。而且自己在这里真的没有事可以做的。

    温璞默了默,似乎明白了司空韵的意思,还是那一句话,“不论多久,我都会等你回来。”

    司空韵笑了,站起来,“温璞,你明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的。”

    温璞也站起来了走到司空韵的身边,“我知道,但是我舍不得你。”

    司空韵苦笑了一下。

    永安国的王宫内,司空茗整张脸都是忧愁的。

    司空元博刚刚去世,白芷依旧在昏迷之中,司空梦不知所踪。

    忽然之前发生这么多事情,司空茗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无力。

    季翰林被司空茗叫到宫殿里。

    季翰林看到司空名的模样心下就知道有不好的消息了,是不是在维利科思王国的季白和司空凛出事了?

    司空茗看到季翰林就想起了司空元博,一下子眼眸就红了,“季叔叔,父亲他……遭人毒手……”

    季翰林一惊,“元博他?”

    季翰林的心中飞快地略过一个想法,但是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怔怔地看着司空茗。

    司空茗艰难地点头,泪水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落下来了。

    季翰林久久不能说话,到最后就说了一句,“节哀。”

    司空茗抹去眼泪,又恢复了往常的气场,“季叔叔,我想由你来调查父亲的死因。”

    “遵命。”季翰林没有犹豫地接下了任务。

    季翰林走后,司空茗独自去找卡尔先生。

    在王宫最偏僻的地方里面有一所非常简陋的房子,房子的对面是一潭青Se的湖,周围都是柳树。

    微风徐来,柳枝飘飘。

    司空茗忽然很羡慕卡尔先生的生活态度,突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争取这个位置?

    司空茗一路走来一路思考。

    卡尔知道司空茗要来,也没有停下自己的活,只是远远看到了司空茗就停下来了。

    看到司空茗出神的样子,卡尔动了动唇瓣。

    墨佳瑶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又得到了卡尔先生的治疗,现在已经可以走路了,虽然很是缓慢。

    墨佳瑶的脸上都是浅浅的笑意,看到司空茗略微忧愁的模样,笑容一下子就僵Y了。

    司空茗走来看到墨佳瑶可以走动了,打心底里佩F卡尔先生的医术。

    继而想到已经昏迷多天的白芷,忽而就想到了昏迷数年的司空梦。

    也不知道司空梦现在到底在哪里?

    司空茗叹气。

    卡尔抬眼看了一眼,“不知道nv王陛下今日来此是为了什么?”

    “我想请卡尔先生调查一下家母的病因。”

    卡尔挑眉,“说吧是什么事情?”

    司空茗将自己所看见的和猜测都告诉了卡尔先生。就算是墨佳瑶在场也不避畏。

    墨佳瑶就知道了司空元博去世的消息了。第一时间就是想到如果司空凛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

    是大哭一场?墨佳瑶皱眉,司空凛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大概就是沉默。

    “陛下的意思是怀疑是魔龙做的?”卡尔将司空茗心中所想的事情说了出来。

    在司空茗的认知里司空凛还是那个坠魔使而不是什么封魔使。

    魔龙与坠魔使有关系,但是司空凛人在维利科思王国里,魔龙又为什么要到这里只是为了除掉司空元博?

    这是司空茗一直想不明白的事。

    而且司空凛和司空梦两人长的一模一样,而且在十四年前司空梦还消失在恶兽魔窟的焰火荒地里。

    司空茗就猜测司空梦可能是封魔使,所以魔龙才会到永安国里。

    魔龙真正想要除掉的是司空梦,但是碰到了司空元博和白芷。

    他们两个是绝对不会让魔龙带走司空梦的,所以才会造此毒手。

    “卡尔先生,我想问问关于坠魔使的事情。”

    卡尔先生和大巫师是老朋友了,自然是了解关于坠魔使的事。

    “五十年前魔龙就差一点统一了整个大陆,幸好封魔使出现了拯救了整个大陆。

    但是回来的封魔使像是变了一个人,她整天都在吃喝玩乐,再也不顾百姓的疾苦。

    刚开始所有人都认为封魔使是为了大陆才会被魔龙损坏了心智,于是都一忍再忍。

    直到后来封魔使的贪念被放大了,她想要统一整个大陆。王室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所以派人暗杀了封魔使,从此以后封魔使的称号就消失了。坠魔使的称号就出现了。”

    卡尔知道的不过都是世人都清楚的部分,还有一部分,只有极小数人知道的。

    那就是曾经有人将封魔使与坠魔使J换身份的事情公告于世。

    司空茗听着就开始皱眉了,“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封魔使?”

