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血色少女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6章 往事(2)

    四岁的白凛和白梦一起到白家外面游玩。两个小nv孩,又长得标致,白白NN的,人见人ai。

    “姐姐,我们要去哪里玩啊?”白梦甜甜地喊着。

    白凛调P地笑了笑,“MM你不是说想山下是什么景Se吗?”

    “真的吗?”白梦惊喜地捂住嘴巴,双眼瞪的老大老大的。

    “哟,这不是白家那两个小姑娘嘛。”忽然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白家两姐M同时扭头回去看,是另一个山头的岑家公子。

    岑巩看着这一对小姐M,有些轻蔑,“哟哟,这不就是昨天那个被欺负哭的白梦么,今天还有胆子出来玩,不知道这是小爷我的地盘吗?”

    白凛听到自家MM又被欺负了,往前一步将白梦护在身后,然后厉Se地问白梦,“昨天他们是怎么欺负你的?”

    白梦摇头不肯说。

    岑巩见她不敢说,又想到昨天自己威风的一面,就算今天只有自己一个人也照样嘚瑟,不把白凛放在眼里。

    毕竟同一个年龄的姐姐,也厉害不到哪里去。

    岑巩非常嘚瑟,“昨天怎么欺负她?很简单啊,不就是送她一两条蛇给她而已。”

    “你骗人!”白梦想到昨天被一群男孩子骗到蛇窟里,若不是家里采Y的大姐姐路过,估计今天就没有机会站在这里了。

    白凛知道MM白梦最怕就是蛇这类冷血动物了,一听到送两条蛇面Se就冷沉下去了。

    “MM,他说的是真是假的?”

    白梦摇头,“没有,”白梦的眼眸里蓄满了泪水,很是委屈,“姐姐,昨天他们骗我去蛇窟里。”

    哇的一下,白梦哭了出来。

    小脸一chou一chou的,看着就很心疼。

    白凛听到后脸Se顿时煞白。

    岑巩以为白凛也是怕了,更加神气了,“知道怕了吧,劝你们赶紧跪下来给小爷我磕头,不然今天……”

    “不然今天怎么样?”白凛冷冷地走到岑巩身前,一双泛紫的眼眸紧紧地盯着他。

    岑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捏捏手心冒汗的手指,“不然,今天继续丢你们去蛇窟。”

    “嗯?”白凛的尾音微微上翘,淡粉的唇上扬,抬起手。

    岑巩整个人就升了起来,顿时呼吸困难。

    “你……你……就不怕我是岑家……公子吗?”

    “你就不知道我们是白家小姐吗?”

    白凛甩手,岑巩被甩出百米,撞到树G上,生闷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白梦在身后看得胆战心惊,小手轻轻地扯扯白凛的衣角,很是担心,“姐姐……”

    白凛自有分寸,伸手去握住白梦的小手,“不怕。”

    白凛瞧也没有瞧一眼岑巩就拉着白梦下山去了。

    傍晚时分,白凛和白梦回来。

    白家来了很多人。

    白凛知道是岑家的人来算账了。

    果然,白凛一回来,岑家的掌事的一看到她就上前想要掌掴,“小小年纪心就那么狠……”

    白芷率先拦了下来,脸Se不好,“岑管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问问她,今天对岑巩做了什么?”

    白芷低头去看白凛,“怎么一回事?”

    “昨天上午岑巩带着一帮人强行将MM丢在蛇窟里。昨天下午碰巧家里采Y的大姐姐路过那里救了MM。

    今天上午,我们又碰到了岑巩,他说要我们给他跪下磕头,不然就将我们两个丢到蛇窟里。”白凛一五一十地将事情告诉大家。

    在客厅里,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岑管家自然是知道自家臭小子的脾气,但是今天岑巩是被人打晕的,不然在那个山头上过夜,估计骨头都不剩。

    “岑巩只不过和你MM开个玩笑,你至于将他打晕在山头上吗?”

    “我也是和他开玩笑的。”

    “你……”岑管家气的直指着白凛,“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今天不是有人经过,在那个山头上过夜的岑巩明天连骨头都不剩!

    而且我相信岑巩不会真的将你MM留在那里的,不过是一个玩笑,过一会儿自然会去带你MM回家的。”

    岑管家脸不红地乱扯,白芷看着都觉得害臊。

    白凛眼镜都不眨一下,“叔叔,你又怎么知道我也是和岑巩开个玩笑,不过中途有人先带他回去罢了。”

    “你现在才回来,也是开玩笑?”

    “那我MM下午才回来又怎么说?如果叔叔还是一口咬定岑巩没有错,反而要来这里问我的罪,那抱歉了。

    告诉你家公子,若是还有下一次被我知道他再欺负我MM,我见他一次打一次。哼。”

    白凛冷冷地抬眸,“到那个时候,我可不保证岑巩是什么样子回到岑家了。”

    “你!”