    卡尔点头,“有坠魔使自然就会有封魔使,在这个世界上都会有对立统一的一面。还有很多事情我们都还没有了解到而已。”

    “封魔使会不会是司空梦?”司空茗一个不留神就将心中所想的说了出来。

    卡尔是知道司空凛是坠魔使的身份,也不知道墨佳瑶知不知道。

    卡尔看去墨佳瑶。

    墨佳瑶识趣地离开了房间。

    卡尔见没有其他人了,才缓缓地开口了,“陛下,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司空茗沉默了一下,“卡尔先生应该知道小凛是坠魔使的身份,而且小梦和小凛明显就是双生的。”

    “陛下能说说你的看法吗?”卡尔的想法与司空茗的不同。

    “小凛小的时候嗜血的事情想必卡尔先生肯定有所听闻。”

    卡尔点头。

    “封魔使既然是为了天下苍生所诞生的理应不会做出此等恶劣的事件。

    而小梦却因某种原因而沉睡了十四年,难道不是因为小凛的出现吗?”

    卡尔打断她的话,“坠魔使的魔力应该会被封魔使的魔力压制才对。”

    司空茗抿唇,“如果当时坠魔使的魔力高于封魔使的呢?”

    若是没有记错,司空凛一出生就在恶兽魔窟的焰火荒地里成长,就算是五岁的小nv孩,在竞争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也会比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小梦厉害。

    卡尔摇头,“陛下这其中还有很多事情我们是不理解,甚至还有一些事我们是不知道的。断然不可以靠自己的想象去判定一件事。”

    司空茗受教了。

    离开之前,司空茗还是说了一句,“希望卡尔先生能够尽快查清楚家母的病因,如果家母可以醒过来的话,那么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卡尔沉默却也点头。

    出来迎面就吹来一阵微风,司空茗眯了眯眼,深呼吸一下。

    眼前都是一P青翠的绿Se,还有五颜六Se的野花点缀期间。

    墨佳瑶走过去,站在司空茗的身边,“陛下,我相信司空凛。”

    司空茗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为什么?”

    “我了解司空凛,她绝对不会做出灭亲一事的。”

    司空茗何尝不是,但是两个都是她的MM。

    司空茗是真的不想去猜测,不管结果如何,她都要还一个真相给父亲。

    司空茗知道墨佳瑶的事,“你呢,就不恨小凛?”

    “不是不恨,而是算了。不想再去纠结。”墨佳瑶淡淡地回答。

    …………

    一P葱郁之中,萧家兄弟已经到了L赫森林里却没有看到季白和司空凛两人。

    “哥,你说他们不会真的出事了吧?”萧燃环视了一圈,一点踪迹都没有发现。

    萧奕直接在周围查看了一番,“周围也没有发现痕迹。”

    L赫森林这么大,萧燃觉得可能不是在这里集合。

    “哥,我们分开找找?”

    “好的。”

    萧燃去了西边,带着小母J在树林下面穿梭着。

    萧奕则让银环蛇在地面上爬行,一双银Se的眼眸一点都没有放过C丛中一点点的痕迹。

    然而一点发现都没有。

    萧燃垂头丧气地回来,“没有发现。”

    萧奕也摇头。

    茫茫一P森林之中,没有一点人影。

    “我再去找找吧。”

    萧燃说完后又出去了。

    萧奕的耳朵动了动,然后猛地回头一看,身后一点东西都没有。只是灌木被风吹的沙沙作响。

    萧奕没有顾虑地扭头回来。

    而躲在灌木丛后面的两位中年大叔紧张的屏住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的声音被发现。等萧奕动了,脚步声走远后。

    两个中年大叔一下子松懈下来,看了一眼对方都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