    白家族长根本就不想理会岑家,听来听去都是岑家再闹事,现在白凛霸气的回答,立了白家的威严,削了岑家的气势。

    白家族长捋顺了胡子,“岑管家这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事情,我们大人跟着闹什么?成何T统。”

    岑管家憋屈地离开了白家,在白家门口啐了一口,“白家有本事别落到岑家手中!”

    白芷将两个孩子叫到房间内好好地审问了一遍。

    白梦什么都说出来,白芷面上露出惊讶,果然是MM的孩子。

    白凛向白芷保证,“姑姑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MM的。”

    白芷说完后还拍着心口,补充道:“永远。”

    永远一词,太遥远了。白梦没有放在心上,虽然白凛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但是妈妈曾经说过不会有人永远陪伴在身边的。

    白梦捏住了手,暗暗地想着,一定要变强!

    天上的云千变万化,日出日落,云卷云舒。一眨眼就一年过去了。

    “姐姐,姐姐。”白梦在院子里喊着,没有听到回复,进屋子里看了看,也没有看到人,疑H着走出来,“姐姐去哪了?”

    白梦的手里提着两袋东西是白芷J代要给Y房伯伯带去的。但是去Y房伯伯家必须要穿过蛇窟,虽然过去了一年但是白梦还是有Y影。

    白梦想要找白凛陪自己一起去,但是没有找到人,而且妈妈J代的时间也快到了。

    白梦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自己一个人去,很快就回来了,不怕不怕。

    白梦一边安W自己,一边迈步出去。

    树影婆娑,透过Y光洒落的树叶一摇一晃的,飒是好看。

    白梦踩着树影子哼着小曲儿走着。

    在蛇窟附近,白梦看到有一群人在抱着双臂似乎在等着自己。

    白梦定睛一看是岑巩。

    那次之后,岑巩真的没有再来找自己麻烦了。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

    白梦心里打着颤,可是脚步依旧没有停。

    经过岑巩这里,头也不转,正正地看着前路。

    岑巩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白梦还是落单一人。

    看了很久都没有发现白凛的身影,岑巩的胆子来了,特别是一年前的仇,既然不能找白凛,那就找白梦吧。

    岑巩三步作两步到白梦跟前,“一个人啊?”

    “关你什么事?”

    “什么事?当然是一年前的仇啊。”

    岑巩被打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男孩子的圈子里,今天正好要在所有朋友面前证明自己不是好欺负的,看谁以后还敢笑话!

    “你就不怕我姐姐?”白梦有些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将白凛的名号说出来。

    岑巩冷笑,“天天姐姐姐姐的,能不能不靠你姐姐,靠自己啊。”

    白梦的脸瞬间就白了,“岑巩!”

    岑巩的火气正好在头顶上呢,可不管什么白凛不白凛。

    后来白梦再次被岑巩他们丢在了蛇窟里。

    听着岑巩的笑声越来越远,白梦浑身都在打颤。

    所有的蛇都吐着蛇芯子,慢慢地向自己爬过来。

    白梦害怕极了。

    …………

    昏暗的房间里点着一支蜡烛,烛光摇晃。

    白梦的面颊都是泪水的痕迹,双眼通红还有一些涨。

    “我一定要学会魔法!”白梦从小到大学习魔法都没有反应,这些白芷知道的,因为自己也是这样的。

    所以对于白梦的魔法课都没有要求。

    但是白凛的进步神速,比当年的白薇都要厉害。

    特别是这J个月,魔力大大增加了J个等级。

    白家族长想着,不用到十岁白凛就可以突破魔战级别了,将就是历史上最年轻的封魔使。

    这是白家的荣耀。

    白梦在收藏室里的一本一本地翻看那些古老发H的书籍。

    “没有魔力的人可以借助上古神龙的魔力来获得魔力。”

    白梦一时间想到了什么理科去翻找关于上古神龙的资料。

    每天每夜,白梦都在收藏室里看书。

    偶尔白凛路过都想进来看看白梦,但是每每看到白梦那么勤奋努力的样子,白凛都不好意思去打扰。

    白芷知道后,很欣W,因为当初的自己没有勇气去查找资料如何让自己重新获得魔力,但是现在的白梦正在突破自己的极限。

    日夜星辰每天都在变幻着,十岁的白凛真的不负众望,成为了第一个最年轻的魔战级别的封魔使。

    十岁的白梦也找到了上古神龙的地址。

    就在白家都在庆祝白凛升到魔战级别的那天,独自一人收拾包袱,悄悄地离开了白家。